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在路边的小餐馆里吃了饭,在珊瑚轻哼的歌声中,两人一同回到宾馆,隔壁的男人仍旧没什么新意地窝在房间里。倒是上楼的时候不免又被宾馆的老板多瞧了好几眼,以出门开房间的男生女生而论,这女孩子也太**了一点。

    “呐,蓝梓,你有没有觉得那个老板看我的眼神很**?”珊瑚小声而得意地说道。

    “呃?有吗?他比你老爸年纪都大了……”

    “嘁,看不起人。”珊瑚不悦地嘟了嘟嘴唇,“就算我小,人家还是可以对我**的好不好,就像……哼……”

    她撇撇嘴趾高气昂地去洗澡了,不久之后蓝梓也洗澡出来,珊瑚正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睡裙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唱歌,手中摆出抱着吉他在弹的样子,唱的是孙燕姿的《天黑黑》。

    “我的小时候吵闹任性的时侯

    我的外婆总会唱歌哄我

    夏天的午后老老的歌安慰我

    那首歌好像这样唱的

    天黑黑欲落雨

    天黑黑黑黑……”

    珊瑚虽然讲语音放得轻松,但以少女的嗓音来说,还是以清灵的感觉为主。此时已经入夜,夏末的夜晚群星闪烁,街道对面的墙壁上一串彩灯在亮啊亮的的眨眼睛。蓝梓走到栏杆边听她唱歌,不一会儿,只听得珊瑚轻声哼唱着,在椅子上站了起来。

    少女只穿了睡裙,头上戴个蓬松的睡帽,这时候看起来,却也是挺高的,裙摆下露出白皙的小腿与赤luo纤巧的双足,细腻之中带着粉嫩的粉红色,脚趾看来如同精致迷人的花瓣一般,蓝梓抬起头望着她,她张开双手,做出看起来像是走平衡木一般的姿势,随后低下头轻声喊道:“蓝梓……”

    “嗯?”

    “接住我啊……”

    她的声音轻柔可爱,蓝梓愣了楞,便见她举步跨上了阳台的栏杆,直接跃了出去。这是三楼的高空,下方街道不宽,却是人群来往的夜市。蓝梓“喂”的叫了一声,旋即如同狂风一般的冲出,在半空中卷起了珊瑚的身体,冲向不远处的夜空当中。

    他让珊瑚这突如其来的行为给吓了一大跳,在距离阳台不远的夜空中朝下望了几眼,方才瞪向此时被他抱在怀里的珊瑚,珊瑚的身体被他箍得有些紧,但也在探头朝下看,随后开心地笑了起来。

    “你还笑,吓我一跳……要是没来得及接住你怎么办?”

    “那就我掉下去了。”

    珊瑚仰起头望着他,理所当然地说道,蓝梓撇了撇嘴,对这样的回答颇为不爽。然而珊瑚双手搂着他的背又是开心地笑了起来,有些没心没肺的感觉。如此过得片刻,蓝梓才注意到这时候真是将珊瑚抱得太紧了,显然想要救人自然是能怎么抱就怎么抱,这时候才感觉跟珊瑚的身体已经完全贴在了一起,沐浴后淡淡的清香,少女柔软的肢体,青涩却又富有活力的感觉。夏天的夜晚穿得又少,肌肤的感觉透过单薄的衣料清晰地传过来,甚至能够清楚感觉到贴在一起的胸口,紧致而富有弹性,隐隐的发烫。

    以前珊瑚毕竟还小,这样子抱着她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然而现在她长大了,这样子抱着蓝梓便觉得不太妥,然而这毕竟是半空中,想要带着一个人飞,要不是背着,就只有公主抱和拥抱两种形式。他看看不远处的阳台:“喂,我们回去吧?”

