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面商业区引起的混乱,即便隔了一段距离,也能隐约感受到,此时那边的警笛声连成一片,几乎耀红了半边天,嗅觉稍微敏感的人,都能明白肯定是出事了。

    远一点的猜测是哪里起了大火了,稍近一点的猜测黑帮火拼还是什么,也有听到枪声的,认为是恐怖分子啊或者抢银行的亡命徒真跟警察干起来了啊。只要事不关己,猜测一下这方面的事情顺便谈论一下实事向来是饭后最合适的消遣了。

    这是位于江海沪通大桥南端的十字路口,江海一共三座跨江大桥,这是最靠西边的一座,相对来说,交通也不如其余两座那般繁忙,新入职的年轻交警站在路口皱眉望着大江北边的城市,疑惑于那边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在这里守一会儿。并不需要实时的指挥交通,通过对讲系统,倒也是知道那边肯定生了严重的事情,但具体生了什么,自然也不会在通讯器里跟所有交警说。

    不会影响到这边来吧那边城区的交通似乎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被影响到了,这是关系到自己的事情,若是产生连锁反应波及到这边来,那今晚就麻烦了。年轻的交警心中想着,随后想到交警队里的姐夫这个时候恐怕也在赶往那边的现场,拿出了情况,按了两个数字又停了下来,有些犹豫。

    择词要谨慎,尽量让姐夫觉得自己只是好奇,总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是害怕这边会增加工作吧。他心中正想着这边,陡然间,涡轮的声音增大了,他猛一抬头,便被高冲来的车辆远光灯晃花了眼睛。

    小交警被吓得猛然立正,车辆冲过他的身边,带动的巨大风力甚至吹飞了他的帽子,不止是一辆车,两辆车几乎是夹着他过去,后面还有!

    这片刻间,涡轮的声音、喇叭的声音、刹车的声音、随后响起的连续而巨大的碰撞声,无数错乱的耀眼灯光几乎将小交警给吓懵了,好长的一段时间都站在那儿,不清楚是生了什么事,待到他终于缓过神来,咽了一口口水朝旁边望过去时,顿时间几乎是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傻了,身体微微颤抖着,全身上下都没有一丝力气。

    整件事情就生在方才十几秒的时间里。此时出现在这片桥头的,是一场规模盛大到近乎荒谬的连环车祸,十几辆车一片碰撞,几乎堵住了整个桥头的路口,随即又引起了更大的连锁反应,在交警的眼中,仅是这一刻,就有两辆小车飞在了空中,擦出的火花像是电视里的烟知…

    毒二轰轰

    轰轰轰

    像是赶集一样的撞击。

    对于手脚软的小交警来说小这就是梦幻一般的景象,当然这是噩梦。

    各种车辆的撞击,唯一足堪安慰的,是引起的爆炸并不像电影大片里那般的火爆。但毕竟也是火星四溅。几乎过了一分钟,幸存者们从各个车门车窗里努力爬出来交警才摇摇晃晃犹如灵魂脱体般的过去,根本想不通为什么会生这样的事情,事实上他现在的脑海里压根已经没有“思考”这个行为存在了。

    片刻,他还是努力振作了一下,不管怎么样,先要开始救人。

    各种撞击的车辆,已经将桥头完全堵住了。

    这样的场景即便在电影上恐怕也是不多见。如果有人能保持足够的清醒,或许会察觉到,引起了这场巨大车祸的大部分司机从车辆里爬出来,却并没有受太多的伤。小交警“救”出了一个人,拉开附近第二辆车门时,却被他“救”出来的女子晃了一下眼睛,这个女人穿着金黄色的长裙,简直像是古装,但女人本身真是太漂亮了,还冲着他笑了笑。小交警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远处有辆翻掉的车上终于产生了小规模的爆炸,一时间,大家都在往安全的地方跑。

    跑出几米之外小交警被拉了一下,这才停住。回头看看,却是自己在抓住那女子的一只手。那女子看来是不想跑了,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谢谢啊。”

