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阳落下,月亮升起来,当素心在城市北郊的道路卜为辄曰“的沫路而感到苦恼的时候,入夜的江海,这个拥有上千万人的巨大城市也正按照与往昔并无差别的方式在持续运作着,当天空中的光芒敛去,城市的光芒也就陆续亮起来,浸透整座钢铁森林的网络,转换为“夜”的形态,逐渐取代“日”的模式。

    这样巨大的一座城池,无论是普通人、进化者,又或是在暗中鬼祟行动的某些存在,例如被果实寄生后的怪物,都有着各自存在、生活的方式,即便在某个角落里爆出冲突,自然也是这种方式的一部分。就如同蓝樟曾经在天空中所感受到的一样,每个人都能有其归宿,来自哪里,去往哪里,即便是他在天空中独自心伤的那段岁月里,当夜幕降下,他也必然要找到某个屋顶,并且开始思考第二天将要飞往的方向。

    每个人都将有各自的想法与烦恼,普通人为了家庭或是工作,为了将要送给女友的花朵或是将要去看的电影,乃至于看完电影后要去的宾馆。进化者自然也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上千万人的城市,由于已经属于国际性的大都会,进化者的数量以比例来说比其他地方要稍高一点,但真说起来,对比普通人的数量实在还是微不足道的。

    由于这方面消息的并不流通,底层或是外围的一些进化者与普通人的人生并没有太大的差异,若真要说起来,或许只是因为某方面的与众不同过得更好或者更坏一点。由此往上,物以类聚人从群分,在彼此或多或少有些关联的利益驱使下就会形成一个隐形的圈子了。

    江海是个国际性的大都市,尽管时常活跃于大舞台上的一些势力看来简单,但实际上内部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各种各样国际型的大组织大势力在这边也有着各自的力量,加上这样那样的有着特殊能力或经历的散人居住于此,或是跟这个组织有些关系,或是跟那些组织有关系。相对于香港、纽约这样的都会中浮于明面的势力争夺与混乱,江海的局势,藏于表面之下的,实际上也是一团乱麻。

    贺行彬的死讯传开不过是几天的时间,进化者的圈子里,暂时还有些沉默。说起来贺家的力量只在马来西亚,不可能真正渗入到江海来。“为贺行彬报仇”这样的本地势力基本是不存在的,但如果某个导火索点燃,却很难说会不会有人因为利益的驱使做出这样那样的麻烦事来,对于要维护地方平安的界碑来说,压力终究也是存在的。

    如今一方面是贺行彬死了,人们揣测着那个盘踞马来西亚,在东南亚范围内一向霸道与界碑又有旧的贺家会不会有什么过分激烈的动作。另一方面各种看戏的眼睛也正盯着目前进化者圈子里闹得沸沸扬扬的有关进化者实验室的事情,目前已经有风声透出来,事情跟江海的地头蛇霍启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双方会有着怎样的行动。尽管界碑是如此强势的国家机构,但霍启南也并不是没有稍稍反抗的本钱,他会害怕整个界碑,却不见得害怕一个国安二十一局的江海分部,如果这两个势力火拼起来,自然也会有各种小势力或是大势力的触角行动起来,试图在混乱的局面中获得某些好处,总之,只要有利益,就永远不会缺乏冒险的人,即便是国家机器,对此也只有引导,却无法打压。

    一千多万的人群当中,江海的分部,看来人手单薄。当素心在路边为了迷路而苦恼的时候,叶驰驾驶着小车已经没入城市的茫茫人海当中了,尽管处于明面的一些人看来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实际上一张属于国安二十一局麾下的势力网,也在这座城市中一刻不停的运作着,小部分人清楚自己的职责,绝大部分则根本不知道还有国安二十一局这样奇怪的机构存在。

    各种各样的眼睛、触手收集着无数的消息,通过名为国家或是政府的网络收集、归纳,随后又自然而然地流向不同的方向,各种各样的利益牵涉者,实际上自然也都是在这张大网的监控之下,一旦出现某些不寻常的变化,网络便会自动做出反应,或是由上方的人为了某些目的稍稍因势利导,下方便会出现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种网络的监控自然也不是全面的,它往往只会在某些敏感事项出现的时候才会忽然动一动。也总有些势力或是力量,能够巧妙地寻找到网络的空隙,或者明白该如何才能蒙蔽这个网络的运作,但无论如何,只要身在这个网络当中,就总有些时候,无法逃过它的捕捉,几乎没有人可以真正脱离这个网络而存在,几乎,

