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战

    当少年的声音传过来,刘峰的脑海中还在下意识地思考着潘多拉这个名字,惊人的战斗就于这一瞬间,在他的眼前打响了,巨大的冲击力陡然截断了他眼前的街道与空间,甚至压迫了声音的传导,犹如失重的世界一般,街道与街道附近的建筑、草木,霎然崩解。

    破坏的巨响与空间震动引起的冲击波在下一刻,才陡然被释放出来,作为横扫向街道两端的惊人余波,席卷道路上的一切,落叶、纸张、塑料袋、易拉罐的空瓶,如果能将这一瞬间放慢,那刘峰在这余波的冲击中瞪大了眼睛,惊骇的神情还没有完全成型,整张脸都像是波浪一般的抖动着。

    轰——

    那声音像是从身侧驶过的火车所带动的延绵不绝的震撼,耳朵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点声响像是在世界的最远处响起来,于那冲击之中扩大了,那过程清晰得像是经过了一万年,又像是在听到的一瞬间,就在不断的冲向高亢尖锐的巅峰。

    “啊——”

    女子饱含、怨戾的尖叫声刺破了这声势浩大的冲击,他看见一道隐约的红痕划开那道毁灭性的冲击波,将整股力量在空间中切出了一个光滑的断层面。这个过程实际发生仅仅不到一秒钟,周围昏黄的路灯光都在熄灭,犹如被时光渲染了的老照片一般将那明亮与鲜艳褪下去。

    光明与黑暗的交界中,刘峰能看见那巨大的力量才刚刚展开,红衣女子化作一柄无坚不摧的刀在尖叫中逆冲而上,火花溅起,原本在道路这一侧的路牌、一只两米高的金属变电箱、路灯的灯杆,连同飞舞在空中的一张报纸如豆腐如水流一般被一个分割面划开了。少年已经直接退向了更远的地方,他在道路边挥出那一拳的破坏才刚刚开始,另一只手已经陡然朝空气中撕扯起来。

    哗——

    无数的电光,它们从那被斩裂的变电箱、从附近的地层下化为惊人的光弧朝着少年的手上涌过去,看起来像是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巨大的电光网兜,最远的一道电弧甚至从刘峰的头顶上划了过去,这电光乍现的瞬间画面中,红衣女子的身影掠地疾走,以惊人的高速拉近与少年的距离。

    汹涌的电流仅仅出现了一瞬,旋又消失,黑暗的视网膜上只能映出两人的残影,交手的声音在空气里刷刷刷的响起来,路边的树叶不寻常的震动着,这激烈的声音中有如同飞快裁纸的声响,也有交手引起的瞬间碰撞,但整个过程也不过两三秒,原本冲入少年手中的电光轰然冲出,将周围的一切都再度点亮,化成恐怖的幽蓝。刘峰睁着眼睛,望着前方那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在这个瞬间再度出现的画面,犹如歌舞厅激烈的音乐与炫目的灯光中被定格的每一刻,那样的灯光在每一刻都能给人以不断变幻的照片般的印象,然而在这里,却很难说得清楚这是战争还是摄人心魄的艺术。

    刹那间的幽蓝亮光里,他才能看见周围的树木、电线杆都已经被斩裂了,就像是被裁纸刀裁开的画面,但在眼下,却是三维立体的世界,它们同样被无形的线条给裁开,树干、树枝、庞大的树冠,一根电线杆被裁成了三段,空气中还在飞起的泥土、被斩裂开的树叶、酒瓶、各种杂物。但它们才刚刚被斩裂开,还来不及分离得太远,还来不及被地心引力俘获,就那样停留在这一刻的光芒里,被映入了视网膜。

    战斗的两人距离非常近,少年的身上轰出了惊人的雷电,红衣的女子正围绕他旋转疾走,鼓舞的风衣像是幽灵的裙摆,她的两只手上延伸出了两把无形的锋刃,这就是切割了周围一切的罪魁祸首,此时她的右手正朝少年猛地斩过去,延伸出三四米的无形锋芒在周围拉出了一道线条,它的顶端划上了旁边一棵树木的树冠,预备舞成一个大圆后斩下去,无数的叶片正在那里分开,刘峰几乎能听见叶片分开的幻觉。

    啵、啵、啵、啵、啵……

    哗——

    画面在下一刻归于黑暗,声音也陡然集合成一束,两道身影在那黑暗间冲突着,转瞬间交手数十次,不断将战场拉远,但蓦地又出现在近处……

    街道上,无数的东西在碰撞、滚落,前方的道路在那最初的一拳之下已经被推出了一个扇形的凹陷,直接延伸往二十几米外,在黑暗中也显出了惊人的破坏轮廓,路边的电线杆、电灯柱断了、倒了,如今正带动着整条街道的电线起连锁反应,将周围的电杆也拉得朝这边倒塌过来,有的电线被扯断了,触手般的飞起在夜空中,肆虐的冲击还在将各种垃圾和杂物带向远处,站牌倒下来,变电箱的一截在地上翻滚着,断口上隐隐散发出暗红色的光,一张小纸片碰了上去,被点亮了一瞬,随后又熄灭在黑暗里,化作飞灰随风而走。

