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如来神掌、浑天宝鉴、光合作用踢什么的都没有用上。

    夜风吹来,蓝梓站在那大坑边有些惋惜地想着。

    原本他的战斗素质就不是很好,什么临场反应啊、战斗本能啊基本都是浮云,他自己也明白这一点,也一直想要提高,这次原本也想着以冷静的态度和睿智的思考寻找出对方的弱点,双方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光荣地将对方击杀的,毕竟漫画里都是这么画的嘛。

    谁知道在巨大的压力下,还是没能坚持住,最后还是用这样蛮干的方式把对方给解决了。

    老实说,好几次他回想起之前的战斗,无论是在香港跟潘多拉的那次还是后来那个幽灵女人,他都为了自己当时的张皇失措而觉得蛮不好意思的,根本没能冷静下来思考对方到底有些什么缺点,几乎连观察都忘记了,这次的冷静也没有什么用,想要冷静的时候,感受反倒更加慌张了。

    当然这样的反省其实也是没什么诚意的,得意的心情还是占了大多数,这个属于胜利者的反省,跟装丅b没什么两样。类似于一个将军打胜了仗,被人采访的时候就一边带着得意一边故作深沉地说,啊,咱们这次犯了很多错误啊…………一点诚意都木有。如果贺东临在天有灵能知道蓝梓的这种心情,多半得憋屈得再死一次。

    退一步说,真要挖空心思找自己的优点,这次也不是没有啊,至少有三点。

    第一,自己试探出了他没带枪--这个珊瑚一早就已经说过,许多异能者不带枪啊手雷啊之类的东西,特别是能量操纵者或者类似能将向西虎化的人,带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会妨碍他们的异能。虽然就目前的科技也能造出许多特殊的金属或物质,譬如不能被异能遥控的枪或者衣服……呃,理论上来说,这家伙最初锻炼的时候岂不是只能**瞬移……蓝梓有些坏心眼地想着这个问题……

    第二,之前受了那么多伤,终究还是把握住了他的瞬移距离极限,这个真是太棒了。蓝梓还是挺得意的。

    第三便是赌对了他消失的时间也有极限,这个两天之前也有过教导了。虽然不懂贺东临瞬移的原理,但基本上来说,不存在真实的空间异能和时间异能,这两点几乎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不过就算是这样,世界上也有很多天才能以各种各样的方法达到相似的效果,如同真理之门的那个什么第二法太古帝桢,据说就是与时间空间有关的能力,但也绝不可能真的撕裂空间、着逆转时间,在珊瑚的口中,这些在本质上都是假的。

    贺东临的能力就是简单的消失、出现,但他真是天才,在不断的运用中,居然找出了将“消失”这一过程不断延长的法子。但就算是这样,也绝不可能持续太久的,老实说,他竟然撑了这么久才出现,也是蓝梓没想到的事情,或许在那能量的狂轰之下,面临巨大的压力,他也是突破了极限,有着很大程度的提升吧,可惜到得最后还是撑不住,出来做出了那个绝望的一搏。

    蓝梓的向西飘飘荡荡地下到坑底,看到了一样稍微完整的东西,提了几下,发现那便是贺东临的一把拳剑,黑乎乎的卷曲起来,看起来就是……蓝梓用指拈在眼前发挥了一下想象力……呃,看起来就像是一把卷曲了的拳剑(这两句怎么这么别扭啊)……于是他就再次扔掉了。

    这边,眼见着蓝梓飘荡去坑底,素心举步想要去教训那偷车贼,才刚刚出去又缩回来,视野之中,蓝梓又已经飞起来了。

    尽管成功干掉贺东临,但不可否认,身上很累,很痛,受了伤流了很多血,伤口或许还中了毒药,某些地方的感觉在逐渐变麻、消失。那轮的高强度连番轰炸也对身体造成了巨大的负荷,现在的他累得简直像是一个刚刚跑完了马拉松的运动员,又痛又累地想要休息,想要睡觉,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

    想到这个,蓝新旧眼中的光芒又由方才的得意渐渐变作了认真。

    这边搞定了,霍启南还没死,自己已经对他的手下动手了,这样休息一分钟,芥末、郭莹,身边那些重视的人的危险就高一分,从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霍启南以及他的一班手下,今天晚上必须死光光,现下的情况,根本是你死我活,不存在可以休息和掉以轻心的余地!

