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然是夏天,但由干乌云的笼罩,夜讣是很快便降临了大的落地窗望出去,外面是晶莹剔透的城市街道,怡人的夜景。

    “待会可能还会下雨的。”这是在三十多层高的酒店楼上,芥末俯过身去朝下方街道看了一眼便赶快缩了回来,用小调羹弄了些鱼子酱放进嘴里,眯着眼睛细细品味着。

    蓝摔同样铲了一小勺,扔嘴里直接咽掉了,撇了撇嘴:“很好吃吗……有点腥味”

    芥末皱着眉头想了想:“很贵啊。”

    “也是”已经吃过好几次。蓝粹始终不明白鱼子酱这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大厅那边好吃的东西堆积如山,鱼子酱也是,全让人自行取用,如此想想,能够进来这里参加宴会的两张请柬,估计价值不菲。

    大厅里嘈杂的人声还在传过来,这里是靠酒店外围的半月形厅堂,蓝樟跟芥末便坐在落地窗边的沙上吃东西,碟子里各种食物堆得很高。蓝摔倒也懒得去想这聚会到底是干嘛的,总之是前些天跟张阿姨提起相逢五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张阿姨给的两张请柬,对于他来说只是和芥末过来休闲一下罢了。蓝樟之前也陪着张阿姨参加过几次宴会,认识一些富豪级的人,这时候跟芥末凑在一,说这帮人的八卦和坏话。

    “听张阿姨说,那个胖子以前是卖老鼠药家的,现在做副食成了大富翁”

    “什么牌子的啊?”

    “呃忘了,,不过看见了应该就能记起来,待会我们去市,我找给你看。”

    “嗯,以后不买他的东西。”

    “不是啊,要有选择性的买啊。”

    “啊?”

    芥末的错愕中,蓝樟小声地咬她耳朵:“跟谁关系不好,送礼的时候就买这个牌子。张阿姨去年过年的时候让阿琴买了好多呢,后来这个老板看到了,今年还弄了个工程给张阿姨做,”

    芥末徒然笑了出来,额头抵在蓝樟肩膀上呼呼地笑:“太奸诈了你们亦”

    “咳,跟我又没关系,买的时候我只是帮忙出了点力气而已”蓝樟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对了对了,还有那边那个,听说有五个老婆”

    “啊?那个很有派头的吗?”

    “哪里是有派头的,是旁边那个老头子好不好,最年轻的听说只有二十一岁呢”有派头的那个,听张阿姨说公司快要垮了,是个卖海产的”蓝挥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只不知名的脆皮类食物往嘴里塞,“喔,这个很好吃啊。”

    “看不出来啊”芥末对那看来很有派头的老板表了自己的看法,随后扭头望蓝棹,“什么好吃?”

    “没有了,三角形的”蓝粹低头看看自己的盘子,手指上倒是还沾了些脆皮里溢出来的奶油,被芥末抓过去,放在唇间吮掉了。蓝粹看着她随意中带着诱惑的动作。微微呆了一点,芥末眯了点头:“待会去找找,三角形的脆皮”

    “应该是跟蛋卷差不多”我没注意看。啊,你看,大明星。”

    蓝樟一说,芥末也回过了头,两人趴在沙上看着一位电影女明星从不远处走过去了。“我只是认识,没看过她的电影,”可不可以过去要签名?”

    “会不会不太礼貌?”

    “还是算了…”

    小情侣继续吃东西,蓝樟继续跟芥末炫耀他的“见多识广”:“你看,那是个同性恋。”

    “哪个啊?”

    “两个都是,咳”他们两个是一对。”

    “哇,好帅哦。”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芥末的眼睛里闪动着小星星,蓝樟有些不爽:“不过他们是同性恋哦……

    “而且往我们这边过来了呢。”

    “被…”

    正被蓝樟八卦的两人已然走了过来,方清逸笑着向他挥了挥手:“嗨,宝树,你也在啊。”

    蓝樟连忙站起来:“啊,方先生。”

    “叫我清逸可以了。介绍一下。我老板叶明弗,

    “我女朋友郭紫莉,”呵呵,你好。”

    接着无非是互相打招呼、握手之类的事情,这些事情没什么新意,多半千篇一律。蓝樟跟叶明轩算是初次见面,但之前大抵都已经听过了对方的名字。相对于方清逸给人以轻松自然的感觉,叶明轩相对沉稳,有魄力,但并不会像霍启南一般给人以巨大的压迫感当然对于那种压迫感,蓝摔一向也是无视的。

    宴会继续进行着。此时此刻,位于城市另一端山坡上的霍家别墅中,一场小型的宴会也在进行着。与其说是与酒店类似的宴会,不如说是西式的家宴来得更贴切一点,由于南虎集团这咋小“家”比较大。此时参与的人,也就比一般的宴会多得多。

    宴会才开始不久,有人在外面烧烤,雨后的草坪和空气中都有湿气,这帮人在搬出来的烤肉架上自行生火,弄得烟雾阵阵,被房间里的霍启南看见了,笑骂一阵,随后便有火系能力者过去牵忙,一个电话打进来之后,正在客厅里拿着酒杯悠闲喝酒的霍启南脸色微微变了变,笑容倒是没有敛去,秦志丹随口问道:“怎么了?”

