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警告

    “他知道的太多了,我不太相信他。”

    午夜的行人不算很多,但道路上依旧出现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珊瑚拉住了蓝梓的手,不许他过去,小女生在某些方面有些过于敏感,主要自然还是因为担心蓝梓。蓝梓想了想:“呃,每个人都会有些秘密的吧,他本来就是干这个的。”他笑着摸了摸珊瑚的头,“何况这些事情你不也知道吗?”

    “可我不一样的”珊瑚气呼呼地摇着头摆脱这种对待小孩子的行为,“你以前说的时候,他开的那个根本就是小组织。更何况这些消息卖出去不知道值多少钱,哪有这样子随随便便就告诉你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但是……”蓝梓皱着眉头想了想,微微有些苦恼,片刻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陡然间打了个寒颤,珊瑚疑惑道:“怎么啦?”

    “你刚才说他非奸即盗……”蓝梓神色古怪地在珊瑚耳边说道,“他是个同性恋啊……”

    “噗”的一下,珊瑚忍不住笑了出去,随后朝着蓝梓就扑了上来,冲着他狠狠打了几下,往小腿上踢了一脚,只是她的力量实在不大,绵绵软软地如同按摩,待到珊瑚笑着张嘴要咬他,他才稍稍躲了一下,小姑娘笑着脾气:“我没跟你开玩笑啦,真理之门的这些事情,他确实知道得太清楚了啊。”

    珊瑚对于方清逸的不信任自有其理由,但异能界身份神秘的人遍地都是,并不是说珊瑚的情报来自于界碑、昆仑之类的组织,属于小组织的方清逸就不可能知道。况且就蓝梓对珊瑚的了解,她这时候其实也并非真的在质疑方清逸,而是因为其它的一些理由在借题挥罢了。这时候望了望那边的火光,蓝梓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又朝她伸出了手:“来吧来吧,过去看看,火好像烧得很厉害呢。”

    珊瑚望着他,过了几秒钟,却不去拉蓝梓的手,而是非常不爽地跳上他的后背,白皙的双手箍住他的脖子俨然有着谋杀的架势,此时她穿一身漂亮可爱的粉红睡衣,两人看起来像是在街边打闹的情侣一般。蓝梓笑着踉跄了几步,终于托住少女的腿弯将她背好,朝起火那边小跑而去。

    “其实啊,我知道你就是担心我被他们两边打架波及进去。跟你保证绝不趁能,见了他们就跑,好了吧。”蓝梓碰了碰珊瑚闷闷不乐的脸颊,“虽然不知道方清逸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但人家又不图我们什么东西,他之前无声无息地跑出来你也看到了啊,如果他那时候要搞偷袭什么的,我们根本挡不住。”

    “他是同性恋,说不定图……噗……”珊瑚气鼓鼓地说着,话没说完,自己倒是先笑了出来,箍住蓝梓的双手一用力,“不许逗我笑”

    蓝梓心想明明你自己逗自己,无奈点头:“知道了,我错了。”

    “每个被卷进这种事情里的人,起先都说自己是去看看的……”珊瑚将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可有句话叫做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知道吗?”

    “知道啊,但是……那个可以控制的吧……”

    “谁都觉得可以控制啊。”珊瑚点了点头,“但是假如呢……你想啊,如果你是个普通人,有人在那里欺负人,你看到了,装作没看到,就过去了,你如果会点武功,说不定就要出手,对不对?出了手,打了人,人家找后台过来了,你也找后台,一般人呢,说不定看双方势均力敌,这样就慢慢和解了,可是你能力很强,你后台非常厉害,你就不和解,然后人家如果有办法,就会找更厉害的后台……事件就这样升级了。”

    “呃……”

    “能力越大,你看见一件事情的时候,选择也不一样,人家看见起火了,胆小的人远远的就避开,胆大一点的就去救火,你呢,说不定自然而然的就会冲到火场里去。一般人看见异能者打架,直接被吓得不敢动了,你有异能,或许连跑都不跑,在旁边看着,如果界碑的人吃亏了,你觉得自己举手就可以帮个忙,没有危险,或许就会开始想想老爸跟他们的关系,想要出手……人都是这样的,也许不是责任大,可我爷爷说过,人在什么层次上,就会被卷到什么层次的事情里,有些事情看起来一个想法就能选择的,可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得选了……”

    蓝梓一时之间无法反驳,到得最后,也只是轻声说道:“我对那个老爸还没什么实感啦……”