    “没“没没没什么小交警回答着,随后道,“这里太近了,危险,你要不要

    “应该没事了。”那女子只是给了他一个微笑的侧脸,望着大桥那边点了点头,她本身就带着上位者的气息,只是简单的一句,小交警便下意识的不敢再强拉她走。片刻,女子见交警很是奇怪地望她,便又开口说了一句:“哦,我是个演员,这是演出服。我正要去那边参与演出呢”

    女子望着大桥那边,似乎有些惋惜:“这下子,那边过不来了吧”

    “呃,过”过不去了,”你如果有急事,恐怕得搭车从江海大桥绕道了,不过呢、不过吧”

    小交警有些结巴,女子只是笑着,将目光望向了大桥那边。

    叶驰等人乘着的小车徒然在大桥北端的路口停住,远远的,能够看见另一端桥头的连环车祸。

    就在先前不久,以“皇帝”终于出手为开端,真理之门的成员展开了正式也是最后的反扑,且二浅斗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随后便富告了轫”甘边的酒店里,尽管安乐与白石在后方真理之门成员的攻击下及时赶过去进行了救援,“皇帝”的出手还是导致了王同的重伤,安乐与白石只是在千钧一的情况下将他救下,随后,也只能看着那拥有强领域能力的女人扬长而去。

    “皇帝”离去之后,其余的真理之门成员稍做纠缠也开始退去了。叶驰等人将王同做了紧急救护,留给随之而来的救护车。开着车准备赶去之前烟花升起的那片城区时,便现了桥梁这端的这一幕。

    五个人从车上下来,朝那边看了看,包括那个女皇帝在内的一些真理之门成员,就在挑衅地朝这边对望着。当安乐用望远镜望过去的时候,那位身穿金色长裙的女子,甚至还微笑着朝这边抛出了一个飞吻。

    “这帮人做得很彻底啊”望着那边离奇而巨大的车祸现场李文喃喃叹了一句,“不过这也太搞了吧,谁信啊!”

    “他们为的是挡住我们。”狙击手暗渊望着那边,“就算是叫那边出警…”

    “来不及。”白石摇了摇头,“看起来他们就是为了挡住我们一小段时间,等到那边”应该是贺东临吧,杀掉我们的人,引起足够坏的后果”如果真要硬冲,短时间我们也突破不过去,无所谓3起大规模的死伤了。”

    安乐望了望江面:“如果特穆尔在,倒是可以让他尝试从水下走”

    即便是以叶驰带队,五个人在短时间内突破对方守住的桥头,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王同此刻重伤去了医院,没有他的精神链接。之前电脑式的杀戮组合已经被破解,虽然对于五人来说也有其它的战斗方法,但效率不可能再提高了。白石撇了撇嘴:“不过问题不大,郑医生看见烟火就已经过去,另外素心也去了那边,就算是贺东临嘿…

    “不要太自信,就算是双语之城。破解的办法也是有的。不过”叶驰望着隔了大江的那一边,这时候有些疑惑地将指了过去,“那是什么?”

    隔江相望,更远处较为荒僻的那片城区便是先前烟火升起的地方。这时候,却隐约有些不太对劲。光芒一直在闪个不停,就连隔了这么远的江岸边都能看见,足以证明那一片此刻出现了极不寻常的事情。众人朝那边看着,一时间都露出了迷惑的神情。

    “火灾?”

    “是火灾的话只会有亮光。不会闪这么快吧。”

    “不是郑医生,也不是素心的双语之城能引起的啊,这么大的规模贺东临也做不到吧,”

    “看起来”像是军事演习一样

    大江对岸,道路上的灯火延绵向远方,车流穿行不息,桥头的大规模车祸还映在众人眼中,更远处那一片颜色较为黑暗的城区后方,此,芒以惊人激烈的频率在闪动着,看起来就像是夜间军事演习中正不断承受轰炸的炮击阵地

    一瞬间的接触,鲜血飓出。下一刻两人便是如同触电般的分开。蓝樟在惊恐之中朝着旁边飞出了七八米远,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贺东临的身体就像是穿过了那道残影,直刺出两米之外,脚步在地上一蹬,转身便再度朝蓝樟冲过去。瞬间拉短距离,再刺!

