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办公室里闷热闷热的,张语默坐在办公桌后吭着冷冻果汁的吸管,目光望着不远处正一边喊着口号一边将大空调推向墙角的蓝粹。阿琴在旁边帮忙,累得香汗淋漓。

    终于空调被推到了墙角边。阿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回去大口大口地喝果汁,看着蓝挥仍旧在那儿摆弄空调:“咕嘟咕嘟咕嘟,跟你说了让修理工来就可以了累死,咕嘟咕嘟咕嘟还有你喊那样的口号是干嘛啊?”她为了那些嘿咻感到有点糗,如果不是相处久了也明白蓝樟的性格,恐怕要以为别人在占她便宜。

    蓝粹将刚刚修好的空调插上电源,拍拍遥控器重新开动:“放心啦,我应该没问题的,反正我也想找机会试试,口号?什么口号?”他回过头来迷惑了一会儿,随后反应过来,“哦,大家一起搬东西的话,有人这样喊会不会觉得整齐一点”

    “但是嘿咻”阿琴无奈地重复一遍。挥了挥手,“算了。随便吧,空调要是没修好我可要叫维修工来了。”

    “应该没问题啊”蓝樟拿了遥控器按着没反应,拍拍打打一阵检查电池,随后又拿起空调的结构图看,皱眉不已,阿琴一声叹息。另一边捧着果汁的语默呼呼的笑:“反正最热的是他。你管他呢。”

    说话间,只见蓝粹照着那空调踹了几脚。再按了下开关,笨重的机器终于运转起来,蓝粹笑逐颜开,对着出风口猛吹,阿琴那边精神顿时抖擞起来。拿了个文件夹当暗器扔过来:“走开走开!挡着我了!”语默双足一蹬,办公椅轻盈地划过房间的地面。到了有冷风的地方停下来。捧着果汁一脸满足:“这才是人生嘛。”办公室本就不宽敞,四周堆满资料,没有空调,她其实也已经热得受不了了。

    蓝抖拿着那空调维修结构图,得意地拍了拍空调:“怎么样?我说能修好就修好了吧。”双手油污。一脸自得。

    最近一段时间蓝挥在研瓮各种机械构造。目的是为了配合他的能量操控能力。

    他大学里学的毕竟不是什么机械、物理这几块,本身也不是什么天才,对这方面涉猎不多。以往对着机械使用能力,大抵就是让电路短路,机械爆炸什么的。机械这种东西从出现时开始。就都是一个齿轮链接一个齿轮传送动能的概念。越是精巧复杂的系统越容易混乱,以蓝粹的能力而论,要让一个系统崩溃很简单,随便弄乱什么地方都行。如果要达到精确控制就不容易了。通过遥控器转换电视台谁都会,但通过电视里的电路板控制,会的人可不多。

    蓝摔最近就是在加强自己这方面的功底。各种电路方面毕竟也多有共同点,他最近拆拆小小收音机之类的,已经颇有心得了,今天过来上班,说是空调坏掉了要找人修。他立即自告奋勇跑来实践,忙碌了半介。上午。终于大功告成。最近一段时间工作室其实蛮忙的,有个工程接了在做,另一方面似乎又有新的工程要接。今天算是个特例。天气太热,那边暂时停工,语默、阿琴也不用过去看着,原本准备在这边办公室整理一下各种文件资料什么的,谁知道空调用太久罢工了。于是看着蓝粹敲敲打打一上午。横竖整理资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作为老板的张语默无所谓,阿琴偶尔还帮手蓝樟递个钳子什么的。

    “我觉得很可能是最后踢那几脚的功劳。”空调既然修好了,阿琴开始打击蓝樟的积极性,一边的语默吭着习惯,笑着点头:“说不定一开始踢几脚就会好的。”倒是没说早上来的时候她已经照着那空调踹了好几下的事情。

    大家已经很熟了,看着两个女人一唱一和打击他,蓝樟垮下了脸准备反驳。但毕竟一吓,是上司另一个是上司的上司,都惹不起,他只好摆出一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态度,才将手松开空调外壳,徒然听得哗啵一声响起来,空调后方冒出了电火花。

    “办…”

    蓝粹一叮,激灵,愣在了那儿小阿琴原本坐着办公椅在那儿悠闲转圈,砰的一下膝盖撞在办公桌上,拼命揉。语默原本在喝果汁,这时候鼓着腮帮定在那儿,眼睛望着那空调,眨啊眨啊眨的。然后“哗哗啵啵”的响声随着不断亮起的电火花响个不停?

