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所在的位置被确定,真理之门成员对于叶驰的猎杀,也终于大规模的展开。当原本就在安排在了周围的真理之门高级成员朝这边合围过来,叶驰一边奔跑,一边在第一时间拔出了枪,对着人群中围过来的一些人做出了射击,几个人反应及时飞扑躲开,却有两人在这迅雷不及掩耳的快点射下躲避不及,头盖骨在人群中直接被掀飞了。

    后方被雨伞刺穿了脑袋的那人尸体才刚刚倒下,这边的人群里便直接爆掉了两颗人头,顿时间,规模更大的混乱就被掀了起来,这一下就是真正的逃命,各种尖叫、奔跑,好在由于之前的爆炸与混乱,近处的人群已经稀少了许多,不至于引起大规模的踩踏,但情况还是乱得可以。

    就算已经成了这样的情况,叶驰还是在不断朝人群里射击,子弹射过人影奔跑的缝隙,准确地压制住每一名携带着敌意想要冲过来的真理之门成员,一个人想要开枪还击,手才伸出来,就已经被子弹射穿,有人躲在掩体后方只是稍稍移动便被爆了头,有一名真理之门成员躲在一张木桌后,叶驰朝着那桌子连续开了三枪。那身体直接在桌后倒下,鲜血洒满一地。

    足以以一人压制住十几甚至几十人的射击能力,无论是射击的准确性还是在小范围战斗内对整个局势的把握。叶驰在整个界碑内部都是无人能及,甚至有的人戏称他的异能便是一人成军。尽管在所有人的认知中他都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并非进化者,但就算真理之门的成员或多或少都拥有着异能,也被这突然展开的凌厉打击给直接打懵掉。此时在距离这边整条街的大厦上。“皇帝”看着这样的一幕。也是在愣了片刻之后哑然失笑。

    “真狠哪,能够在这种时候抓住唯一的机会,直接将先手反转了,敢这样子出手的人,”本来应该是由我们这边先开始的战斗。现在弄得还真难看摇了摇头,“不过,也只到这里了

    随着这句话,下方的战斗,也开始有了变化。

    要布下这样大规模的杀局,之前混在人群里的,本就有不少真理之门低层的人员,当叶驰第一时间展开火力压制,真正核心的一部分成员,也大抵有着与他们身份相符的反应能力,足以判断出局面的变化进行了躲闪,顶多只是受了轻伤,当他们在掩体后方略略停顿之后。也就意味着叶驰争取到的片刻优势到达了尽头。

    异能的挥作用,毕竟不需要遵循普遍的常识来进行。这一边,叶驰一面开枪一面奔跑,大厦的三楼上也陡然有一名真理之门成员破窗而下,叶驰高冲锋顺手出了一拳,直接打在那人的头上,这人旋转着被轰飞出去,而这样的出手也令得他的开枪和冲刺都稍有停顿,与此同时,波纹一般的冲击已经以高侵袭过来。

    最后的那一瞬间,叶驰扔出了两个甑子,随后,银色的液体像是屏障一般爆炸在空中。

    轰隆隆

    冲击波卷起了周围店铺前的各种摆设,无数的东西飞舞起来,随后。侧面五间门面的玻璃外墙在顷刻间亮成雪花,化为糜粉,叶驰扔出的是用于抵消冲击类异能作用的药剂,但这时候起到的作用明显不大,仅仅是些许的缓冲之后,他整个人都被轰入破烂掉的门面里。同一时刻,躲在各种掩体后方的真理之门成员徒然冲出,一名拥有度强化能力的男子化为残影冲过几十米的距离,徒然在空中振了一振,停了下来,从火光四射的店铺中射出的一子弹穿过了他的小腹,从背后冲出。带出大蓬血雨,这一枪大概只是随手而,居然就这样命中了他。

    绿色的腐蚀雾气、高强度的精神冲击没头没脑地轰入那店铺当中,被药剂挡了一下,但随即确定了叶驰没有被留在那儿。

    “后巷”