    “可能就是在今晚,贺东临动手了。”

    “这么快?”

    “快吗?”霍启南笑了笑,随后晃了晃杯中的红酒,“他动手,大家的交易也就到此为止了,我已经让那边尽量监视,只要确定界碑死人,立刻把之前准备好了的贺东临的情报知会界碑,这种事情上,可不能站错队,表现还是要有的。”

    “了解…阿虎晓蕾他们都在外面,现在要通知他们回来准备应变吗?”

    “没有他们的事。问题不大,不过,,电话可以打一个,万一有什么事情。他们知情,也好应变。”

    酒店,宴会继续进行着,时间的指针指向晚上八点,宴会才刚刚开了个头,不过吃晚餐算是吃得饱饱的了。从洗手间里出来,蓝粹甩着手上的水清,伸长了脖子看芥末应该在的地方”不见了”

    大概也上洗手间去了吧,蓝樟回头往标示着女字的洗手间通道看了看,随后转过叹小倒是看见了正在不远外的人群中与人交谈宗毕,四,干是笑着向他招手的张语默。

    “怎么弘女朋友呢?被别人搭讪走了?”

    “应该不是吧,估计上洗手间去了。”

    “喔,当心哦,这种宴会里,狼很多的。”语默笑着

    “收到。”想想以芥末的整体素质,在这种宴会里果然危险很大,蓝摔顿时警惧起来,目光朝周围扫着,无意间倒是找到了位置稍稍转移的芥末的身影。居然真的是被搭讪。他跟语默打个招呼便朝那边过去。语默却是不由得失笑,看蓝樟已经走出好远,才朝芥末那边望过去。片刻之后,她察觉到此时跟芥末说话的那人的身份,笑容敛去了。

    “那是”

    由于是搭讪,自然此时跟芥末说话的是个男人,不过,当蓝粹走到芥末身边以动作宣布主权,询问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端着盘子的芥末倒是给了个令人有些意外的答案:“这位先生说认识你呢。”

    “认识?”蓝粹有些疑惑地朝那人望过去,那人三十岁上下,颇有伸士风度地笑着。蓝粹的确有印象,但一时间却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就在这时。一个女人从后面凑了上来:“啊,他对你没印象啊,阿旭。”

    “我受到了打击。”被称作阿旭的男人扶了扶额头。

    这个女人也是见过的,脑海中的某个印象呼之欲出,随即,一个样貌稍显阴柔的男子从另一边过来:“昨天才见过的呢,真可惜,阿旭、晓蕾,他对你们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不过”那人的笑容到了近前,“总该记得我吧。”

    这些人是昨天跟随着霍启南的部分跟班,那样貌阴柔的男子,则是昨天截断了他的能量流的那人。蓝樟自然认了出来,也不知是怎样的表情:“哦,是你们啊,”他淡淡地回答着。芥末一开始似乎还有怀疑,这时候稍稍迟疑,还是点了点头,露出一个笑容:“哦。你们好,我叫郭紫莉”她说着甚至还要伸出一只手,蓝樟揽着她的肩膀,陡然将她拉到了身体的侧后方。

    “你们有事吗?”自芥末做了自我介绍说出名字的那一刻起,蓝樟的眼神已经完全冷了下来,芥末也意识到了不对。前方的两男一女倒是笑着:“哦,果然是你女朋友。”

    “叫郭紫莉呢,好名字。”

    “怕搞错了,所以来打个招呼。”

    三人说了这几句话,赶过来的张语默也已经近了,不过这三人也已经走蓝樟身边离开,那名叫晓蕾的女人笑道:“女朋友很漂亮哦什么时候来姐姐的公司,姐姐帮忙包装一下,可以推销到美国去。”

    阿旭道:“就怕去了舍不得回来。”

    面容阴柔的能量操控者压低了声音,笑着走过蓝粹身边:“我们就是怕以后会搞错了,所以现在先来”道个歉。呵呵”

