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陈女婷在火锅店门口分开!后,携樟心中坏是满满曲珊出自非与无奈,不过也是满身的轻松,这小尼姑身上有一种随意的气质,譬如说看见她为了一盘肉而心满意足的样子。就能让人放松下来。

    之后在“世界的侧面”附近与郭莹碰头,几天前受的伤,这时候看起来也已经大致恢复。她今天穿一身斑马条纹的,恤,显出修长双腿的蓝色长裤,上身一件敞开的红色外套,脑后柔顺的马尾,与往常一般,已然是青春拖丽的时尚女生打扮,虽然远远看见她的时候觉得她似乎蹙着眉头在想些什么,但当蓝樟走过去,她还是在嘴角漾出笑意,跟他打了个招呼。

    “伤好了吗?”

    “嗯,差不多

    “呵呵,那就好了蓝粹想想,“不会再有危险了吧?。

    “很难说,不过”贺行彬都死了,再有界碑插手,应该是没事了。”

    汇合的两人朝“世界的侧面”那边过去,经过了这些天的事情,两人的关系也算是更加融洽,友谊已经建立起来。蓝樟跟她说着芥末最近几天的事情,郭莹也会笑着跟他说起芥末小时候的一些糗事来。或者问起他以前芥末在孤儿院里的情景。这个算是两人共同的话题了,尽管彼此跟芥末的关系都是再密切不过,但通过旁观者的目光来看她,总是有一种新颖的感觉。

    一路来到“世界的侧面,进门之后,蓝樟才感到微微有些不对,仿佛整个酒吧的气氛都在方才停止了一瞬,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朝这边望了几眼的感觉,他一时间还以为是错觉,片刻之后,因为生的一件事,他才徒然紧张了起来。

    那是一个大概平时与郭莹有过来往的男子,当两人走过去时,有些神秘地靠了过来,随后朝郭莹说道:“哎,听说你们干掉了贺行彬?”他说着,还朝蓝樟望了一眼。

    蓝粹徒然间愣了愣,异刻之后,心中像是感受到了某种恶意,寒气从背上延伸上来。郭莹却像是早就知道这事了,苦笑一声:“跟我没关系,以讹传讹了,”

    由于心中意识到的一些东西。接下来的时间里,蓝樟的情绪一直都不怎么高,不久之后从酒吧出去,他才皱着眉头问郭莹:“他们,怎么会以为是你杀掉的贺行彬?”尽管有些人会用“你们”这个词。下意识地将蓝樟也涵盖进去,但在里面的整个时间段里。蓝樟也能看得出来,这些人议论的中心都是围绕郭莹来展开的,似乎还说了什么“桃月禅。之类的名字,蓝樟不是很清楚这意思了。

    郭莹笑了出来:“这下子出名了。”

    蓝粹有些着急:“不是这么说的好吧。如果他们以为是你做的,那就”那就”他看看郭莹望过来似乎在安慰他的表情,自然也明白事情已经生,着急也没用了。不过这事情蓝樟对于自己牵扯其中倒是不怎么在意。对于郭莹,终究还是担心的。贺家据说势力庞大,尽管不在中国,但真的对比起来,敢跟界碑叫板的势力,郭莹也好自己也好,还真是只小虾米。

    郭莹垂下眼帘,言语淡然:“其实我前天就知道了,今天过来,就是想要看看反应,结果还真是这个样子,其实”这件事情可大可小

    蓝樟望着她,眨了眨眼睛。

    郭莹低着头,缓缓的分析着:“一来呢,毕竟只是传言,其实对真正知情的人来说,可信度是很低的,所以只是跟我有一点关系而已。二来其实贺家的势力伸不到国内来。他们毕竟跟界碑关系敏感,如果真是我杀了贺行彬,他们想要对付我,就得派比贺行彬更厉害的人来了,这种事情,界碑不会看着的。

    蓝樟皱了皱眉:“你别乱说了,他们只要跟国内的什么人有关系。照样可以抓你了。”

    郭莹微微错愕,随后倒是有些惊讶地笑起来:“哈哈,骗不到你,你真想过这些啊

    蓝樟瞥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其实”老实说吧,我之前以为你只是参与一些没有大的危险的卓情,没有真的想过这些的。有界碑的保护又怎么样?你不小心得罪了贺家这样的势力,就算他打不过界碑,这种势力的一点小摩擦,你也不是真的扛得住啊,还是说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加入什么势力,整天打来打去,或者提心吊胆的,老实说,之前真的没有想成这个样子的准备”芥末会很担心你的”

    郭莹沉默许久:“其实,我也没想过会这样子啊”她望望蓝粹,“我怕是会给你和芥末带来太大的麻烦,”“我倒是没关知,”蓝樟嘟囔”两人这时已经走到外面的道路上,他的话才开了个头,只见方清逸也正从前方走了过来,跟两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也是对着郭莹来了一句:“恭喜,听说你干掉了贺行彬?”

