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离贺行彬的事件讨去巳经几天了,江海市的切都旨懵个算至少对于蓝樟来说是这样,吃饭、睡觉,一切如常,虽然心中或多或少也有些担心郭莹,但反正之前就在担心着。也就是说,跟以前也没什么区别。

    几天前的晚上找到那个小喽罗时,这家伙已经被人砍成三截,死得不能再死了。界碑的钟警官在附近,远远的甚至还从天空中看见了郭莹的身影,见她没出事,蓝樟也就放下心来,后来在附近的街市间降下,装出焦急的样子与郭莹“偶遇”手上还提着破掉只剩下半个外壳的保温饭盒,郭莹对此倒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怎么了?”

    “呃,,刚才以为你出事了,急急忙忙的结果就,,摔了一跤,”

    郭莹望了他好一阵,随后却是噗的笑了起来,如今回想起来,那笑容很温暖,有一种别样的亲切与妩媚在其中。后来她说起傍晚之后生的事情,倒是有些轻描淡写的随意了。

    不过,蓝樟原本以为那小喽罗是被人杀了灭口,心中还有些着急,这时候跟郭莹一说起,才知道那家伙口中说的贺家是什么东西,听郭莹说着这家伙居然是四级到五级的进化者,他心中就委实觉得荒谬,难怪很多人说这种级别不是判定战斗胜负的标准了,这家伙哪有四级,开玩笑”随后倒也有点沾沾自喜,什么贺家不贺家的,还不是被我轰杀至渣。

    我果然已经无敌了!

    心中如此鼎一番,但终究还是保持着清醒的。

    之后与信城的珊瑚联系,说起了这次的战斗。

    “噶?贺行彬?那是什么杂鱼,没听说过啊”视频里的小美女眨着眼睛想了想,“就听说了一个叫贺东临的,好像素质不错的样子。下次打败他吧

    因为是在视频里开玩笑,珊瑚也就没有像往常一样让他谨慎谨慎再谨慎,蓝樟也笑着点头:“应该有机会的,说不定最近就会跑过来给兄弟报仇什么的

    “不会的啦珊瑚却是摇头,皱了皱鼻子,“贺家跟界碑仇怨很深的,如果那个贺东临真到江海乱来。肯定会有界碑的人收拾他,这种人总是要想很多事情的。”

    她在视频里说得信誓旦旦,其实蓝樟不知道,转过头去,少女就已经利用自己的渠道满基地的大厅贺行彬到底是个什么东东了。

    而在这边,接下来的几天蓝樟倒也没有跟郭莹再碰面,贺行彬跟着自己找到郭莹的事情多少给了他一个教,虽然郭莹当时就有了准备只是没有说破。他也不想再生枝节了。事实上这几天里郭莹已经处于界碑的保护之下,就算真碰面倒也没什么关系。

    到得第二周星期三,郭莹才打电话约了蓝粹在外面见面,这天下午蓝粹没什么课,时间跟上次一样约存下午三点,蓝樟接到电话便出了门,这时候快到一点钟,他在路边正好又遇上了陈慧灵,,哦,应该是名叫陈文婷的慧灵小师太。

    由于接到电话就出了门,蓝樟也还没有吃饭,在路边寻找快餐店的时候,转过一处街角,便看见了不远处似乎站在路边呆的少女。一头乌黑长,身材看来却有些瘦她站在路边一家店的门口仰起头来看着店铺的招牌,明媚的阳光从天上洒下来,那种四十五度纯洁仰望的表情之中俨然有着一种憧憬的青春感觉。如果不是身材显得有点营养不良,就这样侧面拍下来或许就能送到学生杂志去做封面。

    上次这小尼姑开口就求包养的冲击还没有在蓝樟心中淡去,这时候看见,自然一眼便认了出来。他对陈文婷并无恶感,也不觉得她有什么堕落的感觉,恐怕是因为她的样貌清秀,或者是因为知道她当时只是开玩笑,再或者,是因为对方求包养的对象是自己男人就是这样的动物。这时候还在犹豫着该不该靠近,对方扭头朝道路两端望了望,随后也现了站在这边的自己。

    现了认识的人小尼姑先是眨了眨眼睛,随后张开了嘴,望着这边好一会儿,终于伸手做了个“过来、过来。的招手动作,脸上没什么笑容,倒并不是非常客气。

    蓝樟撇了撇嘴,走过去往往那店铺的招牌,才现这是一个专门吃火锅的店,上面一系列惠顾大酬宾的标语。那陈文婷指了指上面的某个地方:“你身上有钱吗?。

    “呃,有吧

    “太好了!”俨然有点有奶就是娘的感觉,陈文婷立刻灿烂地笑了起来,“我们拼在一起吃那个火锅吧,听说这里火锅的味道很好,我一直都想来吃,但是今天钱不够了,呐,这些给你,来吧来吧

