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微凉,星光洒落的某个山头上,蓝梓与珊瑚正在殴打一只保险箱。

    保险箱被放置在树林边的草地上,珊瑚搬着一颗石头正往它的门上磕,“哐哐哐、哐哐哐”的响声,然而没什么效果,整个箱体上如今多有凹凸不平的地方,蓝梓已经冲着它折腾了好一会儿,如今无聊地坐在旁边休息,过了一会儿,珊瑚也是无奈地将石头扔掉,坐在草地上。

    “啊,没办法啦。”

    两人的整个行动说起来真是挺不靠谱的,不过一旦跟珊瑚聚在一起,反正做的也是胡闹一般的事情。

    用暴力手段将保险箱抢来之后才现也是电子锁需要输入密码,里面甚至还有自毁的装置,只是能量的爆让蓝梓给停住了而已。

    密码锁解不开,剩下就只能暴力拆卸,蓝梓的力量毕竟不可能将这样的钢铁箱子直接撕掉,他拉着门把扯了半天,倒是把个门把直接给扯掉了,随后就只能用全力锤锤打打,砸碎了几块石头,箱体只是微微凹陷下去,封闭的结构还是没能被破坏掉。

    “要不然,把它拿到警察局去怎么样?”“可是这里的警察局也不见得会抓那个费歌啊。”

    “那难道背到大城市里去?很重的……”“干脆把那个费歌直接抓过来得了,反正他是坏蛋,逼他说出密码。”

    “咳,现在有密码也打不开了,箱子都变形了……”两人在夜色下的草地上商量一阵,珊瑚跑过去看她摆在不远处草坡上晾着的那副对联,蓝梓从地上跳起来,“啊”的一拳用力轰在那保险箱上,顿时轰然一声巨响,保险箱如风筝一般冲上夜空,呈抛物线飞出二三十米远的距离,随后轰隆隆地朝山坡下滚过去。

    珊瑚吓了一跳,回头看时,蓝梓正甩着拳头在那儿痛得拼命跳,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傻蛋,其实呆会我们去找个有电锯的地方,把它锯开不就行了么。

    你……啊——”她一回头,便惊叫了起来,山坡上了起了风,将她铺在那边的对联给吹上了天空,珊瑚跳了几下没抓住,蓝梓便又是苦笑不得地飞过来替她抓天上的对联。

    山坡上的夜风中,响起手忙脚乱的喊声与笑声。

    已经恢复了电力供应的别墅当中,此时依旧是混乱的一片,这场混乱的因由自然是源于不久前的别墅失窃事件,事件的动静很大,可是人却没有被抓住。

    如今匆匆赶回来的费歌正阴沉着脸站在一片狼藉的书房里,书房一边的墙壁已经倒塌了,另一边的密室被暴露了出来,而密室的墙壁上此时有一个方形的大洞——原本他的保险箱就是被嵌在这里的,这时候就已经被人硬生生的给偷走了。

    简直莫名其妙作为客人的刘峰与那胖子康福也在附近检查着东西被偷走留下的痕迹,康福不过是个打手类的人物,本身并没有多大才能,不过说两句风凉话,刘峰却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们所在的异能组织与费歌在本地的势力算是一种合作关系,虽然双方的整体实力不成比例,但之前合作的许多事情,他们获得的利益,在那保险箱内的资料里肯定有所涉及。

    这时候他看着被撞碎了的窗户,皱起了眉头:“费老大,你最近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这家伙难道会飞?”费歌深吸了一口气:“可能是那个命大的家伙有同伙,我已经叫人去查了。

    另外……那家伙突然变成那样,很显然是跟你们那边的力量有些关系,峰哥,现在事情跟我们双方都有关系,这些事情不用瞒我了吧,那家伙的后台大概是什么人,有没有谈判的可能?”费歌接触异能这些事情不深,但对这些力量,毕竟是有所敬畏的,他跟这个异能组织合作,分给他们巨大的利益,心中未尝不是想着有一天也能成为类似的人。

    如今那个命大的废物忽然有了力量,在他看来,很可能是有了类似的后台,刘峰这些人的组织或许能跟那后台对抗,自己可是小虾米一只,就算能防住他一个人的报仇,一旦牵扯广了,总是自己要遭殃,他如今心中已经开始打了退堂鼓。

    刘峰却是耸了耸肩,冷冷一笑:“那家伙跟我们可不同。

    真理之门……”“真理之门?那是什么?”“总之你不用太担心。

    他找你报仇,这只是他跟你的私怨,问题不大,干掉他事情就结束了……就算你不干掉他,看他那样子,事情基本也已经结束了。

    这件事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既然你担心,这事我们会插手的,东南这一带,就算是界碑也得给我们北落朱门一些面子。”

