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神恋之始山雨压城(六千字)

    “神恋之始……这么奇怪的名字……”

    真理之门中的这些东西都有个怪名字,什么五冥八法七印十劫,什么太古帝桢,乍听起来,根本不明白到底是用来干嘛的。蓝梓心中疑惑,正要询问,珊瑚从后方楼梯上扑扑扑的跑下来了,她将手机递还给方清逸,拍了拍脸颊,露出一个笑容。

    先前焦急于信城基地那边的情况,珊瑚差点哭了出来,这时候眼眶也稍稍有点红,但表情却已经轻松下来,露出的是笑脸,蓝梓问道:“怎么样了?”

    “已经打起来了。”珊瑚笑道,“不过妈妈说她跟爸爸没事,那边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还让我不要急着赶回去,尽量等事情平息……呃,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

    蓝梓将方清逸刚才说的事情简单复述了一遍,说到长洲冬马时,珊瑚皱了皱眉,小心地望了蓝梓一眼,神情有些复杂,显然她的确是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然而说到神恋之始的时候,少女这才真的愣住了:“不会……不会吧……”

    “我也觉得真是巧了。”蓝梓并没有多少感觉,这时候点了点头,“不过神恋之始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听起来好像……很奇怪,又很浪漫的样子。”

    他说着笑了起来,方清逸也笑了笑,只是他的笑容颇为复杂,显然针对的是“浪漫”这个评价,想了一想,方才低声开了口。

    “真理之门的这些东西,一开始听起来莫名其妙,但实际上,还是有他们自己的涵义的,只不过往往不是那么好理解。大家比较熟悉的几个,类似白起的第五冥器‘无锋之烙’,这个没什么花俏,是最纯粹的精神冲击。长洲冬马跟界碑有过几次战斗了,他的第六法‘恶行左岸’界碑那边也有一定的了解。珊瑚既然了解这些事情,或许听说过那边对第六法能力的一个归纳性称呼……”

    他眼下已经知道珊瑚的身份,又见她对这方面相当了解,这时候顿了顿。或许也是方才的手机令珊瑚放下了戒心,少女此时也点了点头:“……秩序归导。”

    “没错,就是这个。”方清逸低声笑道,“恶行左岸,善又会在哪一边?第六法能判定的不是善恶,作为战斗来说,虽然对能力的运用千变万化,但在最基础的层次就有优越性的能力,总是会往纯粹的规则方面做延伸。恶行左岸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动能变化,一些跟力有关的规则,都会出现被改变的假象。”

    “譬如说先前你们看见那个棒球,它的动能跟表现出来的弹性系数,都变得非常离谱。任何物体在运动过程中,动能应该都会消减才对,但那颗棒球的动能,在一定的时间能,甚至在风的阻力和摩擦中不断增大……当然,这些实际上也都是假象,或者是以一种另类的偿还机制蒙蔽了人的观察。因为理论上来说,规则这种东西,是永恒不变的,但不同的方式往往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而展现出来的结果和表象,又能欺骗人的观察和感受。”

    “至于神恋之始,要知道它的意义,先……”他望了望蓝梓,“你觉得神是什么?”

    “神?”蓝梓眨了眨眼睛,“呃……孙悟空?观音菩萨之类的?上帝?”

    “呵,那只是人对神明在表象上的寄托。”方清逸笑了起来,“要弄清楚什么是神,先你要这样子去想象:人类社会展了这么多年,它在某一个阶段就有了神明这个概念,可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总有一段时间,是没有神明的概念可言的。由没有神明,渐渐变得有神明,有信仰,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就能找到神明的本质。”

    “由没有神……变成有神?”

    “就是这样。为什么会有神的出现,最初的本质,其实是缘于人类的无力。人在真正一帆风顺的时候,其实是想不到神的,人类社会最初崇拜图腾,崇拜各种表象,在本质上,还是希望求得平安,求得保佑,或者是求得更好的生活。啊,女娲娘娘啊,保佑明年风调雨顺吧,保佑我明年丰收吧,保佑漂亮妹妹爱上我吧,保佑我出门捡到钱吧……这就是神明,人们之所以崇拜或敬畏,最根本的目的,是因为出现了一时间解决不了,或者一时间无法实现的事情,甚至是在根本上就无法实现的事情。白日做梦,他就求神。”

