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暴的能量疯狂席卷,大地震动如雷,藏粹此刻就停留出“几米高的天空中,高朝下方挥霍着破坏性的能量,双手在高的挥动下几乎连看都看不太清楚了。每一次的挥舞,轰下去的能量看来都如同动画片里的冲击波,残影形成无数的光柱。以方才贺东临所在的位置为中心,朝着下方的整个区域做着全范围无差别的覆盖式饱和暴力轰炸。

    蓝粹身体下方的整片区域中,爆炸的光、从地面上不断掀起来变幻冲散的尘、各种狂暴的能量肆虐得像是海面上的怒涛,真正能造成高效率杀伤的大概是一个半径在十米到二十米之间的圆,远一点近二十米的外围是能量与尘埃沸腾翻涌的范围,但造成破坏的区域还远远大于这个数值,肆虐的能量造成的冲击波,形成高的风,不断录离着地面,草皮、土壤、石块甚至是已经残旧的水泥路面。

    这一片本就是已经被废弃的城区,无人居住的房屋早已老旧,开计划又没能及时接上来。中心区域的几栋房屋在最初的几下轰击里就已经平了,稍远一点的在陆续的冲击中分裂、录离、倒塌,看起来就像是逐渐被吞噬入那片怒涛席卷的漩涡中被分解为粉尘,各种小的垃圾、纸片、塑料袋飞舞在空气,以惊人的高做着无序的混沌运动,也有无数裂解了的石块像是子弹一样的朝周围乱射,逐步将破坏力延伸到更远的房屋上,先是砸下了玻璃,砸下了窗户,砸下外墙上的破瓷砖。然后就在不断的侵蚀下令得外墙到塌了。

    牵扯在小区中老旧的电网也已经被波及进去,近处的电线杆、路灯杆碎裂倒塌,电线也被撕扯进去,远远近近原本还有些在亮的昏黄路灯也失去了最后的功用,倒塌的灯杆、电线柱拖扯着附近的电线,电线再度拖扯着柱子,将破坏的连锁反应延伸向更远处。

    整个过程,虽然外部一点的影响能用“逐渐”这个词,实际上也是相当快的。素心此时站在一栋多少还是安到了破坏力影响的楼房侧后方。正仰起脸朝远处天空中挥霍着破坏力的人影望过去,冲过来的疾风将她的头吹得舞动起来,光芒在她的脸上不断变幻着。

    这整个轰击的过程,已经持续了近一分钟,还在往更长的时间延伸过去,从小时候的不断摸索碰壁,到在珊瑚的帮助下自行练,持续了这几年之后,蓝樟第一次将自己的破坏力真正推上巅峰,考验自己的极限。

    先前与那四人交手的时候也能说是全力出手,但是那样的全力,与这种真正有压力下的全力,却也是完全不同的。

    无所谓技巧,无所谓变化,单纯的驱动能量,扩大破坏力,单纯地将这种破坏力一直持续到极限甚至突破极限!

    犹如被炮火持续饱和轰炸的阵地,如果将历史一直推回往二战乃至一战的时期,或许在异能界中还真能找到以炮火轰炸进化者的绝密记录。然而仅以进化者群体的内部而言,像这种近乎无脑的挥霍暴力,进行如地图炮一般的全范围野蛮饱和瞧的行径,恐怕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六级进化者中有没有蓝粹这种控能能力的姑且不论,然而有一点怕是可以确定的,力量比他还高的肯定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蛮干,只知道这种蛮干的,绝没有他这样强的力量。

    一分钟过去了,贺东临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事实上是根本不知道他有没有出现,下方根本就已经不是可视范围,狂暴的能量、尘埃、光”遮挡了一切,或许他已经出现,直接被轰杀至渣了也说不定,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轰炸一旦停止,就等于是前功尽弃了。

    对于此时加快了度的蓝樟来说,现实走过这一分钟的时间,在他这里绝对要长得多,对他来说,这种事情也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体验,虽然经过了这几年的练各方面都有提高,提高到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能完全估计到的程度,但这时候的行为,仍然对他造成了沉重的负担,的确是推到极限了,这极限也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特别是身上还有伤,还在流血,还中了毒,部分身体麻了甚至失去感觉了,不过”还是继续!

    韧性这东西一向是蓝棹的最强项。

    啊”

    贺东临刺了出来!下方怒涛席卷,这是无比突兀的一刺!陡然就出现在蓝樟的下方!这时候蓝粹是身在十二米左右的天空中,也不知道贺东临是怎样移上来的,他就在这一瞬间徒然出现,朝着上方蓝棹的眉心刺出了一间,脸上的表情,是他在这个晚上第一次出现的狰狞模样,蓝樟甚至被吓了一跳。

    不得不说,纵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贺东临选择的,仍然是一个准确与刁钻到极点的瞬间,纵然蓝粹的双手挥舞看来快得惊人,仍然有某些空隙,他双手都在上扬,还没有真正轰下的时候,贺东临就这样从那片狂暴的海洋上空出现,照着蓝樟的眉心,刺出了这一剑。不过,双手撕扯能量,这不过是一个富有最大象征性的动作,真正驱动一切的,还是蓝樟的大脑。

