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卷入(六千字)

    按照与珊瑚之前所做过的战斗讨论,一旦遇上战斗,蓝梓的速度与破坏力都是最突出的优势,觉得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可以跟人打打游击战什么的,如果遇上心里没谱的局面,只要有得选择,最好的办法就是轰一炮就闪人,人家还没反应过来呢,你已经逃之夭夭了,能干掉对方算是赚到的,没干掉那也无所谓,没损失。

    眼下的情况正是如此,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黑暗,被卷进去的蓝梓默默地轰了一记,转身就提到了最高速度,在小树林中沿着反方向轰然冲出,顿时漫天的枝叶乱飞,一棵小树还被他给撞断了,冲出高层的树冠,转眼间,他就消失在树林的远方,不见了踪影。

    而在后方的小广场上,古黑之章所形成的黑暗力场瞬间消褪,一道黑影被轰飞出了小广场,同样撞在了一棵树木的树干上,那黑色的人影犹如墨汁聚成,形态不定,在辛牧阳冲上来之前,便溶入了后方的黑暗里,被撞到的那棵树木缓缓倒塌下来。

    变故发生在两三秒的时间内,辛牧阳并不是没有应对的法子,然而黑暗降临的同时,后方升起的强大能量几乎让他觉得是受到了双重的杀局,谁知道这两股力量居然撞在了一起。事情来得快,去得也快,他跟横岛万岁两人反像是成了不相干的人,望望黑影消失的方向,再望望后方仍是漫天落叶飞舞的小树林,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如果是敌人,这两边怎么会打起来的。如果是朋友……喔,这家伙干嘛跑得这么快……

    横岛万岁心有余悸,大部分的注意力还在盯着黑影消失的方向,作为古地明觉的弟子,昆仑的高层人员,他大概能猜出方才偷袭的到底是什么:“第一印,古黑之章……是奥丁过来了……不过……”随后望望身后,朝辛牧阳看了一眼,“这位是……”

    “我也不清楚。”

    “呃……”

    原本想着这次动手的主力就是界碑的人,既然出手跟奥丁硬拼了一次了,自己既然不认识,那就多半是辛牧阳的手下。虽然这种破解古黑之章的力量也真是够无脑够惊人的。当辛牧阳摇头表示不知情,他才微微愣了愣:“呵……那也许是……教廷那边的……或者……”

    略想了想,有可能出现在这边的知名人物没什么对得上号的,不过这时也不是细想的好时机,两人戒备了一下周围,随后转身离开这片小广场,往其它的战斗发生地点赶过去了。

    不远处树林的黑暗中,几个人正朝着另一个方向快步行走,为首的是一名有着一头长发的白人男子,一边走,他一边低头皱眉,甩动着自己的左手手腕,对于方才发生的事情,感到有些费解,过得片刻,方才自嘲一般的笑了出来。

    第一印的掌控者,西方之王奥丁,在真理之门当中,他也是唯一一个能够与伊米尔直接联系的领导人。这时候他笑了起来,旁边倒是有人疑惑出声:“刚才的事情到底是……”

    “啊,有人忽然轰了一颗很大的能量弹过来。”奥丁淡淡地叙述着。

    “操控能量对抗第一印吗?”

    “我也知道这很难理解,但事实就是这样。”奥丁摊了摊手,“因为我说的是一颗‘很大’的能量弹,很大。”

    微微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比第六印还大。”

    理论上来说,当古黑之章的领域成型,并不是单纯能量就能轰开的东西,可理论是理论,许多的力量都不会受能量的影响,但这也是在某个限度之下,你能受得了子弹,能受得了手雷、炸弹,可要是飞过来一发战斧导弹呢?或者一千一万颗炸弹同时爆发呢?理论是理论,就在刚才,那个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家伙还是把一颗能量弹给硬生生的塞了进来。

    他本来是负责偷袭别人的,自然也考虑过各种迎敌的方法,考虑过会出现意外。他的领域一展开,潜伏在战场附近的第三方便做出了反应,俨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架势,但这也没什么关系。可他实在没想到,对方没头没脑地聚起了一颗无比惊人的能量弹,速度与威力在一瞬间就拔升到顶峰,然后把刚刚展开的领域以一种极度蛮横的方式给塞到破表,他自然是没有受伤,但一时之间,还是有着被人当头一棒的错愕感。

    更令人费解的是,那人在暴力破解掉自己的领域之后,居然毫不犹豫地转身跑掉了,理论上来说,以那人展现出来的力量,配合辛牧阳,自己还真是占不了什么便宜去,对方那样声势浩大的出手,居然就只是为了把自己给吓一跳?

