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夜风微凉,街道边的路灯下,萝莉少女遇上了怪叔叔。到旁边坐下的男子一副身宽体胖的样子,穿着一件白衬衫,嘴上叼了跟烟,型稀疏飘逸。珊瑚瞥了一眼,掉过头去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那胖子等了一会儿,又开口道:“怎么这样子就跑出来啦?跟家里人吵架了?离家出走?这样可不好哦。”

    珊瑚此时穿一身粉红色的睡裙,戴着与睡裙配套的很蓬松的帽子,这时候在街边的确是一副走失掉的小红帽的样子。她箱子里的衣服已经快要收拾好了,懒得跟这家伙纠缠,不多时,那胖子便又说道:“***,要不要叔叔帮你叫警察,送你回家……”珊瑚皱了皱眉,啪的关上了皮箱,与此同时,蓝梓也已经从道路斜对面的洗手间里出来,看见了这边的情况。

    距离长椅另一边的不远处是一家大酒店,酒店门口两名男子正在那边抽烟交谈,偶尔朝这边望过来一眼,那两人是这边的胖子的同伴,先前胖子就是从那边看见了珊瑚而走过来的,而在更远一点的地方,有几个人正在朝酒店门口小跑过来……

    名叫阿宏的男子最近一天里为了安排这样那样的事情的确是蛮忙的,不过这次忙得有价值,昨天晚上过来的两位客人的确是大有来头,从老大对他们的态度就能看出来。这两人据说是什么大组织的成员,世界级的黑道,自己是不清楚啦,两人在某些方面的口味特殊一点,但他跟着费老大这么些日子,这些事情也算是见惯了,没什么出奇的,今天费了一些力气,总算做了相对完美的安排,这次的事情过后,想必自己也就可以真的上位了。

    今天下午费老大陪着两人在外面玩,晚餐的时间似乎稍微推迟了一点,但酒店里的饭局早已准备好。阿宏带着人往这边过来的时候,才看见费老大跟那两位贵客中的其中一位还站在酒店外抽烟聊天没有进去,这人叫做刘峰,在两名客人之中似乎也属于主导的地位,说话做事很是沉稳,另一名胖子似乎就有点不靠谱,虽然也很有气势和压迫感,但在某些方面似乎又过于轻佻,不像是在做正事的。

    作为阿宏来说,心中对这两人的观感是有些奇怪的,费老大对他们及其重视,看起来似乎比接触一些干部、领导的时候还更加上心,而这两人在许多方面又更是有些盛气凌人的感觉,那个胖子甚至好几次说出类似“你们这些普通人……”之类的话,总给人高人一等而且理所当然的感觉,如果不是什么狐假虎威,这大概真是人不可貌相,真是很有本事的人。阿宏是这样想的。

    走近的时候,他稍微看了看,便也看见了正在不远处路灯下搭讪小姑娘的那个胖子。这胖子喜欢小女孩——虽然听起来很变态,但实际上并不出奇,他还见过更变态的。不过,倒是在看清楚那女孩子的样子时,他才微微愣了愣。

    “啊,费总,刘先生……”

    阿宏望着那边,有些欲言又止,那刘峰只是摇头笑了笑:“呵,不用管他。”言下之意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至于后续会有什么展,也没必要理会。阿宏稍稍迟疑,还是说了出来:“呃……那个女孩子……我认识的……”

    “嗯?”老大皱了皱眉。

    “是这样,昨天下午在网吧里见过,一起打过一下s,她跟她的男朋友还是哥哥吧,不清楚,但是他们是从外地来的……”

    “外地的……”老大倒是笑了起来,“那……既然认识,那就是朋友了,看她这个样子,怎么这个时候还拖着箱子在外面走,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过去看看怎么样?”

    阿宏点点头,朝那边走过去,这时候蓝梓也已经从马路那边过来,阿宏举起了手打招呼:“嗨,你们怎么也在这?”

    珊瑚被那胖子搭讪,眼看便要作了,蓝梓也皱着眉头,但这声招呼打过来,却是稍稍缓解了紧张的气氛,昨天下午的时候毕竟一起打过游戏,对这个阿宏,蓝梓与珊瑚还有点印象。随后,那阿宏便热心地介绍起双方的身份来,胖子名叫康福,被称为康先生,随后他朝酒店那边点点,说那是他老板费总,那边两人也举手算是打招呼。

    “哈哈,原来是认识的,这就好了这就好了,我还以为***是离家出走呢。既然这样,不如一起吃顿饭吧,蓝梓小弟,来来来……”

    听说了双方认识,那胖子很豪迈地笑起来,随后拍拍蓝梓的肩膀想要拉他去酒店吃饭,阿宏也在旁边笑着点头:“对啊对啊,进去坐坐,这里有几道菜很不错的,到这边旅游,一定要尝尝……”

    彼此都不算熟悉,哪怕再热情,这样的邀请自然也没有结果,到头来,蓝梓与珊瑚拒绝掉了,提着皮箱走人。胖子耸肩笑笑,转身朝酒店走过去,只是走到一半,又回头去看看,阿宏有些为难:“康先生,用不用……”

    “哈哈……”胖子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吃饭、先吃饭,吃饭最重要,别耽误大家的时间。”待双方汇合,他便不再提起这些事情,只是阿宏的老大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先招呼着两人进去,他稍稍落后一点,问阿宏道:“知不知道那两人什么来头?”

