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身份

    “喔,原来真是这个啊……”

    第二天下午,阳光明媚,距离新贺县十几公里外的山岭间,蓝梓与珊瑚坐在穿过山岭的铁轨休息,蓝梓拿着塑料调羹,铲一勺冰激凌送进嘴里,一边吃一边点了点头。

    昨天那场大战午夜开始,结束的时候,其实也已经到了今天凌晨,两人找了间旅馆住下,中午军队还在城市里清理善后,他与珊瑚就已经在旅馆的楼顶飞离了城市,目的地是准备返回信城,看珊瑚的父母有没有事情。

    铁路穿过树林茂密的山岭,附近的植物都是郁郁葱葱的,附近没什么行人,只是远远能看见农田和村庄,两人坐在这儿吃冰激凌,珊瑚说起来时,蓝梓才终于解开了以前跟那幽灵女六条御息打斗后的疑惑,原来那便是什么第三劫。

    亏得他当年以为是幽灵死的时候给他下了诅咒,心情忐忑了许久,后来没什么事情,他以为自己免疫力果然很强,小时候被毒药毒惯了的,沾沾自喜了一段时间。

    “不过,那个什么第三劫也太乱来了吧,忽然跑到我身体里来,我当时也没想过要镇压它什么的啊,这几年也没什么感觉的样子。”蓝梓手里拿的是香芋味的冰激凌,珊瑚吃的是草莓味,少女吃了一会儿,调羹往蓝梓这边伸过来,蓝梓递过去了一点,“确实没什么感觉的样子,是吧?”

    “是啊。”珊瑚将调羹放进嘴里,点了点头,“你以前的提升就很快,这几年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也不知道那东西干嘛的,而且……也许你是直接把它吃掉了也说不定。”

    “吃掉……我变成怪物了……”蓝梓无奈地叹了口气,“难怪你让我不要去碰那个第一劫了。”

    “是啊,真理之门为了这个什么三十器出动这么多人,上次没人看见就算了,这次要是你不小心又碰一下,把它吃掉了,你想想会变成什么样子。”

    “估计就要被追杀到死了,说不定那个伊米尔都来杀我……”蓝梓想了想,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下次听见什么三十器我就赶快跑。”

    珊瑚轻松地笑了。下午的日光透过铁路旁的树隙洒下来。

    “干嘛不在城里多呆一天啊?”过得片刻,珊瑚说道,“那样就能见到方少白了,其实说不定现在就在找你了哦。”

    “呃,总觉得那是大人物……”

    蓝梓吃着冰激凌,望着从树隙间漏过来的光,表情有些复杂。

    从素心姐告诉他他叫蓝家安,并且是那个很厉害的自己甚至有些崇拜的蓝将军的儿子,说起以前这样那样的事情,蓝梓其实一直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的记忆没有恢复,对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有太多的实感。

    而且,一直以来都是素心姐在跟他说这些,其余的方面并没有太多的动静,按照素心姐的叙述,他的老爸老妈也都是孤儿,后来他们都去世了,自己就算找回了身世,也已经找不回任何亲人,没什么大的意义,而且无论是界碑还是政府,哪怕是小小民政局的人也没有打过电话来联系他,说什么已经确认了你的户籍之类的。

    他倒也不期待界碑之类的组织敲锣打鼓地接他回去,然后很多人跟他说什么你父母是民族英雄之类的话,这样他反而会觉得窘迫。但是除了素心姐、谭羽然、白石之外,没有任何人表个态什么的,他也会觉得,自己如果跑去见其他人,也许以前认识的,也许以前跟自己父母好的,会不会让自己显得是个知道了父母身份后就觉得自己了不起的傻子。“嘿,你老爸是蓝蓦又怎么样,你现在一个亲人都没了,过来是什么意思呢?”想想有点热脸贴了冷屁股的感觉。

    情况自然不会到这个地步,但既然对面的都是很有身份的人,以蓝梓的性格,就不会太主动的贴过去。而且素心姐的说话中其实也隐约有着一层意思,界碑中有很多关心他的人,包括方少白在内,但是自己的这个身份,似乎有着一些政治关联在内,不会太单纯,所以那边认为还是暂时保密比较好。

