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点。b国安二十局基地,方少白与古平心从沥讯室里缨刀不

    “事情越来越乱了啊。”古平心笑着摇了摇头,“刚刚才跟人表了态不会对霍启南如何,现在就决定扫掉他,会不会被弄得有点被动?”

    “有什么办法。”方少白也是笑,“不过问题不大,只是霍启南以前的犯罪证据,怎么动他都不存在说法上的问题,再加上这次实验室的事,他跟贺家做交易的事,贺东临动手之后虽然他急着撇清。明眼人谁看不出来他跟贺东临有接触。好死不死还遇上真理之门的捣乱。明面上谁也不会说什么,不过”,利益重新分配,搅了他们这么多生意,或多或少会有些怨我,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方才在通讯室里听了蓝樟准备开始对霍启南动手的消息后,方少白只说了一句:“那就扫了他吧。”决定了与霍启南有关的一干地下势力的命运。不过,话说得轻描淡写,要做或许也会顺顺利利,但之后引起的问题,还是相当复杂的。

    二十一局并不是什么仅仅对军队或是政坛高层交代的小机构,它负责的方向有着极端的特殊性与神秘性,支持它存在的基础、费用开支等等,都不可能从光明正大的渠道里要过来。而这些年来组织内部的发展,乃至其麾下一大批衍生机构的运作,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若是单单从国家的账面上拿钱,又要保持相当的神秘度,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再者大量的异能试验,诸如如今信城方面所研究的“世界碰撞”之类的事情,短期内都不可能有结果。一个没有成果的事情。就算最高领导层真是大力支持,落到下面来,肯定还是不够的。

    这几乎就是在运作一个可能几十年都看不到成果的无底洞。

    到得如今,二十一局当然也会跟各个异能组织有接触,跟国内各个。层次的相关者有联系,会有外包服务啊,也会有许多衍生科技的研究啊,获取资金和支持以维持主体研究的运转。既然要这样,自然也必须跟许多方面的实权或是实钱人物打交道。有个好关系,肯定是必须的。

    江海在国内算是最大的城市之一,国际大都市,金融中心,霍启南一倒,江海内部的许多东西都要开始洗牌。大量的利益相关者必定也会头痛,总有一部分压力要压到二十一局这边来,麻烦当然是有。

    如果事情有转圈的余兄,有足够缓冲的时间,或许方少白也会想个。比较温和的方式保全一下霍启南。但既然已经没这个可能了,他自然也只能选择尽快收拾残局。而无论如何,霍启南的事情相对于真理之门,也真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了。

    他跟古平心来到指挥大厅的中央,看了看上方的大屏幕,随后到旁边一些工作人员的控制台上看了看某些特定的回馈信息,问了几个问题,在别人的回答中,思考了片刻。

    好半晌,他终于点了点头。

    “那就他说道,“开始吧。”方少白的声音不大,然而已经足够附近的这些人听清楚了。

    “开始。”

    命令从一点涟漪扩展开,却也仿佛陡然按下了按扭,影响转眼间被放大了,在整个。大厅里轰然扩展开,延伸往整个基地,同一时间,无数的命令讯号从这里被发出,按照特定的方式,瞬间蔓延往整个国家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开始。”

    “开始”

    开始开始。

    开始开始开始

    开始开始开始开始

    ”电流蔓延过去,细微的响动,信息在系统之中被传达,火被点燃了,齿轮开始旋转,国安二十一局这个庞然大物,开始动了。

    江海,大雨在下着,各人还有各人的事情要做。

    接收到对界碑动手的信息时,叶驰等人,正在为霍启南的事情查漏补缺,处理善后。别墅中的那场大战持续的时间不久,然而真是被毁灭得彻彻底底,大火到现在还在雨里燃烧,真逃出来的霍启南的手下。十分之一都没有,也都是一些底层的人员了,这些人,便是叶驰等人仍旧要控制的对象。

    不久之后,属于皇帝所有的那个富丽堂皇的古怪办公字里,女人与白起取得了联系。

    “怎么样?地藏呢?”

    白起那边忙忙碌碌的,像是不时有人进出报告事情,随时都有大量的信息要处理一般,他低头忙了一阵,方才抬起头来做出回答。

    “界碑动作很快,就在刚才,安庆那边首先受到打击,接下来全国范围内好几个地方都是同时开花。老实说,我之前都不知道界碑的情报系统居然都已经掌握了我们在鹤岗那边的布局”地藏在三分钟并跟辛牧阳短兵相接了,之后的情况还得看。”

    皇帝拆了一片口香糖扔进嘴里:“你呢?”

