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聚集(七千字)

    视野在夜色中稍稍的拔高一点,我们会发现这场在几十分钟前开始的混乱如今还在城市的各处持续着。

    城市的西南方向,原本接近工厂区的一侧,有一个建了很多年的小公园,原本自然是给居民们休憩散步的地方,后来工厂区渐渐扩大,空气污染也渐渐变得严重,白日里这边也满是污染的灰尘,没什么人选择到这边来散心,便渐渐的荒废下来。偶尔除了有些孩子结伴过来寻宝,平日里行人稀少,鬼打死人的感觉。

    经过公园附近的街道同样偏僻,路灯许多都已经坏了,残留的可怜几盏也都是蒙满了灰尘,光芒昏暗。这时候距离小公园几公里外的工厂区火灾与爆炸蔓延,但也没多少人往这条路过来,隐约传来的混乱中,一辆警车鸣笛驶来,在附近的道路边停下了。

    警车上的两人一名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另一名看来则是刚出警校的年纪。为了今晚的事情,两人都已经忙得焦头烂额。城市里状况不明,有的说是来了恐怖分子,有人还说是打仗什么的,但恐怖分子这种东西距离中国一向很遥远的感觉,打仗的说法就更加玄幻了一点,唯一可以确认的一点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儿戏,因为有好些同事都已经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冲突中丧生或者失去了联系,他们平日里不过是个小片警,连刑警都不是,此时的压力大得难以置信。

    车辆停下时,中年警察推开了车门,神情紧张地检查了随身的枪支,那年轻警察颇为害怕:“老秦,干嘛在这里停下?还有其它事情要过去呢”

    “里面有动静”

    “什么动静啊?什么动静啊?这里平时都没人过来的”

    “就是平时没人过来啊,你刚才没看到吗?这边有光。你仔细往里面里面看啊。”

    “别去了,也许是城区出了事有人到这边来而已,老秦,唐队还在等我们呢。”

    “可这里平时没人来,说不定那帮武装分子就躲在这里面。”那中年警察将枪支握在手上,“我进去看看,小何你在这里等等,如果有动静,马上通知人过来”

    他说了就要转身走进去,随即像是发现了什么,停留了一下,微微地摊开手:“你感觉到没有?”

    “什么啊?”年轻警察本就很紧张了,听对方这样一说,更加害怕起来,“你说什么啊?”

    “奇了怪了。”中年警察喃喃地说了一句,“一点风都没有……”说完,朝小公园那边跑了过去。

    见那老秦的身影消失在公园外侧的树林里,小何缩了缩脖子警惕着四周,老秦的那句话在心里反映出来。他虽然坐在车厢里,此时也隐约感觉到了外面死寂一般的平静,没有风,街道上昏暗的光芒里,属于夜晚的古怪氤氲在空气中漂浮着,久久不散,路灯的光柱下甚至没有飞舞的蛾子——这或许跟时间已经是夏末了有关。但即便是这样的想法也平息不了心中不断增大的诡异情绪,纵然已经夏末,这些天的天气还是很高的,不该没有飞蛾才对。

    “啊——”的一声从远处传了出来,是老秦的声音,小何的身体陡然间怔了一下,他拔出了身上的手枪,想要推开车门下去,随即又有些犹豫。

    “老秦老秦——”

    他大声喊了几声,然而那边没有回答,小何的身体往驾驶座上扑过去,旋即又觉得这样做不好,身体折回来准备推门,也就是在这样的犹豫中,一样东西从侧前方树林间的黑暗中呼啸而来,陡然放大。

    砰——

    夜色下,道路上的警车震了一震,玻璃的碎片和着鲜血飞起在空中,那样东西从车辆前窗射入,自侧面射出,飞进道路另一边的林子里消失不见,警车之中,已经洒满了鲜血。

    几分钟后,蓝梓从道路的远处冲过了马路,进入这边的小公园。他远远的看到了停在这边的警车,但警察在这样的事情中没什么意义,无所谓将他们卷进来,于是只是头也不回地冲了进去。

    他飞得不高,仅仅是悬浮的状态,始终躲藏在树冠的遮掩之下,接近小公园的中央区域的时候,他在黑暗里停了下来,吐出一口气,环顾着周围,有些无奈地抓了抓头发。

    明明在远处看见这边好像有打斗的,可现在这里也真是太平静了一点,远处有灯光,隐约也有叮叮咚咚的音乐声,但没有人的动静,或许都已经打完走掉了,他根本观察不到什么激烈的响动,也就犹豫着要不要贸然的现身出去。