    珊瑚却是摇了摇头,双手死死搂住蓝梓的后背:“不要,我要到处飞着去玩。”随后又说道:“你好久没有这样抱我了。”这也是事实。

    珊瑚说要玩,蓝梓当然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是在空中跟她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伸手抄起珊瑚的腿弯,让珊瑚揽住他的肩膀,以传统公主抱的形式开始准备飞向更高空。只是在刚刚转身的时候,蓝梓感受到了一些什么,回过了头:“咦?那个人出门了。”

    “不管他拉。”珊瑚轻松惬意地叫了一声“出发”,白皙的脚丫在空中晃动着。蓝梓笑了笑,转身飞走。

    “不过呢……你确实是长大了啊。这样子总会不太好的。”

    上升的过程中,蓝梓轻声说了一句。

    “我知道啊。”珊瑚搂着他的肩膀望着他,表情在片刻间变得有些认真,“可你说,我们还分得开吗?”

    这事情没什么好讨论的,蓝梓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表情,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不是芥末而是怀里的这个女孩子,已经不纯粹是什么男女之间的一点点感情可以形容得了了。这个女孩子,不仅仅是他作为普通人生中的一个寄托,而且也是他在异能世界唯一的道标,根本不可能分得开。

    如今她开始长大,有些事情也渐渐开始变得复杂了,未来会怎样还很难说,但对于蓝梓这等废柴来说,也只能这样下去。两人飞在这城镇的夜空上,下方光芒点点,没有大城市那般密集,只是如同水一般的铺开,城市的另一半都是工厂,亮起的灯光,燃烧的锅炉,星空下的烟柱,高高的架子。

    蓝梓在以往是见惯这等景象的,但此时抱着珊瑚飞翔在这片灯光上,以大概距离街道四五层楼的危险高度上静静地穿行,或是穿过工厂的厂房,林立的烟柱间,护着珊瑚在距离地面颇高的铁架子上如走钢丝一般的行走,却有一股恬静而旖旎的感觉韵于其间。珊瑚不再是以前那个小女孩了,终于是少女了,认知在这一刻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两人在这片城市的夜色间玩了很久,逐渐的夜深了,大概临近午夜的时候,却也看见了其中一家工厂出现意外的情况,远远望过去火光一片,两人兴冲冲地赶到时,那下面的工厂中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爆炸了,混乱成一团,警车、救护车、消防车都赶了过来。

    这混乱看来已经到了尾声,两人飞在附近厂房顶楼的黑暗里看火警的场面。

    “好壮观哦。”珊瑚如此说道。

    两人在那儿看完了火警盛况,时间大概是十一点多钟,一路飞回小旅馆的阳台,珊瑚换了一身能出门的衣衫,穿上凉鞋,两人一块出去下面的夜市找宵夜吃,打打闹闹到街口,蓝梓却疑惑地望见了街道对面走过的一道身影,随后,那道身影似乎也察觉到了蓝梓的目光,偏过头朝这边望过来。

    珊瑚正走在蓝梓身边叽叽喳喳的说话,注意到蓝梓稍微停了一点,也扭过头去看:“呃,那个人好像是朝我们这边走过来的,蓝梓你认识吗?”

    那被蓝梓注意到之后走过来的是一名穿着白衬衫的身材颀长样貌帅气的男子,这帅气是那种相当柔和的帅,这时候走得近了,脸上也是有些奇怪的神色,却已经笑了起来。

    “呃?谢宝树,你怎么会在这的?”

    “方清逸……”

    对于彼此会在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城镇的街头遇见,两人自然都感到有些惊奇,打过招呼,将珊瑚也介绍给他认识之后,蓝梓这才知道方清逸是因为过来办些事情,因此这几天到了新贺。他来得比蓝梓珊瑚要早,住在附近的酒店里,今晚没事出来散步闲逛,目前正打算回去。

    关于方清逸这个人,蓝梓在每天的网络联系中早已跟珊瑚说过了,虽是第一次见面,但也算不上非常陌生,更何况他以前对蓝梓有过帮助,网络当中,珊瑚对他的观感倒也不坏。这时候既然多了一个人,珊瑚便安安静静淑女异常的样子。方清逸虽是第一次见到珊瑚,但他一向擅长待人接物,不久之后三人去到附近一个夜宵摊吃东西,聊起来的气氛倒还不错。

