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房子里出来,众人便保持着高速度一路前行。但虽说速度快,一方面有两名重伤员在其中,另一方面,其它人的速度也不可能真的达到蓝梓或者中村颖达那样的移动力,被包围在中间的蓝梓其实还是没什么压力的,手中拖着一个浑身颤抖,不断低声哭泣的女生,还能不时扭头朝周围看看。

    这工地还在兴建状态,附近大量建材、杂物囤积,众人在这其中朝那边已经起火混乱成一片的工厂区过去,若是普通人,自然也能以此来遮挡视线。但对方既然是能力者,想要依靠这些东西来挡住对方的观察显然就意义不大,那罗空明在安排的过程中,实际上也早已做好了火拼一场的准备。

    眼下的这些人当中,蓝梓对于界碑成员的实力自然是相当有兴趣,他当然知道素心姐、谭羽然、白石这些人也属于界碑,但实力方面,就一直没见识过,看得出来,素心姐不是很喜欢谈论这些事情。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她常常会开心地说起以前,说起这些年来的生活,说起谭羽然总是辜负女孩子的喜欢白石则老是赌钱出老千骗人之类的,更多的,还是向蓝梓询问他失忆之后这些年怎么过来的。于是蓝梓到现在,也只是知道界碑的高手很厉害之类道听途说的事情。

    不过虽说对界碑成员的实力相当好奇,此时在众人之间他最为在意的,其实反而是那个名叫中村悠想的**女人,原因在于这个女人的能力跟那个名叫Ring的女人的能力同样叫做“幻想具现”。

    先前他目睹Ring的战斗,幻想具现的力量盛大而华丽,破坏效果也是强悍非常,名叫赫维德奥佐的真理之门B仅仅在一击之后便化为碎片,给他留下的映像异常深刻。但这时候,这个名叫中村悠想的女人力量却有不同,她所具现出来的并非具体的动漫招数,而是一些大范围改变环境的幻境、幻象之类,之前他进入工地时所见的那些迷宫般的破碎画面便是由她具现出来,但估计现在这样的能力只能用来辅助战斗,很难真正的困住敌人,因此罗空明才让她收了力量,留到待会真正战斗的时候再随机应变。

    不过,离开那房间之后,蓝梓还是感觉到一股力量笼罩了前行的众人,在外侧形成了幻象,为此时大家的离开做出了遮掩。这股力量像是稍稍改变了空间,原本这工地就处于大量工厂的附近,空气混浊,气闷不堪,这时候却是空气清新,令人精神抖擞,也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对方幻想了一台大功率空气清新机出来。幻想具砚在最初的认知上算是幻觉,但到了高段的运用,却是以**入侵现实创造出理论上客观的存在,想来应该是后者,空气的确是被过滤了。

    喔,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能力,岂不是可以冬暖夏凉四季如春,而且附带空气清新效果,比自已的能量控制要好用很多亦…

    脑中想着这样的事情,回头看了一眼,那中村悠想眨了眨眼睛,随后冲他温暖地笑了一笑,蓝梓也回以尴尬的一笑。头还没回过来.战斗在附近就陡然爆发了。

    最初的一丝波动来自于众人的侧后方,那里原本是一大堆作为建材的原木,这一刻,在爆发的巨大震动中陡然飞起在天空中,朝这边轰散过来。以这一下的震动为开端,蓝梓便同时感受到了左前方、右前方、右后方、后方传来的能量震动,幻想具现终究是遮蔽不了他们的追踪,这么快的速度,便已经合围了过来。

    空气中的压办徒然增大,一时间,四面八方的呼啸声,蓝梓也只能感应出从几个方向突袭而来的事物的隐约轮廓,漆黑的矛、巨大的、寒冷的圆形轮状物体、疾冲而来的人,还有些他根本分辨不出来的力量,如同口袋般的朝他们覆盖了过来。

    一时间,以蓝梓的反应速度,也没想好自己到底应该帮忙哪边,罗空明说的大范围攻击并没有到来,这些人的联合攻击几乎就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范围破坏。但也就是在轰向传来的同时,他也见到了这边众人的反应。

    “来了!”

    “快走一一”

    “冲过去一一”

    “心从6一从凶“此从止,北,匀~驯~比......