    在四个人的围攻中逃出来,潘多拉对他的追杀可谓锲而不舍,他的计划也不错,找到有界碑成员的地方,找点帮手再把潘多拉给干掉,否则要是再出现那种打着打着只有潘多拉那边有帮手的情况,自己可真是受不了。

    谁知道几次冒险升上天空的时候可以看见城市各处似乎都有不少的打斗迹象,一旦赶过来,人就全没了,开玩笑……

    他都已经陪着潘多拉绕了好久了,界碑的人到底在哪里啊……

    依旧藏匿在黑暗的阴影中,他朝有灯光和音乐的方向过去,高速的移动卷动了地面上的枯叶,这小公园以前大概也正经地开过一段时间,一些简单的娱乐还有,转轮啊、跷跷板啊之类的,铁制的物件大都已经生了锈长了苔藓,再稍稍过去一点能够看见以往大概还有些旋转飞机之类的大型娱乐设置的,只不过飞机没了,只剩下大大的柱子,上面绘有褪了色的彩绘。

    那边是一个小小的广场,原本应该是喷泉的位置落满了叶子,长着苔藓,灯光来自于那边已经废弃的旋转木马,上面缠绕的彩灯居然在亮,有人开动了机器,但木马已经不转了,只有叮叮咚咚的音乐声,在夜色中显得空灵和诡异,小广场中的一棵小树燃烧着火焰,像是火把一般。

    周围没有人,蓝梓朝那边缓缓靠近过去,经过了进入旋转木马围栏的用于收费的小屋时,陡然偏过了头,他看见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此时被一根长矛状的武器刺穿了小腹,钉在了水泥小屋的墙壁上,鲜血流满了一地,这女人的衣服破烂了不少,满是被火焰熏黑的痕迹,头发也被火焰烧掉了许多,正是与蓝梓之前有过碰面并且提醒过他别卷入麻烦的女人。

    他是飞过小屋才偏过头发现这女人的,此刻双方相隔不过四五米,实际上蓝梓也已经进入了光芒的范围内。先前心中还有考虑过如果看见不好的情况要不要多看一下谨慎一点才出现,这时候见是她,心中却想起双方说话时对方手上满是水泡的画面,仅仅朝左右看了看,便直接飞了过去。

    管他呢……

    这女人还没有死,被钉在着墙壁上,身体还有着微微的动弹。蓝梓在她身边落下,稍微迟疑了片刻,脑中有着几秒钟的空白,他的确是可以确认对方还活着,但这样的伤势,自己该怎么弄才好……随后一咬牙关,稍稍飞起一点,一只手搀住女人的后背,另一只手握上那长矛的矛柄就准备拔出来。只有自己在,死马当活马医,长痛不如短痛了。也就在这时,那女人的身体颤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别害怕,我是来帮你的……”

    他这样说着,朝女人身后长矛钉入墙壁里的一端看了看,随后就是猛的用力。

    后方有人喊了一句什么,他根本听不懂,只是猛地拔出长矛就是一个转身,一只手用力搂住那女人,替她按住贯穿后背的伤口,另一只手将矛尖指向后方,鲜血洒过空中。然后蓝梓反应过来后方那人喊的是一句日语,出现在后方的是一个穿白色休闲服,显然也经历了战斗的年轻人,眼见蓝梓的敌视,他举起双手,做出一个和平的手势。

    “极轮社,中村颖达”这次是汉语了。

    蓝梓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自己根本不会用长矛,有长矛在手上反而影响发挥,挥手就将长矛扔掉,然后才开始考虑对方的身份,但那人似乎是将他扔掉长矛当成了和解的表示,快步走了过来,从身上拿出两个像是口服液的小瓶子,蓝梓还不知道该不该一拳将这身份不明的家伙打死,对方就已经走到了身边,紧张地将一只瓶子塞给蓝梓。

    “快点喝下去”

    喔,万一是毒药怎么办……蓝梓心中想着,但对方似乎根本没在意他的动作,而是将另一瓶的瓶盖揭开,灌入正被蓝梓抱着的女人的嘴里。他的态度太过从容,蓝梓虽然心中乱七八糟的情绪一片,这时也是下意识地打开了瓶盖,将液体喝下,随后就是一阵剧烈咳嗽,“呕”的一下俯下了身子,几乎吐出来,这东西的味道真是太恶心了……

    那中村颖达见他的反应,似乎也是有点意外:“你……不是界碑的?”