    “不是很清楚,只是昨天认识而已。”

    “看起来他对那个女孩子很感兴趣,既然她是外地人,如果能有什么办法……”这老大说了一半,刘峰回过头来对他打招呼,他便也笑着说了几句,待两人说完,阿宏小声道:“明白了,我去安排一下。”

    “嗯。”老大点了点头,片刻之后拍拍他的肩膀,“这次事情很重要,好好干。”

    “那个阿宏一看就知道是混黑社会的,说不定是什么狗头军师,他老板也不是什么好人……还有那个胖子也很恶心。”

    蓝梓与珊瑚离开这边的道路,随后飞上天空,一边聊着这些事情,一边在各个屋顶上游玩。不久之后,两人也就将这事抛诸脑后,黑社会什么的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反正这次只是走个过场,今天晚上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

    两人寻找着有关那寄生者的气息,但更多的还是在一个个屋顶上跑来跑去,其实这样也挺有趣的,各人家的屋顶上东西都不同,有时候会现一些很有趣的事物,两人甚至在一家人的屋顶上现一辆破旧的汽车,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搬上去的,为此议论半天,随后在某个屋顶上看见对面窗户里的一对小夫妻正在做让人长针眼的事情,珊瑚趴在黑暗中津津有味地看了半天,蓝梓随后才现,捂住珊瑚的眼睛将她抱走,小少女手舞足蹈地抗议:“我不是小孩子了!”

    接近十点钟的时候,两人在一条夜市的街道附近降下,随后过去吃烧烤,烧烤吃完已经是十点二十,蓝梓隐约感受到寄生者的气息,两人朝那边散步过去,珊瑚牵着他的手有趣地左瞧右瞧。

    走出人群熙攘的夜市一条街不远,七八个染了头的年轻人从对面过来,口中哼着歌,叽叽喳喳地用方言说话,只是在双方通过的时候,珊瑚用手指捅了捅蓝梓的腰,随后,蓝梓啪的抓住了一只手,一个头染红了的年轻人正将蓝梓的钱包从口袋里抽出来。

    “你干什么?”

    “你才干什么!”那红男子先是愣了愣,随后勃然大怒,用没被抓住的左手猛地推了一下蓝梓的肩膀,然而右手还是没有挣扎出来,其余几人便陡然将蓝梓与珊瑚围住了:“你干什么?”

    “放开!”

    “他**的……”

    有人叱喝,有人骂骂咧咧,先便在气势上抢占上风,蓝梓偏着头看他们表演,珊瑚也是津津有味地瞧着这一幕,不多时,又有人想要将手推过来时,阿宏带着几个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看来像是偶遇,也是一句:“你们干什么!”摆出给蓝梓和珊瑚解围的架势,珊瑚“哈”地笑出来,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随后捂着嘴像是小老鼠一般的暗自开心。

    两拨人开始针锋相对地吵起来,蓝梓拉住那人的手仍旧还没有放松,那边没吵几句,珊瑚轻轻笑了起来:“蓝梓,我刚才看到了很有趣的事情哦。”她这时候声音悦耳,在场众人都能听得清楚,蓝梓倒是有些疑惑:“什么?”

    “我刚才呢,呵呵……我刚才在夜市那边,看见现在见义勇为的阿宏同学在跟这帮七彩头说话哦,本来还以为是看错了呢,呼呼呼呼……”

    她捂着嘴,笑得颇为可爱,肩膀颤抖着,一时间吵闹的双方都有些尴尬,过了好半晌,那阿宏才在前方摊了摊手:“这么说……呵,看起来这就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了,呵,既然你这么认为……行,那这件事我就不管了……”

    事实上他也挺为难的,收到老大的授意之后便开始想要派人追上蓝梓与珊瑚,谁知道两人明明才走不久,却好像人间蒸一样忽然就消失了,他只能派人到处寻找穿着睡衣拉着红皮箱的少女的下落,还好特征相对明显,这时候终于又收到两人在吃宵夜的消息,赶紧过来,仓仓促促地安排人。一般的人若是真遇上这样的情况,便算是巧合,也只会庆幸忽然有救兵感到,却想不到被珊瑚无意间看到,这时候还不合时宜地直接说出来,他下不来台,面色有些阴鸷,摊摊手准备走,身上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他便一边走一边接听。

    这边,那右手被蓝梓拉住的红男挣扎了几下挣扎不开,终于开始飙:“你放不放开?”随后左手直接伸进了口袋,掏出了一把弹簧刀。几人之中个头最高的一人也直接逼近过来,伸手指着蓝梓的脸:“你给我放手!”

    “什么!”阿宏在那边接着电话走出几步,陡然叫了一声,随后,另外的响声在背后传了过来,先是“啪”的一声响,随后“砰”的撞击声,他回头一看,红的男子已经倒向地面上。

    这红男的右手本就被抓住,左手大概是想要拿着刀向蓝梓刺过去,脸上直接挨了一巴掌,鲜血伴着牙齿乱飞,然后身体随着脑袋朝旁边晃过去,脑门撞在了路边的铁制路灯柱上,灯柱“嗡嗡嗡”地作响,鲜血与他的一头红混在了一起,这人就那样直接倒在了电线杆边上,摇摇晃晃地挣扎几下,眼看已经站不起来了。V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