    郭莹笑着眨了眨眼睛:“你也信吗?”“大家都在传,不信不行啊,还有人在传你是桃月禅老师的弟子呢。”方清逸笑着,“而且郭小姐你很厉害,我觉得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这下可变成名人了”

    “没错,目前你在“世界的侧面,或者说整个江海范围的进化者中,应该已经有很不错的知名度了。”

    虽然是笑着说这些话,但看得出来,方清逸也是用开玩笑的口吻在说着这些消息,大概的确不认为是郭莹干掉了贺行彬,三人照例过去旁边的点心店喝咖啡,作为消息灵通人士的方清逸才说起这传言的来源。

    “星期天的时候,贺行彬好像的确是过去对你动手,他当然没有成功,后来他一直在那一片想要抓住你,过程没有人知道,但他就那样死了是事实。虽然有界碑的人参与,但外围人士参与太多,消息就没办法很好的封闭住,界碑的人围过去的时候,贺行彬已经被人砍成了三截”后来你正好从那边出去,也被人现了。这个人估计跟贺行彬有些关系,无论如何,他把消息了出来。”

    一进到点心店,方清逸又是如主人家一般的招呼两人喝咖啡吃糕点,随后才坐下:“当然,两三天的时间就传遍整个江海,幕后的推手肯定是有,估计就是因为郭莹你这次揭出异能实验的事情。得罪了的一些人”老实说,很多时候。知名度可不是一件好事。”

    郭莹揉了揉额头:“这个我也知道了,,那,,桃月禅的事情具体又是怎么来的?我当然知道她是六级进化者,以前听过她的名字,但太仔细的就不明白了,,老实说贺行彬死的时候的确有吐出过“桃月。这样的音。”

    方清逸笑了笑:“你当时还真是在现场

    郭莹点点头,坦白道:“当时我跟钟警官都跟在后面,贺行彬跑到那个巷口的时候,巷子里已经有一个人了,就是他出的手,我们和钟警官都看不见那人的样子,贺行彬说完桃月之后,就被那人把头给砍掉了,应该是用剑没错。”

    方清逸喝了一口咖啡,点头:“钟警官那边也是这么说,其实”后来验尸的时候,根据切口的分析,那应该是一把软剑。国内会用这种武器的进化者不多,又结合桃月两个字,自然就让人想到桃月禅老师,不过要说桃月禅老师对贺长安出手还有可能,否则别说贺行彬,就算出手杀贺东临,恐怕都是欺负小辈。所以当然是桃月禅老师的弟子最有可能,”大家一查二查,还真是查出了一个消息,桃月禅老师似乎收过一个弟子,名叫古柔。但这个古柔到底是谁,昆仑本身就是三大情报组织之一,别人当然查不出来,所以就只能靠瞎猜了”

    他指了指郭莹:你就是古柔。”

    郭莹垮下了肩膀:“我以前也喜欢跟人聚在一起猜来猜去的,没想到会落到我的集上,,就算觉得我是桃月禅的徒幕,我也不会很开心

    …”

    方清逸哈哈笑起来:“你知道就好啦,大家没事的时候聚在一起,当然是无聊的时候瞎掰一下,想不通的直接脑补就好啦,反正不用负责任的。放心啦放心啦,这个也是乱想,应该不会有多少人当真的。

    “我倒是宁愿他们把贺行彬是我杀的这件事不当真,我是桃月禅的徒弟的事情当真就好啦,这样就没人敢找我的麻烦了。”

    蓝粹看着两人的交谈,这时候开口道:“用软剑?这个太武侠了吧”还有桃月禅是谁啊?”

