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回信城

    原本从方清逸那儿听到信城大战的消息之初,珊瑚打电话回去,母亲行之薇的说法是让她不要太担心,并且也没有必要急急忙忙赶回信城,免得正好撞到麻烦的战斗里。不过如今第一劫的事情尘埃落定,想来真理之门的人也不会留在信城死磕,珊瑚又打了个电话回去,告知那边将会和蓝梓一块去信城,那边确认安全之后,才将这趟行程定了下来。

    蓝梓与珊瑚过往甚密,以往也知道珊瑚父母的身份,听少女说过许多的事情,知道那是有涵养又有地位的高级知识分子。而且珊瑚的父母其实也知道他的存在,只是双方在这之前从未见过面,这次珊瑚的说话中,忽然说要让自己成为她的哥哥,便就不免被吓了一跳,心中有些局促。

    他在之前几年的时间里就有好几次想过要正式拜访珊瑚的父母,可是珊瑚对这事无所谓,他其实也有些心虚,结果便一直没有成行。

    谁知面还没见上一次,珊瑚就说要让他成为谢家的养子什么的——虽然这提议据说来自于珊瑚那位很厉害很厉害的爷爷,但他也不免觉得有些为难和不好意思。

    对方会怎么看他,会不会觉得他带坏了珊瑚什么的,这是他以前就一直担心的事情。毕竟就同龄少女的标准看起来,珊瑚委实是有些叛逆和不羁的,自己比她年纪大,没能起到引导的做用,若是珊瑚的父母对此在意,他这责任总是推卸不去。

    两人离开信城坐火车到新贺,用了半天的时间,这时候为了让信城与真理之门战斗的余波过去,避免真遇上什么乱七八糟的冲突,两人便一路游荡和旅行,见到风景比较好的地方便拖着小皮箱走走,无聊的时候也可以飞在天上,或者到山岭间生堆火弄弄烧烤什么的,一路晃晃荡荡,到了第三天的下午,方才进入信城的范围。

    相对于工业城市新贺县,信城的规模本就不大,前些天发生在这边的战斗集中在基地圈内部,外部便没有受到太多的牵连。当然,这也是相对于受灾严重的新贺而言,两人一路往基地过去,也看见外面的几栋房屋正在翻修,也有起火了的或者是破损掉的,珊瑚兴致高昂地给蓝梓介绍着破掉的建筑以前是干嘛的,然后拉了蓝梓跑去小超市买礼品和水果什么的。

    基地附近的居民大抵都认识这名古古怪怪的问题少女了,与五十多岁的圆脸店长大叔打了招呼,珊瑚便拉着蓝梓东跑西跑的,买点烟酒又买点水果和日用品什么的,挑选的烟酒看起来是程式化的送礼搭配,相当俗气,另一半其实又显得过分实用,除了一些简单的水果,甚至还有一瓶洗发水和一瓶豆腐乳。

    “反正呢,第一次见面,总是要拿点东西的。”

    “那为什么要拿洗发水和豆腐乳。”

    “家里的洗发水快要用完了啊……而且这个豆腐乳是我经常吃的。”珊瑚理所当然地说道。

    看起来水果和日用品一边才是珊瑚想要顺便买回去的,至于烟酒,那不过是程式化搭配而已,看起来有个送礼的样子,其实这主要也是她在照顾蓝梓的心情,以至于两人走出这间超市之后,珊瑚拿着一瓶看来很高档的红酒看了半天,喃喃说道:“喔,这瓶好像是我之前拿过来退的,我还有印象呢……”

    事实上谢述平跟行之薇都没有抽烟喝酒的习惯,每年收到的各种礼品也多,一部分转手送给了其他人,剩下的便基本都扔回了礼品店里。这些事情蓝梓早听珊瑚说过,一时间觉得有点囧,自己把东西拿过去,等到离开之后,或许又是珊瑚拿着送回了那礼品店。

    一路进入有军人站岗的基地大门,做了简单的登记,随后才能隐约看见远处基地大楼受到破坏的痕迹,附近的道路、树林、小区也多有损毁,但是施工重建的工作都已经在有条不紊地做起来了。

    这时候是下午五点,道路上偶尔有行人或是工作用的车辆经过,看来一片平和的景象,经过一处有喷泉的道路时,却忽然在道路的另一边看见了一名认识的人。

    那边本就是小片以林木为主的绿化区,绿化带边缘有几个用作健身的公共设施,中间是如同秋千般的架子,挂着一只铁制的长椅。一名少女这时候就趴在那长椅上睡觉,那少女穿一身绿色连衣裙,身材苗条,长长的头发由三圈橡皮筋简单地竖起来,一直长过了腰间,下午的阳光中,她毫无形象地趴在那儿睡着了,连带着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慵懒起来。

    陈慧灵,陈文婷,带发修行而且喜欢吃肉的小尼姑……

    蓝梓偏了偏头,旁边的珊瑚已经跑过去了:“小贼尼”

    珊瑚用力推了那椅子一下,飞快地闪开,长椅在那秋千架上高高地荡了起来,陈文婷在那上面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手一撑,试图直起身子看来的是谁,砰的一下就从椅子上摔下了草地,这一下真是摔得干净利落。

    同时掉下来的还有一本粉红封面的书,看来像是租书店里言情小说的模板,估计这小尼姑就是在椅子上看着言情小说然后睡着了。她被摔了这一下,摇摇头,待看清楚不远处的少女,方才气鼓鼓地开了口:“小秃驴”椅子在她的头上荡来荡去。

    “嘿嘿。”珊瑚笑了笑,“贼——尼”