    白起笑了笑:“还是在按照预定的程式走,我准备转移一个地方。你对叶驰的实力有估计了吗?”

    “大概有了。”

    “任何人想要杀他,都是生死五五开。就算不是进化者,人类也是有潜力的。很多人在推想中恐怕都能正面杀死他,问题在于没有人得到过这种足够正面的机会。”

    “关于那个会飞的家伙,录像信息看到了?”

    “我早说过他是超级赛亚人。六条御息”他想了想,又笑着摇了摇头,“到是没想过他会在这时候突然冲出来,不过他把霍启南给平了也好,那边的局面越复杂,对你越有利,可以轻松很多了。”

    “我倒是就喜欢有难度的,否则会让我的乐趣降低不少。”

    白起并没有回答这句话,因为似乎在那边又有些信息传了进去,他略看了看,做出简短的指示。片刻。白起从座位上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之前都很轻松的笑容敛去了,对这边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接下来几年”会很难”他朝这边点了点头,“你保重

    女人偏了偏头:废话。”

    医院

    郑医生从手术室出来,看见了坐在长椅上几乎浑身上下由头发到衣服都被雨水淋湿了的少女,少女长得很美,眼眶红红的见他,便匆忙迎了上来。他点头说了几句话,随后让旁边的护士去拿一件外套来给少女披上,走出了手术室外的长廊。

    一路上电梯上了三楼,他推开一扇办公室的门,里面没有开灯,仅有的光芒是自窗户微微照射进来的路灯光。窗外是延绵的雨幕。

    一名女子同样委在那窗户边,他打开办公室的灯,那名作为界碑在江海的分区负责人的女子身影便清晰了,身上同样有很多被雨淋湿了的地方,看起来跟下面的少女一样在等待手术的结果因而没有离开。

    这样可是会生病的啊。作为医生,他在心中叹了口气,随后看见女子朝这边走了过来:“怎么样了?”

    “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把我给吓了一跳,这到底是什么人啊。”郑医生摇了摇头,随后见女子的表情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他也就摆了摆手,不再好奇。

    “身上伤口很多,虽然都不是非常严重,但加在一起的负担太大了,一般人恐怕都会因为流血过多出问题,不过他的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强了很多倍。我从来没见过什么进化者在拥有那种破坏力的同时还能有这么变态的复原能力的”只是感慨一下,不用跟我解释原因”

    “另一方面,最神奇的是他的抗毒能力。贺东临这次用的不是直接致死的毒素,但非常霸道,一般人在很短的时间内恐怕就会失去行动能力,九死一生,只剩下一口气,陈亚迪和郭莹之前服了解毒剂,还算是对症的,但他们估计也要躺个好几天才能有行动能力。这边”我确定他没有喝过任何药剂,但是毒素对他的影响出奇的如果不是受了这么重的伤,估计他自己的免疫能力都能把毒素清光”导致他昏迷的因素目前已经解除了,剩下的恐怕就是累的”

    郑医生说着,微微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道:“如果没有这方面的限制的话,我想我是不是可以提取他一定的血液样本和组织样本进行深入的研究?老实说,我现在对这个非常感兴趣。”

    “组织样本?”

    “哦,没什么,例如头发之类的,另外按照你的要求给他掩饰伤口的时候,也取得了一些。相对来说,抽点血还算是比较严重的了。”

    “他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会向上面申请,但应该没问题。不过,决不能让他知道你拿他做研究。”自从听到家安已无大碍,素心的眉头也就已经舒展开了,这时候轻声说着,到是露出了第一缕微笑,“他从小就害怕会被人解剖切片搞研究什么的。”

    郑医生点头表示理解,口中开玩笑地抱怨一番:“啊,怎么可能”谁给他灌输的这么恐怖的思想悄”

    “是我吓唬他的。”

    “呃”郑医生愣了愣,片刻后素心脸上也浇起笑意,两人便都笑了起来。

    醒过来的时候,天黑黑的,依然是夜晚,外面在下雨,嗅到了消毒水以及芥末身上的那股馨香气息。

    微微偏过了头,芥末披了一件薄外套,趴在病床边睡着了,发丝披散着,一只手与他的左手握在一起,另一只手上还握着一条毛巾。

    随后,在这些许的动静下,芥末也醒了过来,她如同被什么惊动了一半悚然坐起,在侧面病房门口渗进的光芒里,眼中还带了一丝茫然的神色,片刻,那份茫然才化为欣喜,她的眼皮肿肿的,看来是已经哭过了,这时候,眼泪又如同断线珍珠般的滚落下来。

    “办    …”

