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初次阴人

    月色之下,能量的怒涛形成巨大的光柱,横扫过已经被破坏得一片狼藉的小树林,淹没了道路边的两个人。

    接住潘多拉的那一瞬间,巨大的能量柱就已经排山倒海地直冲过来,那金发的男子转了一个身,将潘多拉护在身后,随后光柱淹没过来,被他顶住了一瞬间。

    轰隆隆隆隆——

    仅仅是一个瞬间,巨大的光芒朝着原本的方向再不停滞地冲了过去,推过那那条可容两辆车通行的道路,推过荒废了许久的花坛和绿化带,推向后方的小山坡。

    能量轰鸣激荡,到这个时候,才终于失去形状,崩泻轰散向更远方,光痕与震动在空气中久久不息,不远处的道路边,刘峰看着这一暮,嘴唇微张,在那儿颤抖了几秒钟,终于转身继续跑,差点摔了一跤,但不久之后,便终于消失在那边的街头了。

    小山坡凹陷下去了一片,那男子背对这边站着,整个背部已经血肉模糊成一片,甚至一直延伸上颈部,脊柱都露了出来,血腥可怖,片刻,只听潘多拉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滚开”这听起来不像是打情骂俏。

    “啊。”那男子微微抬了抬头,随即退后了两步,身体颤抖一下,“好痛……这一下可真不好受……”这句话说完,背后的血肉已经开始复原,整个过程大概十几秒的时间,连同脑后的金发,甚至连同那一身衣服都回复了原状,他将双手笼进衣袖里,放到身前,缓缓地回过头来,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给我……滚开”潘多拉再度低喝了一声,她的小腹上中了那样剧烈的一拳,但在此时,只是微微显露出了银色的身体,如同机器人一般,看起来,居然像是没受多大的伤。

    不过,即便听到了潘多拉的两声叱喝,那金发男子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的笑容看来诚恳,放在这时,却有一股妖异的氛围在其中:“不,现在也关我的事了。”

    “这是我的事”

    “你为无聊的事情耽误了时间”男子的语气陡然变得严厉,随后,他朝蓝梓望过来,淡淡陈述着,“所以接下来,我会帮你杀了他。”

    “哼……”潘多拉迟疑了片刻,终于,手上的锋刃再度刺了出来,割裂了周围的地面,“随便你。”

    相隔了一条道路,蓝梓站在那儿没有动,他望着逐渐走过来的两人,浑身都在颤抖着。

    从开战至今,这样的颤抖,没有停下来过……

    对于蓝梓来说,陡然看见潘多拉的出现,从心头涌起来的,是一股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的复杂情绪。

    这是曾经带给过他最为接近死亡的经历的一个人。九七年的香港。在这之前,尽管他也想过自己作为进化者要非常低调要非常谨慎,有这样那样的高手,可在那一次,他才真正接触到这个世界上属于进化者的最深刻的一面,以及战斗中直面死亡的事实。

    很多人在口头上都对死亡无所畏惧,但真正面临死亡的恐惧感,绝对是与想象中的不一样的。在那之前他在异能方面甚至还稍稍有些意气风发的感觉,尽管一直谨慎,但对于自己的能力,其实已经颇为自信,但也就是那一次的恐惧感之后,他开始真正的深入思考这种东西,自己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下来。

    这几乎是他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如果不是有那一次,或许自己现在已经死掉了也说不定。后来恐惧感自然是渐渐减退了,他看见了方少白的出手,就算后来有人介入,估计那女人也死掉了,单纯对于死亡的恐惧消褪之后,经验和教训还是留下来了,乃至于后来他追求高速度,追求破坏力的同时也曾经考虑过那种切割的能力,他曾经在那次莫名其妙的穿墙术之后有想过让自己研究出能够将一切破坏成粉末的能力,到目前还没有成功——这些事情,未必没有那次事件的影响在其中。

    有阴影,也有教训,当然,让他认识到生命的可贵死亡的可怕这并不是什么负面的感悟,如今他虽然遇上大多数战斗都有些慌张,想着打不过该怎么逃跑,这也不是什么坏事。珊瑚说过,异能界里,真正不害怕的人,都已经死了,谨慎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再遇上潘多拉……

    如果再遇上潘多拉……这个命题他曾经有去想过,虽然次数不是非常多,毕竟他认为潘多拉已经死了,可终究还是有将她当成假想敌来模拟过。有时候觉得:我的力量也很大了,我的速度也很快了。可每一次的模拟,在理性的思维下,首先做出的选择,都还是先避其樱,过了这么些年,他曾经预想的潘多拉的速度也不知道准不准确,而且对方的切割能力确实很厉害,总是要先避开再做远程的反击。

