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示。太阳在西边烧出彤红的火烧云,霞米越过了前方训猜后,自树隙的林荫间洒过来。芥末穿一身稍带复古风格的清凉夏裙,手上拿一把带有“福”字的小圆扇,在路边的林荫间走来走去,小鸭子一样的踱步,偶尔在一侧的长椅上坐一会儿,等着蓝樟回来。

    六月二十日,对于芥末来说,大学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论文交了,考试考完,大二等于已经过去,接下来已经可以回家。她目前一身轻松。蓝樟那边则还有个一两天。而且这几天是她跟蓝樟的大日子一

    庆祝重逢五周年。于是心情颇好。

    附近一带都是这样那样的学校,这几天也正是放假的时间,有的学生收拾着包裹准备回家,有的还在应付期末,若是考完后还不打算回家的,精神面貌跟上学时也已经不太一样了,多是呼朋唤友地从路边过去。打算去上网或者逛街泡妞之类的。如此过得片刻,倒也有两名认识的女同学从路边过去,与她打了个招呼。

    “嗨,郭紫莉,在等人吗?”

    “嗯,吴延敏、钟翠诗,你们也还没回去啊?”

    “玩半咋。月再回家。”名叫吴延敏的女同学笑道,“晚上去三十九度。怎么样,要一块去吗?”

    三十九度是附近一咋。规模不错的酒吧的名字,面对的也常是大学生这样的人群,芥末笑着摇了摇头:“不去了。晚上有事呢。”她以前也拉着蓝樟去过一次。不过蓝樟对喝酒跳舞之类的事情没兴趣,后来也就没去了。

    旁边的女同学眯起了眼睛:“不用说,又是在等男朋友呢,一准的。”

    芥末有个很要好的男朋友这件事稍微认识的人大抵都已经知道了,芥末也从不避讳。甜甜地笑着。将右手举在身前:“今天重逢五周年纪念。”稍微有点炫耀的味道。

    “真羡慕

    “是重逢不是相识哦,居然已经五周年了”

    “郭紫菲是模范女朋友呢,”

    “嫉妒死了。”

    “哈哈,”

    三个女生在街边叽叽喳喳地聊了一会儿,两个女生离开往酒吧过去了,芥末笑着在这儿继续等,事实上她的虚荣心挺小家子气的,跟人炫耀一下自己在谈恋爱就能觉得很满足,如果被姐姐知道了多半会笑她。正这样想着。只见骑着一辆自行车的郭莹在不远处的路口停了下来。见妹妹在这边,推了车过来。

    “哪来的车啊?”

    挺漂亮的自行车,芥末笑着问道,郭莹在旁边将车停好:“跟同学借的。今天席教授来了这边校区。我交了论文,跟她问点事情,然后就也放假啦。”姐妹俩都是理工大的学生,但毕竟不同校区不同专业,放假时间也就有着前后一两天的差异,事实上之前因为贺行彬的事情也拖延了她的论文,当然这种事情是没必要跟妹妹说了。

    “等你阿樟哥哥啊?”

    “嗯,他也是这两天放假了,事情反而有点多。”

    好动的芥末过去摆弄自行车,不过她今天一身轻飘飘的裙装,一只手还拿着小圆扇,就不太好骑上去。

    “那也不用跑到街上来等他回家吧。”郭莹撇了撇嘴,在椅子上坐下,对妹妹这种行为颇不以为然小“总是小媳妇样,太宠他了,你当心站成望夫石”

    “没有啦。”没办法骑车的芥末蹦蹦跳跳地坐到姐姐身边,“家里在用小火臭汤,还要很长时间,宿舍里又太冷清了,短笛哥不在,素心姐今天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就我一个人在,所以我就出来逛逛了。也不能走太远,,姐姐你确定过几天不回去了吗?”

    “大概耍一段时间吧。”郭莹抚了抚耳畔的丝。“席教授让我去她的工作室里帮帮忙,处理完一大概也得半个月或者一个月,我也想试试看是不是能搞得定,就答应下来了。”

    “喔,真好,姐姐你要是早说几天就好了,我们也有个教授请学生做勤工俭学。可惜现在晚了。嗯。不过没关系,我另外找个打工的地方。到时候跟姐姐你一块回去。”

    “其实如果大伯他们觉得

    “没事啦,我昨天就能妈妈打了电话了。妈妈也答应了。”“哦。”郭莹微微皱眉,随后点点头,她留在这里主要是为了观察贺行彬事件的后续,但这事情不能说,毕竟也不可能强迫芥末先回家。两姐妹在夕阳中坐了一会儿,郭莹笑道:“这么说起来,是相逢五周年纪念,是吧?”