    蓝樟有点想要解释,他之前就是以处理黑社会的事情为理由将芥末支回去的,惹上黑社会,被砍了这么十刀八刀,这个理由很充分”可是话到了嘴边,说不出来:“我没事了,你别哭啦。”他这样轻声说着。

    芥末擦着眼泪,无声地点头,随后俯下身来,将脸颊触在了他左手的手背上,轻柔偎贴着……

    那天晚上的事情过后,界碑与真理之门全面开战,并在其后的几天里愈演愈烈。而当贺东临死在江海的消息传出去,刚刚踏上台湾花莲的土地,与率领“埋葬机关”的口四昭展开了第一次大战的贺氏子弟便集体缩回了马来西亚。

    随后这些年来一直隐身幕后的贺长安终于现身,就两个孙子死在江海的事情对界碑提出了质疑,同时界碑也提出了两人在江海犯罪杀人的证据,特别是对贺东临杀死一名在职公务人员提出了强烈抗议。

    双方的这番交流并不长,无论谁对谁错,打嘴炮从来就没有意义。然而作为导火索,当界碑在国内全力对付真理之门的同时,整个东南亚异能界的气氛,就已经紧张得几乎要凝固了一般,战云涌动,天南欲倾,已经是大战之前令人窒息的最后宁静。这些事情,蓝樟一点都不知道。

    他对于自己住的病房有点耿耿于怀。

    并不是差,而是太好了,这是个单间,简直是豪华病房。

    而豪华意味着收费肯定很高。

    于是他在今天早上跟芥末提了一下,芥末也愣了一会儿,然后就让他不要管这个了,要好好养病一就知道是这样的情况。他可不觉得普通病房有什么不好,医院是个老虎口,估计是因为自己晕到在医院外面,他们把自己弄进来就直接扔到这个豪华病房了,等到结账的时候恐怕要被狠狠地切一刀。唉”

    目前已经是他住进医院的第五天,事实上他第二天就能下床了,只是被芥末制止,昨天才勉强让他下床走一下。芥末让护士弄个病床如今也在这里住,素心姐过卞次。郭荐到是没有    磐樟知道她怎么了。犬其至都联系不上她,害得蓝樟提心吊胆的,还好前天芥末终于把电话打通,郭莹在那边说有事,过几天会来。当然是骗人的,估计她现在还在病床上住着呢。

    唉,一个是男朋友,一个是姐姐,就骗芥末一个人,蓝樟心中有点过意不去。如果郭莹能早点找个男朋友就好了,这样自己就能坦白了,否则就不好说,让芥末知道什么“你姐姐以前喜欢我”这种事情的话,三个人就只能尴尬。

    心中正想着这些,病房门陡然被推开。他本以为才刚出去买午餐的芥末回来了,一回头,徒然间愣了愣。

    穿着宽松病号服的郭莹站在那儿,正气喘吁吁,认真地盯着他,那真的是盯,仿佛要透过蓝樟的身体,直看清他的灵魂一般,蓝棹记得电视里革命同志徒然发现汉奸时的目光也是这样。他心中猛地一咻,有些莫名的慌张。定睛郭莹的状态也不好,她不是住在这个医院,病号服里看起来同样像个绷带怪人,柱着一根拐杖站在那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能下床就冲过来了,但纵然是这样,她那贴了一个大创可贴的脸上配合着注视的眼神。仍旧显得英气逼人。

    “呃,你……你……来咖    ”

    蓝樟连忙下床想要帮忙搬凳子,郭莹走进来顺手关上了门,她的动作有些慢,然而沉默之中仿佛带着巨大的慑人气场一般,令得蓝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郭莹就那样走了过来,目光清澈地望着他。

    “那个……芥末她出去买午餐了,我…”你

    “把衣服解开。

    ,啊?”

    “我想看看你的伤。”冷静而轻柔的语调,却包含了不容置疑的坚决在其中,蓝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郭莹已经掀开他的衣袖,在解他手臂上的绷带了。蓝樟有些想要挣扎,但没什么意义,又怕弄伤了郭莹,实际上郭莹此时也没什么力气,她一只手几乎被绷带完全绑了起来,只露出一小截手指,另一只手的手指也在微微颤抖着,就那样将他的绷带一圈一围的给拆开了,直到露出里面的伤口来。

    伤口终于露出来的时候,郭莹的眼中闪过些许的惊讶和疑惑,随后还是逼着蓝樟脱掉了上衣,连看了好几个伤口。蓝樟多少也注意到了她的疑惑,他望着那些好得很快的伤,心道难道因为我伤口愈合得很快,所以她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心中不免得意。