    这是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很大,很华丽。要说起大的程度,这是一片大概有足球场大小的空间,两排一共十二根巨大的柱子,矫龙舞凤,连同天顶、侧面墙壁,甚至显出了金碧辉煌的气势,各种各样有趣的物件摆放在周围,名贵的瓷器、珊瑚礁、字画之类,中央的一侧甚至有一个大型游泳池,另一边又有现代化的液晶屏幕,办公的桌椅之类的。乍看起来,这片像是宫殿却又带有泳池,像是名贵货物堆放仓库却又有办公场所的地方委实有些不伦不类的。但由于使用人本身对于这里的认知和定个,我们仍旧认为这是一间单纯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建成之后,并没有非常系统性的拿来办公,相对于主人心血来潮进来坐一会儿就走的时间,它一直空置的日子才是最多的。最近几天它才又稍稍热闹了起来,大概是由于忽如其来的想法,连续几天,主人都会进来坐上一会儿,高归纳海量的资料和消息,想一些异想天开的坏点拜当然,说是热闹,这时候偌大的空间,巨大的现代化办公桌后也只有一道身影坐在那儿,当然,前方的一块电脑屏幕上也有着另一张面孔,显然,两个人正在通话。

    “日子过得太无聊是堕落的表现啊,最近几天,听说有个姓贺的死了,我忽然有点想法,闲太久了,打算给这个国家的勇士们找点麻烦,否则就太对不起大魔王的身份了。”办公桌前的人微笑着说道,“怎么样?你想要配合我吗?”

    相对于这边的悠闲,屏幕那边的男人似乎在处理着很多的东西,片刻之后,他走出画面又走回来,方才抬起头,没好气地往这边看了一眼:“怎么你的日子过得很闲吗?为什么我每天都要处理很多的事情,觉得自己忙得不得了呢,你那边的事情全部处理完了之后,可以考虑来帮我分担一点啊。另外”你觉得自己是大魔王是你的事情,我可一向都认为自己是代表正义的使者啊,”“哈哈!”这边的人无耻地大笑再声,“总是有处理不完的是因为你笨,作为皇帝,只要学会知人善用就够了”趣吼处为什么我是皇帝而你只是个大将军啊”说起来,白起这个名字可是一次性坑杀了四十万人的魔头,这样子都会觉得自己是正义的使者,你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到不行呢

    “杀人与否,只是手段小重点只是达到了怎样的目的。道德只存在于有利益牵扯的族群中的,为了本身族群的利益,杀掉四十万挡在前方的外族,跟魔头又有什么关系那边的男人又低头处理事情,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又有什么想法了,说吧。”

    听起来,眼下进行远距离通讯的两人不过是在玩着角色扮演的游戏互相做着很没有营养的交谈,但如果这段对话落在某些进化者高层人员的耳中,就必然会产生出影响巨大的联想来。

    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势力庞大的神秘组织,似乎从一开始,就站在所有进化者的对立面,他们拥有着自己独特的力量体系,神秘的目的与特殊的相互联系。目前已经有人认为人类中出现进化者便是由这个组织最初降临导致的后果。无论如何,这个组织融入了人类社会却又独立于人类族群而存在,由于他们存在的特殊性,目前各个异能组织就连渗入其中的可能性都没有。

    百年以来,人类的进化者组织与其有过数次冲突,大部分时间,都是将其当成一个特殊的大组织而对待着,大多数时间由于没有利益的牵扯,摩擦只在很小的层面上进行,至今对于它的定位,各个异能组织还没有一致的共识。就这样含含糊糊地让它生存了下来,尽管有些人将之视为了妖怪或是外来的侵略者,但真想要让全世界所有的进化者都放下矛盾,联合起来将之剿灭,这样的想法却一直都还只是想法而已。

    真理之门,这个最为奇怪和特殊的组织,它们当中的高层负责人,大抵都是以各个国家地区的神话或者历史人物为名,以至于某些人甚至认为他们便是这些英灵在现代的具现。不管理由为何,目前在大家的认知中,中国区的真理之门三巨头,掌握中西部力量的,名叫白起,坐镇北方的,被称为地藏。而执掌东南的,则以“皇帝”为名。