    就这样飞上天空时,想去看看那边的郭莹,无意间倒是望见另一头已经几辆车往这边赶过来了,滴鸣滴鸣的是救护车。于是他朝郭那边看了一眼,只见郭莹还在动,身边居然有一只药箱,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但见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心中稍稍放心,医生马上来了,自己就不必赶着下去照看或是急救什么的。尽管对于短笛哥出现在这样的环境里也有疑惑,但他面对事情的时候性格就干脆,现在是做事的时候,没必要婆婆妈妈,就算短笛哥真是界碑的人那也没什么。接下来是医生的工作,他朝之前扔下两个俘虏的楼顶上飞过去,降落的时候,才微微一愕。

    居然跑了一个!

    那铁丝网上尽是倒钩、起锈的铁刺之类的,想不到这样的束缚下还有人有力气跑掉!回想一下,跑掉的那个在战斗中有一层护罩,然后身体被卡在了座位的家伙。异能者果真能者无所不能。些时地上满是鲜血,那铁丝网上甚至还有被撕裂的皮肉。蓝梓左右望了一圈,便看见远处的街道上那血人竟然进了一辆小车里,正在发动、掉头。蓝梓正要冲过去,却见那被偷的小车对面,救护车的车队也已经开过来了。

    这时候把医生吓到就有点不太好了。蓝梓抓起另一个网兜飞了起来,远远望了一眼郭莹和短笛哥,随即跟上了那已经开始飞驰的跑车,开始朝更远处的城区飞过去。

    下方的黑暗里,素心仰头望着从天空飞过的蓝梓,微微抿了抿嘴,微*的眉间有几分像是被遗弃了一般的感觉。随即,救护车的车队也过来了,一共有五辆车,她走了出去,将对方截停。

    这是界碑设在江海的一处医院的人,看见那烟花时便已经从附近过来,为首的医生姓郑,同样也是进化者,与素心稍稍交谈之后,指挥着其他人去那边对陈亚迪、郭莹进行救护,有些疑惑地问起了方才发生在这边的变化,素心朝侧面稍稍示意了一下,那郑医生拿着手电筒朝那边走过去。

    片刻后,郑医生停在那片黑暗中,有些目瞪口呆地望着前方被肆虐过的地面以及更远处那一片焦黑的大坑,整片区域的范围,像是一个小型的足球场,被炸弹轰炸后又放了一把火,周围残缺建筑仍旧有着收到各种打击侵蚀的*过。

    “这个...”他咽了一口口水,“这个是什么...”

    “就是你刚才看到的事情。”素心在后方回答了一句,“麻烦你让之后过来的人对这片小区做一次正式的清场,然后把这一片围起来,短时间内,还是不要让人看见这些比较好,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先要赶过去了。”

    “呃....好。”

    方才发生在这边拿持续了一分多钟的异动,不仅仅是在大江那边的叶驰等人注意到了,在桥梁的这边距离更近一点的真理之门成员们自然也被引起了注意,只不过未到现场,就算感到疑惑,终究也难以知道究竟,这番变故结束之后,也只有在这边继续等待着。

    这次堵路并不需要堵太久,五分钟、十分钟。都可以。无非是稍微给贺东临多争取一点时间,这段时间叶驰等人也突不过来,而在那边对于以刺杀手段著称的贺东临来说,却已经足够做出很多事了,就在他们等待的时间里,一辆跑车已经冲出那片被铁丝网围起了的小区大门,高速穿过一小段道路之后上了正式的公路,飞驰往这边的桥头。

    车内的驾驶者浑身是血,受伤严重。不过,当他聚精会神地开着小车亡命奔逃的时候,那跑车还是显出了高度的灵活性与车手娴熟的驾驶技巧,此事他的心情也如同沸腾一般的翻涌着,受的伤当然很严重,但一时半会死不了,他在那小区里也感受到了拿连番的震动,巨大的破坏力,虽然只是远远的瞥了几眼,但心头的震撼是可想而知的。他在这种重伤之下也没办法想太多,苍白的震撼,死亡的威胁、恐惧、逃生的些许侥幸各种各样的情绪都沉甸甸的压在心上。他已经看见那人跟过来了,接下来,根本无需多想,只能没命地逃。

    如果**所有人的力量,情况就能扭转过来。他现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估计什么实力,这家伙的力量一看之下简直像是怪物,但无论如何,只要能**霍启南收下所有人的力量,就算是六级进化者,,应该也是能对付的。

    他就在这样的想法中,将跑车飚上了惊人的高速。过桥的通路由于被堵住,前方也出现了一些堵车的情况,跑车在某些时候甚至直接冲入了另一边车辆较少的逆行道,迎面而来的车辆一阵慌乱,差点引起车祸,前方的桥头,皇帝登人也看见那跑车飞驰过来了。

    “谁啊...”