    郭莹就那样望着那些伤口看了好久,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心中做出了怎样的结论,但疑惑还是渐渐化作了丝丝了然,更为复杂的神情。蓝粹开始小心编造自己遇上了霍启南的几个喽罗,结果被乱刀砍了一顿的经过,他望着郭莹的眼神,说得也有些心虚,郭莹就那样失神了好久,点了点头,替他将绷带再度绑上,望了他一眼方才开始后退,在椅子上坐下了,依然是偏着头望着他,好半晌,终于在嘴角勾出一抹复杂笑容:“对不公    ”

    “呃”也没什么啦”芥末待会要念你了,你这几天老是躲着她”

    郭莹不说话,又是沉默着在那儿望了他半分钟,蓝樟便再度心中没底起来:到底怎么了啊,”

    随后,郭莹拉着拐杖站起来了,她笑了笑:“没什么,因为”因为听说你也受伤了。想过来我马上还要回去的,伤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好,我骗芥末说有事,你别告诉她。反正没事了,告诉她她又要着急,然后,,我先回去了。”

    她就那样拉开门,走出门外,随后又退了一步那儿,蓝樟只能看见她的背。

    “对了,那个……事情都解决了,没事了,我以后……不会再管那些事情,所以,,你,,你也别担心了,对不起她站在那儿,就那样说着话,“然后”然后,我们两个的搭档,也到”到这里吧”谢谢你,,对不起,”

    她像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这些话说完,蓝樟看不见她的脸,就那样愣了半晌方才点了点头:哦。”

    门外一名护士走过去,有些好奇地看着站在那儿一边哭一边说话的少女,她的前方也没有人,简直像是在对空气说话。

    几乎是在出门的那一瞬间,眼泪就已经掉出来了,如同决了堤一般。

    从小到大,少女未曾这样子流过眼泪。

    很多事情,或许很久以前,就应该察觉到的。

    前些天她就已经在心中隐隐有些想法了。芥末跟他的重逢是九七年在香港的时候,那个戴着头盔的人第一次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而当芥末在蒲江与他再度重逢之后,头盔侠也再度出现,救下了她。

    先前只以为是巧合不,她甚至完全没有将芥末口中的阿樟哥哥与那人联系在一起。归根结底,蓝樟太不像战士,最初认识的时候,感觉他什么都很笨拙,甚至觉得他完全配不上芥末,后来渐渐认识到一些他身上的发光点,也只是稍稍认同了他成为自己的妹夫而已,平日里的蓝樟总是与人为善,甚至到了良善可欺的地步,她怎么可能将他与心中的那个近乎无敌的身影联系起来。

    可是到了前些天,当明素心出现,那人与贺东临展开对决的时候,一切也就在她的心里明膘了。他也来了江海,原来不是跟着自己,而是跟随着芥末过来的,因为芥末是他的女朋友。他在之前又跟明素心、陈亚迫住在一起,因为是界碑的人嘛,这一点真是太好理解了,原来如此。

    回想起来,他在那几年的时间里一个人流浪,一个人生活,又怎么可能真是那样简简单单的老好人。伤口对不上,可这又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他是界碑的人,想要掩饰一下受的伤真是太简单了。最重要的证据是,自己刚才进去到出来,以他那种总是关心人的性格,竟然从头到尾都慌张得没有开口问自己到底友二了什么事,而只顾着编他被人砍了一顿的故事一百尔池点前就看见了自己受伤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这样。

    如今想想,他是因为芥末的关系才救了自己,因为芥末的关系教导自己,也是因为芥末的关系”在那天直接跟自己断了联系。而当自己可笑地选择了不依不饶的时候,他又在暗中费尽心思地想要保护自己,劝自己不要做危险的事情,贺行彬的事情也是他替自己处理掉的

    想想那天他提着个破保温饭盒在街头“遇上”自己的情况就明白了。

    而当自己的那场调查导致的后果终于惹上了贺东临、霍启南这些惹不起的人,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小他终于还是那样出了手,直接杀死了贺东临,再一刻不停地赶去霍启南的别墅平掉了有威胁的所有人,如今缠着绷带躺在这里,还要对自己的任性做出这种仿似他理亏一般的包容和让步……

