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宝树杀了贺东临……

    谢宝树谢宝被…

    谢宝树谢宝树谢宝被…

    震耳欲聋的巨响,光与火的交窜,那个名字像是遗落在耳畔的呓语,轻微难言得像是一缕随时都要消散的风,却执拗地站在那里不退,短短的瞬间就像是被无限拉长了,那名卓终于在这样的变化之中陡然增大了,转眼间,如落石如山崩如怒潮,排山倒海朝脑海里冲进来。(.)

    火光、震动、冲击的波纹,毁灭的预兆,别墅内外的人群,或慌乱、或惊恐、或愤怒、或凶悍,火焰凝成的彗星倾斜着划出呼啸的光路,下方的人便朝不同的方向奔走,有人慌忙地推开椅子站起来,桌椅倾倒,饮料化为水滴挥洒在空中,各种食物散落出去,有的人在奔跑中撞在了一起,有的人被人推得摔倒在地,也有人手上或是身上已经漾出了奇异的光芒,身体却已经被冲击的波浪推动,不由自主地飞起在空中。

    点缀这一片慌乱众生相的是爆裂的殉烂烟火,奔突的能量流被轰碎的墙壁、从地上轰然掀起的水泥、瓷片,在冲击中倾倒、滑动、或是飞起来的各种家具,被波及到的酒柜附近,无数的酒瓶、杯盏都在瞬间被波纹蔓延了过去,飞洒的酒液中,连同旁边的一排排巨大落地窗粉碎出来的无数碎屑的玻璃,在火光、灯光、电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如同星空一般璀璨的景象来。

    谢宝树杀了贺东临……

    霍启南抬起了头,巨大的冲击里已经听不见声音了,这个信息才徒然冲进了他的脑海里,光芒在他的脸上交错着,他被随之而来的巨大冲击力推得朝旁边晃了两步,之后才被人扶住,周围混乱成一片,他只是将目光望向外面的庭院,从空中降下的那人落下的方向。

    那人影轰出最后一道如同彗星般的火光,消失在围墙后方,下一刻,爆炸的惊人火焰自围墙后排山倒海的冲进来,围墙被人从那一边以爆炸的形式狠狠地犁开了,草地上像是爆了一个喇叭形的巨大烟花,爆炸的光冲破墙壁之后朝四周轰然扩散,草地上来不及跑开的两名手下的身影就在这巨大的冲击下以抛物线的形式从视野的一边消失在视野的另一边。

    一道残影自火焰中高冲出,仿佛是以这巨大的爆炸为背景,在那里停留了一瞬,朝这边望过来一眼,微微偏了偏头。下一刻,一颗呼啸而来,转瞬变大的火球便已经取代了那道人影,轰然冉,火球在走廊上被一名手上光的进化者硬生生地打偏了方向,然而那道人影已经出现在另外一个角度上,随后,便又是两颗惊人的能量弹掠地疾走,呼啸而来。

    从第一颗能量弹从高空掷下,这一系列的大规模打击生到现在不过是十秒钟左右的时间,火焰还在别墅内外到处爆,冲击的波纹还在交错,空气中各种碎片、火星。不得不说。别墅中的许多人,此时都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打懵了,运气差的第一时间就被波及到,不过其余的进化者,还是在片刻之后就反应过来。大厅中的一些人此时便已经将彼此的能力组合起来,以特定的方式运转、增幅,将其中一颗能量球扭曲了方向,另一颗则被直接爆散在别墅的走廊上。

    然而,光焰才刚刚散开,紧接着的三道光芒,便又如同连珠火球般的放大了。轰然巨爆,整个别墅持续动摇。

    那一边,蓝摔倒是没有看清霍启南,只不过这边大厅人多。自己轰了好几下居然被挡下来,便集中朝这边继续轰了过来,一片火光与爆炸中,也真是看不清谁是谁。

    这时候其实在他心中也很紧张,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把霍启南找出来卯死的想法。自己毕竟只有一个人,聚集在这里的人数十上百,先保全自己才是王道,这时候如果把注意力放在一个人身上,难保不会被人抽冷子从后面开一枪。