    路边的林木间,被斩裂的树冠上,树叶终于开始向更高的地方飞起,然后洋洋洒洒地飘落,更重一点的树冠、树枝、树干开始倾斜着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坠落,那轮廓看起来像是被割了一把的韭菜,又像是一大片儿童手工积木群里忽然倒塌的积木建筑,然后后方的一些建筑也开始倒塌了,突然矮了一个头,或者干脆地消失掉。光芒又亮起来,他看见那少年直接从泥土中拔出了一颗大树,如同锤子一般的朝红衣女子的横扫而来,无数泥土飞舞在空气里,大树树干被切片的同时,他也是一拳朝着女子对冲过去。

    光芒敛去,几棵树木的轮廓在黑暗中被轰然推飞。

    刘峰还站在这里,看着整个发生的事情,从两人的忽然交手到现在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破坏力已经扩大拓展往周围近百米的距离里,无数的物体在倒塌,无数的线路在撕扯,空气中满是那疯狂交手引起的激烈和扭曲的声响。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人影已经悄然无声地从道路那边过来,走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一名一头金发的白人男子,双手笼在衣袖里,放在身前,看起来简直像是小说或是电影里的那种欧洲贵族管家,隔得近了,首先能看见的是他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犹如深潭一般倒映着依稀的月光,这时候这男子却是微微地笑了笑,朝他点了点头,语气异常柔和。

    “还不赶快离开?”

    这个人……跟那个女人是一伙的……

    心中涌起这样的明悟,他这时还是全身发抖,但仍旧在第一时间努力转过了身体,往道路的一头奔跑过去,这个过程里,他也终于想到了那个名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潘多拉,真理之门欧洲部的首脑之一,以惊人的高速与无坚不摧的切割能力著称,九七年在香港的时候,在与方少白的战斗中重伤濒死,虽然据说当时有几名真理之门的首脑级成员一同出手救下她的性命,但从此就淡出了众人的视线,这五年来,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没错了,这个女人……就是潘多拉。看起来今天晚上出现的,竟然都是真理之门的首脑级人物,这边怎么会忽然出现这样荒谬的局面的,他们为什么要聚集过来?

    战斗中常常失败,或许证明一个人力量不够,但如果是输给方少白这样的人,那就根本什么都证明不了,只要能活着,命基本上就是捡回来的。想着就在方才发生的一幕幕,那样的高速,那样惊人的破坏力,潘多拉的力量强得可怕,如果是自己,恐怕早已经死了。然而在现在,跟她仿佛有深仇大恨,只是一句话就出手宣战,并且还战成势均力敌的少年,又是什么人了?

    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成名人物。

    他想着,于是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之后,他的速度降了下来,几乎就那样停住了。

    光芒亮了起来,视野的那边,树叶、树枝、树干纷纷扬扬的都在视野中因战斗而掉落,战斗的声音还在传过来,潘多拉愤怒且怨戾的一声喊声才“呀——”的响起,她的手刀自空中斩切而下,带着无坚不摧的锋芒,然而少年用左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保持着前冲的力量,右手重重的一拳,伴随着全身奔突绽放的能量光芒,狠狠地轰在了潘多拉的小腹上。

    潘多拉的整个身体,几乎就那样在空中折叠了起来。

    中冲轰天炮

    这一拳的力量在空气中释放出巨大的光影,少年身体周围狂飙的力量朝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出,一时间几乎出现了一片球型的空间。潘多拉的身体如同炮弹般的冲出了树冠,飞向高空,呈抛物线坠落往那如同管家一般的金发男子所在的位置。

    少年没有追上去,他站在那片光影当中,静静地等待潘多拉的身形落下,也就在女人的身体快要落地的时候,他才在陡然间,张开了双手。

    他没有为暂时的优势而做出停留,也不会为了对方女人的身份有丝毫的留手,那样狂暴的一击之后,他的微微停顿,只是为了聚集起更大的力量,趁你病、要你命的将战斗扩展到最为彻底的层次上。

    这一刻,能量在空气里鼓舞呼啸,形成海洋上巨大漩涡般的如雷响动,力量如光点、如水纹、如怒涛般的凝聚起来,归导、汇集、压缩、压缩、压缩、再压缩……他深吸了一口气。

    潘多拉落下。

    轰————————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