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飞翔(七千字)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日晚,蒲江。

    “阿梓哥哥明天过来。”

    听见芥末说出这句话时,郭莹正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手上微微停了停。

    “他……不是说暑假暂时不过来吗……”

    “本来江海那边很忙啊,现在既然忙完了,他又正好在信城那边珊瑚家里玩,所以就过来了。”芥末笑着,走到姐姐身后,拿起毛巾为姐姐继续擦着头发。

    郭莹稍微愣了愣:“那他来了以后,你准备怎么……呃,怎么跟二叔二婶他们介绍呢?要坦白吗?”

    “不知道哎。”芥末想了想,随后笑起来,“不过坦白也没什么关系吧。”

    郭莹翻了个白眼:“你可别忘了苏晓武,四婶那边最近做得过分了,你要是现在就公布,不知道她会多刻薄呢……当然四婶你不理她也无所谓啦,就怕对二叔二婶有影响。”

    芥末撇了撇嘴,倒也是有点无奈。

    郭莹口中的苏晓武是去年回来过年时被四叔四婶那边介绍给芥末认识的一个年轻人,原本倒也是一件小事,只是芥末如今的父母是大学教授,而那苏晓武的父亲便正是大学校长。对方在见了芥末之后对芥末很有好感,过年那次芥末直接坦诚了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情,然而对方表示交个朋友总没有关系,总之,最近依然在示好。

    芥末与那苏晓武没什么太多接触,但芥末不在家的时间里,四叔四婶从中牵线却弄得非常热络,苏、郭两家在蒲江也算有点地位,称得上门当户对,以父母的教授身份与那苏家校长的关系,芥末也不可能弄得跟对江阳的拒绝一般激烈,先前不好说重话,虽然说了“我有男朋友”之类的拒绝言辞,对方大概也当成了托辞,毕竟在四叔四婶这边说起来,她是没有什么得到了家庭认可的男朋友的。

    那苏晓武家境不错,为人气质也不错,据说女人缘很好,他对芥末有兴趣大抵在三个方面,一是芥末本人气质和样貌都很好,二是家庭的位置合适,三,无非是当个备胎的样子。家里算是有点小地位的人,真要结婚,总得考虑家庭,芥末本人条件就很不错,能保持关系暂时追求一下,以后如果非得结个婚,她自然算是不错的选择,总比被安排一个性格差的丑八怪要好。苏晓武大概是这样的态度,因此即便芥末开口拒绝了一次,对方也没有放弃——实际上当然也不算多么热烈的追求,就是块牛皮糖而已,真翻脸也没什么,问题就在于四叔四婶这边。

    郭家这里,芥末的父母相当的儒雅厚道,但四婶的势利刻薄是出了名的,四叔那人也不怎么样,大家平日感情不深,这时候忙着牵芥末与苏晓武这条线,当然就是为了大家的利益。单纯拒绝那没什么,芥末在大学里交个男朋友那问题估计也闹不了很大,但问题在于,这段时候如果推掉苏晓武这边,同时坦白蓝梓的身份:孤儿、三流大学的大学生、没房、没车……

    后果可想而知了。

    这也是芥末与郭莹一直想要避免的事情。

    虽然说起来,当初收养芥末,没带什么功利性,芥末的父母其实也是很好的父母亲,不会想着拿芥末的婚姻做交易什么的。可家庭本来是这么一回事,这个家里人太多,口又杂,若真是完全不理会这些——尽管这年头婚姻本该是自主的事情——但父母那边会不好过,蓝梓也不会好过。偏偏芥末是被收养的身份,终究受了恩情的,别人不说自己也要记着,就更加没办法拍拍屁股走掉,一般亲生儿女的任性套路,她根本做不了。

    这事情想来恼人,芥末一阵无奈,随后却也笑起来:“随便啦,明天跟阿梓哥哥商量一下再说。”

    “以前都没跟他说过苏晓武的事情,忽然说了,不怕他心里不高兴啊?”

    “不会的,阿梓哥哥其实很明白这些事,以前没说,那是因为觉得没什么大的问题啊,就不惹他烦了。但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要考虑的时候,反正是我们俩的事,总要一起面对的啊。”

    看着妹妹笑得甜蜜的样子,郭莹沉默半晌,偏了偏头,淡淡一笑:“有自信哦。”

    “当然。”芥末笑着将毛巾拿回浴室,“姐姐,明天中午的火车,你跟我一块去接他吗?”