    可当事实忽如其来地出现在他的眼前,身体做出的反应,跟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身体感觉到了颤抖,感觉到了复杂的心情,并非恐惧,也不是胆怯,更加没有歇斯底里之类的情绪,这一刻,他的情绪似乎冷静得可怕,周围都安静下来,风的声音、纸张在路上飘过的沙沙声响、树叶的摆动他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时间仿佛变慢了,与他加速时的时间变慢又不同,颤抖来自于身体内部,它透过了心脏,透过了每一个细胞、每一根血管,却只是让他的身体更加安静,然后,他就出了一拳。

    血在沸腾,身体摆脱了束缚,一切都像是本能反应,无需经过大脑的思考,却能够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当潘多拉冲过来,他的身体飞退,却并没有直接拉开距离,他没有做出他最擅长的能量弹的狂轰乱炸,因为潘多拉的速度足以让她免疫这样的攻击,当潘多拉冲过来,他甚至直接冲到了对方的身边,重拳轰向对方的头部,力量被凝聚在身体里,随时准备在一点上爆发出最为强大的破坏力。

    然后他发现,他已经不在乎潘多拉的速度了。

    以往战斗中的仓促,内心深处的后怕,在这一刻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害怕死亡。

    他也不喜欢战斗。

    于是他一直都有些犹豫,有些迟疑,即便在与贺东临那样的人战斗时,他内心深处其实一直都觉得荒谬,事情何至于走到这一步呢,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呢……

    他其实在犹豫着要付出的代价,我为何要为这样的事情受伤,为何要为这种事情付出生命呢?

    但这次不一样了。

    这是要进行的战斗。

    再合理不过的战斗。

    就算付出代价,也是合情合理。

    于是在潘多拉那一刀斩下的时候,他甚至做出了以往都不敢去做的冒险,直接去抓住对方的手腕,这一下赌赢了,他便取得了战果。

    身体仍旧在颤抖,潘多拉的身体变得很奇怪,不知道是用怎样的东西补回来的,防御力似乎也很高,但没关系,她肯定受伤了。现在已经不是五年前了,自己已经超过她了,就算旁边那一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家伙也要加入进来,暂时来说,也可以赌一赌,能被打伤的家伙,就能被轰杀成渣,不妨试试。

    试试看能不能做得到。

    他就这样冷静地想着,身体在颤抖着,整个人像是分裂成了两半,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如果有可能,今天有一件很有意义、很有必要的事情等在这里,不是为了杀戮,也不是为了血腥,他的心中没有暴戾的气息,仅仅是因为这件事太合理了。

    他要杀了这个女人。

    缓缓的,他升上天空,目光望定了那金发的男子。这里才是他的主场,风在夜空中流过,能量的潮汐嘶吼起来。下一刻,星落如雨,狂暴到极点的能量,再度将这一片区域化为炮兵的阵地。

    潘多拉冲了上来,如同瞬移一般的力量,出现在他的身边,不过没关系,他早就做好了预测,虽然肯定不是瞬移,但如果潘多拉连这点高度都没办法上来,那就真的不用打了。下方那金发男子面对着漫天降下的能量弹仰起了头,微微皱起了眉,同时,他也朝天空中伸出了左手。

    第八法?清弥之刃。

    能够安抚破坏力的力场出现在他的身边,编织成小范围的网络。同一时刻,身在半空中的蓝梓陡然冲下,最高速度。

    潘多拉的锋芒在他的身上拉出了一道鲜血,但没有关系,蓝梓已经笑了出来,潘多拉的眼神中闪过愕然的神色,这一下仓促起手,只是轻伤,事实上,她也没料到蓝梓会忽然直接冲过她的攻击范围,巨大的破风声在她的耳边响起来时,蓝梓已经远远甩开她,他的目标,只是下方的金发男。

    两个人一起,很麻烦。

    有关于能量的一切他都很敏感,刚才在那冷静的态度中,他早已发现对方发出的某种波动抵消了大部分轰过去的力量,那个人虽然有着相当厉害的恢复能力,但并不是用身体硬抗下那一击,他有着能够抵消能量波动的方法。

    珊瑚说过,有能力的人,遇上事情的选择会跟普通人不一样。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眼见那男子果然没有动,蓝梓甚至都无视了潘多拉的威胁,直接冲向地面,大面积分散的能量弹距离地面五米高,蓝梓已经呼啸着冲过了能量场的中心点,举起了双手。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犹如星河旋转,巨大的能量漩涡般的轰入他的体内,下方男子眼神之中露出讶然的神色,蓝梓双手交握成拳,举过头顶,犹如泰山压顶般的朝那男子的头上轰了下去。

    轰隆——

    男子的双手挡住了重重轰下的拳头,也就在下一刻,巨大的冲击朝着他脚下的地面轰鸣而去,他的膝盖支撑不住,沉重地单膝跪下,鲜血从口腔中喷涌而出,地层开始下陷,无数龟裂的痕迹朝着四面八方延伸了出去,整条街道,都在轰鸣声中不断颤抖着……

    各位,求各种给力啊^_^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