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咆哮,汹涌如海潮,转眼之间就已经朝前方碾压了过去,两股力量的碰撞虽然呈现一面倒的结果,然而碰撞引起的震动轰响如雷,气流鼓荡间,震动轰隆隆的蔓延过去,灰尘、泥土、几根原木被推起在冲击波的前方,一辆原本停在那边的挖掘机被轰然吞没,随着油箱爆炸所升腾的火焰,挖掘机巨大的钢铁手臂开始从空中倾斜倒下。

    奔向另一边岔道的易小天转过了身,在路上跳了好几下才停下来,罗空明等人也偏过头微微愣了愣,那身体虚弱,被陈远与罗空明搀扶着的陶紫钰这时候眨着眼睛,她先前在火场中看蓝梓救人,后来碰面见他带着个穿睡衣的小女孩,只以为他是路过适逢其会的进化者,因此才暗示对方离开。这次被对方救下,出言告诉了几名同伴他的力量不错,但不错是不错,怎么也没想过会到这种程度上来。

    中村颖达与那神父回过头来也正好是看见这一幕,中村悠想的领域根本无法展开,而林国茂的防御力场一时间似乎也没有了撑开的必要,这场能量流已经将对面出现的两人直接吞没了下去。

    以狂暴的能量作为攻击武器的这种打法,对于蓝梓来说这一件一半自豪一半不好意思的事情,自豪在于他的打法可以很无脑,就跟那次把贺东临用能量潮给活活淹死一样,但不好意思的一面也在于,他知道自己打得的确很无脑。

    能量的攻击在周围聚集简单,然而一旦轰出去,其实扩散也快,如果是大范围的覆盖,一般来说有防护罩或者特殊免疫力的高手不是非常怕——当然如果是一般的能量操控者通常也不会考虑像这样超级挥霍地用能力。蓝梓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很变态,有优势,打起来力量完全轰不完的感觉,可若是潘多拉这样的能力者,你把一个地方给轰平了也炸不到人家,若是更特殊一点的能力,他无声无息地潜过来你就死了,能量掀起的灰尘甚至还挡住你自己的视线。

    能量冲击的速度比起枪械来并不快,顶多就是无限扔手榴弹的感觉,若是要增加速度、强度,据说有的能力者会做上一根类似枪管的东西,或者直接做出发射能量的枪械,那样就有了子弹射不完、又不受异能影响的枪支,可考虑到自己的能量控制,想要发挥起来,自己得做个炮管扛着走。

    前段时间其实也让珊瑚偷出来一把类似的异能枪械,稍微用一下,很爽,当天晚上太激动,那枪就给撑爆了,爆炸的碎片差点把他给破了相,心有余悸。若是自己要进行再一步的提高,只能自己幻想出炮膛的原理,增强控制的精细度,让各种能量彼此影响,这方面他有一定的心得,但并不完善,也只是非常业余地在做,按照珊瑚的安排是先把量变做到极限了再去考虑质变。

    “先往一个方向发展比较好啦,觉得能量的总量增加不了了,我们再来考虑怎么变花样……反正现在又不让你上战场……”

    珊瑚是把他当成笨学生来教的,总量既然还有提升的可能,没到很吃力的时候,那就先把这条路走到底再说,人家对你的能量没什么反应,只能证明量还不够,总有让人受不了的时候,道理自然也是这样。

    若是遇上对能量流没辙的对手,不管怎么打,只要占了先机,覆盖式的轰炸能让人憋屈到死。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样狂暴的打法也能吓到人,但眼下是团队作战,他若是没事轰炸整个战场,能量弹所到的地方,敌我就恐怕都会受到影响。再者界碑成员实力都很强悍,真打起来,自己恐怕真比不过他们——先前只是这样想想,其实对于自己能打败潘多拉的战绩还是蛮自豪的,然而看见罗空明简单的贴身搏斗,甚至在速度赶不上对方的情况下都能正面压倒潘多拉,他才明白自己比起这些人来未必厉害多少,对于战斗的认识更是远在对方之下。

