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台湾花莲。

    提着一大袋东西走进那个小院子的时候,小丁便看见了前方不远处的女人。她就悠闲地坐在对面的走廊上,背靠着古朴的房屋柱子,天气炎热,她穿着清凉的白色短袖衫,下身是一条休闲的粉红色热裤,修长白皙的双腿就那样伸长在木制的走廊边,日光从院子里大树的树叶缝隙间透过斑斑点点的金黄洒下来,就那样落在她的身上。一条看来人畜无害的白色大狗就躺在女主人的腿边,无聊地打着呵欠。帅奴喔……

    他在心中吹了声口哨,同一时-刻,屋檐下正在玩着游戏机的女人皱着眉头将锐利的目光投了过来。就是太辣卜无奈地叹一口气,小丁提着袋子走了过去,在那女人身边放下来。“最近新齿-的漫画杂志,动漫碟还有游戏,呃……还有你要的手办。

    自从加入这个女人建立的所谓组织之后,其余的方面前还好,就是常常会被使唤去买什么漫画书、游戏碟,让他觉得真是一腔热血得不到抒。以拯救世界为己任的组织,每天去杀杀人搞搞破坏才是应该微的嘛一一当然,并不是说应该去杀人搞破坏,而是在拯救世界的过程中需要杀人需要破坏……虽然这个理论一般人很难懂,但小丁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拯救世界这种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其实话说回来,埋葬机关在这个方面做得其实还不错啦,常常都会出去有组织、有纪律地做点这方面的实事。但无论如何,作为领和老大的帅妞一回来就沉迷于动漫游戏之类的本西,就实在让人觉得有吞无力,一点也没有作为救世组织Boss那种有内涵有深度又很沧桑的感觉嘛。再退一步说,喜欢动漫就喜欢动漫吧,也没必要……“《具姬》玩了吗?”名叫Rd抑g的女人又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看吧……你也没必要让组织里的每个人都去玩游戏吧……

    “咳,玩了……一点点,哦不……玩了很多了……故事相当不铝,我非常感动,就是最近比较忙,你看……我要去买漫画书……”他顿了顿“……还要买游戏碟……”再顿一顿,看见老大那愈阴沉的眼神=“不是)还有手办。手办一一一一一一你看一一一一一一我玩了很多了)只是还没有全部通关而已……”

    一阵冷场。片刻,RIng淡淡地点了点头,微微蹙眉:“说这么多干什么,我又不是逼着你们玩,只是给你们推荐一点健康的休闲节日而已一一r一一一“不是,我回去之后立刻就玩……”这下死了……小丁心中哀嚎。

    随后一阵冷场,过了一会儿,RIng才想起了其它的事情:“江海那边有新的消息传过来吗?”

    “黑市上流出来两张照片,现在大概能确定杀死贺东临跟扫平霍启南的是同一股力量动的手,界碑对这方面消息封锁得太严,江海那边现在又开始乱成一片,短期内恐怕不会有确切的消息放出来了。根据大家的猜测,造成这种程度破坏的力量足以对抗六级的进化者,界碑当中,最有可能动手的是古平心领导的第一组,辛牧阳的第三组或许也勉强能做到,不过古平心、辛牧阳以及第三组的精锐当时都在北方,大家认为很可能是第一组的一批人当时就在江海,至于领导者,则是第二组的组长,那位杀手之王。”

    说起这个,小丁终于摆脱了方才因游戏而引起的紧张情绪:“哦,对了,江海那边,对这件事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推测。”“什么?”

    “有人认为,这两件事恐怕是一个人干的……不是同一股力量,而是同一个人,只有一个人,因为虽然贺东临那边没有什么旁观人士,但霍启南的别墅被炸平的事情,还有一部分目击者存在的,虽然是远远的看,但据说那就是一个人干的,行动度非常快,破坏力大…RIng眯起了眼睛:“无稽之谈……”

    “当然,我们也觉得无稽,这个人他先要在城市的一边杀掉了贺东临,把整个地面轰出一个像是导弹爆炸的大坑,然后立即赶去霍启南那边的聚会,在几分钟的时间内把那里给推平掉……江海也没有多少人信这个,我有查过所有可以拿到的有关六级进化者的资料,全世界的六级进化者中,好像也没有这么暴力的。根据界碑第一战斗组的风格,我们觉得很可能是他们组成了一个厉害的异能组合。但疑点在于,这样子杀人真是没有效率,根本不像是专业人士……”

    界碑的四个战斗组,古平心领导的第一组向来以巨大的破坏和范围的杀伤而闻名,中国安定的这些年里,南亚局势一向动荡,几个小组在这边都有过战斗的痕迹,在印度、泰国一带,甚至留有“青龙勿用、至大之力”这样级装B的称呼,而在国内的战斗中,界碑最少动用的,也正是这一组的人。叶驰的第二组主高效牟的暗杀“朱雀幽璃,极限度”辛牧阳的第三组则是“白虎凶牙,无坚不摧”主要的风格就是高效突破,点对点的破坏,至于玄武阵兰,绝对防御则是指目前陈旭领导的第四组。

    不过,对于真正厉害的进化看来说,风格与方式可以改变,但专业与否,却往往不可能相差太多,如果“不专业”那就往往证明了,这家伙是个菜鸟。果然,想封这一点,RI岭的一只手轻轻捏了捏,霎时间似乎连走廊外明媚的日光都暗了几分。“照这么说起来,倒真有可能是一个人了?”