    因为这样的考虑,从刚才一冲进来,蓝樟就一直在保持着高的移动,疯狂聚集的能量一轰出去就立即换地方,选择的目标也并不仅仅就集中在某个区域,几乎都是前后左右的乱轰,只要有人就行,一时之间,四面八方几乎都是爆炸与火焰的混乱,然而即便是这样,也肯定是不够的,时间进入二十五秒,力量朝脚下飞快地延伸开。

    埋藏于地底的线路,朝远处勾勒出整栋别墅的轮廓,一样一样的电器,车库里的汽车,储存在某处的汽油,霍启南在别墅中储藏的各种武器、火药、炸弹,这一瞬间呈现出来的,是无数可以被引爆的物体,它们就静静地围绕在他的周围。蓝樟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别墅大厅中,霍启南已经按下了自动防御系统的开关。对于他来说,在这突如其来的第一轮打击中受到的损失难以估量,别墅已经烧起来了,手下也在徒然间折损近半,但到得此时,还算有效的防御,终于组织了起来。

    大厅里的众人在手下两名五级能力者的协调下,将陆续而来的狂轰乱炸给硬生生的扛了下来。对于此时的霍启南来说,根本难以理解面临的到底是什么现状,外面那个是谢宝树,是那个谢宝树吗?那人※停留,就像是幽灵在做着疯狂的舞蹈,顺便带出旧破坏力,总是惊鸿一瞥的看不清楚。但无论如何,跟霍启南脑海中的那个谢宝树相去甚远,完全难以理解。

    就算是什么六级进化者,他都没听说过有什么人会突如其来地将破坏力挥到这样的程度的。但更多的事情现在无暇去想,他甚至处于一种感到周围都不现实的犹如精神错乱般的情绪里,可无论如何,他明白事情的紧迫性,视野的一侧,轰来的能量陡然爆开成花火,侧面的一名低阶进化者也吐血飞了起来。而当他仓促间按下了按扭,别墅的地底,也隐隐产生了震动。

    他在别墅的地底、周围设下了足够的自动防御系统,就算不能置这样强大的进化者以死地,多少也能拖上一阵,他一时间还没能决定到底是让大家集体开始反击还是先分散撤离,视野之中,那人影正从远处朝这边走过来,看似散步般的悠闲步伐,度却是奇快,就像是电影快进的镜头。但最主要的,还不是这个。

    自从他出手开始,就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过一秒以上的时间,但这一刻,他却停止了那种高的游走,朝着前方,走出了四步。

    霍启南愣了一愣,心头不详的预感甚至刚刚涌上来,秦志丹抓住机会想要冲过毒,下一刻也停住了,他回过了头,目光中闪着不详的光,正要喊出来。

    那道人影的双手抬了起来。

    狂暴的电光冲出了地面,油桶爆炸的火焰冲向高空,掀飞了后方的房屋,别墅内外的爆炸还在持续,下一刻。被卷入了更为狂暴的力量当中。

    这一瞬间的情景是难以言喻的,蓝粹在顷刻间引动了百米半径内所有能够被引动的能量,电、火药、汽油,就在这一刻,人类所制造的一切机械、爆炸物都成为他的盟友。地面上掀起两三米高的电光浪潮,排山倒海地吞噬了那栋别墅。

    秦志丹的那句“走啊”没有喊出来,就算喊出来了,也已经被吞没在这一刻的震动里,埋藏在别墅墙壁里的电路,中央空调、电冰箱、电视机,一切的电子设备都瞬间背叛了它们的主人,以最为狂暴的方式爆出了电光与能量,而在别墅的另一边,地下室里因火药爆炸引起的冲击正在掀飞整栋别墅近一半的结构。