    激烈的声音响起在那空气的混乱与震动里,蓝梓甚至能听见狙击枪枪身中机簧颤动的声音。

    “砰一一”

    代号“藉”的女人抬起了狙击枪,子弹射出枪膛,烟雾与火光,空气震动,枪身因为后坐力而不断摇撼,名叫林国茂的胖子微微俯下了身子,中村悠想闭上了眼睛,中村悠想则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白色的幻影已经从身体里冲出去。空气里甚至传来那神父的颂唱声,速度极快,蓝梓听不懂,但其中却也有着一种庄严与博大的感觉,圣经在他的手中自动翻开了,犹如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将那书页不断泛起来。

    “啊一一”

    女子伴随着哭腔的尖叫声几乎是在他的耳边响起来,将他吓了一跳,身边的女孩一边尖叫着一边双手死死地箍住他的左臂。身边不远处,陈远扶着陶紫钰做出了一个准备奔跑的姿势,但他受了重伤.陶紫钰就几乎连走路都很难,哪里有这样的余力,蓝梓拖着身边的女孩瞬间掠过去,右手扶住了陶紫钰的身体另一侧。

    “那就快走啊”

    “阿——里路亚——”

    轰——

    后方随着圣唱而升起了光芒。整个空间像是都在震动,圣唱的光芒与幻想具现配合,几乎在空气里形成了一个金**的罩子,在巨大的撞击中如肥皂泡一般不断颤动着,蓝梓能知道那神父在后方举起了圣经与十字架,然后圣经上的书页在巨大的碰撞下如同花瓣一样的乱飞,中村颖达已经化作幻影迎向后方追来的敌人。

    前方,被称为熊猫的林国茂直接撞碎了一颗飞过来的巨大冰轮,刹那间白色的冰屑四散飞溅,代号“藕”的女子手持狙击枪朝着黑暗中的某个扇形面已经连续开了三枪,手持冲锋枪的易小天冲在最前方,他没有开枪,但左手却在空中看似无意义地挥舞着,像是在捕捉着什么,破风飞来的黑色长矛已经掉落在地上,一道人影在冲过来的途中被奇怪地阻挡了一下,旋即被吓得往旁边冲出去。

    黑暗中的侵袭,依旧如怒涛般的袭来,蓝梓拉着双手上的人才跑出几步,一道人影从后方被击飞过来,那是中村悠想,她的身影掠过了地面,从蓝梓的身侧擦过去。此时那尖叫的女孩还在禁锢着蓝粹的左臂,但好在手没有被她抓住,蓝梓用力抓住了飞过的中村悠想的一只手,这女子伍地借力,腰肢摆动,柔软的肢体在夜空中如同体**运动员一般的做了一个单臂支撑的大幅摆动,修长的双腿张开,刷的一下,几乎斜斜地划过了蓝梓的头顶,空翻之后,柔软地踏在地上,长发舞动着。

    在蓝梓的眼中,这一切都是放慢了的镜头,在周围光芒荡漾、火星四溅的战斗中,这样的一幕唯美得近乎艺术。但眼下也不是陶醉于这样的景物当中的时候,一道熟悉的破风声从身侧的黑暗里斩了出来,潘多拉目光冷厉,直冲这个逃跑队伍的中段,要将蓝梓连同整个队伍直接腰斩。

    蓝粹这一下几乎是一边拖了两个人,正打算挣脱开束缚与潘多拉死磕,罗空明手持一把军刺已经从侧面如猎豹般的直冲而来。

    “走——”

    他喊出这句话的时间里.空气中已经乒乒乒的爆出三点火花,潘多拉的能力没能直接斩开那把特制的军刺.直接碰撞了三下,但互相交手还不止这个数,罗空明直接冲到了与潘多拉贴身战斗的距离之中,两人的打斗如同旋风般的朝后方卷了过去。

    仅仅片刻间,蓝梓就已经看出来,潘多拉是速度型的战斗者.罗空明却并不在这方面见长,他的速度与反应大抵只是到了普通人的极限,比之潘多拉要慢。然而潘多拉的疯狂攻击,几乎每一下都像是被他预测到一般。军刺移动的路线简单,却总是等在对方斩来的路线上,并且好几次的攻击竟然还是由他发起,速度虽然不快,然而潘多拉的高速移动下,好几次都像是要直接主动地撞上军刺的锋刃。

    激烈的碰撞中,潘多拉一心想要前冲,反倒被逼得后退了好几步,小腿上被罗空明轻轻扫了一下,虽然没什么伤,但她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人的力量有古怪,就像是被火车抛下的乘客般迅速后退远离,罗空明单手一折,从背后抓出三颗手雷直接像是飞镖一般的朝对方扔了过去。