    这时候生在这里的,自然便是皇帝与白起的对话。

    “姓贺的那家伙的死,应该会引起马来西亚贺东临的激烈应对,我联系了对那边有了解的吉祥,她也说贺东临会来,或者是这几天,或者是处理完台湾的事情。”皇帝笑了笑,说出跟之前叶驰说的相同的理由。“因为他已经三十岁了白起在那边头也没抬,查阅着一些资料:“所以你想干嘛?。

    “帮帮他,让界碑多死点人,把整个贺家也卷进去啊。局面越混乱,死的人越多,对于两边的冲突就越有效,我已经做好准备了,需要你那边的资料配合一下

    “你能想到的,界碑也有准备,你想要的资料,我今天下午就已经归纳好了白起望了这边一眼,“根据全部线索的归纳和统合,最迟在昨天下午,黑昙就已经到江海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人反倒是最难缠的,你想要对他动手吗”当心他反过来顺藤找到你。”

    “啊?黑昙吗?”这边愣了愣,所谓“黑昙”便是叶驰在以前作为杀手时的代号。片刻后,皇帝方才问道:“那么”,他的第二组呢?。

    “还不能全盘掌握,我们对界碑的渗入有限,只是通过对全盘的掌控做出的推测”他虽然不是进化者,但是对于人类本身潜力的掘已经做到极致了,你现在的表情,,真想要趁机杀掉他?”

    望着这边的人思考的神情,白起摇摇头,皇帝的目光没有焦距,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嘴唇:“本来就是做这种打算的,不过,”真的没想到会是他,界碑上层的决断还是这么狠啊”。小想了一会儿,“反正人手已经安排好了,暂时看看展吧。如果只是一边死人,不是很有保证,要把两边的火气都挑起来才有趣啊”真为难,我要再想想

    “如果抓准时机,动用全力进行捕杀,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一定要慎重。”白起笑了笑,“那四个人中间,陈旭跟辛牧阳或许好对付一点,古平心很难缠,至于黑昙,他只是个普通人,我们的了解反而不够,别忘了四年前秦广的部下抓住他落单想要伏杀他,十五个人的杀局,你我恐怕都逃不出来,倒是被他抓住空隙,大兴安岭一路反咬了三天三夜,十二个人被直接破坏了脑部,剩下三个到现在都有阴影”第六感这种东西,我们不熟啊

    阴谋之类的事情,总是在黑暗里进行。蓝摔这人没什么阴谋,以前也是常常躲在黑暗当中,不过今天晚上,总算是光明正大地与女友度过了一个充实的五周年纪念,想来这或许也会是以后生活的基调。耍说流程倒也简单,吃完饭,去海边的嘉年华一直玩到深夜,说实在话挺无聊的,嘉年华无非是玩些高空啊、重力啊、离心力之类的游戏,对于没事可以飞到平流层看月亮的他来说,这些令人尖叫的游戏实在是毫无压力了。

    嘉年华、吃烧烤,回家洗澡,洗完澡之后一身倦怠,连嘿咻的想法都没了。两人坐在床上,夜风清凉吹拂着轻纱般的窗帘,芥末趴在他身上拿着小圆扇扇啊扇的,一边看电脑里下载的电影,一边小声地说话。以前啊,以后啊,所谓温馨的、相濡以沫的感觉,无非也就是这样了。每当这样相处的时候,蓝樟常常会忘记异能,忘记这样那样不寻常的东西,因为这就是他想要的全部,其余的东西,反倒不重要了。

    同样的夜,理工大的校区宿舍里,同样穿着睡衣的郭莹正在窗边浏览着电脑,她也是刚从一个同学们组织的聚会中回来,洗过了澡,打开电脑浏览以前的一些邮件。都是以往“他。过来的,那个在早前被她称为“老师”的人,这些邮件她偶尔就看一次,然后关上了电脑坐在窗前呆,宿舍里其余三名女生都已经上了床,各自做自己的事情,看书、短信、做睡前的美容保养,”

    邮件里的“他”看起来很霸道很威严,大男子主义满满的,不过看完之后倒是觉得,“他。或许只是一个人生观很简单的人呢,对幸福的感觉很简单,似乎很容易满足,也有些愤青的样子”她望着窗外的夜景,吹着清凉的风,在心中勾勒着那个人的样子。

    随后,上床睡觉。

    也就是在这个午夜,城市的一侧,名叫贺东临的男人,踏入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