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霍启南此时在江海的地位,已经很少有在人前生气、翻脸的必要。

    到了他的这个位置,要吓人,便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也有同样的效果,但若是对着不会被吓到的、更高层一些的人,就算真的翻脸,摆出再歇斯底里的态度,这种表面上的功夫恐怕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近年来,他已经很少有跟外人当面火的举动,真能看见他这一面的,若不是身边的亲信,便意味着那已是将死之人。这些年来他对着旁人大抵都是嘻嘻哈哈一团和气的样子,但说出来的话、身上的威压可是半点都没有减少。钟警官与此时未在场的楼警官这些年来负责江海的事情。霍启南与他们也打过几次交道,每一次霍启南都将自身的姿态摆得很低,很给界碑面子,然而这次界碑动手,霍启南这边也已经开始反弹。前一刻大家还保持着笑容。此时陡然翻脸,霍启南这么多年来坐在地头蛇的位置上颐指气使、掌握黑道中莫大权力所积累的那股威压就徒然间爆开来,他此时盯着钟明歧,冰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过,钟明歧在江海这么多年,纵然在地位上的确与霍启南有差距,但他又哪里是什么好相与的人。当霍启南徒然翻脸,他却仍旧站在那儿,保持着那样的笑容连分毫都没有变。这里的事情事实上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远处店铺间正在善后的警员,旁边酒店二楼窗户边察觉到不妥的一些人也都在朝这边望,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过来的。

    日光之下。只有霍启南手中雪茄的火光仍旧在“唯唯”闪动,过了好一会儿,他的大拇指将雪茄轻轻弹了一下。烟灰与火星在空气中绽开,霍启南那冰冷的脸色,也在陡然间再度化为了笑容。

    “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钟警官不要放在心上哈哈哈哈,那边的两个人我的确都认识,但是不熟,见过几面而已。而且他们打架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嘛不应该!打架不好!特别是像现在这样子,闹得这么大,影响很恶劣啊!”他推开了车门,举步下车,跟钟明歧同样站在了正午的烈阳之下,挥了挥手。

    “太恶劣了!不能放过他们小钟警官一定要把他们抓起来,多关几天,严肃处理!先不说他们跟我只是认识,没有什么关系,就算真的是我的人,就算是我儿子,做典这种不遵守法律聚众斗殴的恶**件来,也一定要抓!决不能姑息!”他一边大义凛然地说着,一边亲热地拍了拍钟明歧的肩膀。

    “哈哈,钟警官还没有吃饭,我也没有,不妨大家一起吃啊,不是我说。钟警官为国家的事情奔波操劳,现在弄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国安局的工作安排不合理嘛。不妨到我这边来做事啊,不说别的,钟警官只要肯过来,保证事少钱多责任轻,我这边的福利还是不错的,钟警官在江海这么多年,应该也知道吧,我这边可是从来没亏待过自己人的

    霍启南一下车,前后几辆小车上的人也已经跟着下来,先前面对着霍启南徒然飙的那种气势都没有变过脸色的钟明歧这才微微眯了眯眼睛。前前后后,尽是霍启南麾下最强的一批人,四级、五级的进化者。在近处的中年男子是据说南虎集团中最难缠的秦志丹,司机位置上的陈海龙,副驾驶座上下来的是拥有精神系异能的沙晓蕾,不远处外号阿虎的后起之秀,正穿着黑西装走过来,身材颀长,外号“冰刀”的孟立阳。身材壮硕,个头过两米三的巨人曹书翰,

    此时从小车中走过来的十几人,尽是南虎集团最核心的精锐力量。对于钟明歧来说,什么四级五级的划分都是虚的,只有经历了许多次战斗的考验,那种毫无侥幸的实力才是真的。眼前的这些人,几乎每一个人的实力都经过了多次战斗的洗礼,真正的刀口舔血,对异能有真实认知能融会贯通的进化者。

    霍启南对手下进化者的待遇极好,平日里想干什么都行,喜欢旅游可以旅游,不喜欢做事尽管当宅男,喜欢号施令的霍启南会给他一大堆的事情去管理,即便是瞎搞都行,几百几千万的产业没了他都能挥挥手一笑置之。也就是这些人,真正构成了南虎集团的中心,即便其余的细枝末节都没了,有他们,南虎集团随时都能起来。这一股力量,如果是想要造反攻打江海市政府或者武装部门之类的地方,那也只能是被他们打下来之后再由界碑的战斗组抢回来,绝不会出现打不下的情况。

