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消樟问出实验室的事情兰后,霍启南的眼神陡然转冷的空气也就那样冷冷地浮动着,附近几张桌前,跟随着霍启南而来的那些人也已经站起来了。阿琴整个人都已经紧张了起来,语默的紧张则只是隐性的。她现在已经开始考虑自己要怎样才能护住蓝樟了。无论如何,霍启南应该不会对自己动手,这个应该还是可以保证的。

    霍启南的愤怒其来有自己

    如果在他面前问这咋,问题的是明素心、是陈亚迪、是钟明歧”甚至哪怕是一个普通的警察,他都不会为这个问题而真正的感到愤怒。但老实讲,对他来说。谢宝树算是什么东西!

    留他一条命。是因为方明谦的面子;不把消息告诉贺东临,是因为他本身的傲慢和自信;这次过来给他最后一次机会,也仅仅是因为心血来潮的仁慈:你再要找死,不珍惜这次机会。那就别怪我了!对于蓝樟的拒绝。他没什么愤怒的,拒绝了就是杀掉而已。可归根结底,你谢宝树算是什么东西!这次过来说话,根本连谈判的边都够不上,不自量力到这种程度,居然在现在还问出这种话来。他就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自内心的怒火。

    这么多年来,他有敌人,也有敬畏的人。可是已经很久没有那种真正不把他当一回事的人了。哪怕真有什么正义感强的家伙,对他的事情再看不惯也好,甚至是摆出什么轻蔑的态度也好,可绝不会有人真真正正的敢轻视他霍启南。他的力量是摆在这里的,就算是界碑这种大组织,也不可能不把他当一回事。

    你可以讨厌我、敌视我,决不能忽视我。这就是他的地个和成就。

    就好像刚才,张语默对他是没什么好观感的,可是自己一旦真的生气,这咋。女人也只有感到恐惧。这令他感到愉悦。

    可在这时候。眼前就的确出现了一个丝毫不将他的这种地位放在心上的人。就这样不分时宜地问着这样的话。

    蓝樟只是与他对望着:“那个实验室的事情,听说为了隐瞒消息,有很多人无辜枉死了,理工大还有个女生因为调查到了一些事情被人强暴了,后来精神崩溃。现在还在精神病院没有出来。这些事情,跟你有关系吗”呵呵,没什么,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好奇随便问问,霍先生知道这些事吗?”

    他淡淡地说完这些,露出一个笑容。霍启南就那样冷冷看着他,十几个人在周围站着,好半晌,霍启南才吸了一口雪茄,再度坐了下来。吐出烟雾的时候。冷然的表情很缓慢地消失了,他露出一个笑容。森然的牙齿都露了出来,灿烂而狰狞。

    “我”,做过很多事,也知道很多事,要说给你听吗?”

    蓝樟笑着:“只是问问。”“知道得太多,不是好事,话太多,同样对你没好处。”霍启南一字一顿地说完,再度起身,拍了拍张语默的肩膀,“走了。”这一下用的力气大,语默的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没有说话。走出不远,霍启南身上的手机响起来,他正将手机掏出来。蓝摔皱了皱眉,分出一股能量直接延伸过去。

    陡然间,能量被截断了。

    一名跟随霍启南过来的,样貌阴柔的男子已经到了眼前,俯下了身子与蓝樟对视着。轻声地开了口。

    “这么拙劣的用法就想做恶作剧吗?能量操控”不止是你会啊。”

    这男子笑着转身离开,蓝粹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承认自己有点吃瘪,另一只手就要卷起铺天盖地的力量直接朝楼下的车队杀过去,不过看着正走过的几名行人和正握着他一只手目显忧虑的女子,终于还是作罢了。

    走下楼梯,霍启南冷冷地挥了挥手:“只要事情动,立刻废了他。没什么好说的了。”

    天空之中,乌云聚过来,江海就要下雨了。

    天色渐渐的转暗,像是到了黄昏的时候,不少的商业街都已经亮起灯来。下午三点的时候,夹杂着雷声。大雨瓢泼而下。夏日里最大规模的雷雨尽情地冲刷着这座城市。车辆开了车灯,转动着雨刷,道路穿插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间,有的行人在雨中奔跑着,明亮剔透的灯光。盘旋的立交桥,立交桥下的花坛。绝大多数的家庭都在雷雨到来的时候收起了衣服,些许的混乱过后,人们都站在一个个的房间里,透过窗户观察着这咋,世界。