    “能够解决问题,实现愿望,这其实是神明最基本的条件。另外你要现的是,‘神明’这个概念,它不光能解决问题,它还必须能解决‘一切’问题,并且它要在本质上高于人类,虽然说起来,女娲管这个,上帝管那个,玉皇大帝又有自己的位置,可一旦有问题要解决的时候,总有神可以拜的,我不说是谁,就说:神啊,帮帮忙吧。这样也就可以了。”

    “神明能解决一切问题的表象在于,他是万能的,例如,万能的上帝能够造出一块他也举不起来的石头吗?上帝的确可以,他可以造出一块自己也举不起来的石头,他同时也能举起这块石头,你会说这是悖论,但在上帝来说没有悖论,就算这个问题是悖论,他也能解决。又例如,你同时喜欢两个女孩子,选一个,伤害另一个,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完全的办法,但如果你求告于神,你就会对神做出要求,要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法,虽然这是悖论,但你依然会向神明求助。”

    “神明在本质上高于人类,在于它的宣判或是选择永远是正确的,神明这种东西拥有最高的裁判权,毋庸置疑,人类会接受,但不会有疑问。如果是在概念上的真正的神明,就必须有这样的能力——这是说在大的概念上,神明必须是这样的东西。”

    “人类社会几千年,创造了唯一接近神明的东西,那就是法律,它将明确且绝对的对与错先定好,然后像一把尺子一样的衡量人的行为,这就是法律的概念,当然,因为执行者毕竟不是神,执行者仍旧是能够犯错的人,所以法律也不是神。即便以后的法律裁判者能够变成更公正的电脑,可电脑的本质并不高于人类,我们看见很多科幻电影里都会描写这样的桥段,电脑出了问题,这就是人类在潜意识里的质疑。可如果……我仅仅是说如果,法律由神明来制定,来执行呢?相信不会有什么人再有疑问,就算有,他们也是质疑如果神明也不公正。但不公正的神明,本身就脱离了神明的概念,人类最初从祈求和弱小中创造了神明这一寄托,这个神明的概念,不会包含不公正这一条。”

    “所以呢,神明万能,神明在本质上高于人类,神明不会被质疑,神明永远与真理同行……”灯光昏黄的楼道中,方清逸说着这些东西,“你觉得有什么东西可以称得上是神明的?”

    蓝梓想了好一会儿:“那不是……没有了吗?”

    “以唯物论的本质来说,凡有意识者,皆不为神。孙悟空不是,观世音不是,上帝也不是,他们在本质上只是人类感性思维的产物,是一种浪漫主义的寄托。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可以称得上是神明的,大概只有一样,它其实无所不在。”方清逸摊开右手,掌心朝上,轻轻地抬了抬,大概仅有五公分左右的移动便停了下来,“你看见了吗?”

    “呃……”蓝梓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迷惑地摇了摇头,不明白这样简单的一个手势到底有着怎样的涵义。在他的身边,珊瑚听着这些,一直都在目光复杂地望向方清逸,像是又被对方在这方面的了解而引起了戒备之心,这时候却轻轻拉了拉蓝梓的手:“是规则。”

    “规则……”蓝梓低喃出声。

    “没错,只是规则。”方清逸露出了笑容,又轻轻地重复了抬手的动作,“只是完成这样一个抬手的动作,你不会知道身体里有多少个细胞结构生了变化,不会知道每一滴血液到底是怎样流动,不知道新陈代谢的过程,你不知道你的手掌挤压了多少个空气分子,空气的分子又会挤压更多的分子,力虽然在扩散,但扰动已经产生了,这一丝丝的扰动会在很久以后扩散到整个地球,形成地球变化的一部分,甚至在量子纠缠的理论下,这个变化,会直接作用于全宇宙,而分子之间,原子核、电子也会有它们的变化在生……将这一整片的联系截取任何微小的一部分,集合全世界所有的电脑,都不可能模拟和计算得出来……”

    “但宇宙一直都这样运行,规则不会出错,不会迷惘,不会有任何的延迟,你只要一个小小的动作,什么都不知道,规则会在每一个细小的层面执行好下一步的变化,然后继续将这无限的变化延伸下来。如果有什么概念能称得上是神明,只有规则可以。”

    蓝梓想了想:“那神恋之始……”

    “神恋,规则的恋爱,或者说规则之间互相干涉,互相融合,可规则的本身,是毫不含糊的东西。神恋之始……这就是所谓十劫的基调,模拟不可预测的混乱与冲突……”

    “啊……”

