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沙捞越,姆鲁国家公园附近雨林,凌。※

    天空黑的像墨,六月的雨林,对于绝大部分不熟悉这里的人来说。这里都深邃神秘得俨如到了远离地球的另一颗行星,蠢蠢欲动的盎然生机,被蒙在了夜的黑幕里,不知名的光小虫在林间飞舞着,偶尔传来鬼祟的沙沙之声。

    一条隐秘的道路贯穿于茂密的丛林间,黑暗之中像是自无声中来,又悄无声息地延伸向远方。这条道路的沿途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地区,平日里会走的人不多,不过,也总有些对雨林熟悉的本地人,知道这条道路会一直延伸往一个类似于军事基的的地方,作为平头百姓,他们对这种地方也没有多少窥探的兴趣或勇气。道路白日里就没有什么人通过。到了夜间,就更是看不见任何与人类有关的光芒或痕迹,森然俨如鬼域,不过,今天的这个夜晚,这里似乎出现了一点点的例外。

    视野的尽头,隐隐间可以看见一点点火光升起在夜空中。那距离太远了,若是到了近处,就必然有着相当的规模,我们的视野沿着道路穿行向前,随后在雨林上空拉升起来,便可以看出来,道路尽头的这个小小型的军事基地,如今已经化为一片火海。偶尔有枪声、爆炸声响起来,抵抗却也已是极其微弱,基地地面上的设施中已是伏尸一片,不过,若仔细去听,在基地的地下,似乎还有一部分能形成规模的抵抗在进行着。

    地底也在爆炸,火焰与混乱并存。由于这样的混乱,我们可以看见这应该是一个规模不小的研究基地,残破的手术台上,甚至还有被解剖开的人体。研究人员四散奔逃,入侵的势力的分成了几股往不同的通道杀进去,最为的深入的那个方向小只有一个人。

    那是一名穿着像是蓝色工作服的年轻女子,可能因为是雨林的缘故。衣服也是长袖的,脚上穿一双黑色的皮鞋,如果是男人穿上恐怕立亥会被人认为是电工或者是汽修工,不过女子的身材高挑窈窕,一头齐肩的黑,鼻粱上戴着一副黑色的框边眼镜,冷静、聪慧而自立,这令她看起来更像是电影里在某个方面颇有建树的女性国家顾问之类的当然,若是出现在电影里,那便多半是女角,要跟作为特种兵的主角生一段感情的那类人。

    女子的眼神偶尔会望向通道的一角像是在想些什么或是在感受什么的样子,脚下却是步伐不停,像是要去参加什么工作会议,又像是在聆听虚空中的音乐旋律。左手插在衣兜里。右手纤长的五指在空中轻轻挥动。轻轻地打着慢慢悠悠的拍子,白哲的手腕上有着几串大概是在本地买的手镯纪念品。

    作为一个入侵者来说她的样子有些过于柔弱又过于高傲了,但此时。自她经过的地方,所有阻挡的敌人。都已经化为尸体在火焰中焚烧。诡异的紫色火焰随着她的前进而不断蔓延,偶尔有机械爆炸了,火光与碎片冲过她的眼前,通道前方士兵冲过来,被她右手挥出的紫色火焰烧起来,这样的通道里,根本连躲都没有地方躲。而做到这一切,她就连插在口袋里的左手都没有拿出来。

    终于,一个人出现在通道的那边。紫焰蔓延过去时,那人陡然张开嘴,朝前方“啊”的呐喊出来,巨大的冲击波从那边席卷而来,汹涌的纹路退散了火焰,卷起了通道四周的杂物,铺天盖地的朝这边过来。而在那冲击波卷起的瞬间,这边的女子似乎感兴趣的偏了偏头,下一刻,那冲击波已经冲过十余米的距离,而女子的身影也在陡然间冲了出去,化为残影,直接冲上前去,与那冲击波接触了。

    人影,冲入扭曲的空气,看起来就像是冲进了水里,她的右手先向前方按了进去。下一刻,那身影就已经正面破开整个冲击的范围,右手猛烈的肘击将仍旧张着大嘴的男子打飞起来,男子的双腿才刚才离地。女子的左手按在了他的手上,将他轰的按倒在地上,随手双手抓起他的头,将他整个举起在后方的墙壁上。紫色的光芒充斥整片空间,后方的空气中似乎还留存着女子高移动的残影,席卷的紫色像是在不断的奔突、凝聚,心脏一般的跳动,被按在墙上的男子整个身体就置于光芒的中央,火焰从他的五官乃至于身体里膨胀而出,空气中出“啊”的惨叫声。下一刻,声音戛然而止,紫焰的狂澜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像是爆炸所引起的冲击波。扫荡了这个,字形交叉口附近的每一条通道,然后,四面八方才出了巨大的轰鸣声,通道没有了人工的照明,只有紫焰燃烧。

    幻想具现?梦月之洗礼!