    “不像是界碑的人。”

    “受了很重的伤。”

    “怎么办?”

    “先看看,别出手...”

    处于精神层面的呓语在一众真理之门成员之间流动着,皇帝站在路旁,有些疑惑的望着那跑车飞速驶近,就算看见了前方的车祸现场,也没有丝毫想要减速的意思。然后,她眉头微微*起来,诱惑更深地仰起了头,将目光缓缓投向了那篇黑暗的天幕当中。

    片刻,好几名真理之门的高层人员都将目光投了上去。

    高空中,蓝梓提着撞人的铁丝网兜飞近了大桥,他也看见了这场惊人的车祸,微微张开了嘴:“哇,怎么这么夸张...”他飞得高,没有注意到下方投来的视线,事实上这么远的距离,他看下面看的比较清楚,如果是一般人,在下面根本不可能看清楚他。

    跑车高速直行,一路冲向桥头没有丝毫的停顿。车内满身鲜血的车手这时候根本已经不去想为什么会有车祸了,他只是在被堵住的路口旁一打方向盘,将跑车的一边以最高速度装向了路边的一段石阶,跑车飞了起来,就这样在高速的磕碰下冲过了前方被挡住的路口。

    车内的车手并不知道,跑车擦出巨大火花的一瞬间,真理之门在此地的最高负责人,自称皇帝的女子就在旁边微偏着头以一种惫懒的目光望着他。

    她在这里设了个卡,然后站在了旁边,而这个家伙就这样嚣张地、在她的面前很不给面子地直接冲了过来了...

    由于桥头被堵,从那边过来的一段路基本是出于堵车的状态,过去的这一条道路却是空荡荡的,跑车驶上大桥,便一路无碍地朝那边冲了过去,高速远离。

    蓝梓在天空中悠闲地跟着,他轻声的哼着歌,回忆方才打败贺东临的战斗,顺便也即将到来的战斗调整着心情。没什么了,贺东临这样的六级进化者都被自己干掉了,霍启南手下也没听说有能够上六级的人啊,按照保持应变,以*为主的原则,一定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他前些天挺人说贺家,说是贺东临已经超强的五级进化者,应该已经有称六级的能力了,他心中是嗤之以鼻的。这帮人还说什么贺行彬是司机巅峰,结果还不是那么菜,贺东临一定不算什么的——开战之前,这个叫做战略上的藐视,也有给自己打气的成分在内,这时候贺东临被自己打败了,也就无所谓把他的地位拔高一点,小篮子在这方面是个虚荣的家伙:没错,贺东临果然是六级是强者!

    对比一下子,霍启南手下的人虽然多,但就算加在一起跟贺东临这个名字的威慑力似乎也差不了多少,如果没有贺东临那样bug的躲闪能力的话,那就不足为惧了,现在也懒得想刚才一样讲冷静讲战术,一顿乱轰就是,先把他们打懵掉。

    嗯嗯,一定没问题的。

    大桥的另一头,叶驰等人也注意到了这俩有些疯狂的跑车,随后他们也收到了素心传来的信息,将望远镜望向了天空、

    “额,这是要干什么啊...”

    “不知道啊...”

    “是去找霍启南算账?”

    “要截停吗?”

    “先看看吧...”

    看起来就像是两拨军队正在对峙的时候,有两个迟钝的家伙追打着从对峙的战场中央过去,而他们自始至终没有发现这两拨军队的存在。真理之门的成员有些疑惑和无言地望着这一情景,另一边,叶驰等人也在安静地望着这一幕,蓝梓与那跑车内的驾驶员就在这两方的无言注视下,一路招摇过市,朝霍启南别墅所在的方向过去了。

    乌云还在天空中集结,看起来又有下雨的预兆,不过,仿佛是两场大雨之间少许平静的时间,云层的一端被悄然掀开了一条缝隙,圆月的一角自那缝隙中悄然露出了脸儿,洒下了些许安静的银辉...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