    钟明歧并非是战斗擅长的进化者,但他在江海摸爬滚打多年,极其难缠,对上这帮人。若只是其中的某一个,都拥有逃走甚至反败为胜的可能,然而一次性出现这么多。假如此时三个以上一齐出手,他就根本连逃跑或者反抗的可能都不存在。正因为心中了解,他才会对眼前这样的阵仗感到心悸。想不到霍启南竟然已经将这帮人完全聚集了起来,是想要表达他强硬的态度么,

    不过,尽管心中警惕,钟明歧倒只是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众人,淡淡笑了笑:“好吓人的阵仗啊,霍先生。”

    “吓人?阵仗?什么啊?”霍启南满脸的迷惘,随后仿佛反应了过来,笑着挥挥手,“哦,你说他们啊,没有、没有,哪里会就好像钟警官你刚才说的一样,最近这段时间不太平嘛,稍微不注意,出个门都会遇上打架斗殴。老实说,我很害怕啊,所以呢。每次出门只好多带点人走了,哈哈哈哈,钟警官打算跟我们一块去吃个午饭吗?”

    他说着话,那穿着黑西装外号“冰刀”的男子靠近过来,周围的空气顿时凉了下去,霍幕南浑身一个激灵:“太冷啦,拜托,温度稍微调高一点。你作为一吓,空调,如果总是不懂得揣摩用户的啊,钟警官你看到了,带上他就是想带个空调而已,哈哈哈哈,天太热了嘛,怎么说我也是个老板,赚点钱,稍微享受一下生活”

    说话冉,钟明歧腰上的对讲机响起来,似乎某个地方又出了生口角后打架斗殴的事情,霍启南一脸为难:“啊,你看,又打起来了

    钟明歧笑了笑:“那么……我就先告辞了,霍老板。”

    “哦,你忙,你忙,下次有空一起吃饭啊。”

    霍启南挥动还夹着雪茄的右手,笑容灿烂地目送着钟明歧远去。片刻之后,钟明歧的身影自视野中消失,众人才再度回到了小车之中。霍启南吸了一口雪茄,秦志丹在旁边说道:“这样就可以了吗?”

    “难说。”霍启南摇了摇头。“要不是他们现在的老大做得太过分了。老实说我还真不想跟二品么册脸,以前大家都怀相处得不错啊一不讨既然凡”众次的事情就要让上面把那个木头脑袋的丫头给我调走,一点事都不懂的家伙,我倒真想看看,上面敢不敢让江海真的给他们乱掉。”

    前方的沙晓蕾回过头来:“南哥,会不会起逆反效果啊?”

    这女人异能不错,其实倒没什么看事情的头脑,这时候担心起来。不过霍启南也不介意,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早呢,我们这边,做得还是很有分寸的,都在他们能承受的范围之内,只是比以前的几次稍微出一点,到时候我们再卖个贺东临的情报给他们,实验室他们想要,也都给他们,他们只会把那个管不好江海的女人调走,不会真跟我们翻脸的,毕竟这次方明谦那些人,也在帮我们说话呢

    秦志丹在旁边也笑了笑,随后朝小车外的上方指了指:“对了,南哥,刚才我们看见张语默张小姐跟那个谢宝树在上面吃饭,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

    霍启南跟谢宝树打招呼,尽管南虎集团内部最近对谢宝树这个名卓也有些敏感,但谁也不会认为有这样的必要。不过作为最了解霍启南的人之一,结合着最近生的一些事情,秦志丹说这样的话,自然也有他的理由在其中。

    最近由于实验室的事情曝光,弓了界碑对江海的一次大洗礼,再加上贺行彬的死,郭莹与谢宝树这两个名字开始进入众人的视线。一般的人都将目光停留在郭莹的身上,由于流传的各种情报而认为谢宝树只是个普通人,而郭莹恐怕已经是四级进化者的力量。但在南虎集团内部,却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个叫做谢宝树的年轻人身上,尽管对于他的资料还不甚清晰,但以往的冲突表明,这个异常嚣张的年轻人,的确拥有着不错的异能,这次贺行彬的死,大家就更是深信,有他的力量参与其中。

    不过,就算是能够杀死贺行彬的能力,对于南虎集团的众人来说,也造不成太大的压力。先前的冲突中,霍启南已经对这个年轻人非常不满,虽然由于方明谦的关系暂时忍住,但这次事情爆之后,他还是授意秦志丹跟阿虎两人一起负责,要废掉这个敢一再挑衅、轻捋虎须的年轻人的一手一脚。