    这一瞬间,能量自他的眉心间轰下。

    蓝粹的身体因为这一下的反作用力往上”…江。而贺东临最后射出的两把带着长索的奉剑,几乎贺犬示着士,过了蓝樟原本所在的个置。

    拳剑在上升,但贺东临本身却在高下降,坠往下方那破坏的台风眼的最中央,拳剑连着长索,最终还是没能越过那段距离,它看起来就像是在空中停留了一瞬,便刷的掉下去,消失了。

    轰隆隆的轰炸还没有停顿,方才的这一下,若以慢镜头来看恐怕相当复杂,但在现实的时间里,贺东临陡然出现,随即便被能量毫不留情地推了下去,消失在绞肉机的最中心,狂暴的轰击,几乎一刻未停地持续着。

    他再也没有出现。

    十秒钟后,轰击停止了,爆炸的余波还在持续、蔓延,犹如仍旧沸腾的海潮,蓝樟就停在它的上方,急促地呼吸着。

    恐怕很难想象被淹没在这片海潮中的贺东临在整个过程中有着多么复杂的心理变化,也很难想象在他最后出现的那一瞬间,有着怎样复杂的心情。

    整个过程,看起来华丽壮观,其实也相当单调,蓝樟从头轰到尾,贺东临出现又消失。在这样的事情生之前,贺东临的心中恐怕还有着“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把我给干掉了”这样的想法也说不定,蓝摔的资质的确很好,力量、度、各种能量的运用,这些甚至能令他感到咋舌,但资质好从来就没有用!他根本不在乎这个,甚至资质越好的,他越看不起。而在蓝摔轰下第一击的时候,尽管规模宏大到难以置信,但他的心中,恐怕还是在嘲笑的。

    他可以以消失的姿态躲避攻击,甚至能够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下一刻,他可以出现在近十米的范围外,谁的力量能覆盖十米的半径!就算能,你能持续多久!一有空隙,自己就轻松走掉了。然而当这样的情况持续几秒、十几秒、二十几秒的时候,他心中的变化,恐怕就只能是那一句“开什么玩笑”了。

    可笑、无聊、白痴、荒谬、疯子、开玩笑、怎么可能、作弊啊”直到他最后呐喊着刺出那近乎绝望的一刺时,心中的愤怒、憋屈、悲论。恐怕也已经到了极点。

    不壮烈、也不华丽,在他从马来西亚动身时不,或许从他父亲死后,从他立志杀掉方少白开始,就曾经幻想过许多死亡的瞬间了,这次过来,也已经有了足够的觉悟,做了充分的准备,他幻想过在各种各样的战斗中死去,哪怕是被对方以阴谋诡计杀死,或者在对上方少白这种级别的对手时一败涂地地被杀,哪怕一败涂地,证实自己完全不是方少白的对手的情况,他也有反复想过,但无论如何,恐怕都从未想过这时的这一次。

    交手来得突兀,对方名不见经传,甚至反应拙劣,从头到尾他都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谁知道突然就出现了这种事情,对方一刻不停地把一种荒谬到他想起来都蛋疼的选择进行到了最后,而他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上切。

    前一刻还是自信满满,做好了许多许多的打算,然后某些东西就这样突兀地推到了他的面前,到了之后,也只能出短暂而绝望的一声喊,甚至还没有喊完,就已经被真正的深渊给吞噬下去了”,

    下方的光渐渐的散了,蓝樟在天空中朝下看,抚动的风在自动地清场,被破坏的场地变成了一个漏斗状的圆形大坑,坑里坑坑洼洼的,焦黑成一片。看不见贺东临,这里面根本不会有什么形状完整的东西。

    蓝粹急促的呼吸稍稍平复了,此时从天空中缓缓降下了坑边。偏着头往坑里看。

    “赫!”

    片刻,蓝樟双手握拳朝两边“哗”的一张,口中喊了一声,双拳往自己胸口上一敲,胸口上有伤没注意,于是身子微微躬了躬,闷咳了几声,下一刻便又站直了身子,双手张开,看起来是咋。的形状,有点像是拳王打胜之后在宣告胜利,不过在他做起来此时吏像是在做早操的小学生。

    不过反正没有观众。他就这样举着手,猛地仰起头,“哈”的一声,有些轻蔑,又有些得意,俨然在说:“跟我斗!这下挂了吧!”

    远处,素心捂住嘴,“呼”的笑了出来。

    然后,眼角瞥见的一些动静让她微微偏了偏头。她此时跟蓝樟的距离有些远,而在更远一点的黑暗里,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摇摇晃晃地走着,走到了她停着的跑车边,用力拉了拉车门。

    那血人倒并不是贺东临,身上浮动着微微的异能的光芒,恐怕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变成这样子还能有行动能力吧,看那些伤势,素心倒是想起了蓝樟飞过来时提着的那两个金属网兜里的人了。

    蓝粹还在那边的坑洞边兀自得意着,素心就站在这边的黑暗中,微偏着头看那家伙在不远处偷自己的跑车”,”

    猛龙过江完整了。

    各位,双倍月票的最后一晚了,实际上也只剩下一个小时了,能赶上的,手上还有月票的,快投吧

    中场广播、中场广播:贺东临同学的节目《猛龙过江》已完便当已,工作人员放幕布,请霍启南同学做准备”开始切音乐,拉幕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