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启南所在的别野。众二十分钟的时间里。都外干乔犬典来的混乱当中。

    原本对于霍启南来说,最近以来整个江海的局势原本还算是很明朗的。在界碑允许的范围之内,不碰底线,做一次规模较大的反弹和示威,主要是给界碑在江海的分部施压,这算是一件大事,但只是规模大,只要把握分寸,问题并不严重,都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特别是在他的上面还有包括方明谦在内的一大批有利益牵扯的人在,要么是能在中央说上话的当权者,要么是影响力巨大的富商,界碑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动他,这是可以确定的。

    前几天贺东临真的杀来了江海的事情多少给事情添了一点变数,不过在一番谈判之后,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之前跟贺家的一些交易都是暗线操作,这次贺东临杀过来是铁了心要跟界碑作对,最终目的甚至是干掉方少白,姑且不论成功的几率有多少。这条线霍启南肯定不敢乱踩。

    以双方都不得罪的原则,他交给了贺东临有关贺行彬死去的资料,郭莹等人的讯息,另一方面,双方也达成共识,当贺东临动手,霍启南这边就会“出卖”掉他,将贺东临已经过来江海的情报交给界碑,在一些人的运作之下,他的这种行为,甚至还可以在界碑上层获得加分。

    看起来一切都生得很完美,贺东临去杀他的人,这边递一个情报,什么都搞定了。为了表示自己的无辜,他还特地让一帮手下置身事外,大家窝在别墅里开阻呜,甚至还打了电话给一时间没有赶过来的季文博等人,让他们可以不用急着赶过来,但切记要置身事外,最好离得远远的,否则要是接近了两边火拼的现场,出手帮界碑的忙就要跟贺东临死磕,如果遇上了不出手又显得是自己这边不诚恳。

    没人能想到,沉寂这么多年都守着规矩的真理之门,会突然出手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来,根本丝毫面子都不给。一巴掌就打在了界碑的脸上,真正的破坏力那还两说。挑衅的意义就真是十成十的。

    真理之门的情况特殊,其它组织难以渗入,就算以昆仑的能力,也是在他们动手的前一刻才觉异常,让界碑通知了方少白,信息还没有传到叶驰那边去,战端就已经被挑起了。而作为城市的地头蛇,这种事情生在江海,便也在第一时间传入了霍启南的情报系统,当得知了这个时候出来挑事的是真理之门的时候,他顿时也吓到了。

    贺东临跑来搞事,自己做点小动作,就算被知道了那也问题不大,但好死不死的真理之门在眼下这个时候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一旦把自己给卷进去,那问题真是可大可

    这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一时间聚会变成了临时应变指挥部,一边联系上层的人,告诉他们真理之门突然疯啦,暗示一番这事情跟我无关,让他们帮忙跟界碑沟通一下,另一方面吩咐其它原本准备在江海继续闹事的手下赶快停止,这个时候容不了暧昧。平时还可以闹一下,真理之门一闹,自己还继续闹下去,那就是不分轻重缓急的落井下石,问题严重了。

    由于真理之门的突然出手,别墅在十几分钟内都是一片忙乱。而此时此刻,北京国安二十一局的指挥中心内,就更是忙碌得一塌糊涂,十几分钟内几乎是全部人员的快集结,大厅之中人来人往,俨然已经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势头,随着江海的消息传来,一把弓的弓弦已经徒然绷紧,就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在全国的范围内被缓缓的拉开。

    会议室里的能够赶到的高层人员已经开始开会,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内,各方面打入界碑,最终到达方少白这边的电话信息已经有几十个,而能够让方少白亲自接听的电话也有好几个,其中便有提及到江海霍启南的。

    “嗯,当然、当然,最主耍的还是要维持稳定”

    “哦,霍先生啊,我见过一面,很不错”嗯,原来果老你也认识他”

    “呵呵,主要宣传部门会比较忙一点了”局里的宣传部门”哦,果老你不知道吗”不是什么秘密,当然不是,宣传部门嘛,征用了央视几个时段,有好几款电视节目,影响力都不错的,比如说九八年开始我们就做了一个,”

    方少白走出办公室,一边说着电话,一边在追过来的秘书手中的文件上签了字:“对对,就是走近科学嘛”哈哈,您觉得不靠谱啊,有时候我也觉得不靠谱”

    片刻后讲完了电话,也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古平心皱着眉头:“走近科学是那什么宣传部门搞的?”

    “你不知道?”方少白眨了眨眼睛,随即恍然地挥挥手,“哦,当时就是说随手搞一咋局里好几个部门都参与了的,我就签个字,内部挂二十一局宣传部的名,但实际上关系不大,我每年让文轩去看一次”对了,作战会开得怎么样了?”

    “按照各战斗组目前所处的个置,两个小时内陆续在以黑龙江鹤岗、河北赤峰、安徽安庆、湖南常德、四川宜宾这五地为中心的范围内对真理之门的据点展开打击,两天的时间内协调所有部门全面开战,既定的程序没有问题,只需要在细部上做微调。”

    “参谋部那边呢?”

    “事情生还没到一小时,质疑直接调用一五八预案是不是太过敏感小题大做的声音当然也是有的,不过问题不大。”

    “林国明。”

    “林国明没有表达意见。”

    方少白点了点头。不远处一位女军官小跑了过来,对两人敬了个礼:“报告,江海叶组长与明素心中尉传来消息,涉及特级别事件。”

    “特刨”方少白与古平心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迅往不远处的通讯宴走过去。

    “顶多是贺东临的事情有了结果,就算结果再坏,怎么会是特的。”

    “江海的特,”“啊,家安

    几秒钟后,两人进入通讯室,听作为现场目击者的素心简单说完了有关贺东临事件的最终结果。

    古平心微张着嘴有些讶然,他是身经百战的人,知道贺东临这个级别的难缠,一旁的方少白也是愣了几秒钟,随后渐渐地笑了出来。“呵”这么说”家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冒出来,就这样把贺东临给”呵呵,轰杀至渣了?”

