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正午的餐厅里,空与在空调的这作下被保持在令山葱怀火舒适的温度上,靠近窗户的位置上,四个人正在吃午餐。

    气氛其实有些微妙,当然,旁观者恐怕并不容易看出来这些。

    霍启南一面吃饭一面与张语默交谈几句,以彼此的地个来说,旁边的蓝樟跟阿集就像是陪客。阿琴算是了解双方的差距的,甚至他这次带了的好几个人她都有印象,这帮进化者平日里也有管事的,单只是他们在南虎集团中的地位,就比自己这个小助理厉害得多,此时她便尽量保持着恭敬和自然在吃着饭,保持微笑,绝不多嘴。

    蓝樟看来就随意得多,不过这也是霍启南跟张语默之间的来往,上次因为张阿姨的关系,双方瞪得很不爽,这次既然对方态度和善,他也就自己吃自己的,不挑衅,不乱来,保持着适当的礼貌,吃饭而已,就当这个讨人厌的黑社会老大不存在好了。

    其实从头说起来,蓝樟跟霍启南这两人的来往,出了上次因为张语默的事情互相瞪了一会儿之外,也没有什么非常激烈摩擦或碰撞。真要说是矛盾,倒不如说是性格上的死结,第一次大家见面霍启南甚至还是在张语默的请托下为了救蓝摔而赶过去的。归根结底,霍启南这人或许能受得了有本事人的傲慢,却无论如何看不起孩子的天真,蓝樟则是一开始就对这种行恶天经地义的黑社会老大有反感,特别是在方明谦、张语默的事情上所感到的那种扭曲。

    霍启南本人大概根本就没把这个当一回事,他或许甚至会觉得这只是在用强硬一点的手段维护别人的感情,帮助自己的哥们追求某个…。而如果张阿姨真是对方明谦欲迎还拒的态度,到最后说不定还会是一场佳话。可在蓝樟看来。张阿姨本人的想法是完完全全的被忽略了,甚至因为这样强势的态度,毁掉了她原本最好的十几年光阴,这是到目前为止的结果。这样的扭曲,令他始终无法认同。

    原因要说明白这很是太复杂了,无论如何,到了现在彼此多半都是没什么好的观感的。蓝摔一边吃着饭,一边注意到跟着霍启南上来的那帮小喽罗,一共十一个人,占了三张桌子,都在朝这边看,大概是保镖之类的人吧。喊,太不专业了,十一个人都坐在一边,现在霍启南坐在窗户旁边,如果有人在对街用狙击枪,他有些坏心眼地朝街道对面的屋顶看了好一会儿,旁边的阿琴低声说道:“看什么呢?”

    “呵年,没有、没有

    饭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蓝粹跟阿琴在这边低声交谈几句,就在感觉到这次简单的饭局就要结束的时候,坐在对面一直跟张语默聊天的霍启南也终于将目光望向了他。

    渐小弟最近做了些很有趣的事啊?”

    “呃,有吗?”料不到霍启南忽然跟自己说话,蓝樟愣了愣。

    “不是还有个郭莹郭小姐吗,最近很活跃啊,我可是听说了。”

    空气瞬间冷下来当然这也是错觉。听到郭莹的名字的时候,蓝摔就大概明白了他说的意思,收敛了迷惑的表情,张语默跟阿琴在两边有些奇怪地望着他,他则就那样望着对面的霍启南,随后偏了偏头,微微笑了出来:“哦,原来说这个啊。”

    “谢小弟总是这么热血,很让人羡慕啊。”霍启南已经吃完了饭,这时候拿纸巾抹了抹嘴,“小最近有什么打算?”

    “呃”蓝粹不明白这打算是指什么,“打工呗。”

    “呵呵,最近外面可不太太平,这事情要多上点心啊。”

    霍启南慢条斯理的说话中,张语默已经听出了一些什么来,这时候看看俨然对峙的两人:“什么事啊?”霍启南看起来像是在警告,她更多的还是在询问蓝樟。霍启南倒是笑了笑。

    “没什么,是好事。不过,就我的经验来说,有时候好事未必有好结果,这么多年来,我见过不少人,本来都怀着很好的想法,做的也是很好的事情,可后来生很多事情以后,就会后悔自己当初做得太不成熟了。呵呵,只是以过来人的对谢小弟提点建议而已,就好像上次方先生跟谢小弟说的才不可久、柔不可守一样,”

    他说话平平淡淡的,但片刻之间,坐在旁边的语默连脊背都是凉的,知道蓝樟肯定是做了什么事情真正得罪到霍启南了,阿琴也是一脸的慌张,不明白这样地个悬殊的两人是如何扯上的关系,而且看起来还是不好的关系。对于霍启南,平日里语默说起来是不害怕,但那是因为知道方明谦的存在,知道对方不可能对自己动手,但真要说对大家力量的评估,谁的心中都是清清楚楚,徒然间想要提醒蓝樟一点什么,或者是帮他说说话,但一时间根本想不到该如何开口,蓝樟就已经回答了。

    “但归根结底,做错事情的还是坏人吧?”