    “我……还是不了……”窗外吹来初秋的凉风,小区怡人的夜色朝着更远处的城市延展过去,郭莹望了一阵,终于还是摇了摇头,“明天……呵……明天跟田敬和许莉枼约好了……嗯,约好了去逛街……”

    “喔……那姐姐你说我穿那件衣服去比较好呢?”芥末从浴室出来,张开双手在穿衣镜前转了两圈,裙摆轻轻地飘起来,郭莹望了她一阵,随后才笑了笑:“现在这件不是很好吗?你还想怎么样,不过是一个半月没见面而已,而且每天都有通电话联系的。”

    “都一个半月了……”芥末回过头来,双手抱在身前,“而且啊,我也想让他觉得惊艳一点嘛,黑白搭配现代一点的怎么样?其实姐姐你知道的,第一次看见跳扇子舞的那次他一直觉得很惊艳呢,舞蹈和服装搭配都是姐姐你教的。”

    芥末走过来,撒娇似的搂住了姐姐的肩膀,郭莹在她的鼻尖上弹了一下:“现在可太有难度了,早就跟你说过吃不到的是最好的,现在你都让人给吃干抹净了,你的阿梓哥哥对你什么样子没看过?还有什么惊艳的”

    “帮帮忙啦,姐姐你一定可以的……”

    “不帮……”

    口中虽然对妹妹不能守身如玉的行为表示了惋惜和批评,但到头来,两姐妹还是花了一两个小时的时间搭配了一套漂亮的打扮,目的是为了让某个已经把妹妹给吃干抹净的男人看见妹妹时仍旧能感到惊艳。

    那种事情都做了,还能惊艳才怪了……

    不免在某段心绪的空隙间小小的腹诽一下,随后,又纠结于自己变得小家子气了,最近一段时间,感觉上……很介意。

    若真是心怀坦荡,本该跟妹妹一块去接蓝梓的。若是妹妹跟蓝梓真要跟家里人坦白关系,有自己作为支持者在的话,情况会好很多。四叔四婶那边,妹妹没办法说重话,对方再刻薄也只能听着,自己就能跟他们吼出来,翻了脸也没关系,对方顶多也只能说自己没大没小,然后跟老爸老妈告状一番。

    真是不够朋友……

    她在心中对自己小小地嘲笑一番,第二天早上便出了门,还得打电话给田敬与许莉枼,让同样放暑假的他们过来一起逛街。想起蓝梓,心情复杂,隐隐有些痛。但目前也只能这样,时间会冲淡一切的,只能交给时间,除此之外无法可想。嘿,反正你很厉害的,应该能应付这些小事吧,比起你经历过的其它事情,这些又能算得了什么呢?何况芥末也对你那么有信心……我……

    我可不是在幸灾乐祸哦……

    其实当然也没什么幸灾乐祸的想法,可如果就这样跟着芥末去接人,见了面之后她也觉得有些无法打招呼,感觉自己不可能自然,她心中甚至有点期待妹妹跟蓝梓回去之后正好遇上四叔四婶,要是四叔四婶会直接说刻薄话就好了——虽然想想也不太可能——自己回去的时候就能帮他们说话,然后……就能很大方地打招呼了……这心理真是阴暗。

    上午阳光明媚,她坐在街边咀嚼着自己灰暗的情绪,随后田敬与许莉枼也赶过来了。高中的三人组此时已经各奔东西,许莉枼已经不再主动接触异能界的事情,但田敬还依然保持着热情,据说也联系上了某个小型的进化者组织,为了很光明很伟大的理想奋斗什么的——这种事情听起来像是加入了邪教,但实际上以田敬的性格,估计也就是一帮想要维护世界和平,主持社会正义的热血人士的小集合,跟三人以前的理念差不多。

    三人暑假回来也已经聚过好多次,这次集合没什么目的性。郭莹跟许莉枼到超市逛逛,田敬则背着个电脑包在后面走,偶尔插一句话,聊一些有关进化者的见闻,若是在某些地方坐下休息,他便打开手提电脑接收一些讯息什么的,这两天似乎有些重要的事情让他来了兴趣,前几天还打电话问郭莹认不认识什么消息灵通一点的人士,有没有这方面的渠道,郭莹知道“世界的侧面”,知道方清逸,但她没告诉他。因为听起来这家伙没有遇上什么难题,只是听到了某些八卦而已。

    “小敬子你很差劲哦,跟着两个大美女逛街,你只顾陪你的电脑,你最近电脑上瘾啦?”