    “旅游路过的……”蓝梓有些难过地说着。

    对方这才明白过来:“看看你的手,那东西上有毒”

    蓝梓低头去看地上的长矛,虽然那东西是金属制成,尖端锋利,矛柄之上却有不少突起,蓝梓还以为这东西是用来扔人的,制造粗糙。他张开手看了看,事实上跟潘多拉的一番战斗奔逃下来,他浑身上下都弄得颇为狼狈,手掌上满是鲜血,许多地方都破了皮,刚才拔那长矛时突然听见这日本人的声音,比较紧张,手上痛了一下也就根本没注意……

    正有些得意地想着反正我百毒不侵,隐约的破风声陡然响起来,他透过周围的能量波动能感应到附近一定范围内较大的动静,陡然已经反应过来,扭过了头看着黑暗中杀出的一道阴影。身边那中村颖达却也反应了过来,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快走”

    陡然间被一股奇怪却柔和的力量推出了十几米外,前方,白影与黑影交错在一起,又是一柄长矛刷的刺穿了白影的身体,与此同时,中村颖达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侧前方又是一道锋芒斩来,潘多拉终于赶到了。

    前方后方,居然有两个中村颖达,下一刻,前方被刺穿随后又被潘多拉斩裂的那道影子就已经爆炸开来,阻挡住杀来的真理之门成员。蓝梓听见身边的中村颖达说了一句:“潘多拉……快走”蓝梓在出现救人的同时本就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但这时候抱着一个重伤员,一时间也只好用双手将那女人包起来,转身开溜。

    后方的人影一路追击,蓝梓有点郁闷,本来想要找帮手,结果倒像是找来了负担。这个女人是个好人,先就不说了,被拖累倒也是心甘情愿。那中村颖达看起来很从容的高手模样,结果好像对潘多拉颇为忌惮,这下该怎么办……

    唯一可堪安慰的是,中村颖达倒也不是什么炮灰,他的身影在林间不断跳跃移动,看起来与蓝梓与潘多拉也是不相上下,俨如幻影一般,偶尔还会有一道影子飞出来,直接朝后方做出拦截或刺杀,像是电视里表演的忍术。不过潘多拉的力量强大,高速度加上无坚不摧的斩击触物即分,一路追来,这些影子的攻击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

    过不多久,前方的视野豁然开朗,他们进入附近的一小片工地。但尽管此时脱离了树林,空气中却仿佛陡然有了活力一般,中村颖达伸手搭上蓝梓的肩膀:“跟我来。”那奇异的力量开始引导蓝梓低空飞行的方向,后方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大概潘多拉等人的追击已经被这边的人拦截下来,随后,只听得潘多拉在那边喊道:“你跑不了的——”

    蓝梓一边跑一边朝周围望去,四周看起来像是正常的工地,但在这样高速的行动下,才发现画面有些支离破碎,景物时而变幻,明明前方有个小土坡,待跑了过去,那小土坡反倒去到了视野的角落里,俨然是进入了某种幻境当中。

    随后,两人进入工地当中的某座建筑物当中。

    此时这建筑物里一共六个人。其中一名女子长得漂亮,眼看三人进来,就已经走了过来,朝中村颖达说着:“尼桑,呱啦呱啦……”声音倒是蛮悦耳的,但反正蓝梓听不懂。其余的五人中有外国神父打扮的家伙,有缠了很多绷带的重伤员,有持枪的年轻男子,蜷缩在房屋角落的女人与在楼上平台窗户边观察外面情况的女战士,重伤员、持枪男与女战士大概都是界碑的人,眼见蓝梓抱着腹部被刺穿的女人进来,下方的两人与那神父一齐走了过来,楼上的女战士回头看了一眼,但仍旧坚持着观察的岗位,蜷缩在角落里的女人始终没有动,蓝梓注意到她似乎在哭和发抖,年纪不算大。

    “桃子……快把她放过来……”

    对于蓝梓的身份,这帮人自然不清楚,但眼下也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持枪的男子眼见她还活着,赶快让蓝梓将她放在房屋中央的一张桌子上,随后与那神父一块进行急救和包扎,这神父的手上拿着一本圣经,偶尔打开念念有词,便有微小的光芒随着他的手而覆盖在女子重伤的小腹上,另一名眼睛缠了绷带的重伤员看了一会儿,与中村颖达交谈几句,随后才过来蓝梓这边道谢,问起蓝梓的身份:“你好,我叫陈远,界碑第三组,请问你是……”