    真是……太可笑了  …

    郭莹你真是……太可笑了  …

    她就那样无声地哭泣着走在通向医院外的长廊上,眼泪止不住,拼命的决出眼眶往下滚落,怎么擦也擦不完。泪眼模糊的世界中,周围的人都在好奇地看着她。

    楼上的病房里,蓝樟隐隐明白了一些什么,他皱着眉头,忧虑地想了好久,终于还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几天之后,蓝樟终于出院了小郭莹受伤的事情,也被揭发了出来。男朋友受伤,姐姐也受伤,一帮家人这么不爱护自己,芥末也爆发了,将两人骂了一顿,然后成天在医院里照顾和唠叨姐姐,回来的时候也要拿蓝粹撒撒气,甚至把蓝樟推在床上拳打脚踢什么的,痛是不痛啦她当然也不可能真把蓝樟一顿胖揍,撒娇、气闷和委屈的意味才是主体。

    不过蓝樟也蛮委屈的:我受伤之后没瞒你啊,瞒了你这么久的是郭莹,你怎么不去揍她

    答案到也是明显的,他出院了,郭莹目前还是病号。

    芥末既然过去照顾姐姐,他当然也得每天赶过去郭莹住的医院,只是面对着郭莹,蓝摔这几天总觉得有些心虚,不过郭莹没表现出来什么。蓝樟便有些疑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

    芥末之前在那边的医院里照顾了蓝樟,如今又搬到这边的医院住下来,方便照顾郭莹,蓝樟则会每天回到宿舍,帮忙炖些鸡汤什么的送过去。短笛哥受伤也住院了,素心姐这两天似乎同样有事不在。撇除因郭莹而带来的烦恼,蓝粹的心中也有事,偶尔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想。

    这天傍晚从医院回去,隔壁素心姐的房门终于打开了,蓝樟在门口看了一样,只见素心姐穿着一身粉白色的夏装,正坐在靠窗户的墙边打开她的那个小本子写着些什么,夕阳搞黄的光芒洒在她的侧脸上。像是给她整个身影都镶上了一道金边,同样被夕阳染上黄色的素白发卡固定了一头长发,只在左边的脸颊垂下一缕轻柔的发丝。蓝樟跟她打了个招呼,她像是从恍然中醒过来,便也朝这边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蓝粹回到房间,准备煮饭,片刻后又坐在了床边,有些心神不宁地想着事情。终于,他深吸了一口气,过去素心姐那边,搬了一张小竹椅,在素心姐旁边的夕阳里并排坐下来。

    素心合上了笔记本,偏过头望着他。

    蓝樟坐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道:“呃,素心姐你是”你是界碑的人吗?”

    蓝樟不是什么天才,但也并不是一个笨蛋,中人之姿,该想到的还是能想到,从那天看见短笛哥开始,就大概能做出这样的猜测了。他鼓起勇气问出了这句话,几乎是屏住了呼吸等待对方的回答。素心还是那样温和地望着他,目光流转,过了好久。方才漾出淡淡的笑意,轻声道:“如果我是呢?”

    这几乎就是肯定的回答了,蓝樟愣了愣,旋即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不管怎么样,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了。

    “那也没什么啦”就算是小反正你还是素心姐嘛,短笛哥也很不错啊,那个”呃,你们是想要我也加入卿    还是说只是看看”那个,我不是很喜欢打打杀

    蓝粹在这方面是个豁达的人小素心姐对他好,短笛哥也很不错,他并不在意这样的欺骗,界碑如果不对自己保密那才是笨蛋呢。不过对于加入界碑他就有些犹豫,毕竟还是有些怕死,一时火气卯上霍启南也就罢了,整天执行任务的话,这个对他来说的确很痛苦,想要把这种事情说得委婉一点,自己就想当个小老百姓之类的”正说之间。素心望着他开了口,将他的说话打断了。

    “嗨,家安

    那轻柔温暖的声音这样唤他。蓝樟点了点头:“嗯。”他等着素心姐接下来说点什么,不过素心只是看着他。片刻之后,蓝摔才察觉出有点不对劲:嗯?”

    “嗨,家安

    素心仍然这样叫他,蓝樟愣在那儿,迷惑不解地眨眼睛,素心朝他靠了过来。

    “你叫蓝家安

    宿舍宁静而深邃,唇畔轻柔响起的呓语声,如羽毛在空气中谦起了涟漪,拨弄着遗失在遥远记忆间的痕迹。蓝粹有些迷惑地坐在那儿,感受到了额头上传来的柔软感觉,这一刻,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像是水一般的包围着他,素心闭上了眼睛,在他的额头上印下轻柔的一吻,两滴泪珠,自她的眼中晶莹地滑落了。

    安静的傍晚,夕阳洒进来,将这一幕染上金黄的颜色,镌刻在岁月里的画卷里,凝成了永恒”

    防:第八集完了,待会还有一个小结会发出来。,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肌叫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