    对讲系统里传来喊叫声,随后是狭路相逢的混乱战斗,枪声、爆炸声。大厦之上,“皇帝”偏了偏头,看不见那巷子里的情况。

    “画面画面画面,画面呢?我要画面”。

    一名成员从四楼跃出,模糊晃动的黑色,一个人身体扭曲地倒在了后巷的垃圾堆里,另外有一道人体趴在另一侧破了一个大口子的围墙破洞里,鲜血肆流,这是“皇帝”比较熟悉的一名高级成员,看起来那墙壁是被他的头给直接撞破的。这当然不会是他自愿的,叶驰深谙与进化者战斗的要点,不断是对上进化者还是对上真理之门成员,先攻击头部,只要不能凝神思考,异能就无法挥,除非对方本身就是那种无需思考的**强化异能,譬如说白起的那名手下傅雷,将身体强化到普通子弹都打不进去,这样的能力,便是无需仔细思考就能使用的。

    “叶驰呢!?”

    一如画面所见,叶驰短暂地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当中,随即更多的人围过来,玄又散开。

    “他进了下水道!”

    “度度度,瓮中捉鳖了,在附近堵住他!”

    画面中绽放出光芒,一个人的身体陡然爆成赤红的火球,追入巷子尽头的下水道中,有人感应着下水道的路线,其余人飞散往周围其他的下水道井盖位置。

    位于地面两米以下的狭窄通道里,叶驰以近乎匍匐的姿态在黑暗与脏水中刷刷刷刷地高奔行,周围尽是难以言喻的臭气,后方传来呼啸的声音,隐约有红光迫来。

    尽管他在这种环境下的度远普通人,但面对着进化者,却不足以成为安心的保障,他们会有度比你快得多的、会有力量比你强得多的、再生能力变态的、操纵各种能量甚至足以穿墙飞天的。普通人面对这些变态,能够选择的应变,真的是太少太少了,,

    第一个岔口、第二个岔口”后方红光已经越来越近,火焰充斥了后方整片下水道,朝这边席卷而来,犹如一辆高的地铁,没有任何躲藏的机会,前方就是第三个井盖位置的岔口,不能再继续走了,三个岔口之前,他们的人手聚集太多,三个岔口以后,就只能被对方瓮中捉鳖。只能是这里

    他陡然冲上道路上的井盖,后方火焰呼啸而来,上方是意味着小车飞驰而来的车头远光灯,叶驰右手挥出了井盖,左手还在井口下方,两颗高爆手雷朝下水道落下,已经脱离的保险栓飞舞在空中。

    轰的一声飞起的井盖直接嵌在了朝这边撞来的小车挡风玻璃上,玻璃还在变形,驾驶座里鲜血飓出,叶驰的身影扑出小车撞击的范围。一个翻滚持续奔跑。小车从下水道井口冲过去时,下方的水道里,红色的火焰在地下席卷而过。

    然后刚训旧口阳…8。o…渔书吧不样的体验!

    下水道爆炸了,道路上方火光与随时排空而起,冲上三四米的高空,刚刚冲过的小车被掀飞了起来,冲击波令得叶驰的身体翻滚出去。

    这已经是与方才街道相邻的另一条街,尽管也感受到了爆炸,但那边巨大的混乱一时间还没有延伸到这边来,这一下,连环的车祸甚至令得几名路人被撞飞了,叶驰站起来看了一眼,冲入旁边灯火通明的大商场里。

    片刻之后。赶到的真理之门成员再度确认,在人群里消失了对方的痕迹。

    “不可能,他网从下水道里爬出来,气味抹不掉,给我跟过去!”

