第二章旅游小镇

    十一月初,距离江海两小时车程,连山镇。

    从公交车上下来的时候,蓝梓看见了正站在不远处一棵大树下打电话的张语默,这名作为他顶头上司的女子穿了一件月白色的女式薄风衣,衣服的下摆在秋末的风中微微晃动着,皂色的长裤,白色高跟鞋,头上是款式颜色简单却优雅的发箍,看见蓝梓的时候,她微笑着朝这边挥了挥手。

    年纪已经三十多岁的女子此时看起来却仍然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女生模样,不过配合着这么多年逐渐形成的知性而成熟的气质,也令得她身上有着一股摄人心魄的清澈的魅力。蓝梓走过去,等待她结束了手机通话,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张阿姨,你又过来接我,说了不用了……”

    语默将手机放回衣兜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没事做,悠闲得很……连山这边你还是第一次来吧?”

    “地方总找得到的……”蓝梓有些无奈地挠了挠头。

    两人之间的关系说起来自然还是长辈与晚辈、上级与下级之间的关系——虽然张语默看起来顶多只想是个学校里的学姐——不过这一年多来,发生过许多的事情。蓝梓救过她的命,阴差阳错甚至看见过她的**,对方也知道了蓝梓不简单的一面……琐琐碎碎的事情就更加难以细述。总之,从开始在江海见面到今年过年时蓝梓第二次救下她,到今年上半年霍启南的事情,再到现在,工作与生活乃至于一些奇奇怪怪方面的接触下来,两人之间,也算得上是如同亲密的朋友一般能够开开玩笑说说秘密之类的关系了。

    因为蓝梓的那些神奇的地方,语默自然不可能将他当成单纯的晚辈,但在如同朋友一般的关系当中,类似长辈的关心还是有着很大的一部分,今年六月份她就曾为了霍启南的事情为蓝梓而担心。在参与的工作当中,也始终以长辈或是老师的身份照顾他。不过就目前来说,长辈的爱护倒是占了比较大的部分,老师的严格却是渐渐减少了,一来蓝梓学习努力,该知道的事情大抵都已经入门,接下来就是天分的问题,二来在她的眼中,或许也觉得蓝梓未必会依靠这些事情过一辈子,他毕竟是有着那些不同常人的本领的人。

    不过就蓝梓来说,他从未将依靠异能谋生放入之后的人生规划里。就他目前所见的世界来说,虽然自己的异能不错,但异能界充满凶险,真想要靠这个谋生,或许就得加入各种各样的战斗,他一来不是好战分子,二来自问胆小怕死。如果不考虑赚偷鸡摸狗之类的昧心钱,会飞这一点看来可以送送报纸什么的,但似乎也没有多大的优势。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打工赚钱,跟芥末结婚买房过上好日子兼且养活可能有的孩子,终究还是跟着这边学经商最实在。

    目前在他来说,对今后生活的规划大概有两条。第一条就是毕了业也继续在张阿姨的公司里做下去,当个勤勤恳恳的正式员工,这一条算是最靠谱的。第二条就是如果张阿姨对自己太照顾,平时要求太不严格,自己觉得自己也不怎么行的话,毕业之后或许就得离开新星,另外找个工作,否则自己也不好老占张阿姨这边的便宜。

    蓝梓已经做了这样的打算,语默那边自然不知道。在她来说,去年蓝梓刚刚到工作室学习这些事情的时候她还是蛮严格的,但现在一来蓝梓救了她两三次命,而来蓝梓该知道的也知道了,他做事勤勤恳恳,目前也算得上一个合格的工作室杂工,对这方面的要求也就无所谓起来。

    其实说是杂工还是低估蓝梓了,什么事情都知道一些,但不至于精通,抵不上专业人士,这几乎就是大半个管理人员的雏形,最近半年里工作室有事了蓝梓总能去顶一下,没事的时候语默、阿琴在工作室里整理资料也总会叫他过来,工作室各方面的事情他大抵都有了接触,配上诚恳认真的工作态度语默那边相当满意。几乎已经不再有要求的情况下,另外一些方面如朋友如亲人的关心,就令得蓝梓稍稍感受到了一些压力。

