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结束,或是开始

    哔哔啵啵……轰——

    火场。

    烟雾弥漫,赤红的烈焰肆虐延烧,舔舐着周围能够触及的一切。午夜时分燃起的这场大火位于五层高的居民楼内,这本身是工人住宅,安全设施不够完备,走道上各种杂物也是相当多,起火之时,风助火势,片刻间就已经变得挡也挡不住,周围几栋相连的建筑也已经被点燃,这时候消防车虽然也已经赶到,但火势很大,附近街道又窄,一时间灭火的工作还见不到什么成效。

    位于这栋建筑四楼的房间里,火焰的声音遮盖了一切,但隐约间,还是有“救命”的呼声伴随着咳嗽响了响,那是位于厨房里的一只大水缸,一个孩子从水缸里伸出了头,然而上方也是令人窒息的烟雾,他就这样艰难的咳了几声,热浪伴随着爆炸从一侧陡然袭来。一只放在角落的煤气罐在这时终于轰然炸裂了,红色的火焰朝四周瞬间扩散,然而下一刻,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了一般往回收缩,一道人影挡在了水缸的前方,而那水缸也砰的一声四分五裂。

    “啊……”

    有人轻呼了一声,水缸中已经微微热的水四散奔涌,孩子倒在了地下。下一刻,那身影挥了挥手,鼓动的风力将周围的烟雾卷了出去,周围的火焰也在不断变弱,明明风力就只有吹散烟雾的那一股,这些火苗却仿佛受到强风吹袭一般以高变小。人影又低声呻吟了一下,看看自己的腰间,煤气罐爆炸的碎片在那里划了一道血口。

    虽然在看见爆炸的时候就聚起了能量的防护罩,但这样的护罩挡不住实体的爆炸冲击,虽然讲冲击力减弱了一些,但依旧被这块煤气罐的铁片给割伤,好的是小腹没有就这样被击穿,但伤势也实在够呛,他伸手按了按涌出鲜血的地方。回头去看那孩子,随后将全身湿透已经晕厥过去的孩子给抱了起来。

    举步朝旁边的房屋走过去,火焰在他周围的空间里不断被压退,烟雾也在挥手中被冲散,一只烧得只剩下架子的大衣柜轰然倒下来,被他单手砸出了几米之外,四分五裂,火星乱飞。在这样的环境里,他明显也有些不好受,这是火场的中心,空气已经被烧得所剩无几,呼吸并不顺畅,冲散了一片烟雾,补充过来的又是烟雾,而外围的火力实在太大,周围的火焰虽然被压制,一旦他离开,恐怖的猩红又蔓延了过来。

    他抱着孩子飞快地走向后方的窗户,随后又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朝门那边走过去,过道上的火焰被压退的时候,一道身影砰的撞飞了前方的门,在依旧是高温笼罩的过道上与他照面了。

    那是手上搀着一个人的高挑女子,穿的是紧身的运动服,身材婀娜。当然,与其说她搀着人,不如说是扛着人更贴切,在她身边的女人已经彻底晕过去了。救人的女人显然比这边的形象要狼狈得多,原本大概是蓝色的运动服已经变成黑色——甚至包括她大半的脸颊,头被火焰烧焦了不少,对于爱美的女子来说,大概是很难忍受的事情。她看见这边抱着孩子的男子时,微微愣了愣。

    这几乎是火场的中心地带,外面的人基本看不到这里,会在这种地方遇上显然不止是需要缘分就可以的巧遇。两人都迟疑了一下,然而没有打招呼,那女子瞥见周围火焰退散的情况就已经反应过来,将她身侧晕厥过去的女人直接朝这边抛过来。

    百斤重的人体,就这样被她扔出了好几米远被男子伸手接住。

    “里面还有一个……”

    她似乎是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便又冲进去了。

    男子抱着一名孩子一名女人,在走廊上飞了起来,朝着下方飞去。身在半空的时候,他有些艰难地深吸了一口气,下一刻,莫名巨大的力量朝四周压下,在焚烧的火焰中,辟开一条道路。

    这片没有火焰的区域,大概能坚持一段时间……

    他朝着火场外的一个方向飞过去了,一名男子与一名穿着粉红睡衣的少女,正在前方的小胡同口等着。

    这个胡同口暂时还没有火势蔓延过来,但周围地势复杂,一旦烧过来救火就非常困难,附近也没什么人敢继续留在这,他将孩子与女人放下,穿粉红睡衣的少女便蹲下来跟他一块做抢救,人工呼吸。另一名男子往外面人声嘈杂的地方过去,不一会儿,叫来了担架和医生。

