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我是哀木涕

    双拳轰中目标,一时间震响如雷动,土地朝地面八方龟裂延伸,声势惊人,在下方接住这一击金发男子口吐鲜血,整个身体都被这一下压得矮了一大截。

    对于陡然掉转目标发出这一击的蓝梓来说,最初的目的其实相当简单。他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清楚了潘多拉的战斗模式,因此才能大胆地选择近战,然而这人的战斗方法他却不清楚,自然是先飞上天空,以远程打击做出试探,稍微了解了对方的战斗模式才好做进一步的规划。

    方才这金发男子挡下他的能量冲击,一方面是因为有着抵消能量波动的能力,另一方面是因为他那古怪的复原能力,但他每一种能力都必然有极限,若不是因为无法将能量完全抵消,他又何必被打得那样狼狈,将复原能力提前展现出来。

    前一刻蓝梓也并没有想得太多,本就是看一步走一步的试探,他可不会存有什么一拳就能直接把这帮真理之门BOSS打爆的想法。然而当漫天光雨覆盖性的落下,那金发男子选择以一种最为从容的态度应对时,某些东西才在他心中陡然升了上来。

    机会

    身体几乎是在脑海中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动了,以最高的速度直冲而下,他是下意识地感觉这是难得的机会,当巨大的破风声逼近地面,那金发男子脸上的讶异还没有表现出来,蓝梓就陡然将那分散了的、原本不可能造成太大损害的能量全都收回了身体内,将力量集中,逼上巅峰。

    然后,狠狠地砸下去

    没想过能一击就将对方打爆,但既然有机会,就首先试着撑爆他再说。

    这并非是多么复杂多么奇妙的战术,纯粹是那一刻的条件反射引导了他的作战方式,惊人的高速、巨大的力量,简单直接却又刚猛蛮横的打法,当双手在空中交握成拳,身体的力量已经在高速的冲势间达到巅峰,挟着无比的气势,将这一击的破坏力让对方完完全全地吃了下去。

    轰——

    大地轰鸣中,那金发男子的能力也在仓促间全力展开,一时间蓝梓只觉得力量像是挥在了空处,随着那人双手上反弹过来的奇怪波动,蓝梓只觉得自己像是个倒了大半桶水的倾斜水桶,甚至连身体的平衡都要失去,而无力、麻痹、酸软各种感觉也在对方卸力的同时笼罩了他的整个上半身,一种用错力的感觉令他难过得几乎要呕吐出来。

    然而无论他感到如何的难受,对方的惨状,就绝对在他的十倍以上。传过来的无力感只是错觉,如果是对方展开的主动攻击,蓝梓这一下的后果恐怕相当可怕,甚至会在片刻间失去反抗能力,但这时候是蓝梓抢了先手,巨大的力量还是毫无保留地朝对方压了过去,尽管对方卸去了大半,但这样的力量还是已经将他的承受力压过了极限。金发男子单膝跪地的同时,骨骼断裂的声音也被夹杂在了巨大的轰鸣中,他口中的鲜血陡然喷出,而在半空中,意识到被愚弄的潘多拉愤怒地叫了一声,“呀——”的朝地面俯冲下来。

    她在半空中无法借力,下落的冲速根本比不上会飞的蓝梓,这一瞬间,蓝梓强行压抑着身体的无力感,双腿还悬浮在半空,右拳用力拉了回来,目光认真地盯着那金发男子琥珀色的眼睛

    哗——

    天空中锋芒斩下。

    蓝梓勉强聚起力量的一拳结结实实地轰在了金发男子的脸上,两道人影朝不同的方向分开,潘多拉的红色身影如同炮弹从天空落下,插入两人之中的空间里,她直斩而下的锋芒撕裂了泥土,另一只手的斩击已经横切而至,试图将飞退的蓝梓一刀腰斩。

    蓝梓用力朝后方屈了屈身子,那锋刃撕裂了蓝梓胸口的衣服,带出一道鲜血的红线,下一刻潘多拉直冲而来,蓝梓再退一步,就已经顶住了身形,左拳已经在身后拉成满弓的形状,他的身体周围开始出现光芒,能量的涡旋呼啸而起。轰轰轰就是连续冲出的三拳。

    潘多拉在空中瞪大了眼睛。

    面对着冲来的潘多拉,他甚至退都不想退了,这时候他、潘多拉、金发男子所在的位置正好成一条直线,潘多拉在中间,她根本就不是防御性的力量,这三拳轰出的能量流虽然没到巅峰,但也已经颇为惊人,要挡她肯定要受伤,若是避开,后方那刚刚受到攻击重伤的金发男子又得将这三下给硬生生的吃下去。