    新星工作室做的事情员工流动性大,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打工的,语默对他一个人态度特殊,偶尔叫他去饭局啊,偶尔也只是叫他过去闲聊啊,或者有时候顺路还会用车子送他下班或者遇上了一块上班什么的,这就实在是太过明显的差别待遇。

    要知道新星工作室在江海风评很好,很专业,但作为老板语默本人,则并没有多么好的评价。外界风评她是方明谦的情妇,靠这种关系才能经营好公司,性格冷漠甚至还逼死过人全家什么的;公司内部呢,除了阿琴她也很少跟人有过多的私交,新人或许会觉得这老板年轻漂亮又神秘,多半就没什么本事,老人则大抵知道她以前极其严格认真的性子。

    因此蓝梓对于语默对他的明显关照总是会有些不好意思,因为目前有一部分人甚至把他当成了管理人员一般来看待,有时候做错事情也没人指责了,如同阿琴一样,其实他都还在学习呢。感觉上这简直像是凭着裙带关系到公司指手画脚的二世祖一般。不过他最近提起这事的时候,语默就理所当然地笑着说道:“当管理那也没什么不好的啊。”

    最近这段时间学校一名教授有事,按照课程安排算起来,只有寥寥几节可上可不上的课,加上节假日蓝梓几乎有一个星期的假。新星工作室这边似乎也接了个比较复杂的工程,好多人都过来了连山这边,蓝梓便也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不过可想而知,如果这样子跟张阿姨一块去到目前的工作地,显然又是一个不太好的讯号。

    反正平日里也都习惯开玩笑了,蓝梓此时也就不免抱怨一两句。语默便露出天真无辜的眼神一笑而过,这种装傻的行为稍稍有些恶劣,蓝梓便不免想起珊瑚家的行阿姨,两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类似的女性,美丽知性成熟可靠,不过行阿姨有幸幸福福的家庭,偶有小小的恶作剧,也只是满满洋溢的温暖感,语默这边的温暖则更加私人化,尽管对蓝梓相当亲切,没有芥蒂,但蓝梓还是能够轻易看出她处于外在的对待旁人的那种冰冷与尖锐,犹如钢铁森林中坚强而从容地前行却找不到归宿的感觉。

    连山是附属于江海的主要以旅游业为主的小城镇,城市不大,背山面海,一面是环绕着这片低洼地带的郁郁葱葱的山岭,一面是海岸线上如月牙般延展开的海滩。夏季的时候这边游人如织,此时已是秋末,主要以旅游业为主的小城镇中不免便显出几分萧瑟之感,道路两旁落叶萧萧,单细细品味,仍旧别有一番秋日的感觉。

    虽然也是小城镇,但比之内地的工业城镇如新贺,这边却是充满了现代与时尚的感觉,甚至比起江海都要优美几分。乘着张阿姨的车一路穿过城市街道,道路两旁各种商铺、酒店,各种艺术化的公共设施,花坛、栏杆、路灯等物都让人心旷神怡,道路边走动的只有不多的游人,小车一边开,张阿姨一边给他介绍周围的事物。

    “连山这边虽然我来的也不多,不过一向知道这边吃的东西很不错,山珍海味啊,喏,那边的那家店就很好,如果只是过来游泳的话或许就错过了,晚上的时候大家一块过来吃一顿,阿琴已经订好了位子,晚上我们会住那边那家酒店……最高的那个,这里能看到……其实也只有十多层,但风格很好。”

    “那……工厂在哪边呢?”蓝梓朝窗户外看着,不过心里最关心的还是工作,“而且住那家酒店会很贵吧,对了,我过来的时候好像看见新闻上说台风快来了。”

    “是啊,秋台会很大,不过只是跟江海擦边,这边应该没事,但要是忽然转向了,这次过来就有点杀风景了……事先不知道。”语默点点头。

    “所以工期很紧张?”