    于是他一路憋着气,等待能够让敌人比不过去的时候再一击必杀,这次那声波的浪潮冲过来的时候,他也直接将力量撑到了巅峰,将前方的敌人在最强的时候硬生生的压过去。就像武侠小说里说的,招式一用老,就肯定有破绽,放大招的时候,就必然会降低防御,若不是这样,他的攻击对上目前这群真理之门的真正高手,一般也只能吓吓人,很难在小打小闹中取得满意的战果。

    这一下轰然平推过去,能量流狂乱沸腾,灰尘满天,各种物体轰隆隆的乱撞。还很难看清楚被吞没的两个家伙怎么样了,但那样的情况下就算不死,估计也已经去了半条命。易小天、罗空明等人只是微微愣了愣,随后再度改变方向,冲向预定的最近路线。

    他们这个组合毕竟没有可靠的范围防御手段,中村悠想的能力级别不够,又有伤员和累赘在其中,因此才会选择改道,现在既然已经没有了这方面的威胁,自然就不用再考虑这样的威胁。

    林国茂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朝前方冲去:“干得漂亮”

    代号为藕的女子经过他身边时,也笑着在他手臂上打了一拳:“厉害啊”被两个界碑成员这样肯定,蓝梓一时间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随后朝着后方用力发了一拳,看着能量流狂飙入后方的黑暗中,方才转身前行。对他来说控制能量主要是用脑,但挥手这种事情仍然算是特定的符号,唯有动手,才能将能量聚集到巅峰。

    前方,滚滚的气浪还在卷出去,藕朝着那片烟尘中连续开了两枪:“当心,还有一个活着。”这样的烟尘遮蔽下,她居然还能捕捉到里面的事物,这大抵是她的异能了。

    还有一个活着,或许就代表另一个死了,蓝梓朝着侧前方又是连发三道聚集的能量潮,其中一道击中了后方的水泥堆,破碎的水泥包被掀飞在天空中。

    “呀——”

    潘多拉自黑暗中高速冲出,对中村颖达做了一次刺杀,蓝梓准备冲过去时,那女人又再度退回了黑暗里,漂浮的笑声在夜空中回荡着:“没有用的”

    前方的尘埃里,一道人影如箭一般的窜出,与林国茂狠狠地拼了一记,随后被打飞了出去,后方又是莫名的大爆炸,黑色的长矛掩映在爆炸的气流中蓦然而至,已经将那哭喊的女孩交给中村悠想的罗空明将这柄长矛拦了下来,与此同时,潘多拉再度从侧面冲出,目标直取队伍侧面的陈远与陶紫钰这两名伤者。

    蓝梓朝着那边发了一拳,能量咆哮,空气震荡,然而潘多拉躲避了过去,挥手斩下。这时候罗空明来不及救援,跑在最前方的易小天猛地转过了身,左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猛地做了一个手势,潘多拉的身影在空中竟然硬生生的被停留了一瞬,藕呼啸回头,长长的狙击枪枪管移向潘多拉的位置。

    界碑的这些成员,果然都是有着熟练配合的,代号熊猫的林国茂负责防御,易小天负责控制,藕负责观察和攻击,罗空明则相对全面,能查漏补缺,他们几人未必是固定的战斗队伍,但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做出了默契的配合,反过来对潘多拉做出了猎杀。

    砰——

    枪声响起来,然而与此同时,被停留了一瞬的潘多拉就像是让某种力量给拉走了一般,高速朝后方冲了过去,侧前方,一股力量朝转了身的易小天后背袭来,林国茂身形移动,替他挡住了,藕转过枪口,又是砰砰两枪。

    虽然潘多拉的那一下斩击被半途停住,但作为重伤员的陈远还是做出了条件反射般的反应,将失去行动能量的陶紫钰给推了出去,另一边的蓝梓伸手接住她,陈远则有些狼狈地滚倒在地,随即被罗空明搀扶起来。

    “哈哈,你以为你能救得了谁?”