    大厅里组成的异能团体试图阻挡这徒然降临的全方个打击,就在蓝白色的光弧与火焰中,六七个人口吐着鲜血飞了起来,巨大的反噬直接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别墅一侧掀起的怒潮正在汹涌肆虐,爆炸推动的无数碎片横过天空,下方是火光、硝烟与雷电的光弧,这时候从大厅内朝外的惊鸿一瞥,霍启南看见那人影已经悬浮在半空中,方才就是他抬起双手的动作引起了这样的毁灭。然而他此刻明白,那区区的抬手还不是全部,此时那人影悬浮在地面上两米的距离上,双手已经举向天空,一股瑰丽如梦幻般的景象,正在他的上空出现。

    半空中,斑斑点点的能量光芒飞快的流转、汇集,在此时结成巨大的能量漩涡,看起来,就像是整个银河系旋转的图景。

    即便方才那股引爆一切的力量对他来说有着取巧的嫌疑,但实际上,也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了。不过这一刻,蓝樟还是咬紧了牙关,将周围空间里狂暴的能量再度引导回来,试图在这股毁灭的力量上,再加上足够的筹码。

    与贺东临一战的负荷不是假的,鲜血从伤口中迸射了出来,疼痛、虚弱、疲累、麻木,另外再加上因战斗而引起的紧张与恐惧,也因此,必须以更加快、更加彻底的形式毁灭掉他们。而且对他来说,眼前的这个景象,也是有足够意义的。

    从他第一次跟人以异能作战开始,幻想过许多乱七八糟的招数,每每为了电视里、动画漫画里的镜头幽不已,暗想自己可以用出来了就好了,什么佛山无影脚啊,如来神掌啊之类的,一个人去锻炼的时候,也曾经做过这些华丽的锻炼,可惜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每次真打起来,总是什么都没法用,或者用起来就变了形。眼下终于得偿所愿,感觉真是拉,

    浑天宝鉴,最后一式!玄宇宙!轰一

    光芒汇聚起来。

    别墅附近的山腰上,李文目光有些呆滞地望着那一片破坏的场景,叼着一根棒棒糖,嘴巴已经张开好久了,棒棒糖陡然掉了出来,大概落到腰际的时候,被他有些慌张地抓住,随后又塞进了嘴里,吧了砸嘴,继续望着那片破坏的场景。

    好半晌,他动了动耳际的通讯器:“喂,,白石,你们认识他的话”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更远一点的天空中,“皇帝”与她的女秘书一同悬浮在这片夜色里,望着那山腰别墅上的破坏景象,彼此都微蹙着眉头。片刻,那穿着装的女秘:“六级进化者,,也没什么人能这样干吧”

    “这种纯粹的破坏力,不是没有办法应付”皇帝皱了皱眉,“不过被他盯上的话,的确相当麻烦她淡淡地说着,一滴水滴滴在了她的鼻尖上,于是她伸手摸了摸,抬头望向!”老吧。剩下也没什么可看的一霍启南的势力不,但是被人占了先手一锅端,也就是这种后果了,”

    雨下起来!

    大雨在转眼间笼罩了天地间的一切,从草丛里冲出去的时候霍启南看见不远处别墅的火焰还在烧,然后,他便也看见了出现在不远处的人影。

    依旧是那张有些幼稚的娃娃脸,身上衣服破破烂烂的了,也受了很多伤,流了很多血,但那就是胜利者的姿态。撑开的能量罩甚至雨水都下不进去。

    霍启南在这之前从没想过这些东西,顶多是个天赋不错的年轻人,又有点界碑的关系,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在方明谦跟自己面前都是那副样子,如今回想起来,

    他杀掉了贺东临,然后,”然后他竟然还能直接赶过来自己这边,把自己这边给掀个底朝天,,

    回想起来,方明谦跟他说什么“网不可久、柔不可守”自己还总觉得他丝毫不知进退的那个时候,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以怎样的心态在看着这一切的。