    天色更加暗起来,逐渐的入了夜,灯光也愈明亮了,在雨中冲刷着的城市夜景就像是被罩在了琥珀里。蓝樟在天空的雨中盘旋了一会儿才回去的,即便是下了雨,城市里的各人也有各人的事情。

    芥末在家里准备好了晚饭。等到蓝锋回来,兴奋地跟他说着明天晚上两人耍去参加的一个宴会,还穿了件漂亮清纯的礼服在蓝樟面前转了好几个圈。素心姐才回到家,笑着与两人打招呼,短笛哥则不见人影,他还在外面奔波着,钟明歧也很忙,不过在陈亚迪的坚持下,他已经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居住的小区,他并没有现,就在他身后不远的雨中,有一道身影如同幽灵般的出现了,随即又消失在旁人无法察觉的死角当中贺东临已经盯上他了,而在贺东临手上的资料里,还有好几咋。地方没有过去,大概确定了钟明歧的住处之后,他将那份资料拿出来瞄了一眼。

    陈亚迪、钟明歧、给贺行彬验尸的医官、贺行彬的尸体所在地、案现场的观察、附近的摄像头分布、如今录像的位置、郭莹”各种乱七八糟的线索,他已经排查了一部分,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如果确定了要做事,那就要快,否则这么多东西调查下来,难免在某咋。环节上出现问题,干干脆脆,比谁都快便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瓢泼大雨所笼罩的夜色中,郭莹正在某个不明位置的房间里翻找着电脑资料,房间的各处摆放着许多必耍的武器,乃至于枪支、炸弹,她租了新的房间,如今在对这些东西做出整理。当然,如果在贺家处理掉台湾的事情一段时间之后还没有什么敏感的情况出现,这个房间。她也用不着了。她并不打算将“行侠仗义”的事情再继续下去,因为真是很危险。

    一如霍启南所说的那样,人们会先反思自己的行为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只2自只可以宗仓控制的东西她并没有炫榨那样典沁济法姑且不论蓝樟的想法是不是真有那么坚定,能贯彻到什么时候,就目前看来,他之前隐瞒身份时想要达成的结果,现下到是真的在实现了。

    张语默眼下正一个人坐在家里,她戴了一副眼镜,目光冷峻中也带了一丝的焦虑,正在一咋小接一个地打电话。公式化的笑容,公式化的亲切问候。向每一个有可能知情的人询问着最近生的事情,试图拼凑出霍启南不说,蓝摔也在隐瞒的整件事情来。不过收效甚微。眼下她正在考虑一咋。非常抗拒的想法:如果霍启南真耍对宝树动手了,如果事情真的提升到生与死的高度,她或许就只能打电话给方明谦,求他帮忙,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的解决办法。

    当然,眼下还不需要非常正式地思考这些,宝树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看起来是真的有自信的,并不是在掩饰自己的心情。尽管他或许还年轻。或许还不明白霍启南在江海真正拥有着多么巨大的能量,但他既然真的这样有自信,或许也真是有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筹码。当然,自己也要先一步了解这些,才能稍微安心下来。

    同样在江海市区内的某个学生宿舍里,一名长齐腰,瓜子脸。身材多少显得有些偏瘦的女生此时吃饱了饭,正捧着肚子幸福地躺在床上傻笑。随即又开始担心起这个月的伙食费来:唉,珊瑚的那介。“男朋友”要是肯包养自己多好这样想着,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先看看号码。市内的,可惜不是可以蹭肉吃的蓝摔。让它响了一会儿。铃声不停,她才按下了通话键。

    哇,这么复杂,,我听不懂吧,营养不良,脑袋想事情的话肚子会饿的,”给我加伙食费啦,我快饿死了”,我肚子好饿肚子好饶,,嗝”,什么啊?这才不是饱嗝呢,咳,说正事啦,现在外面好乱,人家一咋,女孩子连夜路都不敢随便走了