    潘多拉的声音响起在队伍后方,蓝梓下意识地回头,最前端的地方,一道锋芒拔地而起,斩向冲得稍稍有些靠前的藕,女子的身形急停,狙击枪的枪身在前方一架,头猛地朝后一仰,那狙击枪被斩断成两截,锋芒的尖端几乎是擦着她的鼻尖掠了过去,有些狼狈的后退间,右手还从腰间拔出了匕首,猛地朝前方扔了过去。

    黑暗里传出“叮”的一声,匕首被磕飞了,随后易小天的机枪子弹便覆盖了那片地方,然而潘多拉已然离开了那里。

    高速的游走与高效率的攻击,这边是罗空明等人之前说潘多拉棘手的原因,蓝梓的速度也不差,然而这时候他却没有办法对那些真理之门的人做出合适的骚扰,偶尔轰出一拳,能量狂飙中声势浩大,但对方的确是跑掉了。

    这一条路线距离工厂那边的确是最近的,然而过程仍旧很长,潘多拉再度冲出来对陈远等人做了一次突袭无果之后,那如同狂潮般的攻击有了瞬间的中段,蓝梓稍稍有点反应不过来,空气像是陷入瞬间的寂静,某种令人不畅的窒息感却已经压了下来。罗空明叫道:“当心——”

    “In  nomine  Patris,  et  Filii(以圣父、圣子)……”后方,那神父的说话声陡然变得高亢起来,蓝梓回头看去,光芒在他的身上降落、重叠,竟隐约形成人形的光影,然而那光芒照射出去,视野镜头的雾气间,出现的却是一道高大的黑影,那看起来像是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的影像,正在朝这边快步而来,步伐虽然迅速,却隐隐蕴着高贵的气息与巨大的压迫感,而那身影的身体周围,竟然浮动着许许多多的触手……

    真理之门在周围再度展开了攻击,蓝梓如今是负责队伍左侧,他一面回头看,一面朝旁边感应到的波动中发出了攻击。后方,神父身上的光影在不断拔升:“……et  Spiritus  Sancti(圣灵之名)”

    “阿门——”

    轰然间,光影碎裂,鲜血飚射而出,神父的身体炮弹般的朝这边轰飞过来。蓝梓这才能从后方收敛的光影中看清楚杀过来的敌人。

    皇帝?武则天

    主宰魔术?三式?血杵

    与幻想具现类似的强大力量,欲望侵入现实,那一瞬间,过来的虽然只是一个人,却仿佛千军万马兵锋所至,血腥的气息朝周围弥漫开去,更多的是巨大的威压,天子一怒,血流漂杵,那一刻汹涌而来的力量直接破碎了那神父最强的三位一体。

    映在蓝梓眼中的影像,的确是一个漂亮而高贵的女人,东方气质的女人,穿的是中国古代的华丽宫装,长发在脑后绾起,腰肢纤细,长长的裙摆犹如莲荷一般,一大截都逶迤在后方的里面上,蓝梓先前看见的触手,却是她身侧垂下来的长长衣袖与其它各种各样的长长缎带。虽然是古装打扮,但女子身上的气势惊人,就连蓝梓也能轻易知道这女人不好惹。她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扔在不断前行,看似从容,速度却丝毫不慢,衣袖与缎带如同有生命一般的浮动在她的身侧,中村颖达冲上去,随后那些长长的带子便如同长鞭般的挡住了他的攻击,推进而来的速度,丝毫没有半点减慢。

    五式?紫涟

    这次的事情,白起与地藏参与了进攻信城,皇帝则出现在了这边,蓝梓自然不会清楚眼前这女人的身份,然而罗空明一见就已经认了出来,他伸手接住那被击飞的神父,随即便朝后方冲了过去。