    蓝梓一向是平民心态,也知道自己不算聪明,跟政治有关的事情,那就真是复杂得要死,他根本不想去碰,要真因为蓝蓦儿子的身份变成什么政治斗争的棋子,自己还真分不出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而且他对目前的生活也很满意,有芥末有珊瑚,素心姐也是真心对他好的,谭羽然跟白石也很好,这些东西都是他能分辨的,如今也算是有了自己的一个家,便不去向往那些更复杂的东西了。

    这次在那夜色中看见方少白的出手,巨大的破坏力与掌控力,令他看得瞠目结舌,自己若是站在他的对立面,无论是面对那铺天盖地的弹幕还是后来在整个山头起舞的纳米丝线,恐怕都是十死无生的局面,五年前在香港他对潘多拉的出手,恐怕还只是牛刀小试而已。

    修罗王方少白,这个名字以前他听那些流传在异能界底层的故事,也崇拜了好长一段时间——如今崇拜之余又多了一层敬畏。可是素心姐前不久也跟他说过,他没失忆之前方少白甚至抱过他——方少白很年轻,如今也就三十多岁的年纪,他以前跟随蓝将军出道不过就是个少年人,后来接手界碑也仅仅是二十出头,那时候界碑中人叫他“小白”,一帮孩子据说是叫他“小白哥”……凌晨时分他才见到了对方作为第一六级进化者出手的震撼画面,如果真可能见面,那真是怎么想怎么觉得复杂,于是起床后想了想,干脆跟珊瑚拖着行李飞走了。

    “其实……说不定他不会知道我在那里。”

    蓝梓想了想,自我安慰一番。

    “才怪”珊瑚扑哧笑了出来,“他刚来的时候不知道,后来肯定忙着追杀真理之门的人,到了今天白天做战斗归纳的时候,就一定知道了啦,只不过我们跑掉了,他也没辙……其实呢,你不知道,界碑那边打算隐藏你的身份,是我的原因。”

    “嗯?”蓝梓扭头望着她。

    珊瑚缓缓收敛了笑容:“也是因为空愚劫的问题啦,三年前的那件事之后,我开始查这方面的资料。当时虽然两边都没有说破,可界碑的上层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一部分人也大概猜到了你的身份,很多资料上他们都给我开了后门,他们是默许的态度,所以我就大意了,然后……可能有一部分人,会接触到当时的有关信息,虽然范围不大,消息也是零零碎碎的,但如果你的身份变得明显,一部分人肯定会开始调查有关你的事情……他们可能会拼凑出你吸收掉了第三劫这件事……”

    蓝梓愣了愣,而珊瑚的表情已经变得凝重起来:“三十器是真理之门的东西,很难被我们得到,可是放在你的身上,这就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蓝伯伯以前镇压的第七印,现在还在信城基地下面,世界上每一个想要镇压三十器的人,都会试图去了解有关蓝伯伯的事,推测他是如何做到的……”

    “爷爷首先察觉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他找我谈了一次,然后界碑内部开始了一次清扫整顿。他们原本觉得随时公开你的身份那也没什么,就算会有一些议论发生,有一些事情,以方叔叔、我爷爷他们的关系,也能帮你挡下来,可这件事情的性质已经不同了,你吸收了第三劫,你又正好是蓝伯伯的儿子……那时候开始,国安局就已经开始全力清除这些信息,就算内部知道的人不多,也都已经下了最高层级的闭口令,现在大家想要做的,就是尽量长的拖延你的身份被曝光的时间,能一直保密那是最好的了,因为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能拼凑出你吸收了第三劫的这个信息。”

    少女坐在那儿,双手放上膝盖上的裙摆,微微地捏成拳头,低下了头:“这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蓝梓先还听得有些呆,待听到珊瑚道歉,他才陡地伸出了手,捏住了珊瑚的脸颊,珊瑚陡然将脸鼓了起来,随后还是噗的一下吐出了气,小声笑着,但仍旧有一丝内疚的神色。

    “瞎想跟你有什么关系。而且我们两个不是无敌的二人组吗,就算有一天珊瑚大魔王想要毁灭世界,我也会二话不说帮你去做的。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你居然为这种小事道歉,伤了我的心。”

    他笑着,搂住珊瑚的肩膀将她的身体扳进怀里,两人此时的体型相差已经不算太多,这种抱着的感觉更像是情侣而不再像是兄妹,片刻之后,珊瑚趴在他腿上,笑了笑:“不过事情真的很大啊。”

