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声像是像是突兀地响起在空旷的郊外原野上,远远的仍在传来混乱的声音,警笛响过来。

    当叶驰与赶过来的几名界碑组员碰头之后,整个局面,开始陷入的僵局,针对叶驰展开的杀局,在这一刻已然破解了,僵局注定是短暂的,但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也绝不会有任何人掉以轻心。在城市中心展开战斗,这场变乱将会引起的后果已经是难以估量了,不过作为战士本身,一时间还是只能全身灌注地注意眼前的局面,注意有可能奏响的杀机,不管局面如何,真要夺人性命,一颗子弹就已经足够。

    在界碑这边,真正响,不过只有三处,个于附近楼顶,代号“暗渊。被白石称为“小安”的狙击手,这个地方造成的是最大范围的压制,也带给了附近的真理之门成员最深的死亡威胁,个置稍低的,是偶尔在一栋楼房三楼四楼的窗户边现身开枪的男子:安乐,同时也是这次支援的带队人,另一人则是出现在下方街头的白石,拿着一把手枪,偶尔现身做一次点射。

    以人数而言,此时个于周围的真理之门成员要远远大于三人这样的数目,即便狙击手先便被对方点掉,火力上也绝不会占下风。他们在第一时间选取的躲避点也有着足够的合理性,然而在最初交火的三十秒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他们还是被仅仅三个人的火力给迎头打懵了。

    并不是因为对方每一个人都拥有叶驰那样的火力压制能力,而是因为对方的三人就仿佛拥有透视的能力一般,两幕真理之门的成员躲在掩体后方,也被狙击枪的子弹直接穿过了作为掩护的物体而射杀。一名真理之门的成员在一辆上方的某个地方开了几枪,先是一根悬挂巨大装饰品的绳索被打断,装饰品在街市上空飞舞过去砸烂了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广告牌这才向着那人藏匿的地方轰然砸下,于是那名成员只能飞扑出来,身在半空,便被楼房上方早已准备好的暗渊开枪射杀。

    这一系列的配合、连锁反应,简直犹如全知的上帝在出手,而其余的真理之门成员,也终于反应过来。

    “侧面和后面有他们的观察员吗

    “不,全方个视角,打掉周围所有的摄像头!”

    “精神真组试着干扰所有有可能的灵魂视角!”

    几名资深成员找到了最有可能生的事情,做出了判断,如果说对方有自己这边察觉不到的眼睛,要么是这段街道周围密集的摄像头,要么就是有人能以精神力掌控全盘、运筹帷幄。下一刻,这些人开始朝着周围所有能够察觉到的摄像头开枪,火花一朵朵地爆散在夜色中,与此同时,一名躲在小巷里的真理之门成员身上徒然暴绽出血花,已经潜行过来的叶驰出现在他的身后,鬼魅一般的朝着视野能见的几名敌人扣动了扳机。在敌人的后方,掀起了混乱。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以某种神奇的方式取得叶驰等人的视角,必然会现一个极不寻常的情况,叶驰也好,街头的白石也好,楼房中的战术指挥安乐、楼顶上的狙击手也好,他们的视野中,都在同时跳动着几十个完全不同的画面与视角,或清晰或模糊,犹如昆虫的复眼,并且还在不断的流动、翻新。

    这个时候,个于战场侧面一点的一栋酒店高层的走廊上,两个人拆开了一段墙壁,其中一人的手就直接抓在墙壁中露出的断掉的数据线与电线上,在他的身后,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双手插进口袋里,闭着眼睛。喃喃念叨着一些什么。

    “切换切换,,把你该死的酒店画面全都给我扫掉,,不要什么东西都接进来好不好,”

    前方握着电线的男子撇了撇嘴:“这个是我能控制的吗?老大,这是无序入侵

    两个人的交流,其实更多的是在精神力的作用下进行的交互,此时此刻,一股诡异的能力正从手握数据线的男子身上不断延伸向周围的城市脉络中,这位名叫李文的进化者的能力便是通过各种线路进行对电脑系统、监控系统的接驳与入侵,相当于是一个随时能入侵电子网络的人形数据交互器。

    而在他的身后,名叫王同的黑衣男子则负责以精神力将整个战场上的同伴做出精神链接,共享视角,沟通讯息。而在李文的入侵下,反馈而来的海量讯息普通人的大脑根本无法处理,这无数的画面与信息则通过下方街道上白石的计算能力进行归纳,甚至进一步的计算和预估天气、风力、障碍物的强度等各种讯息,再经过战术指挥安乐的进一步缓冲与协调,随即才以最终过滤出来的信息,对负责进行攻击的狙击手或是已经冲入敌人后方的叶驰进行指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这个小组里,李文便是负责将取得各种数据的端口,负责转化大量的外部信息进入人的大脑,王同是负责数据传输的数据线,白石负责高计算的电脑,战术指挥安乐是鼠标、键盘之类的操作系统,狙击手暗渊则负责执行,高效率的收割生命。在大规模的作战中,他们甚至尝试过入侵美国的卫星系统,在俯瞰画面的配合下进行战术指挥。