    “……秃驴”陈文婷将嘴巴张成O型,面无表情地反击,随后才望见这边的蓝梓,微微抬了抬头,蓝梓本想提醒她晃过来的椅子有可能打到她的头,却听得陈文婷说道,“咦,小色狼也跟你过来了。”

    原本看着珊瑚将她摔在地上,心中还有些不忍的蓝梓忽然觉得自己的同情心有点多余。

    椅子几乎是擦着陈文婷的头顶晃了过去。

    “他哪里色了,又没有色你”

    “他拿肉勾引我,想要包*我呢。不过我很有原则……”

    “嘁,原则值几块肉……”

    “当然越多越好啦……”

    两名少女平日里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这样,稍稍斗斗嘴,陈文婷手足并用如小狗般的从仍旧微微晃动的椅子下爬出来,象征性地整理了一下头发,拍拍自己的脸,摆出“这样就很漂亮了”的面孔,随后两人才交谈起最近的事情来。

    “干嘛跑到这里来睡觉啊,前几天打仗,把你们的房子打掉了吗?”

    “哪有,有老尼姑在呢,我偷偷跑出来租书看,太阳很好,就在这里睡一觉了。”

    “打得精彩吗?”

    “乱糟糟的,我想去看巅峰对决的,地藏啊、白起啊都好,结果刚刚跑出来就遇上个有病的白痴,明明我不想打啦,老挡着我,结果在山上跑了半天,全都错过,我气死了……”

    她一边说,一边将那本小说在身前扇啊扇的,颇为郁闷,蓝梓仔细看了一眼,果然是言情小说的名字……这尼姑不光吃肉,而且还求包*,看言情小说,这什么尼姑啊……陈文婷注意到他的目光,嘴一抿,陡然将书藏到了身后。

    她随后问起珊瑚的事情:“不是说要去玩很多天的吗?谢叔叔和行阿姨又没事,你家也没事。”

    珊瑚有些得意地说道:“哼,我们前几天在新贺”

    “啊?”

    “看见了全过程,方少白出来也看到了、伊米尔出来也看到了,羡慕吧?”

    “……”陈文婷愣了愣,片刻,举起手腕看了看上面的手表,面无表情地说道,“时间不早,我要回山上了。”

    “明天我们去找你玩啊”珊瑚开心地挥手。

    “我自己查去。”她如此说完,随后扭过头望了望蓝梓,微微一笑:“拜拜……哼。”转身朝着一旁的道路小跑而去了。

    “你们平时都这样啊?”蓝梓笑道。

    “是啊。”

    “可是……她的师父是那个桃月禅师太吧?不会很严厉吗?”

    “老尼姑啊……”珊瑚用手指戳了戳嘴唇,略想了想,“有的方面的确很严厉吧,不过对戒律什么的倒是没多少要求的样子……”

    “嗯?”

    “因为她曾经说过啊。人有信仰,为的是让此心求得安宁,让人在这一生之中不至于迷惘,不至于恐惧,只要能求得安宁,你今日信佛,明日信基督,都是一样的,当初佛祖弘法,只是为让更多人得到安宁的心,得大自在,各种说法、各种故事不过只是手段,然而到后来,手段反倒蒙蔽了目的,和尚们弘法,只为信众和影响的多少,国家为了愚民,教派为了权力,宗教只是成了香油钱、成了赎罪券,原本为了让人摆脱恐惧的东西反变得开始利用恐惧来牟利。实际上哪有什么神佛神通,大自在、不至于迷惘即为神佛……”

    珊瑚的声音还不算成熟,作为十六岁的少女,说起话来其实还显得稚嫩,不过这时候复述着那“老尼姑”的话,脸上竟也有丝丝肃穆的感觉,大抵对那桃月禅其实还是蛮佩服的。

    “不过,不迷惘的话,这样的人会很多吧……”

    “哪有不迷惘的人啊。嗯,虽然我们班上的同学个个都是不迷惘的样子……不过这叫中二吧,大概我也一样呢……”她说到这里,笑了出来,“不过啊,据说慧灵她反倒是蛮有佛性的,虽然什么诱惑都受不了的样子,但老尼姑就是这样说她的。如果按照预定,大概到二十六岁的时候,她就会让老尼姑给她落发,受三百四十八条比丘具足戒,嗯,到时候她就会变成真正的,比谁都严肃的尼姑啦。”

    她说着,点了点头:“嗯,所以现在要多找她玩一下。”

    “啊……”蓝梓愣了愣,他虽然知道那个没事就说求包*的小尼姑肯定不会太肤浅,可也实在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

    “吓一跳吧?”珊瑚回头笑。

    “嗯。”蓝梓点点头,过得片刻,道,“可为什么是二十六岁啊?”

    “听说是她自己随口说的,随便挑个数字,然后做的决定。”珊瑚耸了耸肩,“不过她已经做好决定的事情,如果没有很特殊的理由,几乎就不会改了。”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前行,不多时,住宅区里珊瑚家的别墅也已经到了,蓝梓将陈文婷的事情抛在脑后,心中忐忑:“哎,珊瑚,我该……呃,怎么称呼他们啊……”

    “跟着我叫啊,爸爸和妈妈。”

    “啊……”

    “反正……你以后也要叫的啊。”珊瑚眨了眨眼,笑得灿烂,“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话间,两人接近了房屋的正门,里面隐约飘出来饭菜的香气。珊瑚握住蓝梓的手上前一步,随后,重重地按下了门铃。

    喔,如何才能让一只有佛性的小尼姑放弃出家的打算呢……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