    蓝梓不可能一直看那边,他捕捉住了从左侧从来的一名敌人,猛地出击,将对方一拳轰飞,估计那人要受不轻的伤,此时其余的方向都已经陷入了攻击当中,他才刚一折回,潘多拉自他的侧后方冲了过去。

    她这次的目标,选择的是正在拉着那哭喊的女孩以及兼顾一下其余两名伤员的中村悠想。

    血线划过,中村悠想“呀”的一声翻飞在空中,同时将那女生朝蓝梓这边推过来,蓝梓单手抓住那女生的肩膀,朝着队伍中央一扔,力量朝着潘多拉轰了过去,将潘多拉逼退的同时还往后方的古装女人扔了一颗能量弹,然而那女人水袖一挥,那能量弹便被挥散在夜空中,引起激荡的气流反倒对正跟她近身格斗的罗空明造成了一点印象。

    短促的惨叫声从他的身后传来了。

    从蓝梓将那女生朝队伍中央扔过去,随后为中村悠想解围,再发出另一颗能量弹,不过是眨眼的时间。中村悠想并没有受到致命伤,身形到此时滚落在地,直起了上半身朝前方望去。蓝梓微微偏过了头,被他顺手扔飞的女生身体还在空中。

    飞过的黑色长矛已经贯穿了她的身体,带出了不多的鲜血,便朝夜色的另一端飞走,消失不见了。

    队伍的中央,理论上应该是比较安全的没错,然而这时候大家都处于忙碌当中,神父重伤还没有反应过来,前方的藕失去了狙击枪,他们都陷入了第一轮的攻击当中,易小天挥着手似乎想要救援,但已经来不及了,那手掌在空中停留了一瞬,随后直接回过头去转而应付前方的攻击。

    那个画面在蓝梓的眼中停留了一瞬。

    周围的战斗依旧激烈而狂暴,女生的身体在空中旋转了一下,摔落在地上便再也没了动静,片刻间溢出的鲜血都没有多少,中村悠想从地上迅速地爬了起来,她的肩膀到后背都受了伤,这时候只是前冲,伸手拍了拍蓝梓的肩膀,表情温和,指向侧前方:“当心那边。”

    蓝梓转身,朝着一颗飞过来的巨大冰轮发了一拳,漫天的冰雪飞舞,中村悠想到女生身边蹲下,迅速地试探了她的鼻息与心跳,确定死亡之后站了起来,微微有些哀伤的表情,但并不见得有多大影响,只是对蓝梓安慰地笑了笑,随后将幻想具现的力量朝附近扩散出去,辅助周围的战斗。

    后方,宫装女子不断前行,缎带与衣袖飞舞间,将中村颖达迫得飞退,这一边,神父也已经站了起来,勉力翻开手上的圣经。

    复杂的感觉笼罩在蓝梓的心里,倒不是说罪恶感什么的,自然是有,但他没这么脆弱。这样的战斗下,他也不会将这种事情归咎己身,有小部分的罪恶感,剩下的便是说不出来的复杂心情,忽然间就觉得与这战斗有点疏离,有点不真实,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是自己最后将她扔出去的。

    潘多拉的笑声传了过来,语音阴狠地幸灾乐祸:“这只是开始,他们都会死,还有你刚才的同行者,那个小姑娘,我已经记住她了,今天晚上一定可以找到她们……”

    “潘多拉……”蓝梓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队伍左侧默默地做了一轮覆盖性的攻击,随后冲向前方,朝着右侧的追踪者做出稍许压制,队伍行进的速度很快,这样的稍稍压制下,就已经前进了不少,不过按照之前的经验,他们立刻就会追上来。后方试图做近战攻击的罗空明被挥过的水袖弹飞出去,身体才刚刚落地,蓝梓已经出现在他的身边,猛地挥出一拳。

    轰——

    这一击就算那宫装女子格挡得也有些吃力,步伐稍稍一停,蓝梓朝罗空明挥了挥手:“走”又是第二击,这一击被对方弹得斜飞出去,爆炸升腾。

    “别乱来”