    虽说与素心姐相认之后,素心姐也说了自己的老爸就是那个级厉害的蓝将军的事情,但是到目前为止,他对这件事还没有多少确切的认知。一来父母毕竟还是已经去世了,二来似乎是由于界碑内部的一些考虑,有关他的身份目前也只有少数的一些人知道,并且暂时似乎也不好说开。

    蓝梓从素心姐的解释中觉得这事恐怕涉及到政治之类的事情,躲犹不及。目前也只敢跟珊瑚吹吹牛,或者跟素心姐打听一下自己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对于那个曾经听说过的很厉害很厉害的蓝将军居然跟自己有关系,依旧是心情复杂。

    他一向觉得自己是个小人物,现在忽然有了这样一个忠良之后的头衔,一时间不知道自己今后该干些什么,后来才想清楚,继续安安分分地生活,跟芥末、珊瑚这些人过日子,自己是傻蛋一只,太过复杂的东西,还真是不敢碰。

    说完这些,距离那边火场也就近了,围观的人更加显得多了起来,也已经能看见提着水桶往那边跑去救火的人,场面混乱。蓝梓感到珊瑚将嘴唇俯到了他的耳边,轻柔的气流吹得痒痒的,不由得笑了出去,却听得珊瑚用最为认真的语气开了口。

    “其实……你可以去救火,也可以去看他们打仗,我知道这个对以后会有好处,甚至……如果觉得看不过去,出手救人也行,我知道你……我不拦你……”她说着,“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少女今年已然是十六岁的年纪,虽然平素样貌语气仍旧显得有些稚气,但这时候认真起来,悦耳的语气对蓝梓来说,却也有着难言的压迫感。对于珊瑚他一向是明白的,少女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总表现得咋咋呼呼不怎么着调的样子,例如这次追踪那寄生者,她只是享受着胡闹的过程,未必在意什么结果,可是在自己不常见到的地方,名叫珊瑚的少女恐怕也有着自己并不清楚的复杂一面。

    蓝梓并不擅长理性地分析一切,可是在感性方面,他对于人情世故,对于他人的了解,却有着相对敏锐的触觉,谁好谁坏谁不开心之类的,这是在好些年的独自生活和孤身流浪中培养出来的本能。这几年以来,少女其实一直都在变得成熟——这种成熟很奇怪,未必是指性格上的成熟,当年那个依依呀呀唱着《涛声依旧》走在田埂上,走着走着还会摔一跤的小女孩依旧在这里,清晰明澈地站在这里,可就像是她在身体的侧面培养了另一个成熟的人格一般——当然这也只是比喻,珊瑚平素也不会以那一面来跟他接触,并非遮掩,而是没有必要,可是从大家的聊天,日常交谈的琐碎点滴之中,偶尔蓝梓去推想,去重组,还是能够看见珊瑚以那一面进入日常生活时的那些轮廓。

    她在努力地学习,在思考,在探察一些自己力不能及的复杂问题并且驾轻就熟,各个方面的知识与事物只要她觉得有必要便去接触。她所知道的知识所思考的东西其实远比跟自己交谈时透露的多,聊天的时间一直都是轻松的。她知道真理之门的很多事情,没跟自己说,并非是隐瞒,大抵是因为她觉得没意思,没必要。

    就理性上来说,蓝梓很难具体想象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是如何学习这么多的东西的。他有时候只是为此感到内疚,珊瑚所接触的很多东西其实都是因为他,当然,这事情也并不是说他表示一句“我不需要你了”对方就能变成个普通少女的,而天才有天才的想法,珊瑚也的确是对此乐在其中。两人绑在一起,这些事情是一部分的理由,不是异能的牵连,而是珊瑚对他的付出,到得此时,听到珊瑚以这样的语气说话,他便仿佛看见了另一个成熟的少女,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于是他点了点头:“嗯。”

    他转过了前方的街道,起火的楼房映入眼帘,前方人群混乱成一片,方清逸站在那边的不远处朝他挥了挥手。珊瑚在背后将他搂得更紧了一些,少女的馨香隐约传入鼻中……

    “你要记紧一件事,只有一件事。”她认真地说道,“如果看见那个第一劫,赶快走,绝对不许碰……不管那东西是什么样子,认不认得出来,只要你觉得有可能是的,立刻掉头走人”

    “啊?”蓝梓微微愣了愣,片刻,他点了点头,将这警告收在心里,“知道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