    轰轰轰——

    火焰、烟尘、震动中,他调转了身形.朝蓝梓挥挥手:“快……”

    一行人感觉就像是在飞机轰炸中不断前行的列车,火焰燃烧.光芒迸碎,一根原木如同螺旋桨一般飞过了蓝梓等人的头顶,石块砸在附近的地面上,女生的尖叫与哭泣声混杂其中.乱得一塌糊涂,蓝粹甩也甩不掉。不过界碑的这些人没有放弃她,目前大概认为自己被潘多拉追杀也没有抱怨自己,显然他当然也不可能正把这女孩给扔飞掉,两个同伴忽然死了,遇上这样的事情崩溃掉也是情有可原,就是让人头痛而已。

    “你以为你能跑掉吗?”

    “你跑不掉的!”

    混乱与黑暗中,潘多拉又再度冲了出来,随后被罗空明与中村悠想一同逼退。

    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大概奔跑了近一分钟的时候,代号藉的女子像是观察到了什么,做了一个手势,开路的易小天同样做了个手势,在中路护航的罗空明摇了摇头,随后是伸手指了指侧面,低声道:“很难走,走侧面!绕路!”

    “前面过来了!”

    “老林你去挡一下!”

    “侧面也许更危险!”

    这几人说的像是要选择另外的道路的问题,前方一堆堆的建材,地形复杂,一行人还在疾奔,罗空明拍了拍蓝梓的肩膀:“帮忙挡一下,能挡一下就行,别勉强,挡一下立刻走!“他说着,将那尖叫的女生从蓝梓手上拖下来。蓝梓还有点不明白:“哪里?哪里?”

    “前面!过来了!”

    跑在前方的易小天已经冲进侧面的一条岔路当中,而力量似乎是防御属性的熊猫林国茂则停了下来,就站在前方几米的位置,面对着前方直通那边工厂的主要路线,两道人影也从那边的黑暗中高速冲来,显出了轮廓,蓝梓这才明白过来。观察力最好的藕已经发现了前方包抄过来的这两个家伙,然后他们不想被两面夹击,预备改换道路。蓝梓不清楚前方这两人到底有多厉害,吸了一口气预备好阻挡这两人的攻击,他本就是奔跑状态,一下子就跑过了林国茂的身前,林国茂伸手想要抓住他的肩膀。

    后方,中村悠想跟了上来:“我可以帮忙……”

    她的声音被**在激荡的空气里。

    前方那两道人影停下来了,其中一个人像是喊了一声,然而声音还没有传来,巨大的声波在夜色里拓展开,地面颤抖着,俨如怒涛般的无形震动,将海潮一般的巨大空气墙朝这边椎过来,声势浩大惊人.地面止的无数泥土、石块、木料与细小钢铁都已经被这片怒潮推动在空中。

    蓝梓嘴唇微微张开,站在那儿眨了眨眼睛,后方,林国茂伸出手并图将他抓回去,护在身后:“危险!回——来——”

    下一刻,这一边刮起了能量的飓风,空气中的巨大震动。

    易小天、藕已经转过了那处拐角,罗空明拖着那不断哭泣的女孩,与陈远一同扶着陶紫钰,才丹刚过去,侧身朝那边望过去,殿后的中村颖达转过了身,然后他抬起头,望向那一片如同沙尘暴袭来的空气墙,那力量声势浩大的吞没过来了,中村悠想捏紧了双拳,预备开始利用幻想具现的力量做缓冲毗

    零点五秒以后,另一股力量与那声波撑起的空气墙撞在了一起,碰撞在工地上形成如同地震一般的轰鸣声。

    “啊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夜色中,少年更加用力地吼了回去,林国茂没能抓住他,中村悠想的力量也没办法从空气中汲取到半点力量.根本无法将领域具现成型。这一刻,视野的前方全都是狂暴能量形成的领域,少年在刹那间轰出的力量犹如一艘战列舰在海上将所有火炮朝着一个方向同时发射的情景,它排山倒海地抵住了先前那惊人的音波怒涛,将之挤压、吞没,那巨大的空气墙仅仅维持了不到一眨眼的时间,就被更加庞大的力量轰然碾碎了……

    ...........…….

    本来想把这个叫做无敌战舰拳的(最喜欢的军道杀拳中的一招),不过想想反正也没办法让蓝梓喊出来,那就算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