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安的头部爆开的那一瞬间小蓝樟的双手按下,大气压像是在陡然间增大了好几倍,冲破临界点。车辆轰然下陷,随后才奔突出炽烈的光,焰。车辆里。其余的三人也就是在这一刻,一齐有了动作。

    都是经历过异能战斗的老手小尽管因为力量的悬殊,仅仅在片刻的时间里唐安身上就生了这样的事情,剩下的三人还是以最快的度做出了反应。

    火焰爆炸升腾,将前方的蓝樟、周围的一切都吞噬进去,车窗也在瞬间粉碎录离,季文博在轰然间冲出车门,随气浪而走,高旭则是伸手按上前方沙晓蕾的肩膀,令一片防御的力场“包裹了前后的两人,沙晓,蕾目光一凝,锐利的尖叫声排空而走,如同一柄直刺的长剑,带动了巨大的精神攻击,刺往前方火焰中蓝樟的位置。

    三个人都不是菜鸟,力量的等级甚至到了五级的程度,深谙在进化者的战斗中攻防极不平衡的道理。高端的能量操控者随手就能控制爆炸,如果不是有相应的身体强化异能,普通人的身体哪里能够抵抗太久?几人猝然受袭,先想的就不是在惊愕中先退却,而是第一时间悍然朝对方展开反击。能量操控者**同样是普通人,大家都有最强的剑。谁先被刺到,另一边就赢了。

    就算唐安因为低估了对方而折损,剩余的三人,此时也并不认为自己会输,都是最顶尖的能力者,三对一,结果是很明显的事情。沙晓,蕾又是极其罕见的精神类进化者,力量化为纯粹的精神冲击在徒然间全力出,就算是大象,恐怕也得在这种冲击下直接晕过去当然,大象在精神力的抵抗上肯定不如人类,但就算同样是精神类的能力者。在这种野蛮的冲击下也要晕眩两三秒钟,而两三秒的时间,对于三人来说。已经足够任何敌人死上好几次了。

    高旭防御,沙晓蕾先攻击,季文博负责随之而来的补刀,这一瞬间几乎是未经思考的最优攻击组合,也体现了三人战斗经验的丰富。几乎无需考虑意外的生,因为纯粹的精神攻击,如果不是相差太过悬殊的两人之间,基本没有任何免瘦的可能,精神攻击只能以精神力来防御。然而下一刻,出现的事情,却直接打破了这一认知。

    车辆爆炸的这一刻,冲突的火焰吞噬了一切,除了高旭的防御立场。坐在小车里,整片天地都像是被煮在了一个巨大的熔炉里,前方蓝樟的身影也已经被火海吞没,当巨大的精神攻击排空而出,具现的波动甚至迫开了附近的光焰。下一刻,她便收到了火海中的反馈。

    她是第一咋。感受到这种巨大错愕的人!

    这一瞬间,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攻击了怎样的存在!夹法理解,从未经历过的事情,她从小时候认识到自己的能力开始,一直经历了无数的战斗到现在。甚至连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出现在她的面前,冲入她的脑海!

    如高山、如大海、如星辰、如怒涛,这一瞬间反扑回来的精神力直接震慑了她的整片心神,从小到大都从未生过甚至从未听说过的事情。她就像是一咋,修炼了许久的武者,自认为已经天下无敌了,有一天对着一小片障碍挥出了一拳,却直接打开了一整个世界,她就像是一咋。孩子站在这世界的前方,在礁石上被巨浪直接给拍死了,连渣都不剩。

    那不是什么精神力的反噬。那个世界根本就不可能将她当成“敌人”她也不可能撼动这个世界哪怕一丝一毫,这一刻她只是徒然感受到了这个世界,被精神力的余波给带了一下而已,,

    错愕的感觉由心头炸开,嘴巴还张着,但声音已经喊不出来了,血已经开始涌出来,全身都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或许就是方才唐安的情景。精神力的放出、反馈都是迅无比,后方的高旭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就在方才的一瞬间,前方的同伴感受到了什么,而在沙晓蕾的目光中,最后看见的,是从火焰中大步跨来的身影。