    “已经往香水柜台和洗手间这些地方追过去了

    几十人在商场之中分散开,不久之后,位于商场三楼一个员工卫生间里,一根被打爆了的水管正在不断往外喷水,叶驰正在飞快地往自己身上换着衣服,徒然间,那水柱不同寻常的颤了一下,叶驰一拳砸开了旁边的一处墙壁,将里面的电线哗啦一下扯出来一截,顺手将线头往那水柱扔了过去。

    砰的一下,电闸短路,四周化为黑暗的最后一瞬间,隐约有一道人体自水柱中显形,砰的掉落在地,叶驰一边在黑暗中扣着扣子,一边拿起手枪开了一枪,打爆了那人的脑袋。

    “水管也敢走,你真行。”

    作为界碑第二组的组长,他的手下便有一个叫做孤承特穆尔的水系进化者,对于可能出现的情况早已了然于胸,这时候喃喃念叨一句,拿起一顶假戴上,拉开门走了出去,顺便将一瓶香水往自己身上洒。

    危险还没有解除。

    他混入人群,穿行于各个柜台间,拿了几件东西,不动声色地下楼,经过一个柜台时,一名擦身而过的男子陡然变了眼神。

    拥有灵敏嗅觉的进化者!

    几秒种后,这人直接倒下了,另一名真理之门的成员仅仅身在几米之外,大概又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同伴已经躺在血泊当中,头上插着的是一只高跟鞋,鞋跟像是钉子一样的深深扎了进去。

    半分钟后,二楼。一名识穿叶驰身份的真理之门高层人员与同样察觉到的叶驰几乎是同时出了手,商场中开始混乱,在这样材料充足的地方,奔逃的叶驰几乎只是几秒钟的消失便能换一种样貌,溶入了混乱的人群里,商场门口之后又爆了一场战斗,叶驰冲出商场,围堵的中心再度转移出去,依靠各种方法,他们依旧死死扣住叶驰的大概位置。

    街道也已经开始混乱起来,战斗的中心开始持续的转移。不远处的大楼上,“皇帝”旁观着这一切,高端的战力并没有太大的损失,叶驰一直处于被猎杀的位置,没有余力对自己这边真正的主力痛下杀手,但老实说,他的危机也在缓解了,不得不承认自己这边被他拖着陷入了僵局。

    也就是在“皇帝”这样思考着的时候,整个战局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的转变。街角,两名真理之门成员与一位老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陡然遭遇了袭击,一名成员被撂倒,另一名成员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一颗来自至少千米以外的楼层上的狙击弹,射入了他的身体里。街道上的真理之门成员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狙击枪已经接二连三地将子弹射了下来,随后一名真理之门的狙击手试图找到对方的位置与之对射,再次被射杀。这意味着界碑之中反应过来的其它成员,终于已经赶了过来,对叶驰做出了接应。

    与此同时,一咋小的插曲,生在了城市的另一端,引起了这边的注意,那是一朵在远处的城市角落冲天而起的巨大烟花。望着那朵烟火,“皇帝”在那大厦上微微笑了笑:“其他人准备下一步吧。这边的拿出真正的本事来,开始收尾了。”

    那朵烟花并不只是引起了这边的注意。就在片刻之前,在街道上杀人随后消失在附近巷道间的“老人”与叶驰碰头了:“白石报到。”

    “来了几个人?”

    “阿乐带队,李文、姜同小安、我

    “足够了叶驰正要说话,只见远处的城市天空上烟花升了起来,他皱了皱眉。“求救信号?谁的?”从知道对方能依靠电波定位开始他便关闭了与其他人的联系,此时并不知道随着真理之门对他的猎杀,城市里还生了一些什么事。

    “恐怕是短笛跟老钟他们”扮成老人的白石从过来的时候就大概了解到与陈亚迪等人失去了联系,那边的通讯大概被屏蔽掉了,这时候看见最原始的烟火讯号,才能确定对方的位置。

    叶驰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事情闹很大了,先清理掉这里吧”当心,有人还没出手”他说着,如同幽灵般的潜入阴影,消失在附近的巷道间。

    时间返回几分钟之前。

    砰的一声响。

    人影闪过这段街巷的上空,划出了一道锋芒,随后,烟火爆开在距离地面三层楼的高度上,漫天火花落下,将周围的一切映得犹如白昼。

    枪声在响着,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跃入废弃的房屋内,轰的撞飞了一个破烂的衣柜,又从另一边冲出去,在一处障碍物后稍稍躲避。实际上这样的躲避意义不大,本身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枪战,顶多就是稍稍的歇息而已。