    还真是好些年没有遇上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感觉了。

    “待会跟人问问,那到底是什么人……”他想了想,如此说着,“第一劫快出现了,大家去做该做的事情吧。”

    一路狂飙,跑出好远,蓝梓才将速度降下来,心有余悸地调整着呼吸。

    真是莫名其妙的事情……不过回想起来,自己刚才的反应应该是不错的,对方也没有能追上来,如果真是什么凶残的大*OSS,现在真是捡回一条命。

    如此一想,他对自己的应对很是满意,拿出耳机来联系珊瑚和方清逸,那两个人正在城内的某个地方看热闹,蓝梓这时已经身处城郊,环顾一下周围,才发现与费歌的别墅那边相距不远。

    他一面跟珊瑚说着方才发生的事情,说着似乎没有见到她小姑姑,或许仍旧平安,一面以尽量贴地的形式往前飞了一阵子,费歌的别墅周围停了几辆警车,围了些住在附近的看热闹的人,里面一片狼藉,大概很多人都死了,只是以蓝梓的角度看起来里面的被破坏程度有些大,别墅倒了一半,周围庭院的土地都像是被翻了一遍。

    那个长洲冬马真暴力,原本不用破坏到这个程度也可以的吧……

    从这个方向回头往城市方向望去,明显的混乱区域又增加了好几处,混乱在扩大了,隐约甚至有枪声响起的样子,这样的背景下,原本那费歌的事情,现在反倒是变得微不足道了。不过话说回来,没关系,反正他现在也死了。

    一面跟珊瑚在对讲机里闲聊,蓝梓一面朝混乱的城区那边走过去。

    这个时候,让我们俯瞰如今整座城市的面貌。

    混乱已经在各个地方爆发起来,警车、政府机关的车辆在城市中乱窜,但也已经被这场忽如其来的变动给惊呆了,寻找不到解决问题的章法,整个新贺没有几名官员拥有这事态的知情权,虽然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但也只能利用目前手头的资源全力稳定局势。事情发生得仓促,界碑成员赶来得也仓促,不可能将这类事情事先通知明面上的政府部门,就算现在告诉他们,他们也没办法将城市里的人做出安置,相反,或许只会造成更大的混乱。

    战斗在城市的各处展开,破坏也有大有小,但说起来,这参战的人数,每一方都不超过百人。由辛牧阳领导的第三组主力编制是三十四人,加上能够调动的一些外围人员,或者是例如珊瑚小姑姑于潇雪这种能赶过来的,理论上已经退役的人手,总数也不超过五十。

    当然,真正参战的,另外有诸如横岛万岁这种适逢其会的援手,不仅仅是昆仑的日本部,匆忙调集了人手的,还有教廷这样的大组织的两名进化者,美国五十一区的一名情报人员,隶属中东某个极端组织的两名战士,而在城市西侧,属于日本极轮社的中村颖达、中村悠想两兄妹也与真理之门有了第一轮的冲突并且幸存下来,其中作为妹妹的中村悠想在几年前曾与蓝梓有过几面之缘。只是在现在的局势下,彼此都不会想到对方居然也会身处在这座城市之间——当然,蓝梓几乎都已经忘记那个日本女人了。

    蓝梓当初被幽灵般的六条御息吓得够呛,若不是这样,或许他还会有机会记住在几年前的那场事件中就曾经瞥过几眼的于潇雪,也不至于到现在没头没脑地寻找珊瑚的小姑姑,还得想想谁看起来比较像是符合这个身份的人。

    这一些人,基本是能够清楚地知道事件发展的,就算大家的组织在平素或许关系不是非常好,由于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也在这里暂时合作,狙击这次想要得到第一劫的真理之门。而例如蓝梓这样的,对于事态并不是很清楚很明白,或者是新贺十多万人中存在的一些低层次的进化者,一如珊瑚所说的,由于有能力,面对混乱的选择就不一样,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甫被卷进去,就莫名其妙的丧了性命。

    而在对立的另一边,人数上接近的真理之门所聚集的,却是一支惊人强大的组合,这是从各方驰援而来的高层人员,如果是在平常,每一个都是能让界碑的战斗组费上一番力气的人,甚至当中的三分之一,都是在平时的估计中能够与方少白对阵的强者——当然,只是能打,未必能胜,其中作为真理之门核心的“三十器”,都已经出现了好几样。

    方才偷袭辛牧阳的西方之王奥丁,掌第一印,古黑之章。

    曾先后与蓝将军、方少白都有过战斗经验的长洲冬马,掌第六法,恶行左岸。

    位于城市南侧的一个小区,先前曾在救火当中与蓝梓等人有过几个照面的女子,这时候正与几名同伴艰难地跟真理之门的成员展开战斗,她们在不久之后与中村颖达兄妹汇合,而空气当中,奇怪的气息也已经蔓延起来,夜风变得平和,平和得犹如死了一般。第五印,四时间之风,这是作为开端的大范围领域,“囚春之牢”。