    接近中午时分,三人坐在一家饮料店喝东西,许莉枼喝着果汁,表情不爽地看着对面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的田敬——实际上倒也没这么不爽啦,不过她看得出来郭莹的心情似乎不好,于是只能拿田敬来活跃一下气氛。

    “啧……大事件啊……可以被原谅的,啧……啧啧……”田敬吐出一口气,惊叹了好几声,随后点了点电脑屏幕,“我这几天都在查,终于拿到资料了,半个月以前的事情,上面封锁得真严……”

    “严又不是一天两天了……”郭莹吮着吸管,无聊地望着路边的行人。

    “不过这真的是大事啊,我这边刚刚得到的消息,半个月以前,新贺县、信城,真理之门跟界碑全面火拼,这个叫新贺的地方最夸张,几个工厂都打没了,火灾、爆炸……天哪……听说方少白也出手了,直接交手伊米尔……这几张照片好模糊……新贺,到底是什么小地方呢,都没听说过……”

    “哪里?”郭莹皱了皱眉,回过头来。

    “新贺,是个县。”田敬抬起头,“你听说过?”

    “什……什么时候?”郭莹顿了顿。

    “八月二号晚上。”

    “……”

    注意到郭莹神情不对,田敬以为她知道些什么,两人对望了片刻,郭莹终于摇了摇头,目光望向一边:“……哦。”

    “呃……”见她不再表态,田敬摇了摇头,继续看资料,这时候许莉枼已经感兴趣地靠了过来,两人围着电脑指指点点,郭莹发了一会儿呆,无言地将目光望向了天空。

    名字她的确听说过,时间也确实对得上,八月初的那几天,蓝梓……岂不就是身在新贺么……

    又去参加到那么危险的战斗中去了么?

    妹妹没什么事情瞒自己,蓝梓这些天的行踪,妹妹知道,她便也知道。新贺之后,他与那个谢珊瑚转回了信城,这时候过了一个多星期了,才说要来蒲江——先前以为他只是在信城玩,现在想来却未必单纯,为什么大战之后会在信城呆那么久,是作为战斗力去信城守卫,还是因为……受了伤?

    原本叫上田敬与许莉枼出来,是为了暂时忘记这些事,却想不到即便不去想,有关他事情还是这样子被推到了面前,逃都逃不掉的感觉。

    随后的一路闲逛的路上,田敬与许莉枼兴致勃勃地议论着这一场被分在两地的大战,她心中不想听与忍不住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情绪混成一团,面无表情地听他们谈论。

    信城那边情况倒还好,准备充分,新贺的战斗从一开始力量就不均衡,界碑一方仅有第三组仓促赶到,在众多真理之门BOSS的阴影下被打得极惨,损失据说也非常严重,死伤过半,辛牧阳后来也身受重伤,不过这一拨人最后还是撑到了第一劫的爆发,方少白与古地明觉杀过来,将对方压退。

    这一仗在整体上来说很难说谁胜谁负,真理之门出动的阵容前所未有,但界碑与其他人一开始就处于劣势……但整体上的事情没什么意义,界碑的主力战斗组没有庸手,他虽然那样子干掉了贺东临,但是个小组中最出名的就是四名组长,他的战斗力再强,恐怕也比不过辛牧阳,辛牧阳都重伤了,他……肯定也打得很辛苦吧……

    她一路听着田敬与许莉枼叙说战情,试图从当中分辨出属于那人的痕迹来,但这样的大战,田敬拿到的又是并不完善的资料,自然不会有各个战局的细化情报。再者,这一次战斗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全明星阵容,但即便是辛牧阳这种人的光芒,最后都被方少白与伊米尔的那三十七秒所掩盖,一路之上,她听得思绪杂陈,手指将衣角捏皱了也浑然不觉。