    女子踏着紫焰不断前进,不久之后,来到最底层的房间里,在杀死守卫的士兵之后,她来到剩下的几名研究人员面前,望定了年龄最大的那名研究者:“法德利?萨默尔博士?”

    “是、是的,请问你有什么事老人是见过世面的人,此时强自镇定,开口回答。只见眼前的女子望了他几秒钟,随后微微俯身,鞠了个躬:“很高兴见到你。”她言辞诚恳,不似作伪,下一刻,却是从身后拔出了一把大口径的手枪,对准了博士的额头。

    “等、等等,,我们有什么仇怨吗?”眼见这样的情况,博士大喊了出来,女子扶了扶眼镜,目光安安静静的,像是想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不,没有。

    “因为我是坏人。”她如此说着,扣动了扳机。

    与此同时,距离基地几公里外道路旁的雨林里,两个声音正在做简短的交谈。

    “来了,准备好。”

    “明白

    高行驶的车辆的灯光从远处晃了过来,涡轮的声音不断增大。迅拉近了距离,一个由三辆越野车组成的车队从那边高驶来,预备往基地进行增援。经过某个弯道的一刻,一道巨大的黑影从道路旁的草丛里轰然冲了出来。

    黑影撞上高行驶的第一辆越野车,顿时整个车身都倾斜了起来,唯有两只侧轮着地,随后朝着道路边的树林冲了过去,而在前方路边的黑暗中,一棵大树随着某人的用力。朝着道路上哗然倒下,正是要隔开第一辆车与第二、第三辆车之间的联系。大树倾倒的同时,有一道身影从路边飞出,手中挥舞着什么闪亮的东西,威势惊人地朝最后的一辆车砸了过去。

    这显然便是入侵基地的那群人所预留的拦截者,负责清理后续赶来的援兵。

    这一瞬间,冲撞了第仁辆车的壮硕黑影还在路边继续奔跑,前方的大树倾倒了一半,一道人影飞起在道路上方的天空中,这些负责狙击援兵的人都是远常人的进化者用是普沥的十兵泣样的伏击,就必然十拿十稳,毫丹压4小不过。变故也就是在这一刻徒然生的。

    随着越野车的高行驶,有什么人也就是在猝然遭到攻击的那一刻陡然跃出了车体,车灯晃过时,方才撞击第一辆车的黑影。赫然是一只身高三米的黑色狼人怪物,奔跑之中。口中白牙森然可怖。然而也就是在这一刻,有一道惊人的伤痕自它的肩膀哗的延伸了下去,鲜血在它的背后暴绽而出,攻击者是一道徒然在他的身侧凝聚成形的高黑影。在一刀劈下之后,如同风沙一般的再度消失在空气中。下一方,天空中的闪光朝第三辆车疾坠而下,却在空中停顿了一瞬间,因为在他下落轨迹前陡然出现的身影,直接将手中青蒙蒙的刀锋扎进了他的小小腹。

    背上出现一道巨大伤痕的狼人狼狈地滚向路边。第二辆越野车里有人伸出了一只手,冲击波将朝着道路倒下的大树冲得逆转了一个方向。而在后方,光芒的坠落被延迟了。但还是在道路上引起了巨大的爆炸,冲击波与火焰朝四面八方扩展而出。

    原本应该是被狙击的三辆越野车头也不回地继续驶向基地,大树朝着树林的方向倒了过去,哗啦啦的响,一名身材壮硕的大汉就站在那里。方才就是由他轰倒了大树,然而现下生的一切,足以证明狙击的失败。知道自己的力量无法阻止车队的前进,他站在那里看着后方爆炸的火焰,两秒钟后,黑影冉现在火光之中,拖着一具几乎被开膛破肚的尸体朝这边过来。

    这男子看来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一头披散的长,目光冷峻,两只手上各有一把呈三角形的森然拳剑,在火光中,拳剑显出了青嚎凛的锋芒来。三辆越野车遇袭,就只有他一个人冲了出来,先伤了狼人,随后又挡住空中降下的那人,就在这几秒钟之间,便将那人变作了尸体。如今便朝着剩下的这名伏击者过来了。

    “你们是什么人?敢打我贺家的主意?”