    想要逃,逃到哪里去,目前也是没有解答的问题,方才两人就已经试图开车逃跑,谁知道贺东临徒然出现在小车之后,几下混乱的交手之后他劈掉方向盘直接消失小车撞在一堵围墙上,反倒令两人受了更重的伤。

    此时陈亚迪哗的撕下一截衣服,包扎了小腹上的伤口,他身上此时也是刀伤处处小腹上的这一下最为严重。已经影响到行动了,鲜血流淌下来,就算服了有解毒功能的药剂,此时身上也是酸麻一片,肌肉仿佛是僵死腐烂了一般。郭莹身上的伤口较少,但也是狼狈不堪,伤口少只是对比旁边的陈亚迪而言,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受伤成她这样,估计哭的力气都没了,手上、肩上、背上、腿上都有伤,脸上都有了一道血痕,头早已乱来,这恐怕还是因为贺东临不想直接下杀手干掉两人的原因。他毕竟还想要慢慢逼问出杀他弟弟的凶手。

    贺东临是真正位于巅峰的进化者,两人之中或许包括前方已经倒下的钟明歧能对他有稍许威胁的也仅有陈亚迫。他本身的能力是犹如太极一般的力场,往往能够在千钧一之际感应力场规避伤害,这才能一路护住郭莹逃跑,郭莹也能稍稍对他做出掩护。如果是分头走。”临的度,估计两个照面就能干掉郭莹,然后再诲白不北二陈亚迪。

    “才才,刚才那个是什么,”

    勉力警惕着贺东临有可能突然出现的地方,郭莹小声地问了出来,陈亚迪深吸了一口气:“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没听说过吗,电视都这么演的,电子信号”电子信号被屏蔽之后,当然只能这样叫人了”

    “可…被拦下来了

    “是辄…”

    两人这样说着,周围的空气中,再度响起了贺东临的说话声:“没什么可逃的了吧,再给你们最后的机会。”那声音变化着位置,郭莹转身开了两枪,接下来的声音却已然转向其它方向:“我弟弟的事,到底是谁干的?”“如果是你亲弟弟,”陈亚迪顿了顿,“当然你老爸跟老妈干出来的删”

    两人此时躲着的地方是在一堵呈形的矮墙后方,陈亚迪话音网落,贺东临的身影像是在风中陡然出现,拳剑的锋芒透过墙壁直接朝这边刺了过来!

    轰!哗!

    土石、粉屑飞溅,陈亚迪一转身,拉起郭莹疾退、同时朝那边开枪,贺东临的身影突破了墙壁,一脚踢在陈亚迪的胸口上,将顺势而走的两人踢出了几米之外,陈亚迪才稍稍落地,一个翻身,拉着郭莹便跑,贺东临的身影在后方冷冷地看着两人:“愚蠢。”

    两人奔出一条街道,陈亚迪在一个破旧厂房的屋檐下滚到在地,墙壁够厚,看来可以暂作停顿。郭莹背靠在那墙壁上,依旧警戒着:“你还有那个烟花吗?”

    “没有了。”

    郭莹急促地喘息着,过了一会儿:“这个时候,你总可以告诉我他是谁了吧?”

    “不说。”陈亚迪只是淡淡地翻了个白眼,“我是”我是专业人士,就算要死了,,你也套不出话来。”

    “你”你妈的。”郭莹顿了许久,罕见地骂出一句脏话来,双手持枪,疲惫地站在那儿,眼眶几乎都要红起来了,“随便说点什么”行不行?”