    “我有分寸,顶多十几秒就走……”轰轰——

    那宫装女子微微偏了偏头,原本似乎有些玩味的目光变得冷厉起来,蓝梓深吸一口气,张开双手:“拼了……”

    昏暗的视野中,爆炸排山倒海地升了起来,能量咆哮中,犹如升起了一个巨大的屏障,中村悠想回过头:“他干什么——”随即被哥哥抓住了手:“走”

    后方,狂轰滥炸

    蓝梓轰出的能量几乎覆盖后方一个扇形面,有的是他故意轰偏,有的是被那宫装女子卸力的方法挥了出去,然而一时之间,破坏力巨大的力量狂乱得一塌糊涂,这样的巅峰攻势下,任谁都要被打懵一阵子。位于能量轰炸中心,皇帝身边的气流几乎舞成一个巨大的涡旋,一步不退地死顶在那里,她的性格倨傲,这时候用于卸力的五式紫涟与用于防御和虚体化的八式梦江直接运用到巅峰,在这片狂暴的能量中咬紧了牙关,涨红了脸。

    如雷的轰向,无数的东西越过她的头顶朝后方冲去,她陡然间动了一下右腿,在风暴中举步,居然是前进

    绣鞋缓缓的、缓缓的在空中移动,几秒钟后,陡然踏在了前方的地面上,与此同时,她的身体还是朝着后方被直接轰飞,就这样被狂乱的能量潮推出了十几米方才落地,甫一落地,她愤怒地双手一阵,再度飞向更后方

    对方忽然发飙,这力量终于还是顶不住,他们当中的大部分在这片刻间都被压在了后方,躲避着这能量流,皇帝挥手砸开一记远远飞来的能量弹,空气震荡中,怒意还在升高:“弄得跟第六印一样……”

    “第六印怕是也没这么乱来,什么人这是……”

    “绕过还是等他过顶峰?”

    周围的人迅速交流着意见。皇帝目光沉了沉:“我要破了它”

    “十四……十五……十六……”将巨大的能量潮朝后方轰过去,蓝梓咬着牙关,缓缓地数着秒,事实上他如今全身都在加速状态,要说数秒或许也不太正确。这样的打法下,或许对这批人造不成太彻底的伤害,但破坏力是实实在在的,任谁都得先避一避。如今看来,这一下总算是拼对了。

    撑到二十秒就走。

    他心中这样告诉自己,然后也就是在下一刻,一股恐怖的气息在那边升了起来。

    两股力量顶在了一起,随后,反击的力道排山倒海而来。

    主宰魔术?终式?大行之车

    那是将数种异能同时糅合在一起的强大能力,轰然袭来,反击的压力几乎在感觉到的瞬间就拔升至巅峰,他几乎还来不及收起力量,心口一甜,身体就被那力量轰飞了出去。

    噗——

    鲜血喷出在天空中,几道人影冲过了尘埃的屏障,潘多拉的速度是最快的,半空中,锋芒展开。

    蓝梓的身形被轰入堆积的一片钢材当中,下一刻,无数断裂的钢条就已经飞了起来,蓝梓几乎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避开这道斩击,正要冲出打斗的范围,另一轮斩击便逼了过来。

    “你跑得了吗”

    轰——

    无数钢材飞舞。

    “你抓得住我吗?”

    蓝梓的身影陡然飞出,地面上尘埃哗的分开两边,潘多拉紧跟而上。

    起火的工厂在侧前方的视野中逐渐放大,前方,似乎是负责拦截罗空明等人的一名真理之门成员横向拦截过来,蓝梓“嘿”的笑了笑,吐出一口鲜血,身体折过九十度的垂直角,呼啸着冲向夜空。

    “拼了拼了拼了……”

    他口中喃喃念叨着,夜空中,原本追踪着他的那道黑影俯冲下来,黑影的速度快,蓝梓的速度比他更快,两道身影在夜空中汇集,对方发出了一道攻击,蓝梓则陡然转折。

    唰的一下,两道身影在夜色中都旋转了几圈,却完全没能碰撞上,蓝梓以高速直插云霄:“来啊——”