    “嗯?”语默偏过头来望了望他,眨了眨眼睛,随后点了点头,“哦,紧张是紧张,本来也是小事,弄到这边来的机床什么的都是那边换下来的,不算非常多,但这边要求的时间有点紧,得赶着指导他们装完,如果台风忽然转过来,风不大的话,说不定这两天还得考虑顶风作业什么的。”她说着,淡淡地偏头笑了笑。

    “哦。”蓝梓点点头,“这边的几条生产线都是诺迪那边弄过来的吧,我以前有过经验……”

    “是吧……啊,你看那边……左边一点左边一点……黑珍珠这里,你可以买点礼品回去给芥末交差,贝类啊珍珠啊什么的都不错,另外还有化妆品,店主我认识,可以打折,另外如果你没带多少钱在身上我先帮你刷卡,然后在你工资里扣……喔,宝树你干嘛这么看我?”

    “……没什么。”

    十多分钟后,城市一侧的小工厂外,蓝梓有些无奈地从大门口走出来,语默正站在大门外与这家工厂的一名负责人说着话,身影美丽优雅淡然,微微带着冷傲的气息,待她说完之后,蓝梓方才走了过来:“里面只有老秦……”

    “本身是指导他们做事,我们又不用亲手搬东西什么的……”语默理所当然地眨了眨眼睛,望着蓝梓的目光俨然在说你干嘛说这么傻的事情。

    “大家都去玩了。”

    “是啊,诺迪的事情告一段落,到连山这边收尾,所以顺便犒劳一下大家,不好吗?”语默望着他,眉头微蹙,做出一个优雅中又带着关心与疑惑的真诚表情,“宝树,你有什么心事吗?”

    蓝梓与她对望了十几秒钟,语默脸上的真诚表情仿佛维持一千年都会如眼前这般温和而自然,他终于垮下了肩膀:“可是上个星期忙成那样,然后今天打电话的时候又说大家都已经过来忙了,又说工期很赶,几天之内要做完……”

    “喔,他们是很赶没错。”语默皱了皱鼻子,望着工厂那边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如果台风擦个边,说不定他们得顶着风完成工作……”

    “早知道是这样我就把芥末一块叫来了啊……”

    “才怪。”语默扑哧笑了出来,“还不明白你跟芥末吗,你虽然没课,芥末有,她肯定不会请假出来玩的,到时候你们不就是在宿舍里呆着就是一天么……呵,小夫妻……喏,你的房卡……”

    语默说着,从小车之中拿出自己的手袋,掏出一张房卡优雅地递给了他,然后又是另一张卡,接着是一小叠人民币,接着还有自己的车钥匙:“信用卡……要花的钱……车也给你……开开心心的玩。”

    “但是……”蓝梓接过了房间卡,对着其余的几样微微犹豫,语默只是那样拿在手上,不说话也不收回去,目光淡然地盯着他,过得片刻,蓝梓还是伸手接过了信用卡和钞票:“我车还没学会呢。”

    “但是不会撞到人了吧?”

    “哦,那倒不会……”这半年以来已经大概跟张阿姨这边学了一阵车,他学车有个好处,就算再分不清油门跟刹车,他对能量控制的思感却可以直接传导向刹车装置的终端。大概弄清楚车辆结构,找到几个关键点之后,只要想让车子停下,车子就一定会停,不至于出车祸。知道这点之后,尽管他开起车来慢慢悠悠如蜗牛,语默基本上也可以放心把车子交给他。

    “不过你也要用车啊……”

    “找你当司机没问题吧?”