    十几年前是他将贺尊奇亲手击杀,尸体分成几百块拼都拼不起来,这时候说起这咋”格外有几分戏诡的感觉,随后他想一会儿。

    “那,然后呢?”

    霍家别墅。

    上上下下打点了应该打点的关系,做了该做的安排,紧急的事情告一段落,霍启南拿着一杯红酒,抬抬手笑着朝众人示意了一下:“继续、继续,大家继续玩,没事了,没事了。”

    琐琐碎碎的事情,自然还有,但大体上已的无碍了,贺东临会跟界碑打起来、真理之门也开始跟界碑生冲突,自己这边暂且让一让,甚至放弃了要下面的人闹事的计划,实验室也可以交给界碑,示弱一番,卖个人情。问题不大。

    一旦界碑跟真理之门闹得太乱,双方的实力都有下降,自己在江海的地位,也只有更加稳固,得益的还是自己。至于敌人的话,目前倒是没什么了。局势越是敏感,人越要谨慎,他再度想了想自己还有些什么漏掉了的,没做到的,或是出现敌人威胁到自己个置的可能。嗯,果然没什么了。

    正处理了一些事情的秦志丹走过来,回头望望继续开始的宴会:“实验室的事情明天就能弄清楚,然后交给界碑进行清查,不过,既然我们决定不再动手,有关那个谢宝树的事情

    “谢宝树跟这什事无关,决定了做的还是要做”不过可以考虑不像之前计划的那么招摇了。”霍启南认真地望了望他,“我说要他一只手一只脚,就要他一只手一只脚。我付出这么多了,多少要有点回馈吧”对了,文博他们呢?”

    “不清楚,不过之前打电话也没有说非要他们过来,会不会是回家了。”

    “无所谓,大家置身事外就好,最近都可以放假了。”

    都是无所谓的小事情,霍启南转眼抛诸脑后,现在是考虑大事的时候,一旦真理之门跟界碑闹起来,自己多少还是可以做点什么的,如果界碑需要各方面的帮忙,自己也可以提点要求,这方面要拿捏好。

    外患已经解除了,江海霸主在愉快地进行着符合他身份的思考,没有多少后顾之忧,前方一片大好,只要投机得当,机会就要来了,权力的愉悦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的纯粹,很多东西都将被得到了,挡在前方的都是些小虫子,用小拇指随手扫开掉,看都懒得看一眼。

    与此同时,一辆跑车在别墅外徒然停住了,强行的刹车在路面上擦起惊人的烟雾与火花,门口的守卫被惊动。

    北京,国安二十一局机密联络室内,方少白听完对方的报告。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说了一些什么。

    别墅外的夜空中,身上带了许多伤口的人影望着下方被人搀扶出跑车,又飞快冲向别墅中正在开着宴会的大厅的三人,缓缓将手上的铁丝网兜挥动了起来,看起来像是一颗被绳子牵着的大垒球,被挥舞在空中。

    徒然间,他将那巨大的网兜连着里面浑身是血的人体朝别墅呼啸扔了出去,右手开始朝后拉,能量在夜色中具现成光,漩涡般的开始汇集了。随后是左手。

    下方,血人已经被搀扶着冲进了大厅,顿时间所有人都处于惊讶的气氛当中,霍启南与秦志丹都冲了上去:“高旭!”

    “怎么了?”

    “贺东临,”那血人几乎心力交瘁,急促喘具着说话。

    “嗯?”

    “谢宝被…杀了贺东临,被…来了

    “谁?”

    轰然巨响,有什么东西从天空中直冲而下,将大厅侧面的玻璃墙轰为糜粉,惊人的鲜血爆散在天空中,随晶莹的玻璃粉屑而走,那物体直冲进大厅,一张沙飞了起来,有人同样被砸飞,几个人将物体挡住,那是被铁丝网包裹的扭曲的尸体,是谁都已经看不出来了。霍启南只来得及瞥上一眼,他还是望定了高旭:“你说谁?”在他的脑海里,完全不能接收,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义。

    光芒在夜空中瞬间放大了,霍启南话没说完,只来得及匆匆将目光移上去,而在大厅里,庭院里,也已经有许多人扭头望了上去,一颗光球瞬间成型,化为火箭在下方众人眼中呼啸放大,轰然巨爆,有人在二楼撑开了一个防护罩,然后那个人飞了起来,火光飞窜成巨大的穹顶,看来就像是一朵礼花在离地四五米的高度爆炸了,映亮了所有人的脸庞与眼帘。

    第二颗火球已经如彗星般的冲入大厅旁边的房间。

    从高旭被搀进来说话,到血人被扔下来,第一颗火球爆开,整个过程快得人反应都难反应过来,第二颗火球便已经浸入了别墅的侧面。

    夜空中的身影高下落,在这下落的过程中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第六颗第七颗火球看起来就像是冲锋枪扫射下形成的光路,带着巨大的呼啸声从占地巨大的别墅一端朝另一端陡然拉了过去,看起来像是美国的轰炸机在战场声忽然扔了一排燃烧弹,划过整个山头,又像是书法家挥动了一支如操巨笔,徒煞间在大地上以最为豪迈的方式划了一道线。

    随后,有一道无形的波纹先浸过了别墅以及周围的空间,巨大的能量在山腰上爆开来。

    声音与火特哉成一线……

    这个晚上,象征毁灭与覆亡的华丽葬礼,于焉展开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