    “不说就是不说。”浑身流血过多得都快要死了,陈亚迫还是露出了一个欠扁的笑容。

    郭莹嘴唇动了动,随后低下了头,这次是真的流出了眼泪来,声音有些哽咽:“那”我很抱歉“害的你”还有钟警官”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一下,陈亚迪的脸色到是变得冷了起来,略略提高了声音,“你以为我们是在干什么?过家家吗?为了对的事情道歉,你是在侮辱我还是侮辱你自己!你还说要加入界碑,你以为界碑在做的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嘿,来的是贺东临这样的人,打起来了,不死人就想要把事情摆平?这么可能?我只知道,今天我就算会死在这里,贺东临反正也别想活着回去”嗨!贺东临,承认你很厉害,算是瞧得起你了吧!”

    最后一句他是朝着前方的黑暗里喊出来的,不过并没有得到回答,郭莹沉默片刻,陈亚迪望了她一眼:“喂。说说你那个老师啊”

    “没什么说的”郭莹擦去了方才从眼角泌出的泪珠,“他”救过我好几次。

    其实我连见都没见过他,呵,“他每次都是在我出事的时候就出来了”为什么会来救我呢”我自己也不明白,我连见都没见过他”为什么会来救我呢,”

    之前拿戴着头盔的大侠每次都在她危急绝望的关头从天而降,以最为华丽的姿态解去了困局,一次、两次”后来又持续地跟她通信,甚至说了好些交心的话,那些语言看起来严厉,实际上她却看见了背后的真诚所在,也不知什么时候将那道背影当成的憧憬对象,少女为之芳心可可,逐渐的加深了思念,搅乱了感情的步调。这时候想起来,自己真是连见都没见过他,心中不由得愈酸楚起来,语调便又再次哽咽了。

    “我连见都没见过他”为什么会来救我呢,”

    如此重复着,她徒然间朝着一个方向冲了出去,仿佛是选择了分头走。冲出十几米,贺东临没有先来杀她,后方传来交手的脆响的瞬间,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截用来信号的烟火,知道是赌对了。

    陈亚迪方才说没有讯号了,只是说给贺东临听的而已。随后,烟火升上了夜空,爆炸成巨大的花瓣,引起了城丰中许多人的注意。

    原本正在赶去叶驰那边支援的路上,素心掉转了车头,开始朝这边驶来。瓒近的天空中,手上提着两只大的金属网兜,本就在这边寻找着什么的蓝樟被忽然升起的烟火吓了一跳,随后朝着烟火出的地方飞了过去。

    爆炸响起来,陈亚迫短暂地摆脱了贺东临,与踉跄奔跑中的郭莹汇合了。

    “烟火”放出去了”郭莹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

    受了这么多的伤,流了这么多的血,尽管之前有那一瓶什么解毒药剂,但僵硬麻痹乃至于无力的感觉此时也已经扩散到全身了,陈亚迪也是类似,这时候勉强笑了笑:“啊”是啊,”

    “怎、怎么了?”

    “会有人给我们报仇了”陈亚迪的笑容有些复杂,也有些平静,“没感觉到吗?他故意让我们放出信号的,他”也死定了”

    故意让他们放出信号,意味着贺东临不愿意再跟两人瞎搅合了,反正两个人不肯说,就等着杀掉更多的界碑成员便是。现在的状态下,贺东临真心要干掉两个人,恐怕半分钟都不要,他们又怎么可能撑得到援兵到来。果然,再跑出几步,两个人站住了,前方的黑暗中,贺东临张开了双手,等着他们。

    “就到这里吧。”

    然后,那长的男子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当他再度出现时,便将做出今天晚上真正的、带有最大杀意的一次刺杀”

    防:昨天的二十九章,正文应该是三千五百字,加上防四千一,我本来是按照三千五上传的,上传之后再修改,布。以前上传后不管是在布前修改还是在布后修改都会按照上传的字数计费,谁知道最近作者专区改版,布之前的修改同时会改变计费的字数,结果我没注意看,三千字变成了四千字。

    咳,这么说也许有点复杂,简单点说,就是由于我的失误,昨天把防的字数也收了费,多算了一千字的钱,为此跟大家道个歉。

    不过总的来说,我的章节常常会多出很多字,加一加,大家不会吃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