    他现在已经打定了主意,既然一击得手,那就先不管潘多拉,把这家伙打爆,轰杀至渣,打到他再也没办法复原为止

    这一刻的战略就是这样简单直接,但此刻即便有界碑的主力战斗成员在这里,或许也得为他的选择拍手叫好,简洁明快,从一开始就是以力压人,恰到好处地选择了将他的优势发挥到极致的战斗方式。清弥之刃的能力若是展开,选择主动攻击,恐怕第一下的攻击中他反应不过来,就会被潘多拉给斩成碎片,但也就是那一下无意之间取得的先手,将对方直接压到了狼狈到极点的地步,作为第八法的掌控者本身,在此时恐怕也是极度的后悔与郁闷。

    不过,下一刻,当潘多拉的红影避开,出现在视野前方的,却并不是那被轰飞出去的金发男子,有一道赶到的人影,陡然代替了潘多拉的位置,那人影出现在凹陷龟裂的土地上,挡住了能量疾冲的路线。

    隐约间,似乎是有些熟悉的影像,但那一刻看不清楚,轰过去的能量已经爆发在空气中。那人影像是单手挥爆了攻击过去的三道能量流,瞬间涌起的空气激荡中,迫近了过来,一拳轰向蓝梓的面门,反应迅速的蓝梓也是猛地一拳轰上去,准备砸开对方的手臂。

    然而这一拳的力量被引导偏向了,他打中了对方的手,但效果很差,视野将对方的面孔捕捉进来的下一刻,整个世界都在震动

    恶行左岸?长洲冬马

    蓝梓的身体飞了出去。

    脑袋上挨了这一拳,一时间真是天旋地转的感觉,潘多拉已经冲过来了,但不知道是在怎样的方向,他咬紧牙关,疯狂地聚起每一丝能调动的能量。

    光芒亮起来,蓝梓的身体在空中旋转了一下,没头没脑地冲出数十米外,期间撞飞了一颗大石头,又撞爆了一棵大树。潘多拉的双刃斩在了地上,随后又猛地追了过去。

    蓝梓稍稍调整好身形,头也不回地冲向远处的天空。这一边,金发男子用英语喊了一声:“拦住他”那边的天空中,一道黑暗朝着逃离的蓝梓俯冲而下。

    看见那黑影的出现,蓝梓毫不犹豫地再度冲回下方的树林里。

    潘多拉与那黑影已经一路追了过去,长洲冬马望望他们离开的方向,回过了头,金发的男子狼狈不堪地躺在地面上,浑身都是鲜血,仰望着夜空,努力地调整着呼吸。

    “尼禄。”长洲冬马说道,“怎么搞成这样?”

    “大意了。”尼禄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那孩子是什么人?真有趣的力量。”

    “应该说是真极端的力量。”尼禄说道,“九七年在香港被潘多拉盯上的就是他,那一次要不是方少白的出现,他已经死了,潘多拉有收集过他的一些信息,九九年是他杀了六条御息,前不久也是他干掉了贺东临……具体的信息中,他一直都很笨拙,称不上战士,这次出现得很突然,恐怕也是适逢其会……”

    说到这里,尼禄皱了皱眉,老实说,若是没有这些粗糙不堪的信息,他刚才恐怕还不至于变得这样狼狈。

    “天才每年都会有几个,运气好的天才也是,既然是私人恩怨,让她慢慢处理吧。”真理之门的目的并不是以暴力称霸世界什么的,没必要随便找个人就打得不可开交,长洲冬马对于这样的事情稍稍有些不以为然,这次大家都赶过来,也不是要把谁谁谁赶尽杀绝,他回头看了看尼禄:“我先过去了,你没事吧?”

    “没事。”尼禄深吸了一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长洲冬马转身离开,随后又回过头来笑了笑,“别死掉了。”

    呼——

    蓝梓扑入树林间的草丛,微微地晃了晃头,那一拳真厉害,脑袋到现在还是昏昏沉沉的。

    潘多拉还在周围追逐他,他伸手按了按胸前的伤口,心中暗念“快点好快点好”,血已经不流了,但仍然痛。先前的那场战斗,随后没头没脑的逃亡,一番追逐,他此时浑身上下显得非常狼狈,衣服裤子都破了许多,脸上、身上满是血渍,然而稍稍定下神来,他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哈”的笑了出来。

    真棒四个真理之门的BOSS出手——好吧,他没跟天上那个人交手,只能算三个,但无论如何——他活下来了。

    如果不是长洲冬马忽然出现,他甚至在正面战斗中压住了两个真理之门的强者,甚至差点就要把那个看起来很臭屁的金发男给打爆掉——如果从头到尾真是那两个人,说不定自己真能取得胜利。

    最奇怪的是,自己居然一点都不害怕。

    先前见到长洲冬马的出现,他撤退得果决,此刻在林间穿行,开心地想着这些事,随后,朝着身后潘多拉的方向大声地骂了一句:“傻——B——”转身继续跑

    嘲讽的仇恨立竿见影,潘多拉跟了过来。

    好吧,你们四个人来,我怕你们,先把你引到有界碑成员的地方去再说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