    他到底是第三组的人还是适逢其会,会不会是受了重伤而去到信城疗伤,为什么一开始说了过段时间才来见家长,结果忽然又改了主意……这些事情想起来了,便有些不可收拾,有些问题更是越想越可疑,如果说他受了重伤,或者出了什么事情,才忽然打算过来见芥末,那会不会就意味着……意味着……

    她没办法具体去想这些,但无论如何去想,得到的似乎都是不够好的结果。告诉自己这想法真是太狗血了,可真到了五级六级进化者的层次,交手起来残酷得一塌糊涂,而他也正是处于那个层次的人,若真是……若真是出了这样那样的事情,自己却还在这里为了心里的一点点别扭而不愿意回家见他的话……

    无论如何,自己也算是他的……朋友吧。

    如此想着,到得下午…多,她咬咬牙,与田敬、许莉枼告辞,动身回家,两人也能看出她的心绪不宁:“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打电话叫我们啊。”田敬如此说道。

    “嗯。”郭莹笑笑,“谢谢。”

    “最近觉得你比以前安静好多。”许莉枼抱了抱她,“该说你成熟了还是怎么样了呢?”虽是调侃,但担心与抚慰的感情溢于言表,郭莹也只能回以“放心”的笑容。

    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二叔的别墅那边没什么动静,倒是正好看见二婶从门口出来,过去询问时,才知道芥末已经带着蓝梓回过家,并且是以男朋友的身份,正式介绍给二叔二婶了。

    “我和你二叔已经见过了,是个不错的男孩子呢,以前常常打电话过来和找紫莉出去玩的,也是他吧?”

    “呃……二婶你知道啊?”

    “总能感觉到一点啊。”二婶笑了起来,“小莹你也认识他吧,那孩子到底怎么样?对紫莉好吗?”

    “嗯,很好的,很可靠的男孩子。”

    “既然小莹你这样说,那就没问题了。”二婶点头道,“其实早知道的话,不该让你四婶在那儿剃头挑子一头热的,呵呵。”

    二叔二婶都是性格很好的人,早就知道他们会真心为了芥末的幸福着想,不过这时候得到确定,郭莹才是松了一口气:“那……二婶,他们俩呢?”

    “不知道啊,见了面就跑出去了,估计是紫莉要带着他到周围转转吧。吃饭的时候就能见到了……嗯,过几天我找你四婶谈谈,让她给苏校长那边回绝一下,呵呵……”

    郭莹点了点头,心中却隐隐像是空了一块一般,难以言喻的失落与空洞感,回头望去,下午的阳光已经斜向西方的天边,傍晚将近了……

    傍晚,蓝梓与芥末来到了城市一侧的山坡上,望着阳光逐渐给这片城市染上壮丽的桔黄色,微风拂来,心旷神怡的感觉。

    芥末今天做了一番精心的打扮,一身黑白灰为主色调的衣裙,长发披肩,美丽、清纯、乖巧的样子,这时候拉着蓝梓的手安安静静的,因为蓝梓今天显得有些不一样,似乎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的样子,看起来是个很好的决定,因为他此时显得很开朗,很高兴,芥末也渐渐的被感染到了,虽然在她来说,能见到蓝梓本身就已经很高兴了。

    与蓝梓在火车站见面,随后找了个地方吃饭,跟蓝梓说起家里那些事情的过程中,就渐渐感受到了蓝梓的这种情绪,她说完之后,蓝梓便点头说了:“那我们就去见见伯父伯母吧。”

    平时蓝梓或许会考虑很多事,才会做出这样算得上重大的决定——毕竟要考虑芥末父母的反应啊,然后郭家一家人的反应啊——蓝梓不是那种只管自己好就行了的任性的人,只要是关心的人,他总会仔细去考虑,但这次的确是有些不同。不过对于芥末来说,既然蓝梓做了决定,她便跟着后面走便是。

    于是买了些简单的礼物过去,见了芥末如今的父母,郭明毅与唐瑶夫妇。蓝梓这人性格诚诚恳恳,这时候大大方方地域两人见面,一番交流之下,看来也很得这对当大学教授的夫妇的喜欢。见面之后,他便又拉着芥末出了门——他心中有其它的事情,否则若只是单纯见家长,他恐怕会因为关心则乱,将这见面变得有些笨拙,这一点,芥末也看出来了。