    “武侠是武侠了一点。”方清逸说道,“不过呢,不要觉得丹枪就比用剑贴合时代,虽然说内力啊、剑气啊这些东西的确是有些难理解,但有了进化者之后,有的人反倒可以将自己能力跟这些兵器结合起来。达成更好的效果。

    你如果真正看见一个什么能力者背着一件古怪的兵器,千万不要笑,因为真正将自己的能力跟自己的武器结合了的进化者,通常都是高手。对于一般的能力者,拿刀拿剑都一样,恐怕刀重一点就好用来砍人,软剑就只能当鞭子用,但对于真正能用兵器的人,就说明他们找到了一条自己的路了,,至于桃月禅老师,”

    “桃月禅老师早年最厉害的六级进化者之一,法号檀音,也跟谆“将一样是参与讨抗战的能力者。能力就是用剑,呵哪插旧”也说她是峨眉掌门之类的,其实这些年她都没怎么出手,只知道她目前是世界三大情报组织昆仑在中国区的长老,具体在哪里隐居,生活怎么样这些,就不太清楚了。”

    蓝樟偏了偏头:“三大情报组织”不是黯淡王庭、三人议会跟亚洲这边的九老会吗?”方清逸笑了笑:“九老会其实是从昆仑里分裂出去的一部分,相对来说,应该是昆仑比较高端,九老会比较世俗的分别吧。在中国这边,昆仑的力量几乎是跟界碑融合在一起的,桃月禅老师也跟界碑有着很深的关系。九老会分裂出去之后,走的路线比较有亲和力,譬如说弄些什么十大六级进化者之类的排名啊,放出一些看起来很玄很玄的高手大战内幕啊,异能界消息传播的途径太曲折了,这样一来,他们倒是在底层的进化者中间有了不少的名气,目前算是成了昆仑的竞争对手,姑且算是”免费软件跟收费软件的区别吧。”

    他说到这里,倒是想起一件事:“哦,对了,因为贺行彬这件事,你们现在其实也有了不小的名气了,不光是接触九老会,就算是接触昆仑在这里的联络人,应该也已经有资格了,我可以告诉你们联络的方法,其实九老会在这边的聚集点郭莹你也知道,只是昆仑就比较神秘了,他们在这边,就是一个联络人而已”

    方清逸这边的酒吧走的倒也是低端路线,聚集一些异能界外围的人过来玩而已,如果是真正的专业人士,恐怕还是会去九老会那边。方清逸跟两人说了昆仑联络人的电话号码,之后两人离开时,他到是说了一句:“我会尽量帮忙辟谣的。”蓝樟连忙道谢,随后似乎在沉思的郭莹也点头说谢谢。

    “放假之后,我会在江海留一段时间,看看事态的展。”郭莹想了一会儿,这样说道。

    “嗯?”

    “我现在有力量自保,这段时间还有点敏感,如果回去。怕会连累到家人。”

    蓝樟哦的点头。

    “对了。”郭莹笑着扭头望他,“你先前好像要跟我说些什么东西,有吗?”

    “呃,”没什么啦,”

    蓝樟之前差点想要将自己的力量跟郭莹坦白了,不过在跟方清逸聊过这些事件之后,心中又开始有些犹豫,主要是因为郭莹看来有些后悔和动摇了。他之前打的主意就是在郭莹遇到什么危险之后幡然悔悟,远离异能界,如今既然有这样的苗头了,说不定这件事之后跟她说说,她就不会再碰这些事了,也因此从头盔侠的阴影里跑出来。自己何必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

    仔细想一想,郭莹目前也的确有自保的能力,贺家手再长,真伸到大陆来也有限,自己努力一下,敢伸过来的,全部扫掉,顶多也就是半个月一咋。月的时间,终于就能天下太平,松口气了当然,到时候如果她还跑去做危险的事情,那自己就坦白吧,唉,”

    “我还以为你被逼得想把事情告诉芥末来唠叨我了呢,吓我一跳”郭莹嘟囔着,随后望了望蓝樟,露出一个笑容,“谢谢你了。”

    “老实说,要娶到芥末,真是蛮不容易的,”不过也只好认了。”

    “毕…”

    他其实蛮可靠的。分开的时候,郭莹心中想着。虽然不是异能界的人,但的确是在操心着作为芥末姐姐的自己的事情,没有什么迷惘,也没有什么害怕,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太老实了,但他在外面流浪那几年的磨练,的确是给他培养出了远普通人的素质吧,不,或许就好像芥末之前说的,这种素质,在他小时候或许就已经存在了,到得现在,自己也是已经感受到了。

    芥末跟他在一起,应该能得到幸福吧。前几年对此还是有些质疑的,到现在,大概可以确定了。

    与此同时,马来西亚贺家的庄园里,一群人聚集在客厅中,看着贺行彬遗落在江海小公园树林里的那把军刀,被人从江海寄到了他们的面前。

    除了贺东临,贺家直系、旁系第三代最出色的十六人聚集在这里,其中就有十二名的进化者,气氛在厅堂里凝固得几乎令人窒息。

    不一会儿,阴沉着脸的贺东临也到了,他望着那刀好一会儿在房间里找了个座个,片刻后,先询问的却并非贺行彬的事情。

    “文尧,袭击研究基地的那帮人,调查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