    在蓝梓先前看见的那座已经化作火海,爆炸崩塌的厂房里,一股力量正在火海中迅速移动,与一名身高两米,操纵各种力量强化身体的界碑成员进行着战斗。风、火、各种力量如同火山爆发、熔岩一般的疯狂冲突出来。这是被称为原点咆哮的第四劫。

    城市东侧的一家医院这时候灯火通明,混乱的气息似乎一点也没有蔓延到这里,然而若是往里走,就会发现这里俨如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所有人都是恍恍惚惚如同梦游一般,任何进来的人也将被这股力量所俘获。身份隶属界碑,却并不属于第三组的一对样貌俊逸秀美的孪生兄妹正在其中与某种抽象如梦境般的力量战斗着。

    这两人既非编外,也非退役,如果是第三组中的成员过来恐怕也会被吓一跳,这对名为唐文轩、唐灵萱的兄妹是界碑北京总部的灵魂人物,简而言之,他们是半个界碑的管家,兄妹在智商上超过一百八,一向以性格冷漠、铁面无私著称,界碑的大部分作战计划、内部运作规条都经过两人的手,很多事情,连方少白都只能听这两人的吩咐。他们的悄然到来没有人知道,或许到此时还没人发现这边爆发了战斗。直到不久之后,一道身影有些颓废地出现在医院外的道路上。

    先前蓝梓寻找的目标,名为于潇雪的女子似乎刚刚从战斗中退出来,她戴着的眼镜右边镜片已经破了,蔓延着蛛网一般的裂纹,额头上也有着伤口,鲜血流下来,浸过了破镜片后的右眼,一头长发披散下来,将她化成一抹颓废的幽影。她身体周围的各个阴影中,一个个被鲜血活化了的玩具正抱着手榴弹、浸毒的小刀小剑在悄然而行,足以致命的芭比娃娃、变形金刚、忍者神龟,如大军、如海潮一般的推进着……

    直到某个玩具陡然在脑海里断了联系,她才蓦地停下了脚步,稍稍后退,仰起头望向这片医院建筑,随后,感受到了其中的古怪气息。

    第一冥器,十梦行天。它的出现,代表传说中属于第一批真理之门成员、执掌真理之门日本部达百年的神秘人物天照幸运,在这里加入了战斗。

    这些人的出现,代表着真理之门对于第一劫的重视,如果有足够反应的时间,或许方少白与整个界碑就会将主战场放在这边也说不定,但眼下就只能这样打下去。只希望在第一劫出现之前,就已经将真理之门耗费了足够的力量。

    此时在城市一侧,蓝梓未曾打算过要参与到这样的战斗中来,先前觉得这样的异能者集团作战百年难得一见,自己躲起来偷偷看看能够增加战斗经验,对以后有好处,但到了现在,这样的想法也有些犹豫了,隔得太远未必能看到什么东西,隔得近了,对方都是厉害的人,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自己。他还在考虑着这样的事情,却没有想到,某些事情,已经在悄然无声间,主动找上了他。

    由于不能在天上飞行,走在城郊的道路上,他稍微有点迷路,毕竟这还是陌生的城市,珊瑚跟方清逸在那边说着我们在哪里哪里,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过去。随后就是珊瑚找来了一张地图,让他找找周围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依旧是僻静的街道,他小跑到歪歪扭扭的街道牌看名字时,与一个在不远处出现的路人打了个照面,随后,双方都不由得愣了愣。

    这是先前在费歌身边的两名进化者之一,什么“北落朱门”的成员,一胖一瘦中的瘦子,名字好像是叫做刘峰,寄生者过来复仇的时候,就是他拿着枪非常从容地把寄生者给干掉了。先前大家差点打起来,后来长洲冬马出现,蓝梓跟珊瑚就那样战略撤退,也不知道他们结局如何,本以为长洲冬马已经将这帮人全都干掉,之前去看看费歌的别墅也已经破坏成那样,却想不到他竟然还活着。

    这时候那刘峰的样子却是格外狼狈,已经半点都看不出来先前的从容,俨然是落荒而逃的形象。蓝梓想了想才明白过来,很可能是界碑的成员赶到,与长洲冬马火拼了一阵,他才能趁乱逃掉,这个时候大家碰了面也没什么话可说的,蓝梓站在那儿看街道上的牌子,那刘峰却是陡然站住,瞪着蓝梓目带惊恐,一副想要掉头跑又不敢乱动的样子。

    蓝梓这时候当然没什么心情出手干掉他,双方呆呆地对视了四五秒,另外有一个声音,在身体一侧响了起来。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出现的时候,蓝梓的脊背上犹如被蚂蚁爬过一般,涌上了丝丝的寒意。

    “啊,又见到了呢……”