    “不会这么快泄露出去吧,被真理之门追杀的确不好受啦,虽然想起来挺浪漫的。不过在界碑内部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你知道,我不想参加什么组织是因为其实我很怕死,当不了很专业的战士,可如果能配合界碑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我也不排斥的,反正像你说的,也有方少白和你爷爷罩着。”

    “没那么简单的啊……界碑的地位很复杂,方少白的权力确实很大,不过中国这种地方,十三亿人的利益呢。谁也没办法真的只手遮天的,来自上层,各方面的要求、牵制还是很多,如果只是你的身份引起的事情,确实挡得住,但第三劫这种事,一旦被高层的谁谁谁知道了,问题会很大的,最简单的会要求你配合研究,甚至把你当成战斗的主力用,会想办法给你派各种任务,譬如说什么第二劫出现的时候非要让你冲在前面为国奉献,到最后真理之门还是会盯上你……”

    “那……如果真的有一天会被揭穿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呢?”

    “其实已经有筹码了。”说到这个,珊瑚终于笑了出来,“你这次干掉了潘多拉,已经很厉害了。”

    “嗯?”

    “如果你有方少白或者蓝伯伯那样的力量,就算消息泄露出去,人家也不敢拿你怎么样,特别是在内部,他们不敢惹你的……反正我也没打算让你跟不相干的人建立太好的关系,政治上的事情和关系咱们不沾,保持随时可以翻脸的状态,反正你也不喜欢,对吧?”

    “嗯,没错。”

    “再过一段时间,几个月或者一年两年都行,就按照我们现在的步骤,只要你把电能的操控上完全升到掌控电磁力场,再来一点什么战绩的话,一旦你的身份揭穿,人家立刻就会认为你是六级的进化者,再加上你一直狂轰乱炸的打法,谁都会怕你啦,哈哈……”

    她说着,又稍稍有些得意:“电磁场的控制你其实已经开始了……还好之前我一直瞒着你第三劫的事情,要不然看见真理之门的人估计你就跑掉了,哪里会拿下潘多拉啊”

    她之前看见城市里战斗规模宏大,担心得要死,虽然咬咬牙同意了蓝梓的出手,但那时候始终是一副紧张到随时可能哭出来的样子,这时候反正蓝梓已经干掉潘多拉,珊瑚也就轻松起来,高兴地谈论着他这次的战绩和可能积累起来的影响。

    蓝梓想想也是,若是之前就知道第三劫的事情,知道一旦第三劫被吸收的事情暴露可能会受到全世界真理之门的集火,他恐怕还真不敢在神恋之始随时出现的背景下,跟潘多拉那帮人打成那样,到最后憋着那口气把潘多拉给干掉,但这次过后,多少也就有些信心,以后也更加能把握分寸了,不由得笑了出来。

    “还好不知道。”

    铁轨的震动从远处传来,两人扔掉冰激凌的纸盒,走到一边,不一会儿,火车轰鸣着过来了,车上一个个窗口,一个个窗口的乘客面孔飞快地过去,光影晃动着,珊瑚站在蓝梓身前,拉着他的手从肩膀环绕过来,交叠在胸前,由于差点碰到珊瑚的胸部,蓝梓有些无奈地将手抬了抬。

    “你不怪我的哦。”

    “当然不怪。”

    “那你还会娶我的哦。”

    “……珊瑚啊。”蓝梓一时间有些无力。珊瑚不理他,自顾自地说下去。

    “因为我还会变成你的妹妹……”

    “本来就是啊。”

    “不同的啊,因为我们在户籍上也会变成妹妹。”珊瑚轻盈地转了一个身,在日光下眨着眼睛,笑容清澈,蓝梓有些疑惑的目光里,她才偏了偏头道,“因为没办法让你变成蓝家安了,所以呢,为了让你能更好的跟方少白、谭羽然他们来往,那就只好拿出第二号计划来,让你变成真正的谢宝树啦……”

    “呃……”蓝梓隐约明白了某些意思。

    “本来呢,是想要去江海之后回程再告诉你的,不过反正要会信城了,又有了这样的事情,肯定有些人会开始查你的身份,我觉得,应该可以开始做了吧。”少女牵着他的手,随后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是妹妹耶,你不会觉得很刺激吗?”

    随后,小少女的笑容陡然收敛,秀眉一蹙。

    “哼肯定比小尼姑什么的更刺激——”

    砰。

    蓝梓摔了一跤……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