    “咔”的一下,语默的高跟鞋清脆地踩在地下,整个人优雅地站了起来,捧着果汁转身往门外走。咕嘟一声咽掉腮帮里的液体:“咳。快吃饭了。我去对面转一圈,看看有什么菜”她很体贴地没有指出蓝粹修理的空调快要变成炸弹的事实,阿琴可没这么厚道,捧着一叠资料追了出去:“啊啊啊,要爆炸了,张姐等等我”

    “不至于啊”蓝樟望着冒火的空调一脸无奈,空气中已经有了烧焦的气味,他顺手一挥,顿时间整个空调都静止下去,任何动能热能都在瞬间消失无踪。蓝粹望望修理图再望望空调,目光来回好多次。终于叹了口气,放倒了这大家伙准备开始下一次的彻底检查。

    语默终究担心蓝挥的安全。虽然多少明白他的本事,不久之后还是进来看了一次,随后又捧着果汁走掉了。当蓝粹真正修理好空调从办公室里出去,时间已经接近正午小外面金黄一片,灼热的阳光晒在道路上,隐约传来些混乱的乒乒砰砰声,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

    张语默跟助理阿琴这斤,时候多半在对街的酒店二楼吹着空调准备吃饭,蓝粹洗了手下楼,还在楼道里呢,便看见了对面二楼的落地窗里语默朝他招手的样子,许多人都聚集在那玻璃窗前看热闹。蓝挥走上马路,才见到不远处正有人在一家店里打群架,十多个人打得异常激烈,砍刀钢管都已经出动了,店铺里的东西都已经被砸得稀巴烂。

    黑社会火拼蓝挥吹了声口哨,两边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好人,纹身啊刀疤啊什么的,这种热闹他最喜欢看了。眼见女老板正在唤他,他一路跑去二楼的餐厅,到了阿琴的旁边挤进去,脸贴着玻璃:“怎么了怎么了?”

    “我们也不清楚啊,之前好像是两个人生口角,然后就都打电话叫了人。接着就打起来了。”阿琴

    “这样我就看不到了。”蓝粹在人墙后面跳了几下,然后搬了两张漂亮的座椅过来,跟凑热闹的语默站在上面看。原本这也是一个很不错很有格调的中西餐厅,这时候稍稍显得有些混乱。

    警笛的声音隐约响起来,片刻后几辆警车赶到,将一些打架斗殴受伤的人抓起来。几个没受伤的作鸟兽散。语默跟阿琴来得早,占得本身就是靠窗的位置。这时候坐在那儿继续看下方的警察处理善后的事情,蓝粹却是皱了皱眉,警察当中,一个原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已经赶了过来。

    界碑中管理江海进化者的钟警官。

    这次打群架难道跟进化者有关?

    他正这样想着,旁边看菜单的语默小声说了一句:“最近外面不太平。”

    阿琴也点了点头:“听说好几个黑帮火拼,打得稀里哗啦的。快到三伏天了火气大吧。”

    “哪里是”语默淡淡地摇头,“听说最近上面严打,这次打得比较过分,下面乱起来是有人指使的,背后肯定经过霍启南。”

    两个女人都算是消息灵通人士,对这方面触觉灵敏,但毕竟事不关己,指使淡淡交谈着,开始点菜准备吃午餐。蓝樟却多少明白过来。之前说那异能试验室跟霍启南有关小如今上面压下来了,霍启南这是准备反弹一下,稍稍示威,让上面有忌讳呢。

    此时在这餐厅上的人知道的、谈论的,毕竟还是过于轻描淡写的东西,相对来说,此时压在对街钟明歧等人身上的,才是真真切切的巨大压力。霍启南害怕界碑,从来就只是整体概念上的事情,他是地头蛇,手上的力量说破天去,也比不上任何世界级的大组织,但若以同样地域级的组织来做戈分,盘踞江海的南虎集团,就绝对在世界范围内都排得上号,就算现在将它移去纽约这类级混乱的地方,他也能稳稳地站住脚跟。这次界碑与它的摩擦、角力,虽然最后肯定会以霍启南的退后而收场,但无论如何,真正累的,总是下面这帮人。