    前一刻。他用力按下了跑车的车头,这一刻,他破开那巨大的焰墙。甚至撕开了整辆车身,卷着那汹涌的火舌,朝着副驾驶座上的女人一拳挥了过去。

    对于蓝樟来说,这也不过是短短片刻的事情。他只是按下了跑车。将一切可以爆炸的力量都引动起来,随后听见了一声即便连这场巨爆都掩盖不住的尖叫声,然后他冲进去,全心全意的照着沙晓蕾的脑袋挥出了一拳。

    这个时候,他可不会给予任何敌人半点怜悯,要的就是战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出最大的破坏力,前方的敌人是个女人,长得很漂亮。身材很好,而且刚才叫了一声这些,都不在考虑之中。

    一拳破脑!

    当他们在宴会上以芥末对自己进行威胁之后,这就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了。霍启南在昨天就已经表露出了这样的意思,现在他的人,果然是想要拿家人来威胁自己了。

    如果我搞错了,先给你们道个歉。”

    跑车被撕开,火光夹着刺啦闪过的电光。高旭的手刚才才搭上沙晓蕾的肩膀,这时候便错愕地看着她的身体飞起来,座椅也已经扭曲,鲜血、破裂的颅骨,在空中飞舞变形的颈项及身体,一部分粘稠的血肉哗啦洒上高旭的身体及脸颊。女人的身体像是破麻袋一样撞入后方已经破碎的跑车后车窗,穿着短裙丝袜的双腿还在变形的窗框上撞了好几下,终究只有半具尸体撞了出去,双腿就那样搭在了高旭染血的肩膀上。而前方扭曲的车座,已经将高旭的双腿卡在了里面。

    爆炸的生不过几秒钟,火焰还在朝四周乱冲,蓝樟冲进来的时候撕开了车头,此时整辆跑车张开了口,呈现出扭曲的字形,蓝粹只是冲进来就顺手给了那女人一拳。他的度比一般人要快得多,此时却没有立刻朝高旭动手,而是先查看周围的动静。落在高删落樟站在那儿脑袋在片刻间不断旯动着。俨如鬼贼一讥六

    火焰、气浪翻腾。尽管高旭近在眼前,双腿又像是被卡住了一般。蓝樟先警惧的,还是此刻在外面的火焰上像是冲浪一般翻腾的季文博,那人一直没有落下去,已经朝这边拔出了枪,就要凌空开火。蓝樟抓起扭曲的跑车中较为结实的地方,直接将变成火球的车辆朝他砸了过去。

    轰然巨响。

    身在空中的季文博露出了一个错愕的眼神,随后,重达两吨的跑车挟着剧烈的火焰腾空朝他冲了过去,下一刻,在撞击中直接将他吞没了。

    巨大的火球飞过了**米的距离,撞在旁边倾斜的山坡上,然后,车体又带着火焰翻滚而下,这时候跑车终于彻底地分成两半,季文博身上一片焦黑。居然还在坡体上挣扎翻滚,蓝樟走过去,朝他背上猛踹一脚。顿时轰的一声,季文博的身体直接在山坡上的泥土里陷下去一截。看来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蓝樟站在那儿,双手叉腰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扭头朝一边着火只剩半边的跑车车体里看,却见那双腿被卡在椅子里的男子竟然没有被烧死,这时候挣扎着想要出来,他眨了眨眼,伸手想要抓起旁边的另一半车体。抓的地方不对,门被揪了下来,他随即去抓那较轻的车尾用力一挥,车尾带动较重的车头,像是流星锤一般朝那边砸过去,砰的一下。火光、汽车零件四处飞散。汽缸飞出十几米远,轰然落在马路上,随后又是一下猛砸,这一半的车身断了,那一半也已经完全不成形状,蓝樟抱起车头轰的扔过去砸了第三下,原本被卡在车座里的男子浑身是血,身体都已经扭曲,在火焰里炙烤着,不断抽*动。

    “这下好了?”