    “其实呢……一直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蓝梓望着她,深吸了一口气。芥末点了点头,片刻,抿着嘴露出一个俏皮的笑:“不是喜欢上别的女孩子了吧?”自然不会是这样,若是这样的话题,蓝梓也不会是眼前的这个表情。

    果然,蓝梓笑了出来,张开了双手:“来,抱住我。”

    “喔。”芥末点了点头,隐约间觉得脸上有点烫,倒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觉得这时候的这个动作很亲密,很有象征意味,她将蓝梓抱住,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芥末能听见他的心跳传过来。

    “呃……”片刻后,蓝梓微微偏了偏头,似乎觉得这样的拥抱不是太好,他退后了一步,蹲了下来,伸手握住了芥末的小腿,将芥末穿着白色的矮跟淑女鞋脱下来,芥末伸手抚了抚耳畔的发丝,红着脸朝周围看了看,但并没有阻止蓝梓的动作,片刻,穿着白色丝袜的双足踏在了草地上,蓝梓自言自语道:“这样就好了……”随后又张开双手,芥末过来抱住他:“干嘛啊……”

    “呃,你踩到我鞋子上来吧。”

    “喔。”

    芥末依言将双足踩上蓝梓的鞋背,两人的身体靠得更近了一些,这样的气氛中,芥末忽然举起了右手,拇指与小指圈在一起,中间三根手指伸直:“等等。”

    “嗯?”

    “我要先说哦,我不会喜欢别人,不会变心的,所以如果阿梓哥哥你要说很浪漫的话或者说什么事情是因为这个,那就不用的,阿梓哥哥你觉得该跟我说的就跟我说,当然啦,如果是很浪漫的话,我也很喜欢的听的,嘻嘻……”

    “……”

    她仰着头与蓝梓对望了两秒钟,随后砰的一下又贴回蓝梓的肩膀上,有些小声地说道:“是不是很煞风景?”

    “呵,没有啊……”

    两人在这片草坡上拥抱了片刻,蓝梓深吸了一口气,组织着词语。

    “其实呢……其实呢……小的时候你不是问过我吗,那时候有人传言说我是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我以为自己会飞所以从楼上跳下来摔断了腿……后来才被奶奶收养了的事情……这些事情,呃……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传出来的了……”

    “有些事情……其实早就该跟你说的了……也许小时候就该告诉你的……芥末你总是说我很坚强,其实是因为我很胆小,过了这么多年什么都没有的日子,有时候饿肚子,有时候会偷偷地躲着哭,可这些都没什么,都是咬咬牙就可以撑过去的事情……可有些事,我很胆小,以前什么都没有,忽然有了,就不想再变了,该告诉你的事情,总是害怕说了就变得不单纯,变得太复杂,你知道我很笨的,复杂的事情就处理不过来了……我们再回之后这么久,其实都是芥末你在支撑我,我明白的……”

    “啊……”芥末的唇畔发出了一声轻呼声,随后消失在空气里。

    蓝梓的手指渗进她脑后的发丝中,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其实呢……我想起你被那辆小车接走的那个晚上,中秋节,我们吃了月饼,我告诉你要懂事,开开心心地跟着叔叔阿姨回家,不许哭……可我心里想,要是你不走那就好了,我一直跑到河边,看着你们的小车过去,然后我就跟上去了……你们走的很快,风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冷,我一直追着你们出了城,终于追不下去了,我当时就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微风之中,拥抱在一起的两人飞上了天空,他们看见夕阳下黄绿相间的小树林在脚下延伸,朝远方画了出去,山林、城市渐渐在视野中扩展了出去。芥末被他抱在怀里,最初的震撼过后,听着蓝梓的说话,泪水渐渐的掉下来了,抽泣逐渐扩大,随后“呜”的咬住了嘴唇。蓝梓抱着她,回忆着重逢后的这段日子,回忆着她一遍又一遍地说那些“没脸没皮”的“爱你哦,阿梓哥哥……”。

    “我爱你啊,芥末……”

    “嗯。”

    夕阳之下,两道身影缓缓飞上天空,芥末仰起脸,吻上了蓝梓的嘴唇,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将如珍珠般坠下的泪水在壮丽的霞光中化为七彩的笑靥……

    (第九集*夏之末*完)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