    当然,这也是在长期的配合之下才能进行的战斗方式。如果只是刚刚进入界碑的菜鸟,就算资质再优秀,进行精神链接之后,同一时间还是会存在多达两个数的各种画面充斥在眼前,恐怕根本弄不清楚哪幅画面才是自己眼前真正看到的东西,被弄得头晕脑胀,走路都得撞电线杆。

    王同在酒店走廊里抱怨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画面,下方的街道上,白石就在不断处理着传过来的各种信息,无用的画面迅屏蔽、切掉,一些原本有用的画面此时被真理之门的成员察觉到打掉了,也在同时推开,通过各个摄像头的破碎图像进行三维拼接,构画出整个战场的立体图像,每一个人的位置,计算他们的意图、可以钻的空子。然后再将归纳后的大量信息传往安乐那边做进一步的处理,,

    下一刻,叶驰的声音,在脑海里徒然响起来。

    “等等,,切斑去,,

    北京

    穿过长长的通道,方少白才刚刚走入主控制室不久,此时站在一侧的屏幕前,双眉紧蹙地看着由江海传回来的一些影像。过来的路上他就已经通过随身的视频系统看了一些零星的画面,当然,进入这里之后。才能了解到更多的东西,令得他更进一步地理解到了这次事件的严重。

    负责留守的第一组组长古平心从旁边走了过来,这是个表情和目光都很严肃的男人,他是方少白的前辈,由于平日里都是比较严肃的形象,这时候也只是将这份严肃稍稍加深了一点点,不过若是熟悉的人便会明白,只是这一点点,便已经很严重了。

    “已经通知开会了。”

    “这下有得忙了。”方少白点点头,“这是砸场子啊”

    一直以来,界碑与真理之门都有着各种中小型摩擦,但都还保持着分寸,毕竟不到彻底翻脸的时候。真理之门未必真惹得起界碑,但他们的组织有独特性,全世界不管是怎样的组织,有联系也好没联系也罢。都无法真正渗入其中,界碑如果动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只可能把国内的局势搞乱。

    对于界碑来说,无论有着怎样的原则。维护国内的稳定肯定是最重要的,这几乎就是底线。九七年那样的局势,全世界各种进化者势力聚集香港,鱼龙混杂,但不管怎么打,终究还是没人敢在真正的闹市区掀起大乱子来,这是底线,谁要是刻意去踩,接下来必然是界碑毫不留情的反扑。然而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闹市里开战,叶驰有没有事先不论,但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打人打脸。

    只是死伤在最初那场爆炸里的人就绝对不会少,随后也陆续有平民死伤,这时候战斗还未完,方少白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轻笑了出来:“糟糕了,我出门的时候,跟若雅说我会很快回去

    古平心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打电话吧。”

    “唉”方少白叹了口气。手指在桌面上敲着,“他们想杀叶驰,不可能只有这些人的,真正的杀着还没有出来,”“叶驰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一旁,古平心摇了摇头,“上次地藏的那帮手下想要杀他,本来以为教已经够了,会干出这种事情来的,应该不会是那个深谋远虑的白起,除了,,嘿,”

    古平心摇着头,眼中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有些无奈,好笑又好恼,但终究,这样的笑还是建立在恼怒上的。方少白替他补上了最后一句。

    “除了那个像是更年期一样乱来的女人,不会有别人了””,

    脑海中的画面切回前一刻。

    理论上来说,除了白石,别人无法处理精神链接中如此庞大的数据,较为精确的画面,都是在白石的过流之后再反馈给其他人,但精神链接不可能如同电脑那样有精确性,一些模糊的数据,还是会传送到其他人的脑海里,只是有着王同的保护,会让人在第一时间予以忽略罢了。

    这是之前被白石扫掉的一大片监控画面,多是附近的楼房、酒店之类的地方,于战斗本身并无助益。不过既然叶驰徒然出声做出了提醒。彼此配合已久的白石就迅地将画面再度切了回来,在脑海中进行了多一次的过滤,无数切换的画面在脑海里犹如飞扬的雪片。

    咔。

    画面定格在一咋小镜头上。那是在一个酒店的走廊间拍摄到的两名女子的背影,走在后方的是一名打扮的女子,身材很好,看起来像是前方那人的秘书,而走在前方的那名女子,身上像是穿了一身金黄色的礼服,长裙席地,只是背影,便显示了一股雍容且华贵的气息。