    他摊开手,尽管眼前大概还有两个剩一口气的家伙,但夜色中无人应答。

    对于蓝樟来说,宴会中芥末被这帮人找上的那一瞬间,他心中的愤怒是无以复加的,昨天中午吃饭时霍启南说什么“有的人波及到家人就是在暗示这件事,以往也看过郭莹的调查资料,这帮人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往日里对于霍启南这个江海的地下皇帝的势力。他的确有所忌惮,就算看对方不爽。毕竟事不关己,也会考虑到没必要豁出性命去行侠仗义。但这次心中的导火索被点燃,一出手便是全力而为,对方拿芥末来威胁,来开玩笑,他也是认真以待,绝不愿留下任何余地,也没有任何轻视了。

    从小到大经历了好多次战斗小若不是以强欺弱时能轻松对待,对上那些高段的进化者时,他一向是慌张的,从潘多拉到后来的六条御息,他这边真正全力战斗的时候,总是打得非常艰难。

    六条御息之后,这些年来受到珊瑚的练,却再没有遇上什么需要全力出手的战斗了,跟一般的普通人,跟那狼人,乃至于上次跟那个被他认为是小喽罗的贺行彬的动手,他都是没什么压力的随手乱来。直到这次,才是真正的出了全力,四个人,从出手到结束,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赢得很轻松,微微反应过来之后,他倒是无奈地抓了抓头。搞错了,刚才太生气,把这些人当成真正的高手了,这四个人也只是霍启南手下的喽罗而已嘛,顶多大概就是四级左右,可见这个还不能算我的真实水准吧”别太沾沾自喜了蓝粹,霍启南那边肯定有很多高手的

    他在心中告诫着自己,去到山坡上围起的围墙边,撕下了好长的两段铁丝网,这些铁丝网大抵已经生诱,上面各种铁丝织成的菱角、结,看起来简直像是军事基地的围墙,一般人碰上,一个不好就得受伤他将还没死的两咋,人提起来,仍旧那铁丝网里,顿时间惨叫声就已经响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带你们去找霍启南。”

    他将两个人用铁丝网裹紧,看起来像是两只大网兜,略想了想。在两人眼前微微俯下了身子,更进一步地说出话题的中心点

    “我要把你们全杀光他自得地点点头,“嗯,就是这样。

    这下子到!那就把月票给我

    本来这一整段事件都应该叫做猛龙过江的,不过最近有人说我偷懒不想想标题,我看看猛龙过江也到九了,咳。那就换点新标题吧。延续太长的话,都可以独立出来直接变成一集了。

    另外居然有人说我拖戏,对于这样的指责很在意,在这里说一下。我写的书,至少在这一点上可以担保,从头到尾,不曾有过蓄意“拖”什么的时候,即便写不出来什么东西,要断更,我都没有考虑过用“拖”戏的手段来应付或许大多人觉得持续的更新很重要,我也知道。关系到月票,关系到订阅关系到钱,但我要写的书,我想说它先必须是一本好书或许说好书有些自负。我至少可以说,它先应该是一本“还过得去”的书一这是最重要的,我绝不能真正讨厌我自己的书,我也不想讨厌我自己的态度,否则我宁愿直接扔掉它。拖戏这种事。会破坏掉书的详略,会破坏掉书整体的平衡,我从来没做过,书有详略,有铺垫有过场,例如说现在的情节,蓝樟的情节、贺东临的情节、叶驰的情节,或许大家只喜欢看蓝樟飙的情节,但不能没有其他人的情节,否则后面就接不上了,而我也不能只是随口提提侧面的情节。依照他们的分量,我必须给他们足够分量的戏,否则后面蓝樟飙,气氛也会不够,该一千字的我不会写成两千字,该两千字的我也不会直接一千字带过本来这些也是没必要说的,但别说我拖,我对这个很在意,你可以说某段情节我不想看,或者养一大段再看,你会现整体的情节是圆融的。如果你没有看完整体,别说我拖戏,我从不拖戏。

    比不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