    这一瞬间,蓝梓终于明白了某些东西。

    规则的融合与冲突……难怪他会说这是三十器中非常关键的一件东西了,真理之门那边,肯定也担心会出大的问题,要做这方面的验证……

    先前察觉到辛牧阳所带领的第三组的存在,方清逸说起这次界碑人手不够的时候,他还没有什么实感。怎么可能,单单一个辛牧阳就能跟长洲冬马这种Boss势均力敌了,界碑战斗组中身经百战的主力成员,放在外面哪一个不是五级往上,真理之门到底能为了这个出动多少人?但现在想来,这件东西如果真是有着这样重大的意义,那边到底会出动多少人,还真是难说得清了。

    三人自那楼道走下去,附近是个稍显冷清的街区,迎面也有三两个行人走过来,与他们擦肩而过,后方过去一点的街道上便是蓝梓与珊瑚看见辛牧阳的地方,只是这时候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过去看看,越往前去,越能遇见一些回家的工人。这本就是一半工厂的城镇,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大多并非朝九晚五的白领,工厂不停,他们也是分为几班轮值,因此此时虽然临近午夜,也能看见风尘仆仆地下班赶回家或是一路吃着东西去上班的人,也有呼朋唤友,打算利用午夜的时间出去玩的。

    方清逸说了第一劫的事情,这时候后果的严重性才刚刚在蓝梓脑海中反应过来,结合先前看见辛牧阳后界碑第三组方面的敏感反应,或许这时候他们已经在做着战斗的准备甚至是根本就已经在某个地方打起来了,按照方清逸的说法,界碑这次的主力都在信城,对新贺这边的反应依旧显得仓促了,珊瑚的小姑姑以前就已经脱离界碑的主力战斗群,这时候也突然出现在这里,估计就是因为附近的力量不够而被匆忙召集的人手。

    如此想着,小镇的夜色里仿似都有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肃杀气氛。三人此时行走的街道间树影摇曳、灯火昏黄,街道两旁走过了行人,附近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饮食店内依旧有人在吃东西,道路上偶有车辆驶过,午夜的空气显得静谧,不时有人的说话或招呼声传来,那些方言听不太懂,但总之就是一处工业城镇再寻常不过的午夜气氛。只是到得此时此刻,这无比寻常和真实的场景倒反似显得虚幻起来,仿佛被手指戳上一戳便会土崩瓦解,露出后方的某些真相一般。

    方清逸走在前方,神情倒还显得悠闲,走到路边一个卖麻辣烫的小摊买了海带和豆皮,顺便问蓝梓与珊瑚要不要,然后两人每人要了一串豆皮。

    “这次真理之门两线开战,信城那边闹得沸沸扬扬的,规模很大,这边就无声无息得多,估计来的都是接近长洲冬马一级的人,你先前还好没有跟他起冲突。我只是偷偷跟了他一会,差点被现,他背后还有人,先前在费歌那边,风忽然停下来的那一手,其实不是他的力量……”

    等待麻辣烫的时间里,方清逸小声地说着这个,一直在听的珊瑚抬头说道:“我听说过他们三十器里有一个叫做‘四时间之风’的,会不会是这个?”

    “第五印吧,四时间之风……可能是。”方清逸想了想,“不过他们的力量并不是说就来自于这三十样东西,厉害的就是厉害的,就算没有得到三十器,力量也不会逊色。中国方面,只有白起有第五冥器,地藏和皇帝这两位都是本身的力量,未必就比白起差了。而且三十器的情报我们知道得不多,其中也有些并不见得就是用来战斗的,他们就算有,我们也不知道。”

    蓝梓想了想,看看周围的城市夜色:“这次的话,如果打起来……会死很多人吗?”

    “可能会。”麻辣烫已经好了,方清逸从老板的手里接过了串好的食物,递给对方钱,淡淡地笑了笑,“不过应该不会有你想的那么多,真理之门虽然已经在这边跟界碑撕破脸,但他们仍然有顾忌……进化者出现后的这些年,各个国家一直在压,能压多久我们也不清楚,但可以想象肯定有一天进化者的事情会被完全曝光,到时候社会结构会有变化,动乱是免不了的,各个国家都是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生,然而一旦不可避免的走到那一天,最麻烦的肯定是真理之门,如果他们被曝光,恐怕就会成为全世界的敌人,先被消灭的目标。所以呢……战斗应该不会在闹市区里生……”

    他又想了想:“不过也难说,一切就看第一劫到底会在哪里出现了。”

    “可是……界碑又能怎么阻止他们拿到第一劫?”蓝梓有些苦恼,“这么多年了,不是说除了真理之门,其他人根本拿这些东西没辙吗?如果要阻止他们,那不是……”

    “呵,这就是界碑那边目前最麻烦的事情了……一旦第一劫出现,并不是抢来抢去的问题,现在只有真理之门能拿到第一劫,界碑这边,只能选择阻止他们,干掉他们。你就算能干掉大部分,说不定人家某一个人就能抢了东西逃跑,而最大的问题是,现在这个城市的力量比,应该是真理之门占优,第三组的力量还是不够的。接下来他们面临的,恐怕就是一场条件最严苛的战斗了……不过,这些事情说起来也不是一定的。”

    “嗯?”