    那声音犹如耳畔的低喃,震动了这夜晚的空间,犹如水波一般的荡漾开去。

    “我刚才就在想,我们很面熟呢……”

    “所以我在想,不会是你吧……”

    “果然是你吧……”

    “真的是你……”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女子的笑,很开心,很悦耳,月色下又带着某种冷澈的感觉。蓝梓缓缓的回过了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红色的风衣,这是不久之前在道路上见了一面的红衣女子,风衣后的帽子依旧戴在女子的头上,但距离近了,在昏黄路灯下,那一丝古怪的熟悉感,终于在这对视之间,被放大出来,侵入了现实。

    那女子有着一张美丽的欧洲人的面孔——不,或许只能说曾经有——如今这张脸,似乎只剩下了一半,另外的半张脸似乎变成了金属的,掩映在黑暗中,依旧有着一股妩媚的气息。这女子的眼神他一直记得,后来也打听到了她的名字,只是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活着。

    九七年,香港。

    “潘……多……拉……”

    怀着无比复杂的、古怪的、犹如梦魇深处升起来的某种情绪,他缓缓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夜风激荡。

    刘峰不知道该觉得自己倒霉还是觉得自己幸运。这样的情绪首先是从那个真理之门成员的出现,以及他跟那少年展开对峙时首先出现的。

    他与名叫康福的胖子隶属于名叫北落朱门的进化者组织,四级进化者,即将步入北落朱门的高层。北落朱门在国内是个大组织,即便在国际上,说出去也不算掉份。当然比不上什么界碑啊、昆仑之类的,但作为民间组织,几乎已经是规模最大的几家,他们的势力遍及东南一带,就算是政府也很给面子。

    这次过来新贺对他来说只是个休假,新贺的费歌费老大算是北落朱门的一份子,简单来说,就是给保护费,这边罩着他,他看不起这样的人。同行的康福是个无药可救的庸俗家伙,诚如所见,这胖子以前是个杀猪的,杀猪杀出了异能,每天只能背着把杀猪刀走,常常被人嘲笑,他也自卑,但自卑的人有了力量之后往往会变成极端的自傲,拥有了异能的胖子老觉得自己是进化者,高普通人一等,加入北落朱门之后无法无天,又喜欢玩弄**什么的,真是个变态,刘峰也觉得自己作为进化者比普通人高一等,但就算不同于普通人,他也不会觉得自己跟康福这样的胖子是同样的人种。

    这真掉份。

    他看不起黑社会,也看不起康福,当然也看不起那个无聊的复仇者。不过看不起归看不起,事情还是要做,于是他保护下了费歌,配合了一下康福,干掉了复仇者,然后,他的休假就噶然而至了。

    本以为躲在假山后的少年与少女就算是进化者也强得有限,谁知道那样强大的真理之门成员出现,首先选择对峙的,居然是这两人。然后少年与少女选择了退让,真理之门的那人开始杀戮,他觉得自己真倒霉……不过还好,另外有几个很厉害的进化者忽然出现了,与真理之门的成员展开了战斗,费歌跟康福这时候已经被杀死,但他还是幸运地逃了出去。

    随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卷进了某些根本不能触及的高层次战斗中了。

    接下来城市中发生的事情简直难以理解,他至少撞上了两拨五级以上强者的火拼,城市里到处都在打,一个两个都强得不可置信,这个晚上到底怎么了……但当然,只要小心,命总是保得住,他一路躲躲藏藏地过来,无意间,居然又遇上了那名少年。

    这下冤家路窄了。

    他的心一下子就凉了,本以为对方会杀了他,但对望一阵,才发现对方似乎没有这样的意思。这家伙好像傻傻的,一点都没有什么强者风范,他居然在看路牌刘峰一时间觉得自己先前的感觉或许只是错觉。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真是将他震撼得仿佛灵魂都离开了身体。

    一个女人忽然间出现在那边的道路上,说了几句话,笑起来,然后他听见那少年说出了一个名字:“潘多拉。”

    下一刻,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在他的面前。

    整条道路飞起在了空中

    不,并非是道路飞了起来。那一刻,他觉得毫无强者风范的少年发了简单的一拳,巨大的力量铲起了侧面的马路,那呈扇形扩张的纹路无声地朝着前方延伸出去,截断整条道路,横冲向道路那边的花坛、电线杆、树木、乃至于矗立在那边黑暗中的一栋废弃的公共厕所。

    那一刻没有声音,只有清晰可见的蔓延到整片空间的波动,铺设道路的混凝土、砖石、下方的泥沙,整片花坛的栏杆、花草,路边被连根拔起的整颗整颗的树木,整栋房屋的结构,都被这力量冲击得飞起在夜空里。

    路灯还没有灭,它们在昏暗的光芒里,无声地消解……

    这场遭遇战,以最为狂暴的方式,展开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