    电光撕拉一下就从空气中闪了出来,羌弧在周围两半的范围内轰然狂乱,贺东临却已然在前一刻消失,下一刻,出现在蓝挥的背后,一刀斩下。

    蓝摔再度飞退,两道身影就仿佛高的幽灵,在刹那间刷刷刷刷不断的变幻、转折,由贺东临出的几乎是狂风暴雨般的不断攻击,而蓝樟则是在仓促间不断躲闪,随即,他的手中凭空像是撕扯起了什么东西,在贺东临的再度攻击到来之时捕捉到了他的个置,右手以高挥了一下,鲜血便从他的背后再度扬起。

    但更为引人注意的,还是他这一下挥手间引起的后果。

    轰然的巨响,像是一颗炮弹从旁边废弃的两层小楼以四十五度的仰角轰了进去。它轰碎了一楼的外墙,破坏力不断地扩散,穿过了二楼的地板,斜冲向已经残破的天花板小一瞬间,这栋楼房被巨大的破坏力给斜斜的轰爆、掀飞了,无数的粉尘、大大小小的砖块、外墙在冲击下飞舞在天空中。

    在蓝樟的视野中,这惊人的一幕或许是生得很慢的,破坏力还在呈喇叭状朝周围扩散。他的背后升起了血线,随后就是飞快地转换位置、再度转换个置,然后停了下来,由方才徒然展开的这一系列攻防,暂时停止了。

    轰隆隆隆,随后是噼里啪啦的乱响。破碎的砖墙雨一般的朝地下落。贺东临现身停在了几米外的地方看了看这一幕,蓝挥的手臂、肩膀、后背都已经出现了伤口,这时候摆出了警惕的姿势提防着他。贺东临的目光有些复杂,这其中有轻蔑、有不屑、甚至也有些许的放松和讽刺。

    贺东临不知道的是,此刻就在他背后的不远处。一名女子正站在黑暗的阴影里望着他,目光怨毒冷冽如死神。双手在身侧握成了拳头,随时有爆友儿,江他性命的可能,并且这名女子也有着足够取他性命”汹抛只是整个过程中,她终于还是没有真正冲出来。

    对于蓝樟来说,方才这一下在心头引起的震撼是巨大的,心头的轻敌已经完全收敛起来,此时被紧张给取代了。原本以为这人的度没什么。然而在真正短兵相接的时候,才徒然现了对方攻击的厉害。第一下的突然加,他几乎完全无法应变,右手手臂、肩膀被直接划了一刀,随后便是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势,闪电的攻击没打中他,随后大威力的能量轰出去,对方竟也能在千钧一的时候躲开,还在他的背后划了一下。伤势不算重。但已经足以证明双方的距离了。对于贺东临来说,震撼也同时存在着。

    这个肯定的,任谁看见这么巨大的破坏力都得吓一跳,他方才之所以二话不说就冲过来展开攻击小就是感受到了那一下青砖投掷中的威胁。巨大的力量,高的度,此时展现出来的简直野蛮的破坏力,都能让他感到巨大的震撼,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个人。不过,也就是在这几秒钟的攻势之后,另一方面,他也已经完全看穿了,眼前根本是个菜鸟。

    拙劣的躲避与战斗技巧,根本不像是有实战经验的战士,难怪名不见经传。他这时候已经认出了这人便是霍启南给他的资料中的那个“普通人。谢宝树,多余的事情和缘由他这时候懒得去想,总之,杀了他就行了。天才总是这样,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便不肯努力,这也总是他们的取死之道。

    总之,眼前的这个天才,今天要被抚杀在这里了!

    只是短暂的停顿,贺东临的眼中再度露出了凶光,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消失!

    他也是天才,从小却是经历了无数的努力到达现在这一步。到了目前的层次,对于他来说,就算是资质再厉害的天才,也已经不足为惧,有时候看起来只差一点点,但这么一点点,就是生与死的距离,不肯努力的人,不知道生存残酷的人。永远别想跨过来!

    这一剑,刺出去了!