    由于方明谦的关系,霍启南终究决定留下谢宝树的一条命,但对于这样的挑衅,他也绝不会予以姑息。当然,废掉手脚的时间也有讲究,谢宝树跟那个明素心有关系,因此霍启南的打算是,一旦界碑现了实验室,开始对这边动手,这边就会直接拿谢宝树开刀,给那个明素心一个下马威。而这样的事情还没有生,就在昨天,二十一号的凌晨生了一件事。

    二十号的深夜才刚刚过去,有一个人杀入了霍启南所在的别墅,就在秦志丹等人都在的情况下,如闪电一般的突入到霍启南的面前。这个人,赫然就是由马来西亚赶来,抵达了江海的贺东临。

    尽管在这之前大家都已经听说了贺家的悍勇之名,然而这一次实在没有想到,贺东临,这个在东南亚杀戮无数,几乎没有败绩的五级强者,竟然真的就这么干脆直接地杀过来了。

    一次简单凌厉的突袭,当众人真正反应过来,赶到了霍启南的身边,那名长披肩,眼神冷澈的男子已经直接坐在了霍启南前方的沙上,面对着十几人的环伺,开始了简单的谈判。他杀到的时候,真正在霍启南身旁的就只是秦志丹,双方没有交手,然而仅看气势与萦绕男子全身的那股戾气,他若真是想要刺杀霍启南,同样也是身经百战的秦志丹还真难说自己难不能保护住人。

    不过霍启南倒也是毫无畏惧,这天晚上陡然看见出现在眼前的男子时,他也只是偏了偏头,随后耸肩一笑,似乎觉得有些荒谬,第一句话便是:“贺东临,你不聪明。”

    就在这个凌晨,双方做了一笔简单的交易,贺东临了解了与贺行彬的死有关的人员后转身离去,秦志丹等人却注意到,霍启南所透露的情报中,惟独漏了有关谢宝树有异能的事情,并且完全淡化了叫做谢宝树的这个年轻人的资料。

    霍启南是自负的,尽管方明谦已经示意了不要动谢宝树,他说要这人的一手一脚,就是要一手一脚。

    而不管他对谢宝树有多不爽,他说要让谢宝树活着,就要让他活着,这或许也算是给方明谦的面子。而即便是面对着贺东临这样凶名远播的人物,他在当时也是警告地敲了敲谢宝树的名字:“这个人,我的人会动手

    眼下霍启南要掌握的是大局,对于目前来说,单单是谢宝树这个人,根本就不算什么,按照以往的惯例,就在他下了命令的那一刻,这人就等于已经残废了。不过,此时听见秦志丹的这句话,他倒像是想起了其它的一些什么,略想了想:“嘿,大家肚子也饿了吧,,那就上去吃饭吧,我也跟张小姐打个招呼

    随后,霍启南跨出车门,一行人朝酒店走过去,走在霍启南身边的时候,秦志丹看见他冷着脸,将烟头“啪。的弹了出去。

    “我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能不能把握得住,看他个人的造化了!”

    烟头撞在墙上,烈日炎炎下,“噗”的溅起了火光,烟尘舞动在空中。

    不久之后,二楼的餐厅里,蓝樟看见那个叫做霍启南的江湖大佬领着一大帮喽罗朝他们走过来了。

    啧,他最烦自我感觉良好,一群人走路带风的黑社会了,天气热,最近大家没矛盾,他也不想生不爽吵架之类的事情,于是夹菜拔饭,装作没有看到认识的人,埋头在碗里拼命吃东西,准备先把自己撑个半死再说。

    不过,麻烦从来就不会因为鸵鸟战术而远离的,片刻之后,貌似爽朗的声音便响起来了。

    “哈哈,真是巧啊,又遇上熟人,张小姐最近过得怎么样?”霍启南走到近处,“既然这么巧,大家不如拼个桌啊。”

    又是一年将要过去了,刃旧年,对我来说真是再浑浑噩噩不过的一年了,简直是不堪回,本想写个年终总结做一番检讨,想着想着,咳咳,倒是自己惭愧起来,张着嘴有点受不了了。

    以往在读书的时候,总喜欢在某个关键时刻立志一番,鼓励一下自己,新的一年要到了,嗯,要努力了。

    伙,这样告诉自己,然后继续码字去。最近平淡么,,没办法啦。铺垫嘛,要足够才行,距离**还有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