    那人跟不上。

    这种情况下,蓝梓其实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但他不愿意就这样放弃,只是寻找着短暂的休息点,然后……首先不惜一切扫掉天上这个家伙,夺回自己的主场,然后对付潘多拉

    身影插入云层,他的速度缓慢下来,调整呼吸、聚集力量、平复伤势。不久之后,他从云层另一端升起来,呼出一口气,举头望向天空中的月亮。

    “月亮啊月亮,保佑我……呃?”

    他眨了眨眼睛,月光的清辉从那边洒下来,然而有一样古怪的东西,此时就悬在距离他不远的,望向月亮的轨迹上,那是……一只大眼睛,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只热气球。

    然而那眼睛朝他眨了眨。

    下一刻,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蓝梓将巨大的能量流朝着那眼睛轰了过去,光路在云层上延伸,与此同时,一股力量朝他身上压了下来,将他压落云端。

    下方,罗空明等人终于抵达安全的位置,工厂的火海周围已经被界碑成员通知警局和消防部门控制进来,没有多少人能靠近,也并不清楚,这里其实还在进行着规模不小的冲突,那是在火海的那一侧了……

    “他去哪里了……”

    “好像是天上……”

    “但是真理之门的人……”

    “严梦在哪边?”

    “她受了重伤,不过天上那个家伙也不好受,如果你们说的那个人真那么厉害,估计这边不会敢跟他硬碰……”

    一群人望着那片夜空议论着,这边聚集了好些伤员。屋顶的一侧,中村悠想抬头望着那夜空上的云层,中村颖达走过来:“呃,估计他不会有事……”

    不远处,有人忽然说了一句:“啊,他掉下来了……”

    在大多数人都看不见的高空中,细小的人影坠落云层。

    头朝下,脚朝上,自由落体,他闭着眼睛像是在睡觉,不久之后,才将眼睛睁开,风从身边呼啸而过,他将目光望向下方缩小了的城镇,“呵”的笑了出来,真是再熟悉不过的体验了。

    黑影似乎没有冲过来,然而在视野的远方,一道身影仿佛是随风踏云而上,转眼间缩短了距离,那是潘多拉,也不知道是借助了谁的力量。不过,只有她一个人。

    锋芒刷的掠过长空,蓝梓头下脚上,身形一晃,躲了过去,两道身影在这距离地面数千米的高空中激烈交错着,狂乱的锋刃几乎要连同空间一齐斩破,某一刻,蓝梓终于举起了手,当挥来的手腕格开一下。身体急旋。

    “不管你逃到哪里,我一定会杀了你”

    潘多拉的声音响起在急速下降的空气中,蓝梓张开双手,周围潜伏的力量陡然引动,那不是狂暴的能量,而是呼啸旋转的小型旋风群。

    “潘多拉”

    身影交错,激烈的交手声,几乎浑身是血的蓝梓厉声喝了出来:“你还没有发现吗”

    锋刃撕裂了急速下降引起风,蓝梓双手一挥,直接格开了对方的手腕,一脚就朝潘多拉的小腹踢了过去,这仅仅是擦了一下,潘多拉朝后方旋转着飞出,在旋风群中不断晃动着,蓝梓疾冲而上,潘多拉“啊——”的一声,右臂再度斩裂过来,蓝梓一拳打在他的手上,随后反手抽了出去,几乎是结结实实地挥在她的脸上,响亮的耳光。

    “如果不是那些人一直出来——”一拳轰在她的头上。

    “你早就已经——”屈辱也好,激怒也罢,当潘多拉从微微的晕眩中再度凝聚起目力,蓝梓那染血的面孔出现在她的面前,陡然放大了。

    一记毫无保留的头槌,两人头上的鲜血同时溅了出来,血洒长空,然而唯有蓝梓,还保持着清醒。

    “你早就已经——”他愤怒地喊了出来,“死——了”