    轰然飞退,人影的分散、交错,撞破了墙壁,土石乱飞,三秒钟后,又是一堵冉墙像是被炮弹打中,砖石轰出十几米外,电线杆轰然折断。粉碎在巨大的力量之下,战局不断往远处拉过去,

    这一侧,在贺东临离开之后小陈亚迪就已经踉跄的坐倒在地,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听着不远处传来了巨大的爆炸,稍稍停顿之后,那爆炸和打斗更加激烈的响了起来,却是在不断远离这边。

    他方才对于那飞过的青砖感应都有些迟钝了,并没有注意到黑暗中显现出来的轮廓,但听得这样的动静,心中模模糊糊地还是有了些许感应。郭莹看不见那边,她的状态也是极差,但比陈亚迫稍微好一点,就那样听了半晌之后,问了出来:“那是”那是”谁啊怎么了亦她的神情有些恍惚,像是在梦里,也有些急切,不过就算再急切,这时候她的声音也喊不大了。片刻,陈亚迫摇了摇头:“呃”不知道”

    然后,两人便看见了朝这边走过来的人影。那是穿着淡灰色裙装的素心,椅着一个医药箱朝这边过来,对于郭莹来说,此时素心的神色她自然觉得有些陌生。随后素心在两人身边蹲下,打开了几瓶药剂,先喂陈亚迫喝了,然后过来喂郭莹喝……没有急救的设备,不过先把这个喝下去,应该没有大问题了。”素心的语音低缓柔和,带着一丝温暖,仿佛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药剂之后还有一针。迅快捷地做完,她望着目光里还有些惊疑的郭莹,终于露出一个笑容:“身份的事情,请尽量替我保密

    “被陈亚迪在那边说了一句,素心“哦”了一声,片刻之后,点了点小头。她放下药箱,起身,朝着战斗进行的那边示意了一下,轻声道:“我先去那边看看,你放出烟花,研究所的郑医生也已经出,从那边过来。大概几分钟后就到了。”

    她说着,向郭莹点头示意了一下,朝那边快步走过去。片刻,消失在街道的阴影中。直到最后,郭莹还是没能把那句:“那是谁啊?”问出来。她只是感受着那边的震动,面上神色复杂。心中的猜测无法停止下来

    火焰爆散。雷电乱冲,各种各样的攻击掀飞了房屋,造成了大规模的破坏,两道身影就在这其中不断交错着,鲜血飞溅出来。

    蓝粹正处于极度狼狈的状态中,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居然会这么狼狈,他看不懂贺东临攻击的诀窍,每次看起来都差不了多少,甚至好几次都笃定能抓住他了,却总是被诡异地变招,被对方刺伤,他顶多能依靠高减少一点受伤的程度而已,而且伤口还有酸麻的感觉传过来。虽然影响不大,但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终究有些提心吊胆。

    可能是慢性毒药,他这样想着,就有些害怕。

    对于他来说,采用攻击的方式或是防守的方武也在不断的改变,火颍的能量、消量、操控风力小闪电的乱轰,乃系干将周围空间的日“巩得一团乱,能有多乱就多乱,但也没有用处,贺东临的攻击方式及其单调,无非就是消失、出现、消失、出现,但每每都能出最高的效率,抓住空隙对他做出凌厉的刺击。

    他在之前其实曾经预料过这样的战斗,自己总会吃瘪的,但按照珊瑚所说的理念和他自己所了解到的东西,一个出色的战士可以在战斗中寻找到敌人的弱点,或者说找到最好的攻击方式,可以在战斗中保持思考,而不是一被打脑袋就懵了小因此他这次就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寻找对方的弱点,寻找对方的规律,寻找保命的办法,一般的能量罩挡不住刀子,如果能将闪电结成护罩就好了,可惜闪电虽然每个人都怕,但它的活性太高了,凝聚起来乱轰是可以,但根本留不住。自己一出手。贺东临就躲了过去,简直像是有预感一样。