    小丁抿了抿嘴,不知道该怎么说:“呃,不管是不是,反正贺东临死翘翘了……”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

    六月份在马来西亚的那次行动,由于贺东临的出手,自己这边牺牲了好几名得力的同志。埋葬机关展不易,那也算得上是一次不小的损失,不过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当时叫刑g老大与贺东临有过一战,虽然阻止了贺东临的追击,但事后看来,Boss在当时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甚至还很有可能在战斗中居于了下风。

    回想她这些年来的经历,以前她在美国建立了组织与五十一区做对,弄得整个北美的异能组织都头痛不已,最终联合起来才把她给剿了。但即便当时的组织在这样的高压之下覆灭,她也是一个人带着那条大狗冲杀出了重重危局,幻想具现所向披靡,最终还是在一路的追杀之下回到中国,再辗转到台湾安定下来。

    以她的心高气傲,难以接受在那样的战斗中居于下风,一离开马来西亚,便看见她在研究有关近身作战的能力,随即也让组织内部做好了应付贺家攻击的准备。谁知道贺家人果然一路杀来,才进入花莲范围,双方便火拼一场,其中却没有贺东临的身影,就在这个时候,江海便传来了贺东临被杀的消息,那家伙居然那么容易就被人干掉了。简直是太乱来了。

    如果是被界碑的战斗组干掉,那倒还娟,毕竟就算贺长安杀过去也未必扛得起界碑战斗组的正式出手。但如果出手的只是一个人……这家伙在那今晚上不光轻松干络了贺东临,然后还去扫荡了霍启南再扬长而去,时比之下。

    小号七香见那女人的嘴边勾出了一丝笑意:“继续调查,如果是真的……我倒真想见见那到底是个什么人,到时候……”

    “收到。”小丁点了点头,到时候会怎么样呢,如果是真的,你又打不过他……他在心中腹诽一阵,救世英雄应该多想想有关拯救世界的正事,不要想这种争勇斗狠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别老想着游戏……于是在离开的时候,他还是小心地作出了有关正事的提醒:

    “对了,最近亚洲局势这么乱,界碑突然就跟真理之门开战了,贺长安听说又联合了韩国的‘风暴”日本的‘靖国祭礼,、‘神风-这些乱七八糟的组织要对界碑动手,他现在多线作战,我觉得我们是不是趁他病、要他命,正好就把大6的那批科学家给……咔?”

    RIng在那边正从口袋里拿出漫画杂志来翻,想了想,摇头一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界碑还没到瘦死的时候,他们现在虽然看起来要多线开战,实际上力量的挥并没有到极限,对国内掌控也是最严最敏感的时候。以我们现在的规模,连贺家都没办法硬抗,过去「你就别想回来了……”

    小丁垮下了肩膀:“不过最近很闲啊……我们应该有克服困难的决-u+-,,,——

    RIng翻着手上的杂志:“马来西亚已经去过了,现在东南亚局势棚成一根弦,这根弦一断,双方正式冲突的时候,反倒是风暴这样的组织,扛不住界碑的压力会绷得紧紧的。所以一旦开战,我们就去韩国,逛逛青瓦台,这个空子钻得好的话,或许还能去日本旅游一

    “韩国有两个这方面的博士很出色,以前听……说起过……”她抱着杂志,将目光望向院子一角的天空,回忆着某些事情,随后反应过来:“呃?你说你最近很闲?”

    “啊!”小丁一个激灵“没没没、没有,我最近……哈,我还有很多事情呢,包括调查韩国的!$料,还有查江海的那个人,哈哈,我马上去着手调查,我在江海有很好的情报网的。”

    他说着,急匆匆地从门口跑了出去,随即又探出一个头来:“对了,最近政府这边也已经有人盯上我们了,听说是特别调查第七科的人,负责的……一个代号叫杀手杰,一个叫毛利,待会我叫桤下的铃铛,女子在口袋里检查着买回来的各种动漫书、光碟、手办之类的东西,无意间又想到了可能在江海的某个存在,微微皱了皱眉,就在她这皱眉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仿佛在微风抚动的屋檐下现了形,隐隐的黑色轮廓。

    这是一个正方形的院子,就在这午后的廊院中,那隐带黑色的物体犹如幽灵鬼火,却长长的盘旋了整个院子一周,旋即消失不见。女子提起塑料袋走进了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