    “蓝梓。”蓝梓想了想,随后有些无奈地抓了抓头发,“呃,我不是什么组织的啊,呵呵,我本来是来这边旅游,不过……”

    没有什么响亮的组织名,自己的身份显然不够拉风,蓝梓在心中考虑着自己要不要说出认识素心姐和谭羽然、白石他们的事情,后方有人陡然推开了门。进来的两人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稍稍显得有些胖,另一名身材黑瘦,留着板寸头,胖的那人样貌和气,黑瘦的男子看来则有些深沉,目光冷峻,只是看起来倒也不像坏人,样貌正派,两人身上都是鲜血,也有着不少伤口,但看来并不严重。显然方才就是这两人配合那幻境挡住了潘多拉等人。

    待到听说蓝梓救下了那个被称为“桃子”的女人,两人走都过来道谢,胖子将蓝梓狠狠抱了一下,口中连说“谢谢,谢谢”,随后自我介绍:“林国茂,叫我熊猫就可以了。”那黑瘦男子则是握了握手,用力点点头:“谢了,罗空明。”

    之后他们将众人稍稍介绍了一下。神父来自于教廷,名叫克拉克,持枪的男子同属界碑,名叫易小天,楼上负责观察和警戒的女子代号“藕”,而被蓝梓救下的女人“桃子”真名则叫做陶紫钰,至于与中村颖达一块的日本女人则是他的妹妹,名叫中村悠想,这两个人属于什么日本的极轮社,蓝梓倒也没太在意。

    躲在角落里发抖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这边的几人也不知道,她是本地适逢其会的进化者,本来想要过来帮忙,还没介绍完就已经陷入战斗中。在那林国茂轻描淡写的叙述中,蓝梓得知大概就是在之前,这个女人随着两名同伴过来,谁知忙还没帮到,他们陷入了对方“四时间之风”发动的最后一个环节“原之离葬”当中,几乎是直接被化为灰飞,这女人也就直接崩溃掉了,若不是中村悠想的能力对于四时间之风有一定的抵抗力,这边恐怕损失会更惨重。

    听他说起这个,蓝梓才稍稍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说起自己只是路过的能力者的时候他们的表情为什么会变得有些凝重。没有足够战斗经验的进化者在这样的局面当中,也的确是与炮灰无异,只不过自己救了那陶紫钰,对方只是表达感谢,并没有将这一面表露出来而已。

    属于进化者的药剂与急救方法的确效果不错,那陶紫钰原本陷入昏迷,但这时候却也微微的醒了过来。四时间之风发动之后,众人选择逃跑,她负责殿后,根本没想过还可以回来,中村颖达似乎是因为能力特殊,因此在与众人跑掉了之后又折回去救人。听他们说起这个,蓝梓对这日本人倒也有了一点好感。那陶紫钰听众人介绍了几句将她救回来的蓝梓的背景,先是虚弱地道了谢,随后说道:“我们先前在火场中见过,他的力量……很不错……”

    罗空明点了点头,再度朝蓝梓望过来,这一次大概是将蓝梓作为一个战力来考虑了:“先前注意到,潘多拉追过来的时候,注意的目标好像是你……能在潘多拉手下跑掉,看来你的速度很不错。”

    这人大概一开始就看出了潘多拉是被他引过来,只是方才没有表露出任何不好的想法。事实上如今蓝梓身上颇为狼狈,头上身上都是血,看起来就像是被追杀的样子,只不过能被潘多拉这样的人一路追杀还终于逃掉,众人似乎已经将这当成他“实力不错”的证明了,这时候问起力量,蓝梓皱了皱眉:“嗯,我会飞,速度还不错,而且……我会一点能量控制。”

    “范围破坏?”

    “呃……是吧……”

    “那就好了。”

    罗空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潘多拉比速度不实惠,天上现在也不太好飞,不过他们那边也有一个长于范围破坏的,类似于音波、冲击波之类的,如果在待会的战斗中你能帮忙牵制一下……”

    他望着蓝梓,蓝梓笑着点了点头:“啊,这个应该没问题……”界碑战斗组中的主力都是五级的进化者,真到灵活应变的打起来,每一个人都很强,方才介绍自己的力量,蓝梓不敢夸口什么的。这时候才稍稍表现得有些自信,罗空明笑着点头,随后朝其他人望过去。

    “好了,我们现在时间不多,他们虽然退了一下子,但肯定马上就会冲进来,我们挡不住,现在阿远和桃子都受了伤。呵呵,你们两个互相照顾一下没关系吧?最好能尽快去找叶子治疗以下,她的战场目前应该就在那边的工厂附近。”