    不管怎么样,打不过自己还是可以飞,但是一飞,他肯定就会回去找郭莹的麻烦,现在那边根本承受不起进一步的伤害了吧。自己最擅长的是拉开距离乱轰,但他可以消失,每次都能躲过去。另一方面,就算他不去找郭莹的麻烦,珊瑚早就已经提醒过。飞在空旷的地方等于就是枪靶子,如果他不能消失,自己还可以狂轰滥炸把他炸懵掉,但他能消失,就能保持冷静,对手能冷静的话,就不能轻易拉开距离”这事情很头痛。

    正这么想着,脑袋上差点挨了一刀真的痛起来。此时他身上已经有了好些伤口,伤口上有慢性毒药,他还没能找到这家伙的弱点,冷静冷静冷静,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不过现在看起来他似乎没带枪,很多异能者不带枪的,因为瞬移的特殊性不能带么,自己如果飞上去,他就瞬移跑掉去杀郭莹怎么办

    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但脑海里还是乱糟糟的一团,有仓皇有恐惧,无论如何想不到破解贺东临瞬移的办法是什么,闪电也用了。各种能量也试了,自己的度和应变又没有他这么好,怎么办怎么办,怎么才能赢”

    怎么办,,

    冷静”

    刀锋出现在眼前。差点刺进他的胸口,飞退转身,一个飞跃上了三米的天空,贺东临再度出现在他的后方,朝他腿上劈了一刀,这一刀不深,但终于还是破坏了平衡。蓝樟朝着前方的地面俯冲过去,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贺东临闪烁着瞬间拉近距离,蓝摔双手一撑,冲向天空,五米、六米、七米”转身,蓝榨张开双手,用了最大的力量撕扯周围的空间!

    下方,贺东临用力一挥,袖中的飞镖呼啸而上。

    天空中,巨大的能量漩涡以惊人的高成型,两颗橙黄色的巨大能量球,被蓝樟的双手撕扯下来,他也看到了贺东临扔出的飞镖,但是”

    不荐了!

    手中扔出飞镖,贺东临的仰望上方的眼神与脸色也在变化着。如果能将时间放慢,这一幕或许很有戏剧性,总的来说,尽管心中对于这菜鸟无意义的行为感到轻蔑,但看见这样巨大能量成型的那一刻,他还是不得不为这种排山倒海般的无脑暴力感到震撼。

    “开什么玩笑

    飞镖刺入蓝摔的肩膀,穿出去,带走了他左肩上的一片血肉,与此同时,他也毫不犹豫地将双手上的能量轰了下去。

    贺东临消失在空气里。

    狂暴的能量轰然落地,犹如导弹爆般的巨大光与热席卷而出,草茎倒伏、消解,冲击波冲向了四面八方,墙壁如同纸片般的变形、离解,地面上,巨大的圆形波浪在疯狂扩散!

    远处,躺在那儿的陈亚迫与郭莹看见了那两颗光团的徒然成型,随后合为一体轰向地面的情景,光芒甚至已经照到了他们这边来,映黄了两人的脸色,都是瞪大了的眼睛小下一刻。轰鸣声伴随着地动席卷而来。紧接着,夜空中的光团不断成型,落下去落下去落下去一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

    “那是”什么东西

    两个人的眼睛都已经瞪圆了。甚至,有几分惊悚的情绪在其中”

    这边,蓝粹此刻正处于高度紧张与聚精会神的状态中,半空中,他也已经瞪大了眼睛,涨红了脸一如果在这时候还能看出他本来的脸色的话一一此时在他脸上各种光芒正不断闪着!

    能量的量能量!

    能量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在他的手上成型,以疯狂的高轰下去,一刻也不停止,摧毁周围的建筑物,轰散地面,摧毁可能出现在范围内的一切,周围的几栋楼房都已经灰飞烟灭了,顺手乱挥,有一颗能量弹扔错了地方,倒是把远处的一栋房子给炸塌了,这时候还在倒塌。

    你能消知

    那也总有个时间,总有个范围,范围他现在大概是有个估计了,时间却还不知道,但是,,

    不管那么多也不想那么多了小试试看吧,

    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

    这一刻,星落如雨。

    七千字。我很给力了。各位,这一章,应该多少值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