    最近四五天以来,霍启南开始在暗中力,大小帮派火拼不断。各种伤残不论,死的人如今已经上了两位数。各方面的压力如今都在反馈上去。霍启南在政府部门的一些关系开始叫苦,有些高层的、有影响力的人也开始说话,乃至于一些霍启南能找到的最高层的关系,什么方家人、徐家人之类的也已经打过电话给方少白或者其它界碑负责人。希望这边能“高抬贵手”或者“不要引起太大的动荡”

    对于钟明歧等人来说,上层的压力毕竟还是被方少白那个层级的领导直接挡住了,只是听说有这回事,对他们来说,最麻烦的不是什么黑帮火拼。而是一些进化者的脾气开始变大,最近几天,江海各处生的有关三级以下进化者的口角、摩擦到达几十起,有的是因为一言不合就起争端的,有的是因为之前的宿愿被提起来的,看起来都是一些个人之间的事情,但实际上背后有着怎样的黑手在操控,就已经不言而喻了。

    虽然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这样那样的预备,但真生起来,累毕竟还是累的,钟明歧此时就已经有一天一夜没有休息好了,他这次赶过来,也不仅仅是为了这里的打架涉及了两名进化者,而是因为另一方面。

    当警察开始收拾残局的时候,原本停在对面街角的一支车队此时也已经开动起来,由远及近缓缓行驶着,钟明歧笑了笑,朝那边走过去,双方相遇时,车队停了下来,钟明歧在第二辆小车的车窗边停下,敲了两下车顶。

    “嗨。霍先生。戏好看吗?”

    不一会儿,车窗摇下,霍启南在里面抽着雪茄,目光望着他,笑容格外灿烂:“啊,真巧啊,钟警官好久不见了,真是巧遇啊,哈哈哈哈。吃过饭没?”

    钟明歧同样笑着:“最近几天江海不太稳定,哪有时间停下来吃饭,疲于奔命哪,霍先生。”

    “哦?”霍启南吓了一跳。“不太稳定?有这回事吗?真有这回事吗?钟警官,你是警官,怎么可以说这么恐怖的话呢?我不信。”他摇摇头。伸出夹着雪茄的手示意了一下天空:“看,风和日丽,天下太平嘛,虽然刚才我看见这边不幸出了一场小意外,但各个警官赶来及时,措施得当,这不就没有了吗?哈哈哈哈。小事情小事情,钟警官辛苦了。”

    “啊,也是。”钟明歧双手叉腰,眯着眼睛抬头望了望天空,随后看看一直打哈哈的霍启南,“这么说起来。霍先牛不打算聊聊刚才生的小意外?中间有两个,霍先生好像都认识啊。”

    “啊?什么?”霍启南眨了眨眼睛,一脸迷糊。

    “我说霍先生不打算谈谈刚才的小意外?”

    “什么?”

    “我说霍先生不打算谈谈刚才的小意外?”

    “什么啊?”“我说霍先生”

    “你够资格跟我谈吗!”

    小车之中,霍启南的脸色陡然转冷,目光盯着外面持续露出笑容的钟明歧。双方的目光交错,一时间,长街上的空气凝固得几乎窒息。日光焚烧着空气,在街道上空形成扭曲的有如蒸汽的光。车辆、车辆里的人、车辆外的人,保持着那样的姿势都没有变过,仿佛能清晰地听见时钟的滴答声。就在这样的气氛里。霍启南冷冷地、咬牙切齿地重复了方才的话。

    “你!够资格!跟我!谈吗!?”

    写霍启南的时候想起《让子弹飞》里的周润了。

    推若一本叫做《召唤悍妞》的幼苗,李古丁那厮开马甲写的,对于他能完本就不抱期待了,但书本身还是值得看的。

    另外推荐一部电影,《入捡师》,日本片。日本的文化由于受动漫影响太重,电影让我感觉基本是已经死了。随处都充满不均衡不现实的歇斯底里,不过能称为经典的大概还是有的当然或许是我看的太少《情书》算一步,最近看了《入给师》,忽然就很想推荐……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柑章节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