    这三人自然便是蓝梓、珊瑚与方清逸了。

    在蔓延的火场中来来回回已经好几趟,蓝梓虽然能够操控能量,但他们过来时已经蔓延得很大,几栋楼的区域,毕竟是压不下去。以他的能力,配合消防车的水龙一间一间房的压过去大概是没问题,可那样就真是太惹眼了,原本还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这样做,后来见有人被困,就先选择了进去救人。

    附近的街道上一片混乱与嘈杂,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帮忙的人实际上也帮不到什么,他们将救出来的两个人送过去的时候,孩子的父母也哭喊着过来了,这两人本是在工厂里上夜班,孩子一个人在家,还以为根本已经见不到了,这时候送着孩子上救护车,又过来千恩万谢的,方清逸在那儿应付,说:“我们是少先队员……”

    珊瑚从医护人员那里拿了药酒和绷带过来,给蓝梓处理小腹上的伤口,另一边的人群中,便也看见了那名为了救人头被烧了不少的女子,她喝了一口水,朝这边望了一眼,看见蓝梓受伤时,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又转身消失在了人群当中。方清逸过来注意到:“哇,虽然被烧黑了,但身材真好……你们认识?”

    蓝梓将在里面打个照面的情况说出来:“说不定是界碑的人吧。”

    “可能是。”方清逸点点头,“里面怎么样了,还有人吗?”

    “我大概转了一遍,能救的……”他迟疑了一下,拿着一瓶矿泉水送到嘴边,“能救的大概都救了吧……待会我们绕过去下风口,尽量把火挡住不让它蔓延,其余的大概就只能交给消防队了……”

    “死的人比预期的少。”

    方清逸说了一句。蓝梓没怎么挺清楚:“嗯?”

    “也许是因为一开始的动静太大,把睡着的人给吵醒了,又或者是一开始有进化者在压制,给大多数争取了时间。不管怎么样,死的人比预期少很多。”

    “真是真理之门跟界碑打仗造成的吗?”

    “谁说得清呢?”方清逸摇头笑了笑,“对了,我现你好像对火灾……很敏感。”

    “啊?”蓝梓愣了愣,“就是……想救人而已。”

    “总之有些方面跟普通人不太一样。”

    方清逸说了这一句,珊瑚也已经将绷带绑好了,三人穿过人群,往下风口的那边,蓝梓有些疑惑方清逸到底是指的什么,但这时候也没什么聊天的心情了。一路过去的途中,那身上全被火焰熏黑的女子又出现在视野当中,她拿着手机在打电话,双方走近时,她皱着眉头望了三人一眼,停了下来:“你们……”蓝梓注意到她的手上满是被火焰燎起的血泡。

    “……是进化者吧?”她迟疑了一下才继续下去,“如果……不,今天晚上……今天晚上最好尽量远离麻烦……”

    她原本大概是想要说点具体的东西的,但最后只是说了这些,匆匆忙忙地跑走了。方清逸轻轻笑了笑:“看起来有些犹豫,既不想把我们扯进去,又想要我们帮点忙的样子。”

    一路来到火场的下风口,两辆水车正在那里镇压着席卷过来的火势,附近人群早已撤离,警察也在阻止着人群的靠近,蓝梓来到附近一栋人已经被撤离的居民楼楼顶,将触感朝火焰延伸过去,阻挡住能量的蔓延,事实上他之前在里面救人的时候就已经将整体的火焰压下了不少,这时候火势扑灭的进程并不艰难,局势基本稳定下来,火场不可能再扩大,但当然,已经被火焰吞没的那些地方,显然也已经没办法了。

    最近处的一栋楼房火焰消褪之后,蓝梓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屋顶的另一侧,方清逸与珊瑚正各拿了一只望远镜朝周围望,视野周围,一栋栋的房屋朝四周延绵而去,远处各个工厂依旧灯火通明,蓝梓走到珊瑚身边,拍拍她的肩膀,让她看后面的火场,有些欣慰地说道:“搞定了。”

    珊瑚放下望远镜,再看看火场那边,开心地笑了出来,火光渲染了两人的笑脸,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震动了空气。

    那冲击遥遥传来,层层叠叠,犹如惊涛骇浪拍打着海岸与礁石,然而人在远处,只能听到隐约的响动。蓝梓与珊瑚回过了头,远处的工厂区中,一团火光升腾起来了。

    看起来像是导弹的爆,又像是炼钢厂里钢水冲下时的壮丽迸,光芒还在升腾,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一整间巨大的厂房随着这样的光芒升腾而被吞没了进去,那工厂之中立着高达的巨大烟囱已经开始倾斜,随后在视野中解体、扭曲、倒塌向那爆炸的工厂里。

    光芒点亮了夜空,震动随之而来,方清逸放下了望远镜,为了避免这光芒的耀眼,他低了低头,在这震动声中轻轻叹了口气。

    “开始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