    三人勾肩搭背,笑着走远,不多时,在一个角落与一名拿着手机的男子汇合了,那男子看了三人一眼:“干嘛?笑成这样。”

    “没什么,刚才碰见熟人,打个招呼而已,你也很熟的哦。”

    “什么熟人”刚才助《打电话过来,贺东临那边出手了,虽然没我们什么事。但是,准备走吧。”大厅里。芥末拉拉蓝粹的衣服:“那什么人啊?”“黑社会。”蓝摔已经收敛了冷然的脸色,这时候撇了撇嘴。“喽哩,问题不大,哼,待会我拜托人收拾他们

    不久之后,接近江海城郊的一处僻静街道,陈亚迪看见了从道路那边过来的郭莹,她穿了一件红色外套,连着衣服的帽子戴了起来。从昨天开始下了一天一夜的雨,这时候夜风清冷,待到走近,他摊了摊手:“忽然这么急,有什么事吗?你又现什么了?”

    “不是你叫我出来的

    两人的表情愣在那儿,下一刻便化作了警惧的目光,开始朝周围看。树叶、屋檐下滴下了最后的水滴,路灯昏黄,世界在冷风中安静得像是要死去了一般,随后,空气中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快和…”

    犹如耳语般的声音,从街道的一断过来,不久,黑影渐渐显出了轮廓:“快走。”

    那身影逐渐化为浑身是血的钟明歧的形象,他的身上不知道被划了多少道伤口。这时候浑身颤抖着,口中说道:“快走。”

    穿着红色外套的郭莹双手插着口袋,站在那儿没有动。陈亚迪的目光已经严肃起来,直接朝钟明歧走过去:“别说话了,老钟,”

    退不了,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局面看不出来吗”然而陈亚迪的话没有说出来,钟明歧的声音,陡然间撕裂了街道的夜空。

    “快毒啊!”

    鲜血从他的身上飓射了出来。

    距离这里隔了一条大江的城市间,叶驰走进楼房里,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略停了一下,随后继续朝楼上过去。

    “贺东临动手了。”

    不远处的另一个房间里,“皇帝”皱着眉头坐在那儿,手上拿着一把手枪,“咔”的拉开枪膛,看看里面的子弹,随后推上去,举起枪口瞄准,一秒钟之后。又放下来拉开了枪膛,随后再推上去,举起来,放下删

    叶驰走出楼道,步入通向房间的长廊。

    “咔咔咔咔”拉开枪膛,推上去,举起来,想一想又放下,举起来、放下、举起来、放下,举起来,“皇帝”的姿势定在了那儿,随后偏了偏头。

    “咔”叶驰拉下房间把手,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头。

    “皇帝”放下枪,抬起了头,吐出一口气,随后,终于站了起来,将手枪扔到一边。

    “动手吧。”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十九分,江海市北河区北河商业大厦六楼生了规模巨大的爆炸,火焰横扫整个楼层,整条商业街的上空都被点燃。混乱开始了。

    北京,方少白今天难得放假,在家里跟妻子一边看新闻一边下跳棋。电话响了起来。

    “江海现真理之门的异常行动”

    “哦,叶驰在那”确实了吗?”

    “消息才才传来,同时会转告叶组长

    片刻,方少白站了起来,扣上了衬衫的扣子:“真麻烦,要去局里一趟了,不过”应该很快可以回来。”他笑着跟美丽的妻子做出了保证。

    ,”

    如果说随着贺东临的出手。接下来真理之门的行动,霍启南的行动。爆的战斗以及因江海、北京的联系最终导致的一系列事件是一个牵一而动全身的整体,那么在城市另一侧生的这些事情,原本应该只是一个小小插曲的。它与此时城市中开始的一些事情最初并没有太多的联系,在开始的时间片段里,只是游离于乐谱外的一个小小音符而已。

    作为这个音符的一部分,高旭、沙晓蕾、季文博、唐安这四人已经远离了酒店,四个人坐在一辆跑车尖,由能量操控者唐安负责开车。沙晓蕾坐在副驾驶座上。季文博与高旭坐在后排。

    我们必须知道,在此时的江海,这四个名字说出来任谁的心都要狂跳几下。眼前的四个人在霍启南的集团里都有着最为的核心的地位。以季文博为,都是经历过鲜血的洗礼后仍旧活到现在的,被判定为五级的进化者。此时几个人在车里笑着说起方才的恶作剧,说起那个叫谢宝树的进化者陡然间变得“惊恐的眼神”和“煞白的脸”当然,在他们看来,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这样的事情只能算是一个心血来潮的小消遣,别说吓人,就算是真做也不是第一次了,主要是最近太无聊,南虎集团的地位稳固之后。这些人需要进行的真正的战斗也就少了起来。日子过得不够刺激,当然。吓唬区区一个年轻的进化者也未必能带来多少的快感。三人只是随意地笑笑。季文博原本不知道,他的性格一向沉稳,不过听了之后,倒也是无所谓的态度,只是随口说一句:“还有几天才对他动手。何必呢。”

    “无聊嘛。”

    “他又能怎么样,不过看他当时的眼神,好像真的想要咬我的样子哦,哈哈哈哈,”

    “你们说会不会被这样一下,他干脆跑来加入我们了?”