    她在朝前走,度很快,前方的窗户玻璃上隐约倒映出女人的笑容。从容的笑,,

    整个事件,在白石脑海中的计算不过只是短短的瞬间,信息反馈,寻找摄像头的个置,对比画面,预估精确位置。画面再度切回那个摄像头,走廊,距离上一个画面不过一秒到两秒的时间间隔,后方的女秘书偏回了头,朝着摄像头这边做了一个挥手的动作。画面消失。倒回,信息反馈,她们在朝前走,前方只是走廊尽头的窗户,走廊里有不同寻常的澄黄光芒,前方的那个女人,已经将一只手按上了尽头的窗户,窗户在碎裂。

    “皇帝

    精神链接里流过犹如呓语一般的低喃信息。

    在中国的古代,称皇帝的有很多,然而作为女子的,恐怕就只有唐代的那一个:武则天。有时候,这也是她在界碑一部分人口中的称呼。

    从这次的战斗一开始,她就游离于战场之外,寻找着可以将叶驰一击必杀的机会。然而从头到尾,她也没有找到可以确认将叶驰留下的空隙。直到此时。在战斗进行到最后僵局的时候,她终于出手,开始收尾了。

    白石抬起了头,望向不远处的城市上空,枪火的飞翔中,叶驰同样抬起了头,在那一处的天空中,一团澄黄的光芒冲出了大厦的侧面,冲向相隔了一条道路的另一栋酒店。这一边的廊道里,王同与李文两人同时朝走廊尽头望过去,那道身影还在天空中,看不见,但光芒侵蚀过来了。

    侧面的一座楼顶上,狙击手在风中用力转过了身,在一瞬间断开了脑海里的所有画面,感受风力,寻找到直觉,朝着天空中的光芒扣动了扳机,火光射出枪膛、后坐力、弹壳飞出来、手推上去、拉回来、长长的枪口随着光芒而移动、第二次扣动扳机,,

    相隔的距离过一千五百米,这短短的片刻间,狙击手依照直觉开了两枪,那出澄黄光芒的身影横越过一条马路,轰然冲入道路另一端酒店的三十八楼。人未至,澄黄的光芒就在通道里犹如潮水般的冲了过去,那一瞬间出现在人眼前的,是金碧辉煌犹如宫殿般的幻觉。

    主宰魔术?御座巡行!

    这是属于真理之门顶端领的强领域异能,压迫感席卷而至,**侵入了现实。酒店走廊的照明系统在爆炸,无数光焰的飞舞,王同与李文开始转身,同时扣动了手枪的扳机,朝扔出手雷。

    人影的主体冲入了外墙,泛起犹如雾气一般的涟漪。八式?梦江!爆炸的火焰飞窜,也撼动不了那金碧辉煌的光与雾,光芒与火焰中的女体身影因为巨大的惯性狐二,躬身子,随后便昂然站直,与她的目标照面了一,※

    与此同时,下方的真理之门成员,开始反扑!”,

    蓝樟会来到这边,注意到那朵烟花,并不是因为单纯的巧合与好奇。

    打败那四个喽罗,他便知道今天晚上已经没有什么余地可言,找到霍启南,杀掉他以及他手下所有人便是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晚一刻,遭到对方反扑甚至真正将对芥末的威胁变成现实的可能便多一分。

    不过,就在抓起两介。快死的人准备过去的时候,其中的一人,却陡然说出了一件事,哈哈哈哈很嚣张地跟他炫耀他就算救得了女朋友,也不可能救到他女朋友的姐姐郭莹了。把他吓了一跳。

    事后想来,这叮家伙想必是存了祸水东引或者给他增加更多敌人的想法。在蓝樟的几声逼问之后,那人就顺势说出了贺东临已经来到江海,开始对郭莹动手的事情。蓝粹连忙打电话联系郭莹,没有反应,郭莹所在的那一片信号已经被屏蔽掉,根本联系不上,想要联系界碑,他以前记的是钟明歧的电话,此时也没有反应。于是又是一番逼问,朝着大概的方向找过去,终于看见了烟花。

    另一边,正在开车的素心距离烟火升起的地方其实并不远。

    她在第一时间只能收到有关叶驰那边的消具,毕竟市场的大爆炸闹得太大,此时已经进入江海的白石等人也已经赶过去了。开着车快要过桥的时候,陡然又看见另一边的烟花,顿时明白是陈亚迪钟明歧等人遇到了袭击,便掉转车头朝这边过来。

    这一片是以前的拆迁区,由于规划上的错误,原本就偏僻,迁了之后被围了起来又没有及时施工,就这样留在了这边,她驾驶跑车一路飞驰。今天突然生这么多的事情,她此时也是面色冰冷。双语之城已经蓄势待的状态,不过,就在快要接近的时候,徒然现的一件事,令得她这股冰冷的气息完全破功,缩了缩脖子,眼睛、嘴巴差点变成三o形,一时间在跑车上慌张不已。

