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风微凉,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人的影午,当钟明歧联川出!时,陈亚迪陡然冲了出去,夜色下的黑色人影冲撞、变幻、融合,又像是被干扰的电视画面一般疯狂撕扯着。

    这样的情景仅仅持续了短短片刻,郭莹的身体同样冲出几米,陡然停住。就在方才,冲上去的陈亚迫对着黑暗中的刺杀者动了直接的攻击,接着是无比快的交错、规避,三道身影的动作看来就像是小范围内仅由条件反射驱动的复杂舞蹈,紧接着便开始抽离,陈亚迪拉着钟明歧踏踏踏踏的飞快后退,随后将浑身是血的钟明歧推向后方的郭莹,当郭莹扶住了钟明歧,他的身体朝后方仰了仰,抵消了惯性,硬生生的停住了。

    风轻轻地拂过街道。陈亚迫缓缓举起右手。钟明歧本就浑身是血,他要护住对方后退,手上自然也沾染了血红色,然而在此时。另一抹红色开始出现在他的手臂上。就在方才那快的交手间,本以为已将那刺来的锋芒规避过去,这时才现右手的衣袖已经裂开,手臂上正在溢出鲜血,伤口不深,但已经足够说明双方的差距了。

    左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叮小瓶,打开瓶盖将药剂喝了下去对方的武器上有毒身体依旧保持着最为警慢的姿态,不过,前方那道身影只是缓缓现形,倒是并不介意他喝下解毒剂的行为。

    察觉到这一点,他顺手将另外两瓶药剂扔给了郭莹,右臂上已渐渐泛起酸麻的感觉。霸道的神经毒素。

    名震东南亚的短笛哥心中叹气,这次过去,就算不死,恐怕都得在医院躺上一阵子了。不过,结合眼前这人的身份,这次的事情,死不死恐怕还得看运气。

    “贺东临?”

    他淡淡地说出了不远处的长男子的身份,最主要的,其实还是在提醒郭莹事情的严重性。在那前方,贺东临也是微微偏了偏头。

    “着来不需要我再做无聊的自我介绍了。”作为马来西亚人。他的普通话说得有些拗口,这时候双手的拳剑在路灯下出幽幽的光芒。“我弟弟死的时候。你们是主要的目击者,说出真凶。就可以不用死。”

    陈亚迪点点头,随后停止了防御的姿态,露出一个笑容:“哈。原来你是为这咋,来的,早说嘛,大家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我们也在找那个破坏社会安定繁荣的家伙,那天我们赶到的时候”

    “唬,何必这个样子呢。你总得给我交代事经过的时间吧

    就这样子开始数,你弄得我很愕怅你晓得不,我也不知道你是打算数到三翻脸还是数到十翻脸,要不然你数到一百”他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贺东临的脸色变化,左手在身后陡然挥了一下,“走!””

    钟明歧陡然退开了郭莹,口中简短地说了一句:“快走!”

    郭莹转身便跑?

    后方,贺东临说道:“三。”

    陈亚迪陡然拔枪,扣动扳机,贺东临的脚步在地上一踏,身影放大,消失,子弹穿过了他额头留下的残影。

    才跑出五步,危险的感觉便陡然袭来,郭莹用力一跃,冰冷的锋芒几乎是贴着后颈划了过去,连着衣服的红色帽子、被的断的丝飞舞在空中。与这边相隔几米远,已经是背对着这边的陈亚迪左手一枪落空,右手拉动了皮带上的一根弦。哗啦一声。一样仿佛长索般的兵器朝着后方郭莹这边挥舞了过来。那长索的一端上连着一只像是小型回旋镖的钩子,捕捉的恰恰是贺东临徒然现形的位置,不过,在利用右手上的拳剑朝着郭莹出攻击的同时小他左手的刀锋也是直接挑开了回旋镖。

    金属相交,“乒”的一声脆响惊起在空气里,郭莹扑入道路一旁的废弃花坛里,激起漫天的水珠。陈亚迪的攻击终究是将贺东临挡了一下。长索连着回旋镖还在空中疯狂舞动,陈亚迪已经转过了身,“砰砰砰砰”不断的开枪,在草地间翻滚一周。郭莹也刷的拔出了枪。然而贺东临已经消失在黑暗里,还没有确定该瞄准哪里,陈亚迪的身侧陡然又出“乒”的一声响,这响声极大,将陈亚迪整个人都撞得飞了起来,却是贺东临再度作出的攻击被他及时挡下的缘故。

    “走啊!”