    方清逸也是异能界的人,之前那些时间的接触里,也知道他为人很不错。蓝梓大概跟他说起跟踪了一个有可能被水果寄生的人然后到这,方清逸也就大概理解了,这不是什么大事,江海也常有被寄生的人。至于他过来干嘛,方清逸却没有说,估计也是秘密,可以理解。

    一块吃完宵夜,道别之后分开,蓝梓问起珊瑚的观感,珊瑚摇摇头:“不知道啊,很神秘的人嘛。”

    回去房间的时候,隔壁那被寄生的人也已经回来了,监控镜头里的男子没什么多的改变,苍白而颓废,仿佛死亡的气息在蔓延,小腹上被子弹打穿的伤不见得有恶化,但也没有好,肯定是很痛的,因为他一直用手捂着,他坐在床上啃了半只面包然后睡了,估计又是一晚的辗转反侧。

    蓝梓跟珊瑚没有一晚上监视人睡觉的兴趣,当然也是自顾自地睡下。第二天清晨,两人下楼吃早餐,被寄生的男子也下来了,坐在不远处的一张圆桌边,一只手按着小腹,等待着米粉被送过来。

    大概几分钟后,方清逸的身影也出现在街口,笑着走了过来。他是早上没事,所以过来看看的,在蓝梓与珊瑚的桌边坐下,双方寒暄几句,随后便也注意到了那边的寄生者。

    那男子小腹疼痛,身体和精神都在受着双重的折磨,早餐吃得很慢,看来像是个病人,并不难辨别,方清逸跟蓝梓、珊瑚将早点吃完之后,那边也才只吃了一小半碗米粉。男子倒是很坚定,大概是为了保证行动能力,一直在强迫自己吃下去,方清逸看了一会儿,走去旁边的一家小卖铺,买了一只魔方,随后走到那男子的桌边,径直坐下了。

    “他要干嘛啊?”

    方清逸也是异能界的人,不过在之前的那些接触里,这个男人表现出来的都只是杰出的交际能力,类似情报系统的人一般不介入异能界的冲突和打斗,蓝梓在郭莹那边,在“世界的侧面”,也从未听人说起过方清逸本人到底有多厉害,是不是进化者,或者能力是什么之类的事情。一旦被水果寄生就无药可医,大家对此毫无办法,这是肯定的事情,然而他现在走过去,就代表着他要对这件事做某种程度的介入,蓝梓跟珊瑚在这边疑惑地看着。

    那寄生者的状态已经非常不好,有人忽然坐到他的前方,看起来还是针对他而来,顿时表现得异常敏感,警惕地瞪住了方清逸。方清逸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没有说什么,望了他一会儿之后,低头拆开魔方的包装,在手上转动着。

    魔方的颜色在他的手上混开,过了一会儿,这边才能看见方清逸开口说话,他声音轻柔,蓝梓和珊瑚这边听不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持续的时间不长,方清逸将颜色已经混乱的魔方放到了对方面前,起身离开。

    背对着那寄生者,他笑着对着蓝梓这边做了个“我先走了”的手势,随后朝着街道另一端走了过去。之所以不再过来,大概是不想暴露蓝梓与珊瑚被那寄生者注意,毕竟以这寄生者目前浑浑噩噩的状态,在方清逸过去之前,估计是注意不到这边的三个人的。

    他看起来只像是过去跟人做个益智的小游戏,魔方放在那儿,敏感的寄生者艰难地吞咽着口中的食物,偶尔就抬头看那魔方一眼。过得不久,他吃完了早餐,望着魔方发呆了好一会儿,才陡然伸出手,将那魔方拿了起来,转了几下,又像是偷了东西一样的往往周围的人,将魔方揣进兜里。

    寄生者起身跟老板结了帐,转身上楼。蓝梓与珊瑚对这事感兴趣起来,也连忙跟上去了。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