    “那倒没问题。”蓝梓笑着接过车钥匙,无论如何,刚刚学会开车的人对这事还是蛮热衷的,尽管他飞起来已经比这小车快了许多倍。

    “所以呢,先送我回酒店,然后你想出来怎么逛都行了。要不然你要买东西给芥末我倒是可以给你做个参考。晚上的话跟那群老油条出去转转,你不是说不想弄得像搞特殊化的人吗,晚上他们打牌,你去把钱全都输掉,他们一定把你当成推心置腹的好朋友。嗯,就是这样了,上车吧……”

    语默将话说完,笑着走向小车的副驾驶座,蓝梓去到驾驶座上,深吸一口气,发动了车子,不一会儿,这辆价值上百万的白色保时捷以一种媲美三轮车的低速小心翼翼地驶上了道路,语默安安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大概过了一阵方才目光诙谐地望了认真开车的蓝梓一眼,眼中渐渐的韵起笑意。

    能把这辆车开成这种低速估计也是一种特殊本领了,注意到对方在看他,蓝梓脸色微微有点发红,事实上他仅仅是会开,语默就是确认了他不会撞车才让他开上路,至于开快,以蓝梓的谨慎性格,能这样其实已经不错了。

    事实上蓝梓倒是可以加快自己的反应速度,就算飚上一百八,对他来说那危险也不是很大,但那种加速的感觉其实并不好受,对身体有伤害,他平时也不用,就这样开了一段路,经过前方路口时,蓝梓一个急刹车,脸上一直憋着笑,身体微微前倾往路边店铺看的语默砰的一下将额头撞在了车辆前方的副驾驶台上。

    这样的低速,撞一下其实也没什么,但语默开车坐车也有很多年了,在这种速度上居然能撞一下,她噗的一下就趴在那儿笑了出来。蓝梓有点恼羞成怒,陡然间用力踩下了油门,一时间,小车的涡轮疯狂旋转起来,他加快了身体的代谢速度,飞快地进档进档进档,转眼间在城市间飚过一百,道路上的树叶呼啸着飞起来。

    语默仍旧在那儿笑,好一会儿才平缓下来,对于忽如其来的加速只是微微有些惊奇,但却没有阻止,车辆速度虽快,蓝梓的反应、手速也快得不成样子,但毕竟是新手,车辆摇晃颠簸比起普通开车的时候也多了好几倍,语默双手抓住旁边的安全带,身体靠在旁边车门上,笑意盈然而又是微带新奇地望着周围的景象。

    她没有系安全带,其实费了好大力气才让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左摇右摆,待到小车在酒店门口停下,她也是脸色绯红绯红的,不过相对来说,蓝梓的脸就更红一些,毕竟是加快了身体的速度。车辆一停下,一时的脑热也平息下来了,有些后悔地缩了缩脖子,怕被骂。

    语默倒是没有骂他,只是伸手贴在嘴边又笑了起来,颇为开心的模样。就这样坐了一会儿,才让提醒蓝梓开车去楼下的停车场。随后一同上楼,陪蓝梓找到他的房间,语默也告诉了他自己所住的房号。

    这时候其余的人都已经出去玩了,其余的房间里不见熟人,蓝梓准备待会出去开车转圈,看张阿姨的意思,她大概是准备回房休息就不出来了。

    两人琐琐碎碎地聊了一会儿,语默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哎,要是被交警拦了,记得打我电话,我认识他们上司,问题不大,不过当然啦,最好……呵呵……还是不要被拦住……”

    蓝梓有些无力地垮下肩膀,看张阿姨的笑容,对方摆明是认定了他会被抓的样子,颇有玩闹的意思在其中呢。

    就这样,原本以为是过来当苦力的行程变成了旅游,当然横竖已经是这样,蓝梓对此也不会有多少意见,兜里又卡有钱有车钥匙,与张阿姨分开之后他还是决定去开车,当然,绝不要被交警抓住——他如此告诉自己。

    于是不久之后,那辆白色保时捷又再次以龟速驶上了道路,这次横竖没有旁观者,他也懒得把速度飚高,就那样以散步观光的心情在城市中绕着圈,经过一个路口时,看见一拨年轻人的队伍从视野那头走过去,不一会儿便消失不见。这些人背着简单的背包,看来都是大学生,其中一个人拿着一只小旗子晃来晃去,上面像是写了“江海理工大……”之类的字。估计是理工大的某个社团组织活动过来玩的。

    这不是什么大事,蓝梓看了看GPS上的路线,随后按照预定的路线将车辆朝着海边悠然驶去了……

    小区停了一天的电,真悲催……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