    贺东临这一下攻击用力极大小被陈亚迪挡下,将对方击飞之后。他本人也有片刻的停滞,郭莹抓紧时间开枪。本已全身是伤的钟明歧双手一挥。也出了一道攻击的异能。贺东临所处的个置上陡然如波纹般的动了动,地面轰然爆裂。然而在钟明歧的位置上,两道身影交错,拳剑的锋芒直接刺入了他的小腹,由后背刺出,下一刻,鲜血满天爆裂删

    当陈亚迪在地上勉强站稳。贺东临像是穿过了钟明歧的身体,身影在几米外的地方出现了一瞬。在他身后,血肉洒落满地,像是烟花中喷出的火焰。

    钟明歧倒在了地上,整个小腹都像是被剖开了。

    “走”

    枪响,随后是乒乒乓”二声。又是枪响。有蚊狼狈的混乱,陈亚迪午持枪“刊一只手将长索连着的回旋镖如匕般的拿着,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蹲下来,碰了碰钟明歧仅有最后温度的手:“说了很难走了你一直喊一直喊的话弄得我很愕怅你晓得不”

    郭莹也在旁边警戒着。能力相差悬殊,人数又不够多,想要分头跑几乎不可能。路灯下。两个人,一具生命即将消失的人体。贺东临的身影已经再度隐没在黑暗里。将他们堵在了这里

    隔着一条大江,城市另一侧的商业街。可以说是间接由这边的事件引起的另一场杀戮也在进行着。收到贺东临开始行动的消息之后,原本安排好的真理之门成员,开始了对叶驰的猎杀,不过,自最初的爆炸生之后。接下来的展,却并不是非常的理想。

    在商业大厦第六层陡然生的爆炸规模极大,火焰横扫街道的上空,冲击波也导致了附近楼层和房屋的玻璃碎裂,如雪花般的落下去。街道上、楼层里已经是一片的混乱。理论上来说。这起爆炸应该是成功的,整介,六楼上住户不多,但应该都已经死翘翘了。既然爆炸成功,接下来面临的就应该是确认战果的程序。这个过程可长可短,真理之门派出了两名能够承受高温与火焰的进化者上六楼,一时间还没能得到答复。两分钟后,位于三楼布防的两名真理之门成员的通讯系统出了瞬间的杂音,当附近的同伴赶到,两个人一个被一把消防斧劈掉了脑袋,另一个也是半个脑袋被砸扁小恰恰是叶驰与真理之门成员作战时的战斗风格,不管其它,重点破坏大脑。接着。赶来的两人现叶驰,与之生了战斗,由于这两人警惕性高,本身力量也不俗,叶驰只是稍稍与之接触。三秒钟的时间将其中一人的脊椎打断,见另一人出了消息的结果无法更改,立即消失在了混乱的楼层间。

    “他居然没有受伤啧,杀手之王啊。杀的人太多,连死神都刻意绕开他走了么”

    一个街区外的大楼上,“皇帝。穿上了华丽的礼服,戴上白色的手套:“能确定他现在大概的位置吗?”

    “他一定会跟界碑的其他人联系,精神力组正在捕捉过滤那一个范围内的所有通讯波,应该马上就会有精确结果?。

    由于爆炸的震动,整条街道上此时都处于混乱的状态之中,近一点的人在奔跑,远一点的人在看热闹,一些摊位或是店铺的桌椅都已经被掀翻了。附近的人才跑开,又有更多的人从楼房里匆忙跑下来的。叶驰的身影在人群中穿行,与江海这片主要的讯息处理部门进行着联系。

    “是真理之门,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有动作调查其它方向”,通知负责实验室的人提高警惕,必要的时候立刻等等。不太对

    真理之门既然要对他动手。绝不会只是安排简单的爆炸,这是很简单就可以想到的事情,或许整条街都已经变成了必杀的局面,他已然察觉到了一些混在人群中的真理之门成员,其中一名距离他仅有三四米的距离了。逐渐接近,那人的耳朵上有通讯器。也在徒然间变了脸色。两个人的目光就在两米的距离上直接对视了!

    真理之门的成员,找到了他的位置。

    附近是奔跑的行人,今天下雨,有的人也带了雨伞,这一瞬间。叶驰徒然抓起了跑过去的一名行人手中的长柄雨伞,“呼”的一声挥了起来,眼前那真理之门的成员也在这一瞬间开始了应变。雨伞在空中“嘭。的展开,白色的伞面将两人的视线遮挡了一瞬。

    雨伞破了,包括个面伞抬都在瞬间飞舞在空中?

    “糟糕了”

    叶驰跑过了那人的身边。开始加,在他的后方,雨伞的主轴刺入那真理之门成员的左眼,从后脑贯穿而出。当叶驰奔出十米之外。这人还那样呆呆地站在那儿。这样大规模的猎杀行动,负责搜捕的大多数还是低端的成员参与,叶驰的这次击杀看来不过顺手而为,随后出的感叹,自然也不是为了他。

    片刻,后方传出人群的尖叫声,与此同时,叶驰的位置也终于被确定,街道上、人群里、楼层间的真理之门成员,开始合围过来,这其中的大部分,就是这次真正负责下杀手的真理之门高层战斗者了

    战斗此时才刚刚在城市里展开,一辆公交车上,芥末正在语默的陪同下乘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她并没有注意到,就在方才。她平日里熟悉的素心姐驾驶着一辆跑车以高冲过了这一段道路,不断车,消失在了街道的另一端。

    而在另一侧,如果仔细朝远处城市间的黑暗中望过去,或许会看见一朵陡然在城市角落里升起的火花,这是游离于乐曲之外的音符,此时才刚刚奏响

    早上起来就现惊喜,多了个盟主了。谢谢红衣楼头牌同学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

    待会还有一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