    先前看着黑瘦的男子应该是比较沉默的性格,不过这时候倒是他在做安排,但看起来很可靠的感觉。那陈远受伤虽然严重,但依然有行动能力,这时候做了个OK的手势,显然就是由他来照顾几乎失去行动能力的陶紫钰了。

    “中村小姐可以暂时收起幻想具现的领域了,撑了这么久肯定很累,留着力量待会随机应变就行,蓝小弟,你跟那边的那个女孩子尽量走在大伙中间,但打起来恐怕就很难说,如果真有危险,尽量快的往起火的工厂那边过去,我们的人就在那边,好了,大家准备动身吧。”

    其余的人应该不用多做安排和吩咐,蓝梓按照安排搀扶起角落里正在哭着的女孩子与众人往外走,他对周围波动的感应敏锐,隐约能听到罗空明与易小天、熊猫三人在说着接下来的战斗。

    “潘多拉的速度会很麻烦……”

    “这种局面的确是……”

    “最好还是能想办法把她单独隔开……”

    这边的战局当中,他们原本就已经占了劣势,这时候加上一个潘多拉,显然就已经变得更加棘手,只不过倒是没有人针对将潘多拉引过来的蓝梓说出什么抱怨的话语。他们走在前面,快要出门时,蓝梓回头看了一眼,正好与那个名叫中村悠想的漂亮女人目光碰在一起。中村悠想微微低了低头。蓝梓也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虽然看起来很狼狈,但那个陈远也差不多啊,衣服破了一些,可也没露出什么不该露的地方……

    应该不是在看自己。他如此想道。

    九九年的时候他虽然与中村悠想有过一段纠葛,但那时候彼此语言不通,时间是夜晚,中村悠想又处于被追杀的狼狈状态,他当时留下的印象也仅止于那是一个漂亮的日本女人,这时候三年过去,倒是不怎么认得出来了。

    后方,中村颖达倒也笑了笑,望了望妹妹:“怎么了?”

    “呃,那个人好像……”中村悠想想了想,最后还是微微摇了摇头,朝哥哥露出一个笑容,“没什么……因为他的能力是飞翔吧,而且刚才似乎还说了他会能量操控……”

    中村颖达点点头:“想起曾经救了你的那个人了?倒也是……如果他真是那个人,虽然打不过潘多拉,但也是相当不错的战力了。”

    “我还不太能确定……”当初她被蓝梓救下,可那段时间中昏迷居多,后来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她记住了那人的强大,对于对方的具体样貌一直迷迷糊糊,这几年的时间过去,蓝梓此时身上的气质也改变了许多,她看见此时浑身是血的蓝梓自然是认不出来。

    中村颖达拍拍正在思考的她的肩膀:“待会如果打完了,直接询问一下他就行了,现在快跟上吧。”

    “嗯。”中村悠想点点头,望着前方看起来受了很多伤的蓝梓,随即又微微蹙了蹙眉,想了一会儿,对兄长说道:“哥哥,我对力量的估计也许有错误,如果真的是他,而且潘多拉正在追杀他的话,情况或许会很危险。待会我希望能尽量帮助到他,希望……哥哥如果有余力的话,也能尽量帮忙,报答他之前的救命之恩。”

    中村悠想对于三年前救过她的那名少年是非常佩服的,对方拥有强大的力量,甚至杀掉了六条御息,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六条御息与潘多拉比起来,似乎还是潘多拉要厉害得多,毕竟以战力层次而论,潘多拉再往上,或许就是方少白、十大六级进化者之流了。如果没有亲眼看见,只是幻想,她当然可以觉得那少年天下无敌,但此时事情摆在眼前,如果这人真是救了自己的恩人,他对上潘多拉而不敌,其实也是情有可原、可以理解的事。

    另一方面,哥哥的力量很强大,这也是毋庸置疑的,对上潘多拉也不见得会输。以往她或许会觉得那少年比哥哥更厉害,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已经受了伤,她就宁愿觉得哥哥的力量更强大了,因为她这时候也只能借助哥哥的力量。

    能够在潘多拉手下逃生,这是实力的证明,但有没有高手的气质,在这群身经百战的人中间也都是一目了然的事,众人大概将蓝梓的力量定在没什么战斗经验的四级左右,能有帮助,但不可能是高手。他们将蓝梓与那吓得崩溃掉的女孩子保护在中间,一路前行,不久之后,战斗便一如预期的,再度开始了……

    睡了十七个小时,差点又到凌晨了^_^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