    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钱币啪的砸在蓝棹的手上,随后拉起蓝樟的手不由分说地便拽着他往火锅店里跑进去了,俨然是怕他跑掉

    “呃,县天吃火锅的话,会不会有点那个,”

    “就是要夏天吃得才有意思,快来啦快来啦,再不快点没位子了

    小尼姑给他的纸币加起来大概就是十多块钱,不过她倒也没怎么占蓝樟的便宜,两人点的那份火锅总价大概就是三十块钱左右,难怪她要找人拼着进来吃了。

    不过,就算说着是惠顾大酬宾,三十块钱的火锅又能有多少的东西,便宜的蔬菜倒是多,肉就真是没有多少,蓝樟已经见过眼前小尼姑消灭肉类的功力,心中还在想着这点肉能不能给她塞牙缝小尼姑却不挑别什么,招呼蓝棹一声便呼噜呼噜地吃起来。

    天气炎热,店铺里空调的功率也不大。火锅的底料又辣得惊人”小尼姑一边拼命把肉往自己的嘴里塞,一边哈哈哈呼呼呼的吐气,不断的灌白开水。蓝粹才烫了两片白菜小尼姑就已经把肉吃到只剩下最后一片,她将那最后的一小片肉留在那里不再去碰,心满意足地开始吃白菜,这次可就是慢悠悠的了。

    蓝樟不由得觉得有趣,事实匕按照上次看见的情景,这点肉恐怕对她恐怕只是开胃的小菜而已。可她这时也已经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神情。仿佛是做了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一样。看着她吃东西,自己的食欲也在陡然间翻了几着,叫了服务员过来加了一大盘的肉片,陈文婷坐在那边有点紧张:“我可没钱了哦

    “嗯,我们拼在一起吃的,你应该付的钱已经给我了,剩下是我的事情,放心吧。

    “那我可以吃吗?”

    “我们拼在一起吃的啊。”

    “哦陈文婷点点头,表情严肃,“那我就不客气了哦。”躲在一边笑了两声,占便宜了。

    她之所以询问这些东西看来并不是因为人有点呆,更像是对利益分得很清楚,因此才将这样的确认看得很重。片玄一大盘肉片上来,蓝樟也不客气,跟小尼姑互不相让地吃起来,随后又加了一碟鱼丸,再加一盘牛肉。等到吃完,蓝樟吃饱了,对面的小尼姑则是吃撑了,靠在椅背上幸福地笑,双手摸着肚子,过了好久,方才严肃地坐起来。

    “好吧,我知道我占了你的便宜,所以呢,把电话号码告诉你吧。”蓝粹愣了愣。只见小尼姑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样式老旧的手机来,随后跟他交换了电话,“女孩子的电话号码是很值钱的哦”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不肯包养我吗?。她重复上次的话题,“有肉就行了。”

    “呃蓝樟对这样的话题没什么免瘦力,呆半晌,“呃,你来江海读大学,怎么庵里的师太”没给你多少生活费吗。”

    他说完又有点后悔,觉得自己恐怕不该提这个,很耳能是因为出家人根本没什么钱。不过陈文婷倒是并不介意,只是说起这个,表情有些沮丧,将下巴搁在了桌子上,没精打采的。

    “生活费是有啊,可是只够吃学生餐。你又不是不知道学生餐有多难吃,跟住在山里吃素菜没什么两样了”老太婆,说什么害怕我养成骄奢淫逸的坏习气”说不定我走了之后,她一个人躲在山里每天都吃香的喝辣的”托营养不良的福,我到现在还在育呢”以后要变成豆芽菜了,”

    小尼姑没好气的嘀嘀咕咕,蓝樟一脸大汗,也不知道是吃火锅辣出来的还是因为这话给刺激的:“那”你在江海没什么熟人吗?。

    小尼姑将脸转了一边,继续郁闷地嘟囔:“有个阿姨”不过也是老太婆打过招呼的,喊”显然对于这个阿姨,她也颇为不满。

    蓝樟坐在那儿,望着这个俨如外星尼姑的少女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那”以后你如果没多少钱了,打电话给我吧,我请你吃东西好了

    少女抬起头,将下巴磕在桌面上,望定了他:“你决定包养我了?。

    “呃,不是,,不过”大家既然是朋友,现在认识了,朋友有难。互相帮助一下,”

    “我可不跟男生做朋友,我是尼姑,要注意影响的。”陈文婷慢慢地用双手托住脸颊,在那边望了蓝樟好一阵,随后才叹了口气,“不过,你刚才拿了我的电话号码,现在又提出这样的要求,就是要泡我了吗?。蓝樟已经完全无力了:“好吧,你就认为我要泡你吧,反正,唉”后,又听见她在那边嘟嘟囔囔自言自语起来。

    “喊,真麻烦,泡妞要很长时间的,直接包养不就够了吗”男人,就是喜欢奇奇怪怪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