    贺行彬死了关我什么事,喊”耍讲证据的好不好,退一步说,如果真跟我有关,事情越乱,情报贩子的生意不是越好么,阿姨你要给我提成吧”呃,我管什么跟界碑交代,说了贺行彬是个坏蛋在外面死掉了关我什么事,我连贺行彬是谁都不知道的啦”,不过阿娃你给我提成我就认”啊?叶驰真的来了?杀手之王耶,我可不可以见见他?就远远地看一眼”喊,没确定的事情你也来忽悠我”。

    “肚子好饿,我要睡觉减少卡路里的消耗了,”嗝”,我的愿望就是变成一个大胖子”贺东临可能会来我也知道啦”关我什么事”挂了反正我这几天不出学接,”对了对了,不能不出学校啊,阿姨我快没钱了,你给点钱给我吃饭吧,”不给我我就要出去援助交际。说不定会遇上贺东临悲剧掉的哦,”

    带修行的小尼姑说完,将手机丢开一边,拉上毯子准备睡觉,什么贺行彬贺东临,人家统统不知道啦,没影的事情嘛,叶驰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真想看一眼”呼,睡觉,希望今天晚上可以梦见红烧猪蹄、红烧猪蹄红烧猪蹄红烧猪蹄红烧猪蹄,

    距离这所学校不算太远的一处房间里,叶驰正坐在窗户边透过拉开不多的窗帘缝隙看着这片城市的夜景,一枚硬币在他的右手指间旋转、不停旋转,江海这座城市对他来说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他与姐姐相依为命的在附近的农村长大,后来来到这里,对他来说,那几年的时光是一段难以归纳的岁月,说不清是幸福还是苦涩,”

    “已经能够确定黑昙的位置,”

    巨大的办公室里,如同军人一般的女子报告上来新的情报,“皇帝”坐在办公桌后,将情报折了一架纸飞机飞出去:“这个消息让我觉得很复杂你知不知道?”

    “要对他动手吗?”

    “我还没确定啊。”又一架纸飞机飞了出去,满地都是纸飞机,“总之先按我的计划布置好,动不动手,,由我决定啊,我干嘛要告诉你

    “您不告诉我,我们就不知道要不要动手了。”

    “我本来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有没有把握,有没有必要,,已经确定是黑昙了,对吧?”皇帝用着桌面,“所以我在折纸飞机。第一张是动手,第二张是不动手,第三张是动手”本来快折完了,你突然又送来这么一叠东西,,算了,你收拾一下吧,明天再说”。

    就名字来说,一个一直都有点玩世不恭的“皇帝”似乎是有点名不副实。不过,跟随在皇帝身边这么久,女子其实明白,那些看似乱来的决策与命令背后,实际上都也是有着极为深思熟虑的考量的。

    这次对于是否将黑昙当成目标动手的问题,显然眼前的决策者也已经陷入苦恼的推演当中了。

    于是她目送“皇帝”离开。开始收起起办公室地板上的纸飞机来。

    大雨之中,每咋。人都在做着他们自己的事情,城市的夜色渐渐转深。在不息的雨幕里走向凌晨。时间的指针走向第二日的天明。星期天,雨仍旧在下,城市走过稍稍宁寂的低谷。又开始转动起来,钟明歧等人继续着自己的工作,蓝樟去到工作室,依旧遭受到的语默的盘问,阿琴对他开始有些舌目相看,偶尔好奇地问出问题来。

    时间推进,城市的运转一如往昔,充满了活力,充满了混乱的、单人无法把握的秩序,没有任何与往日不同的预兆,逐渐推进到这天傍晚时,雨渐渐的停了下来,乌云堆积着还未散去,但西方的云裂开了一条大口子,夕阳洒下来壮丽的黄昏。

    空气清新,蓝樟挤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准备与在家里打扮好了的芥末去参加一咋,有好东西吃的宴会,是张阿姨上星期就给了他的邀请函,张阿姨也会去,据说很多人,不过蓝樟计划好的节目,仅限于跟芥末在宴会上开怀大嚼的美好期待。

    时间是下午五点半,距离一场惊动整个江海的大战爆,仅还有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

    二零一一年的第一天,第二更啦,大家元旦快乐!

    铺线基本完成,**即将展开。

    一号到七号据说有双倍月票小有月票的请砸过来吧,今年的话。想要开始拉票了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