    三人吃着东西,一边说一边走。

    “三十器会一样一样的出现,但具体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真理之门也控制不住。从十几年前蓝将军镇压下第七印,如今过去这么些年,这些东西在世界上出现的次数不过三四次,或许还多一点,但真理之门有一套寻找的办法,也可能我们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就过去收走了,并不是说普通的进化者就一定没办法得到它们,只不过就算想出什么办法来,连试验的机会都没有而已。”

    方清逸说道:“当初的蓝将军可以压下第七印,说不定今天的辛牧阳,或者第三组之内的某个人因为力量特殊,也能够镇压下第一劫……这事情很难说的。不过就现在的情况讲起来,界碑这边只能选择最激进的开局,只要见到人就立刻开战,杀掉所有真理之门的人肯定是不可能,但如果能在第一劫出现之前大家就打个两败俱伤,对方也拿第一劫没辙,那就等于是这边赢了……这个时候,没准在附近的某个地方,他们就已经在短兵相接了呢。”

    他才说完这个,后方隐约传来了爆炸的声音,三人停下来回头望去,大概是在相距了几条街道的一个小区上方,有火光的红色在夜空中升了起来,街道旁边的店铺中有三三两两的人跑出来看。

    “啊,好像是富街那边……”

    “起火了。”

    “好像听到响了一声……”

    “煤气爆炸?”

    “过去看看过去看看。”

    “打电话叫消防车……”

    街道上听见人们这样说着,方清逸吃光了手上的豆皮和海带,掏出纸巾擦了擦嘴,与蓝梓、珊瑚对望着。

    “可能是意外,但也可能就是了。”他指了指那边,“你们要去看看吗?”他看起来是打算动身过去了,蓝梓点点头,也打算跟过去,才跨出两步,右手被珊瑚给用力拉住了,回过头去,少女正睁大眼睛瞪着他。

    “呃……”珊瑚从先前就一直在想事情,有些沉默,说话不多,这时候就显然是不许他过去的态度,蓝梓一时间也有些为难。

    方清逸走出几步回过头来,看见是这样的情景,又笑了笑,朝蓝梓说道:“这次的事情不是一个两个人可以扭转的,我虽然说这些东西,但有一点你要明白。一定要明白虽然生得有些突然,但接下来你会看到的或许是近十几年前规模最大的一次进化者冲突。如果你心里有什么热血沸腾的想法,哪怕是一点点,那也赶快打消掉,珊瑚的考虑有道理。”

    蓝梓方才听了方清逸对局势的分析,一时间心中的确是在为界碑的人担心着。毕竟说起来,这是好人,而真理之门是坏人,心中的确是产生了或许可以帮点什么忙的想法——当然,自己一个人可以力挽狂澜什么的,他就真是想都不敢想——但这时候也是陡然愣了愣,看了看身边的珊瑚。果然,这女孩才是最最了解他的人。

    他正考虑着说些什么,方清逸说道:“我只是过去看看,今晚的事情,没有一定觉悟的话,不敢乱插手,否则恐怕没办法活着回去。这个时候离开的话,会不会有危险也很难说,界碑跟真理之门只要还有选择,应该都会尽量将战场选择在人少的地方,郊外恐怕也不太平。不过这城市有这么大,十多万人,我个人的意见是只要他们双方不打算把城市夷平,闹得不可收拾,躲在这里只求自保的话,被波及进去的可能性还是不大。这次的事情如果能远远看到,对于大家今后的帮助都会很大。我先过去了,如果你们跟过来,我会找到你们。”

    方清逸说完,转身朝起火的那边过去,不一会儿,消失在附近街道迷离的灯火之中。

    “他知道的太多了。”珊瑚拖着蓝梓的手,待到方清逸离开,方才开了口,“不太相信他。”

    远处,又是一声爆炸传了过来,火烧得愈大了……

    六千字算两章。有人居然说我今天会断,开玩笑,我才不会输给说梦那渣渣一块钱呢。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