    “嗯,买了很多好吃的,晚上姐姐留下来吃饭吧。”

    “不吃,今天我才不在这里当电灯泡。”郭莹翻咋。白眼,蓝樟跟芥末这对情侣对于二人世界并没有太多的自觉,以往都是大家在一起玩,不过今天毕竟是对于两人来说最重要的一天,片刻后,郭莹倒是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五年纪念”倒还真是在香港的时候了

    “说起来,姐姐现在对阿樟哥哥的感觉也好多了吧?”

    “现在认识了嘛。”郭莹笑着点点头,“以前老觉得他配不上你来着。”

    “姐姐你把我想得太好了。”

    “本来就是啊。”郭莹摸了摸妹妹的头,“不过呢,他也的确是很努力的人哪。从那样的环境里过来还能有今天这样的性格,我也蛮佩服他的。”

    “嘿嘿。”男朋友被夸奖,芥末挺高兴,穿着白色凉鞋,如同粉籍一般细腻的小腿在空中身前轻轻踢动着,“其实啊,我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年到现在我们一直没有分开,然后就这样长大会怎么样,嗯,”

    郭莹眯了眯眼睛。做出不高兴的样子:“干嘛,这么出色的姐姐我对你不好啊。”

    “不是啦。就是,就是…”芥末仰起头望向对面天空中的晚霞,扁了扁嘴唇,“有的时候会觉得,阿粹哥哥他有点孤单,像是”像是没什么归属感,我们重逢也已经有五年了”虽然就像姐姐你说的,阿樟哥哥总是很努力,就算是那样子过来了,也没有让自己变得很糟糕,可是,我想那些年的事情,还是对他有很深的影响吧,每次想到这咋”我都觉得当初如果能一直在他身边,那就好了”

    郭莹坐在那儿想了一会儿。抬起头微笑道:“所以才一直都那么肉麻。是吧。”

    “嘿嘿,想让阿樟哥哥更喜欢我其实一直赶不上他的是我才对,从头到尾,我都是当初的那个总是跟在他后面跑的小丫头,当初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啊,”

    郭莹望着妹妹因为憧憬而显得有些绯红的脸:“理论上来说从小小就是一个人过过来,不受到影响也是不可能的啦,他”我想他一定是比一般坚强的人更坚强,比普通骄傲的人更加骄傲,所以才”呵

    业想了想,“不如暑假带他回去吧,也该是时候让入旧跷消婶见他了。”

    “暑假有工作啊,听说张阿姨那边这个暑假会很忙呢”本来准备寒假一块回去的,”芥末将脸颊皱成包子。鼓了鼓腮帮,“嗯,待会跟他商量一下

    “好啦好啦,不用头疼了,我也就是说说,反正什么时候回去见家长是你们的事情。你只要知道我会支持你们就行了。”

    “”

    两姐妹又在那儿聊了一会儿,还有事情的郭莹推车离开,行至街角回头看时,坐在那长椅上的妹妹挥着手中的扇子,正朝她投过来一个灿烂的笑容,她也绽出了笑脸,骑上自行车,渐渐消失在了更远处的街道间。

    不一会儿,文华学院的方向。放学后的蓝樟走出了学校的侧门,在漫天的夕阳之中,朝着这边的少女过来了,

    同一时刻,城市的另一侧,难得出门的房东小姐明素心此时正坐在一辆白色奥迫的副驾驶座上,在司机的指点下,望向不远处树隙间的一处小别墅。

    “根据最近的调杏,实验室应该就是被转移在这里。资料收集得恐怕还不够,根据上面的推测。他们在某方面异能的增幅剂上恐怕有了不错的突破,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小在捣毁这个实验室的同时如果能够取得他们的研究成果,大概能算是最理想的状态”这方面我会处理,动手的时间,就在七天以内”

    小车兜过一咋小圈子,沿着街道驶远,素心点了点头,如非必要。她平日里不常出门,而这次出来。老实说真关心的也并非是这个:“教官是因为这咋,过来的吗?”