    看笑话么,,

    如果换个地方换个个置,真是连自己都想笑了。手下的人并没有死光,但今天在别墅的,从其他方向跑了出去的,十不存一,已经不可能再有人过来。过来也没什么意义。霍启南站在大雨中看着那身影:“你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你是坏人。”那边淡淡的给了个回答

    霍启南陡然间愣了愣,他想过很多次自己的后果,从没想过自己会折在什么单纯幼稚的好人坏人论上,即便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听蓝樟说起过这个,但那是是居高临下的心态,他也从来没真想过这什么好人坏人有什么意义,在他接触的社会层面上,几乎不,是根本没有存在过意义。

    于是他有些荒谬地笑了出来:“坏人?因为我是坏人?”

    他在雨中摊开了手,指指下方的城市。指指更远处的其它别墅:“没错我是坏人,可谁是好人?你看看那些地方,那些人,越光鲜的就越肮脏,谁是好人!因为我是坏人?你要杀我?可笑!你就是好人吗?其他人就是好人吗?”

    “我不用跟你解释这介蓝樟在那边摇了摇头,“如果你是好人,这样问我,我有必要跟你交代。可你是坏人,没有要求公平的资格,我如果是好人,有资格杀了你,我如果是坏人,我杀你也是理所当然,你既然也知道自己是坏人,那么你当然活该被杀,莫怨莫尤,这不是你应该问的问题

    有关好人坏人、对与错的命题,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或幼稚或成熟,或坚定又或者人云亦云。射雕英雄传里裘千仞说你们谁没犯过恶行的,就能来杀我,洪七公回答我一生杀了两百三十一人,俱是大奸大恶之徒,何其毙行,可有几人能做到一辈子问心无愧说自己是好人?以往听他说过什么好人坏人。只以为少年幼稚,未接触社会或是年少轻狂,然而到这个时候,他看来只是随口而的回答,霍启南倒是有些怔住了。

    片刻,他听见那边喃喃说道:“没有时间了”

    这是在提醒他说遗言了,霍启南站在那儿好一会儿,牙关打颤,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勉力站直了身子:“我霍启南这一辈”话才开口,却见人影徒然放大,光芒冲了过来。

    大雨之中,血肉在山腰之上暴绽开来,霍启南整个上半身都已经消失了,蓝摔头也不回地飞上天空。

    “说了没有时间了,”

    他摇摇晃晃地飞在天空中,一时间有些迷惘应该去哪。

    对于霍启南的死,他一点感触都没有,电视里常常演一个好人跟一个坏人斗到最后,坏人居然还有个体面的死法,真是难以理解,被坏人害死的那些人也都有这样的机会么?

    旋即抛诸脑后。

    精神一放松,所有的疼痛啊,疲累啊都涌上来了,毒药大概还是起到了作用,身体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又不能直接回去找芥末。唉,就算不回去,这么重的伤,她也总要知道了,怎么办啊,

    就这样想着,一路晃晃悠悠地朝着大雨中一家医院透出的光芒飞过去,在医院侧面的黑巷子里降下,收敛了能量罩,朝那边走过去。街道上没什么人,才刚刚看见医院正门,他就噗通一下摔倒在雨水之中,晕过去了。

    不久之后,一辆小车飞驰而来,在路边“哗”的停下,素心冲进大雨里,扑在了他的身上,随后将他的上半身抱在了怀里,雨水跟泪水混在一起,分不清了,”

    有个事情总是忘了说,以前的书友群“寻找简素言”因为群主被人盗了号,结果前些天给解散了,然后弄了个替补的新群,名字也是寻找简素言,一三一**三一五,之前的书友可以进这个。

    所有的书友群在书评区的“书友群最新公布”帖子里都有列出来,有兴趣的可以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