    他顿了顿:“现在的事情就算展到最坏的程度,也不过是你保险箱里的东西泄露出来,除了保险箱,还有什么更要命的东西丢了吗?”“应该没有什么,还没仔细检查,但是……”费歌朝周围看了看,欲言又止,“好像有一副对联……”“对联?很重要?”“不,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我昨天写的还没写完……其实我也不清楚他们干嘛要拿走对联,之前就放在那边,因为很明显……”费歌指了指书房中央的长桌,也在此时,别墅的灯光砰的一下,再次灭掉了。

    备用电力运行起来,但灯光依旧亮不起来,与之前生的情况一模一样。

    “他们又来了”刘峰与康福瞬间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听着别墅内外的喧闹声传来,手电筒的光芒乱晃,然而接下来的半分钟里,并没有出现什么攻击的事件,半分钟后,灯光再度亮起来,随后,外面传来疑惑的声音。

    “你看,那是什么……”“那里那里……”“我辈……”“什么东西?”费歌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朝别墅楼下走去,一直到出了别墅大门,到了院子里,才看见十多名手下已经站在外面往别墅大门上方看了,那上面已经挂了两条很大很长的对联,迎风招展,有的人在念对联上的字。

    刘峰看了一眼:“诚知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字很不错啊,费总,这是你丢的那副?”费歌阴沉着脸,没有点头,但从态度上看起来显然已经是承认了,这上联笔力雄浑,字句颇有内涵,下联除了前两个字,后面的则有些歪歪扭扭,毕竟是夜晚,打在别墅墙壁上的灯光肯定不会很足,刘峰眯着眼睛看:“我辈……我辈后面写的是什么?”一旁的康福看了好久:“当。”

    “哦。”

    两人又看了一阵,“我辈当……轻抚……呃,菊花……笑而不语……诚知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我辈当轻抚菊花笑而不语……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费歌眼角有些抽搐:“谁给我上去把这东西给我拿下来”听到这句话,刘峰陡然意识到了一些什么,瞬间朝别墅大门那边冲了过去,他度飞快,在别墅门边的柱子上一借力,直接攀上了二楼,随后身体在别墅之上攀援着,嗖嗖嗖的直接往楼顶冲上去,一只手拔出手枪,攀上别墅屋顶,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当中,随即又再度冲了回来,单手持枪,站在别墅的制高点朝周围眺望。

    既然对方能在半分钟的时间内将对联挂到这个位置就消失,很可能是真正的能飞行的异能者,而既然表现得这么招摇,很可能对方挂完对联后就躲在某个地方窥视他们的反应,楼顶或许是最有可能的地方,不过看起来刘峰还是扑了个空。

    这个时候,就在别墅院子里的一个假山后方,蓝梓跟珊瑚正很恶劣地躲在哪儿看众人的反应,如果是以蓝梓的习惯,挂完对联之后恐怕还真会停留在天上,此时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没什么压力的珊瑚想要近距离地观看众人的反应而已。

    假山已经位于角落里,位置比较偏了,距离墙壁并不是太远,珊瑚为自己的恶作剧而得意着,窝在蓝梓怀里笑个不停,双手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好半晌才微微缓过神来。

    “今天晚上……呵呵,我们再多来几次,把这帮家伙吓到神经衰弱,然后把箱子切开,拿到他的犯罪证据,再把他抓住送去公安局,让他把牢底坐穿……”珊瑚打的是这样的主意,从山石空隙中望着那跑到楼顶找人的家伙,又笑着评价了一句:“白痴。”

    那上面应该是看不到这假山后方,不过仅仅过了十几秒,楼顶上那人却像是看见了什么,朝这边望了过来。

    两人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才注意到,他望的地方,应该比这边还过去一小段。

    “那边”声音自别墅顶楼上传了过来,蓝梓与珊瑚疑惑地朝后方望去,之后,轰然巨响。

    不远处的墙壁陡然爆炸了,碎裂的砖石朝着这边劈头盖脸地射来。

    蓝梓抱住珊瑚,试图尽量轻柔地挡住飞来的砖石,不被费歌那帮人现,然而几颗大的墙壁碎片还是飞过了他的身侧,直接轰在了假山上。

    假山轰隆隆地朝前方倒塌了,一整栋别墅的人都朝这边望过来,蓝梓抱着珊瑚有些无奈地站在那儿,撇了撇嘴,承受着突如其来的围观,然后朝着墙壁的破口那边望过去。

    滚滚烟尘的消散中,一个身高过两米,身体像是由无数砖石、沙土、瓷片乃至于钢筋铁丝聚合而成的人形怪物,从那边走进来了。

    “费歌”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在夜空中,处于人群与怪物对峙的中间位置,蓝梓更加用力地抱了抱珊瑚,让少女双腿悬空地靠在自己怀里。

    他无声地朝费歌那边指了指,意思是费歌在那边,随后尽量轻柔地朝旁边退出去,试图将自己与珊瑚圆融地缩成一团,离开大家注视的中心点。

    将额头抵在蓝梓的胸膛上,珊瑚揪住他的衣服,身体颤抖,“呼呼呼呼”,不断笑着,别墅的外墙上,那副对联在夜风之中,更加招摇地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