    下方,有人喃喃说了一句:“潘多拉打不过他……”城市中的另外某处,同样抬起头的几个人中有人说道:“糟糕……拉她下来……”

    “……晚了。”

    天空中,蓝梓的双手啪的一下拍了过来,紧紧钳住潘多拉的头,然后,呼啸间俯冲而下,就那样拖着潘多拉的身体。

    就像是夜空中坠落的黑色流星。

    燃烧的工厂在视野中迅速扩大了,远处的楼顶上,一群人望着那如同流星陨落的轨迹。

    “我的天哪……”

    “这家伙疯了……”

    另一端,有一道身影在火焰中穿梭,冲向两人的落点。

    流星坠入火场的中央。

    轰——

    冲击波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熊熊燃烧的火焰升腾在夜色里,随后变得星星点点,直接被推扫开去,地面凹陷下一个龟裂的坑洞,蓝梓在坑洞里站了起来,随后举起拳头朝前方冲了过去。

    轰——

    轰——

    轰轰轰——

    那也不知道是打人的声音还是打桩机工作时的巨响,轰鸣声传出,四面八方原本被冲击波推开的火焰也开始如有生命一般的朝这边聚集,像是海浪的波涛,汹涌起伏,又像是一条条的火龙,就那样朝着中央蔓延而来。那疾冲而来的身影也终于看见了这边的景象,挥出一拳。

    第四劫?原点咆哮。

    犹如熔岩般的力量奔涌而出,前方的火焰激烈的爆开,有的虽然已经聚集过来,此时仍旧被冲散了,透过火焰间的空隙,他看见那边已经不成人形的潘多拉冲了起来,手臂朝着身形如火的少年人刺了过去,少年之时朝侧面避了一下,右手已经用力挥了起来,手肘猛烈地挥下,砸在对方的头顶上。

    潘多拉的身体又轰然一声落回地面。

    火焰再度将那里吞没下去,随后,他疾冲向前,第二次的原点咆哮,这一击几乎是瞄准了那少年的位置轰过去的,力量在火焰中辟开一条道路,一秒钟后,潘多拉的身体朝这边跃了过来,她的一只手已经没了,另一只手挥在空中,试图冲那边冲出来。他想要冲过去伸手,然而潘多拉的身体在空中停留了一瞬,后方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小腿,再度将她拖回火焰的墙里。

    滚滚的火浪已经朝这边汹涌而来了,呼呼呼呼呼——犹如会呼吸一般的不断将温度推向巅峰,犹如一只熔岩聚成的巨蛋,第四劫的力量朝着那里发出了第三击,接着是第四击,直到第五击轰出,火焰中才发出耀眼的白光,那光焰如同溶流一般朝着周围轰然冲出,这个力场终于开始消散了。

    他站在火焰奔涌的河里,发出第六击。

    一道身影被他轰飞了,直落出二十几米外,不久之后,他看见那人影站了起来,火焰也在周围分开。那是看起来狼狈而又虚弱的少年人,细小的黑色灰尘在他身侧升腾而起,那或许是潘多拉被烧毁后的痕迹,他轻轻地咳嗽,挥手晃了晃,另一只手上还提着半具变形的金属躯壳。

    少年举起来看了看,顺手扔到一边,目光朝这边望了过来。

    两人在这火场中无声地对望了片刻,然后少年有些疲倦地转过了身,飞翔起来,迅速朝某个方向离开了。

    离开火场,感觉全身就像是要散架了一样,不过现在还根本没办法休息,他下意识地想要寻找方清逸给他的对讲耳机,随即才反应过来,在那样激烈的战斗中,那只耳机根本就承受不住,完全爆掉了。

    不过,很出奇的,当他踏上工厂旁边的那条道路,便看到了方清逸与珊瑚从不远处的树林中鬼鬼祟祟地出来,然后朝这边跑了过来。

    “呃……”