    大汉站在那儿,看着这长的男子,起先似乎也有几分惊愕随后。便了然地笑了起来,一字一顿地说道:“嘿,贺东临话弃未落,手上已经拿起两把机枪,朝这边扫射过来。

    贺东临如同风一般的徒然消失在原地。

    并非是因为高移动产生的消失效果,那一瞬间,他是真真正正的消失在空气里,机枪之中火舌喷吐。下一刻,贺东临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锋芒从他的前胸直接滑过肩膀,延伸往后背,拳剑的锋芒直接刺进了大汉的后背,从胸前刺出来。

    “唔

    枪声停止了,贺东临在他背后冷冷地拔出拳剑,鲜血噗的射出来,随后大汉的身体跪倒在地上。道路的另一边,狼人的背后还在飙血,它站在那儿朝这边看着,似乎预备要冲过来的样子,但最终还是转过身拔腿便跑,贺东临望了望它逃跑的方向,再望了望远处的基地,终于决定不管这狼人,转身就冲向那燃着火光的基地。

    他奔跑的度极快,在雨林之中才奔出几步,徒然便如方才一般消失在空气里,随后在十几米外再度出现,再消失、再出现,这度逐渐上升到一个惊人的地步,如同猎豹一般穿梭在雨林当中,接近基地之时。竟然就已经追上了之前离开的三辆越野车。

    这个时候,入侵者已然离开了一片狼藉的基地,他也不等待越野车里的同伴过来,保持着高从基地的对角线穿了过去,再度进入雨林。

    距离基地几公里外的地方,撤离的入侵者们也在飞快地奔驰,距离、方向都各有不同,一名入侵者正在经过一条小小溪流,陡然间感应到了什么,才一回头,鲜血从他的喉间噗的喷了出去,前方的溪流上啪的溅起一朵水花,黑色的死神在十几米的远方出现了一瞬,头也不回地追向更远的人,不一会儿,前方几百米的远处,燃起了第二朵血花。

    从看见基地情况的第一眼,他心中的怒火就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绝不放过任何人!贺东临不断向前,四周的林木、一切障碍都在转眼间就被他抛在了后方。随后,穿着蓝色衣服,戴黑框边眼镜的女子出现在他眼前,女子站在那儿,等待着他的到来。

    同样冰冷的目光,在空中撞在了一起。

    下一刻,贺东临跃起在半空中。锐利的锋芒挟着死神的气息朝这边直刺而来,女子则是举起左手小扔出了手中的眼镜。

    幻想具现的能力动,眼镜碰的碎裂在空气中,女子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冲向贺东临的位置,而贺东临也在同时消失,出现在女子原本的站立处,一剑刺空,几乎连空气都被切开。

    两人一时间都有些错愕,女子才刚刚回头,贺东临的第二次攻击跨越了空间刺来,她反手一拔,地面上的草茎在陡然间聚成日本刀的幻影。空气中出“叮”的一声脆响。

    幻想具现?飞天御剑流?神拔刀术!

    幻想具现?飞天御剑流?九头龙闪!

    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四周迅若急雨,然而招式尽管华丽,女子一时间却在不断后退,终于,那幻想聚成的日本刀在空气中断碎成冰晶,她本人也被击出了好几米外,只是趁着最后一下的成功格挡,这时候还能稳稳站住。双手拳剑的贺东临站在那儿,冷冷地偏了偏头。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的言语之中,轻蔑的意思已经显而易见,身体一低就要再度动进攻,徒然间,女子双腿悬浮离开了地面,光芒从她身体上方的天空中扩展而出,一瞬间便浸透了附近的雨林,巨大的力量令得四周连声音都为之消失。感应到这股巨大的力量。贺东临再度消失在原地。

    幻想具现?阳光普照!

    具现拳皇够里最终助《大蛇的这一式大招,将整片空间都照得惨白。巨大力量出现的同时,女子的嘴角已经开始溢出鲜血,她的身影飞后退,消失在树林的远方。由于承受攻击的对象始终没有出现,树林之中没有生任何破坏的场面,当那惨然的日光褪去,贺东临的身影才如同风沙般的在原地再度凝固成型。望着女子消失的方向,皱了皱眉。但却没有再追过去,而是低下了头,伸手按了按耳朵。

    “你,,说什么?”

    仿佛就在刚才,有着比追杀这帮人更重耍的事情生了。

    之后,通讯系统里传来同伴的重复。

    “刚才接到消息,行彬”他在几个小时前,死在江海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