    驾驶座上的男子样貌平凡摇了摇头:“虽然那份研究成果的确有些价值。但实验室的事情只在其次,我这次过来是为了预防更麻烦的事情。”他打开副驾驶座前的置物箱,拿出一份卷宗,“贺行彬的事情生之后,局里已经做了一份必要的评估,对于贺家的反应我们目前还有些担心,最主要的还是关于贺东临”他们把这份预测的代号叫做“猛龙过江

    心中咀嚼着猛龙过江这个词语,素,打开卷宗看了看,片刻,倒也像是想到了什么:“昨天得到的消息说,贺家的研究基地被那个叫四贴的女人毁掉了,他们近期会对台湾那边难”贺东临真的会过来吗?”五年前在香港。最后的那场战斗中素心也曾经看见过这位名叫贺东临的男子一眼,但对于他。自然并不了解。

    “这件事情的确很大,贺家的反应也很激烈,相对来说,反倒是贺行彬在江海的死,他们不占理。也就没什么话说,但是陈旭曾经跟贺东临有过交手,关于贺东临的性格也有很多人有过研究,他们认为贺东临过来报仇,还是很有可能的,如果不是现在,解决掉台湾的事情之后。他也一定会过来”当然。如果不过来,以后就都不用再重视这咋。人了。”男子转动方向盘。让小车驶入下一个弯道。

    “最重要的一咋,理由是,贺东临这个人,今年已经三十岁了,”

    素心点点头:“如果他找上来,应该怎么做?”

    男子笑了笑:“你说呢?”

    只,,明白!”

    事情不用说得太多,仅从上面派出来江海的人手就能知道态度了。眼前这名穿着白衬衫,气质平凡得甚至走进人流之中都可能让人找不出来的男子,便是界碑四咋。小组之中最擅长暗杀的第二组组长叶驰,有着杀手之王称号的他,尽管没有任何的异能,却有着能够击杀任何级别进化者的能力。而在他的带领下,界碑之中被外界某些人称为朱雀的第二组,也一向以高而诡异的行动及令人头皮麻的刺杀手段而闻名。老实说,若是将四咋小组的行动做一份统计,在第二小组的收割之刀前所留下的活口也是最少的。

    素心正式加入界碑之初,曾经在好几个小组之中轮流呆过一段时间,基本是处理各种文案工作,在第二组的时候,叶驰曾经教过她接近一年的杀人伎俩,因此她如今也称呼叶驰为教官。上面既然让叶组长亲自来江海做预防,应变的态度,显然也是明明白白了。

    贺东临似乎也是以高效的杀戮手段而闻名的,不过这条猛龙过江也好、跨海也罢,恐怕在江海一露面,就会遭到杀手之王的无情猎杀了。不过,从另一个侧面,似乎也证明了界碑高层对于贺东临这人的重视,尽管五年前在香港的那一战里他与方少白交手不到一招便狼狈退走,但这时候的态度显然也表明了,只要他在江海动手挑衅,这边就绝对不会做转圈的期待。

    就好像叶驰方才的意思一样,如果他过来,那就说明他是狼,为了杀父之仇,是绝对不会留余地了小这边也无需客气。如果他这次不来。已经过了三十岁的他,大概也不会再跟界碑做出太多挑衅,所谓杀掉方少白,不过是个口号,今后就算作为敌人,也只需要考虑整个贺家。无需考虑贺东临这一个人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小车在路边停下来。素心从车上下来,目送着车辆起步远去了。叶驰这次过来的目的不是为了震慑或者预防,而是为了切切实实的动手杀人,因此他也不会加入界碑目前在江海的体系当中,躲在暗地里秘密行动,才是最符合他的风格,自己这边,只是当咋小诱饵就行。

    回想当年在香港的那一战。那个名叫贺东临的男人想要浑水摸鱼刺杀方长,方长只是操纵千条钢线顺手织出一道防御阵势,贺东临便狼狈退走,再未出现过。因此大家的交手只能算是半招,如果他当时真的冒死出手,恐怕也只是被那些钢线直接切得粉碎的下场,不过能够退走,或许也证明了这人的眼光与实力。他精擅的是刺杀,事情关系到家安,老实说,素心还真是有些担心的。

    不过既然叶组长出现在这里小倒也不用担心太多了。

    她这样想着,在路边站了一会儿。夕阳渐渐的落下了,华灯初上。天上升起了皎洁的月轮,片刻,女子皱着眉头,拿出了身上的一咋。对讲系统,说出密码,接通界碑内部使用的紧急频道之后,她扭头望了望道路两边,接着望了望天上的星星之后,有些难以启齿地小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呃”我是明素心,现在在江海的”呃,北郊”街边没有路牌。旁边是田”标志性建筑是,“呃。我现在手上没有地图”要往哪边走,坐几路公交车才能回去呢

    老实说,她觉得有点糗,

    叶组长不是故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