    “你们在那边打得那么热闹,隔好远就看到了,所以我跟珊瑚就赶过来了。”方清逸笑着拍了拍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随后朝另一侧示意了一下,“这边之前打得更激烈,现在倒是尾声了……那边的路让警察全给封了,估计是界碑害怕完全压不住,做的安排吧。”

    不远处就是火场,这边的路上却不仅没有人,甚至连消防车警车都没有,原来是这样的原因。珊瑚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她一路慌忙地跑过来,扑进蓝梓的怀里,将他抱了一下,随后又怕抱疼了他,赶快放开手。

    三人在道路边坐下来,大概是因为方清逸的建议,珊瑚提了一只医疗箱,这时候打开了帮蓝梓擦拭伤口,上药什么的,蓝梓一时间觉得周围真是宁静,大战过后果然……正这样想着,东侧的黑暗山麓间,隐约传来一声爆炸,随后还有亮光。

    “啊,他们还没打完呢……”

    他如此感叹着,方清逸举起望远镜朝那边望过去:“嗯?”的愣了愣,蓝梓也朝那边望了一眼,随后,感受到了奇怪的波动,也微微愣了愣。

    “那是……”

    那边是距离城市有些远的毫不起眼的小山头,此时在山顶上,一点奇异的光芒已经升了起来,伴随着或许只有蓝梓这样特殊的能力者才能感受到的古怪波动,然后,战斗在那附近陡然变得激烈。蓝梓听见方清逸喃喃地说了一句:“第一劫……”

    神恋之始在那山头上终于出现,下方,界碑与真理之门陷入了激烈的战斗当中,不知道真理之门会由什么人来接受这重要的第一劫,也不知道界碑与众人联合起来的力量能不能阻止这事的发生,珊瑚似乎变得有些紧张,拉着蓝梓的手,蓝梓笑了起来,搂了搂她的肩膀。

    “呵,我才不去呢……我现在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下一刻,那山顶上忽然出现的景象,令得站在真理之门对立一方的所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夜色里,隐约出现、成形的,那是立于山巅上的一棵巨大的树。

    犹如梦境一般、半透明的、水晶一般的大树,由能量编织而成,在夜风中飘飘浮浮,那是硕大无朋的树,树冠延伸开去,遮盖天穹,无数的树叶在夜风中舒展着,有的在风中掉落下来,到一半时,便逐渐分解掉了。

    大树的影像并不清晰,完全不像是实体的样子,也只有蓝梓这种能量操控者,或许才能看得更清晰一点,能更了解能量交织成形的本质。这或许并非本体,而只是力量具现的投影,然而几乎接触到异能者高层的所有人,都明白这股巨大力量出现的涵义。

    蓝梓咂了咂嘴,轻轻地咽下一口口水,片刻后,方才试探般的说道:“太古……帝桢?”随后才轻轻吐出一口气,话语从唇畔逸出:“太古帝桢……”

    事隔数十年,传说中掌第二法太古帝桢,真理之门的第一强者伊米尔,在这个夜晚,终于再度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棵大树的陡然出现,令得山下的战斗都有了片刻的停顿,这边的三人没有说话,想必其它的进化者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然而片刻之后,珊瑚拉了拉蓝梓的手,指向他的后方:“你看……那是什么……”

    那是云层下的三个小黑点,在视野间不断的放大了,蓝梓举起了望远镜,随后眨了眨眼睛,方清逸也朝那边望了过去,小山岭的那边,战斗的声音又开始传了过来。

    随后,方清逸的口中也轻轻叹了口气:“啊,方少白……”

    还并不知道来的是不是方少白,视野之中,三架战斗机掠过了云层下的夜空,正朝着那边山头上大树高速俯冲而来,不久之后,划过了蓝梓等人的头顶,他们才听见那如雷的轰响传下来。

    无论如何,随着第一劫与伊米尔的终于出现,这个夜晚持续在城市中的这场战斗,也终于要步入最为直接,也最为关键、残酷的最终环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