    “哦?”这下子轮到霍启南有些迷惑了,“什么?”

    “我是说,好人会刀口只的力量不够,要到很多挫折点后后悔。觉得当初就孵糊一样做。但归根结底,先还是因为坏人太坏吧,做错事情的,归根结底其实还是坏人,不是吗?难道因为坏人做坏事是理所当然,所以好人就理所当然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吗?”

    “哦?这么说起来,那些经历了坏事,甚至因为波及到家人而感到自责的,就只能怪他们不够坚强吗?”霍启南笑着挑了挑眉毛。似乎在对方的身上现一些原本不曾想过的东西,他本来只觉得这个叫谢宝树的年轻人只是个单纯热血的傻瓜而已,“譬如说郭莹小姐,如果我猜得没错,最近恐怕也有些担心吧。说不定”她还会感到自责呢?。

    “可是她在做对的事情。”蓝摔没有半点迷惘地笑着,“不管怎么样,自不量力也好,惹祸上身也罢,我知道她在做对的事情。就概,念上来说,错的只有那些真正错了的人。郭莹,,无论在动机上,手法上和结果上,都是对的

    “有道理霍启南沉默片刻,笑着点了点头,“人在遇上不好的结果之后总会想“如果当初没有开始做这件事就好了”不过,就概念上来说,,呵呵,的确有道理,对了就是对了,应该被指责的。从头到尾的确就应该是坏人,哈哈哈哈,就概念上来说

    他对这事表现得似乎极为开心,重复了一遍,甚至对着旁边的手下都大声笑了起来,如此好半晌:“谢小弟真是个有趣的人,这么有原则的人,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见过了,哈哈哈哈,我有个提议,不知道,谢小弟有没有兴趣来我这边做事呢?。他说着,朝蓝樟这边伸出了手,随后又笑望着语默:“这是很诚恳的邀请”张小姐不会有意见吧”

    好,,没有几乎是下意识地这样回答。能够听出对方话语中浓浓的警告意味,她也有着足够的认知能力来辨别事态到底有多严重,结合最近几天里外面混乱的风声,再结合方才霍启南的话语,她几乎能够确定了。尽管不知道起因为何,但眼前的霍启南的确是认真了,这时候便是抛出最后的橄榄技,如果不接,这个以霍启南为,盘踞在江海的庞然大物就会真实的碾压过来,她根本挡不住,在她看来,尽管宝树有许多的过人之处,但也必然是挡不住的。

    鄙视也好、不屑也好、帐恨、诅咒、气氛,”无论对这些人有着多么负面的看法,但实力就是实力,这是母庸置疑的东西。

    不过,另一边的蓝樟,也几乎是没有多少思考地开了口:“我拒绝。”轻轻松松的,就连个抱歉都没加,霍启南的笑容浮存脸上,语默几乎下意识地抓住了蓝樟的一只手,目光变得冷峻起来,瞪了一眼蓝樟。尽管看起来双方的年龄差距并不大,但作为长辈,这个时候,她不能让事情就这样展下去。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由于今天的放松多少显得有些慵懒,又因为方才的变故显得有些慌张的她,多少还是回复了平日里冷静的女强人气息。“等等,霍先生。”她思考着应该说的话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可不管怎么样。挖人”或者跳槽”总要让人考虑一下吧。”

    她说着,松缓气氛地笑了笑,蓝粹看着在桌上被握住的手,张阿姨的手看来白哲纤秀,但这时候力气还真大,不过也真是有够冷的。不过这事情真的无需考虑”他再度摇头:“不用了,我拒绝

    霍启南笑着站起来:“当然,要给人考虑的时间,在谢小弟原则崩溃之前,我这边的大门都随时敞开着,哈哈

    他看起来已经要转身离开了,这时候打了个响指,有人打开一个木头盒子,霍启南选了一根雪茄,将雪茄的一头夹掉了,然后那人又拿了打火机过来点烟。语默握着蓝樟的手没有说话,蓝粹倒像是想到了什么。

    “对了,霍先生,我有个事情想问一下。”

    “嗯”

    “实验室的事情,跟你有美系吗?”

    霍启南叼着雪茄低头望着他,一直都在笑着的脸色,这时候才真的冷了下来,与先前他在下方的小车里冷冷盯着钟明歧时的眼神有些类似。但又有些不同。

    这是老虎被撩拨之后,真真正正的,愤怒的眼神!

    史铁生去世了。他的《我与地坛》,看过几十遍甚至上百遍,一直都认为,如果追求文字的流畅度,古文最好的一篇当是《滕王阁序》,现代文便是这篇《我与地坛》,这两篇文章,读下去一气呵成,充满美感,仅仅是阅读,就能令人感到愉悦和满足,对我来说,这是真正的大师的陨落。

    这个世界上,就剩下村上春树”或者说林少华版的村上春树了”

    早上又把《我与地坛》读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