    “切,那就太没意思了

    “到时候大家想点节目嘛。哈哈,就让晓蕾调教一下他好了,”

    笑声在跑车里响着,转上一处黑暗的道路后,度却渐渐地减了下来。动机出了最后的呻吟。道路的一侧是一片被铁丝网围起来的山。铁丝网那边大概是个废掉的老学校还是什么,另一侧则没什么建筑。开车的唐安皱着眉头。但跑车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怎么?抛钴了?”沙晓蕾反应过来,迷惑着问。

    唐安还没有回答,后方的季文博皱起了眉头:“这一段应该有路灯的。”

    他们开车过这边不是第一次了,这一段路的确有路灯,然而此时仅有一排排的路灯杆立在那儿,四周一片黑暗,没有任何的灯光,随后,几个人身上的手机响起自动关机的声音。唐安笑了笑:“那小子追上来了,能量在流失。”

    “很自负嘛。”后方的高旭笑了笑,沙晓蕾也笑起来:“想死了。没办法啊,只能提前干掉他然后再跟老板交代了。”

    面貌偏阴柔的唐安双手握着方向盘,俯了俯身子,陡然间,前方二十米的黑暗中出现一颗蓝色的电球,直轰而出,它就在再远几米的地方遇上了走来的那道身影,那身影随意地挥了挥手,电球像是游龙一般的在他身边绕了半圈。消失不见了。

    脚步声这才自黑暗里传过来小清凉的水滴自路灯杆上掉下,蓝摔的身影渐渐的出现了,没有之前宴会中的那种冰冷,只是淡淡地看着这边,朝跑车的正面走来。蓝樟总是一张仿佛长不大的孩子脸,又没有板起来,威慑有限,沙晓蕾笑笑:“喂,想死吗?”他的能力看来不错,但这个无所谓,自己这边四个人,根本无惧这样的挑战,就算他是什么天才儿童,今天也只有死在这里。蓝樟一直走到跑车的正前方,这才停下了,目光很严肃:“你们网才在酒店里,是在威胁我吗?”

    高旭冷笑,季文博摇了摇头,在车里皱着眉头回答道:“对你,你觉得有必要?”

    “没什么,正面说都行了,”蓝摔摇了摇头,“昨天谈过之后我就知道你们老板肯定要对我动手的,本来以的今天下雨,所以”,呃,不管你们今天到底是不是威胁,不管你们怎么说,我知道你们这些天肯定会动手的了,所以呢,我想跟你们说的是”

    他俯下身子。双手按着车盖,目光透过挡风玻璃,望定了驾驶座上面貌阴柔的男子。

    “如果我搞错了,先跟你们道个歉。”

    车辆之上,微微的光芒如同心脏般的陡然膨胀了一下,沙晓蕾等人这才注意到驾驶座上的同伴的情况,仅仅是双方说了几句话的时间,唐安坐在那儿身体绷紧,微微地颤抖着,他瞪大了眼睛望着前方的蓝樟,额头上血管膨胀,眼中血丝弥漫,他此时咬紧了牙关,鲜血就从他的鼻孔、口腔、耳朵里溢出来。

    作为进化者,能够导致他陡然变成这样的理由,恐怕只有一个。

    对方操控能量的时候,同样作为能量的操控者,他也在试图操纵力量,与之抗衡,然而由于力量的悬殊,就在这片刻间,他被巨大的力量反噬,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其余的三个人,从来没有看见过在唐安身上出现这样的情况。

    他是五级的能力者,就算稍微有点水分也是四级的巅峰,以力量压别人的事情做过,别人用力量直接压他,这又怎么可能了?

    他们只是愣了那一瞬间,“砰”的一声,唐安朝后方仰了一下,脑袋上的血管爆了,两只眼睛也爆了,鲜血喷出来,飞起在空中。

    下一刻,异能冲撞在一起。巨大的爆炸染红了这一整片的街道,火焰汹涌升腾,冲击的波浪朝着四面八方横扫过去,徒然间侵袭了一切””,

    这章六千字啦,求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