    飞快地关掉了车灯,又操纵着跑车的雨篷覆盖上来把自己挡住,然后才手忙脚乱地从手袋里拿出一只小望远镜往上看,前方的天空中,赫然就是蓝粹提着两只铁丝网兜在飞,网兜里是不成*人形的两个血人。一时间,素心皱了皱眉头,有些无奈地在后面跟着,苦恼不已。

    蓝樟在前方降下,素心也连忙停了车,一路小跑跟过去,却见蓝摔将那两个网兜扔在了一栋房屋的楼顶上,身影降下,也是现了前方有打斗,身影鬼鬼祟祟地飞越了几堵矮墙,趴在一栋房屋后方,伸长了脖子朝那边打斗的现场望过去。跟在他后方不远,素心也偷偷摸摸地从一堵墙后探出了脑袋,鬼鬼祟祟地朝那边偷窥过去。

    一眼之下,她就明白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

    远处的灯光下,陈亚迪的情况已经极其恶劣,地上血迹斑斑。一道人影鬼魅般的出现,鬼魅般的飞旋消失,每一下都有可能直接取人性命,她这一瞥之下仅仅看到两次攻防,每一次都是千钧一,就如同一根即将断裂的钢丝绳,或许下一刻,就要迸裂。视野的死角处似乎躺了另一个人,这边看不清楚。

    没办法再等了,她做出了决定,就这样准备走出去,却见在那前方,蓝樟也已经停止了不到两秒的偷窥,伸手直接在房屋的外壁上撕下了一块砖,直接朝那边扔了过去。

    青砖如炮弹,呼啸如雷响。

    原本以为只能支撑三十秒的战斗,陈亚迪依靠着太极场的韧性几乎撑过了一分钟,到得此刻,终于迎来了第一线曙光。

    不同于素心只能看见陈亚迪,处在蓝樟的位置,却能够看见另一边倒在墙角的人的身影,郭莹倒在那儿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毒和伤已经耗去了她全部的力气,这时候尽管没有再受到致命伤,想要反抗也不太可能了。然而看在蓝摔眼里,郭莹这样全身是伤的状态他哪里还管得了其他。顺手抠下一块青砖就轰了过去。

    贺东临才在空气中刚刚现形,他的度快,但在蓝樟的眼里却并没有多难捕捉,蓝樟前一刻抠砖引起的响声就已经引起他的注意。这一刻出现,青砖呼啸而来,他在瞬间消失换了个位置。砖块从他与陈亚迪两人之间呼啸飞过,陈亚迫也被吓了一跳,他此时几乎已是本能的反应居多,身体震了震,踉跄退了几步,连站也站不稳了。

    那青砖轰入远处的一堵矮墙。穿过去之后由轰破了后方的一栋房屋外墙,这时候矮墙在轰像隆的垮塌。这样的力量令得贺东临偏了偏头,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朝那边望了过去。

    房屋后方的黑暗中,一只手缓缓抬了抬,那手上徒然燃烧起蓝色的火焰,犹如鬼火一般勾勒出了攻击者的些许轮廓,随后,这人勾了勾手指,朝贺东临做出了挑衅。

    更后方一点,素心看着蓝樟操控了火焰,随后勾手的动作,眨了眨眼睛,嘴唇抿了抿:“家安好帅,她心中想着。

    蓝樟倒是不知道后方还有个观众居然会带着这样的心理看着他的动作。他此时的心中,只是巨大的愤怒,要用最快的度杀掉他!当然,考虑到自己的力量会波及周围,也得先把战场移开才行。贺东临的名气很大,但他刚刚才打败那四个不可一世的家伙,这时候心中也还带着足够的自信,这咋小人会消失,自己可以试试像上次对付那个鬼魂一下试试电的力量,另外,他的度也不是非常快,”

    这种满满的自信终结于下一刻。

    没有多余的对话,贺东临露出一个笑容,擎出左右手的两道锋芒,朝这边走过来,消失、跨越过七八米的距离出现、脚步在地上一踏,再度跨入虚空,他出现在蓝樟面前,干净利落的直刺。这仿佛是一次最为简单的攻击,贺东临仿佛仅仅两步就缩短了空间,挟着距离的错乱感,一剑刺出,度飞快。

    然的蓝樟跟了上去。

    他动也不动,直接朝对方的手腕上抓过去。

    下一刻,痛楚延伸,鲜血从蓝棹的身上飑射出来

    又是六年字!

    不知道双倍月票到今天还是到七号,总之,还有月票的快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