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说真正没见过世面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委实有点无奈i,,77,7y孤陋寡闻的蓝梓同学来说,他对于异能界的功课,实在有些不及格,一时间根本想不到江海哪里有个什么很出名的贺家一一尽管之前或者也曾经听说过马来西亚贺家、贺东临之类的名字,但一时间,他的思绪自然也不会跳到马来西亚去,把这事情给联系起来。

    不过,刚才还很高调地骂过这个小喽I!没见过世面,现在蓝楫当然不愿意表露出自己同样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一时间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了然表情:“哼哼,原来是贺家,        告诉你,就算霍启南我也没放在眼里,你们今天麻烦大了……”

    他心想着待会打电话问问方清逸有关什么贺家的情况,准备再逼问出更多的消息来,贺行彬听他“连霍启南都不怕”,哪里还不明白这家伏的阅历才是真的还浅,屈  辱得一塌糊涂,哪怕七窍流血,也只是怨恨地盯着蓝梓不愿意再开口。

    蓝梓的一番行为若在行家眼里  看来稚嫩,但实际上他心恨这些人暗算郭莹,方才一番焦急奔走的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帮人揪出来,把事情越早处理掉郭莹侵越安全。他的人生观一向是你对我好我对你好,你不把我当人看我就让你当不了人,事情关系到人体实验这类的事情,这帮家伙心狠手辣什么时候做不出耒。

    先前也看  过郭莹调查的一些资料,她的那个同学被强暴后精神出了  问题现在还在精神病院,这家伙之前一脸嚣张,要真是自己或者郭莹被抓,哪里会有半点好事。        因此就算他此时看来凄惨,蓝梓心中又哪里会有半点心软,眼见他居然还在装硬汉,又是一番拳打脚踢,顺手就折断了他左手的两根手指,并且抓起他的大拇指像撕鸡腿一样的死掉扔进树林里,一时间又是鲜血乱飙,蓝梓心想如果他再不肯说,就得抓到另外一个地方慢慢折磨了。

    贺行彬这一天也不知是倒了什么血霉,之前计划暴露跟陈亚迪的战斗时还算是从容。        事实上,从战场上下来的他一向疯狂,餮京跟界碑的梁子又是早已结上,他过来江海之后,从头到尾都有些蠢蠢欲动,想要拿界碑的人开刀。        今天中午陡然翻脸,他心中其-实是  亢奋得一塌糊涂。

    交手之后虽然觉得这个短笛什么的有些难缠,但自己还真是不怕他。他有心趁着这个机会在江海大干一票,弄得江海天翻地覆界碑焦头烂额之后再厉害,就算有江海坐馈有五级的进化者,他也认为打不过总是可以跑掉,无论如何,自己要搞破坏总是比对方防守来得简单得多。就这样兴奋地过来抓郭莹,尽管郭莹有了防备,在劣势之下通过之前就布    置的一些小手段跑掉,他也只是觉得兴奋,猫捉老鼠嘛,就是这样才有意思。

    其后发现了之前与郭莹在一起的那个男生,他心中就更是开心,出手去抓蓝梓,他心中更多的其实还是在幻想逼出郭莹之后的那种感觉,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之后的行动上。

    谁知就是在这个时候,那看起表人畜无害的男生给了他当头一棒。

    你  早  说  嘛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就是这样一句如释重负的话,接下来的那种攻击的速度和力量,根本令他连半  点反抗的可能都找不到。从他小时候拿起刀枪的那一刻起,这样的感觉,就从来没有在他的身上出现过,即便是面对着贺东临都不曾有过这种无力,或许如今坐馈家里的二爷爷贺长安能够做到,但是小时候,老人家也不可能给小孩子这样的打击,到大了,家里人也没有谁敢真正向爷爷出手的,就算考验成绩的试探或者切磋,彼此也都有分寸。        直到此时,就这样被这个怎么也看不出厉害的少年人像球一样的乱踢,狗一般的打。

    疼痛还在其次,心中的屈辱跟愤怒难以言喻,某一刻1,即便知道没有作么意义,他还是聚起了力量,一记鞭腿便朝对方踢了过去。

    蓝樨想不到他到这时居然还能够反抗,只听砰的一声,左手上提着的保温饭盒被踢爆了,饭菜、汤汁连同爆裂的饭盒满天飞舞,他一时间刷刷刷的退出好几米远,避免被饭菜洒到身上,看看手上提着的饭盒,里面都已经没了,除了一只盖子还是完整的,下面就只是残破的半截塑料外壳。他正要上去继续踩,陡然听见后方的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咦?  宝蛉·····”

    蓝梓陡然间一个激灵,提着那破烂的饭盒外壳转身,只见在十几米外的公国外围,短笛哥拿着一瓶果汁正在路边朝这里望过来:“你怎么在这里?还没回家啊?”可能是因为树木的遮挡与角度的关系「他倒是看不见躺在几米外的人体,篮梓眼睛转了转,为了避免他过来「连忙迎上去:“啊……本来是……有  点事过来……但是……呵呵……”

    与此同时,视野的一角,那看来已经死得差不多的身影竟陡然间跳了起来,朝小树林的拔腿便逃。

    片刻,蓝梓打发掉无意间遇上的短笛哥,从小跑进树林,在没有人的地方冲天而起,朝着那家伙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我看你逃得了……”旋即又想,“让他逃掉也好,从后面跟着他找到他老巢在哪……”当然,当务之急还是得找到这家伙逃走的行迹才行,好在他跑得不久,范围应该不大,自

    而另一边,见蓝梓提着那烂饭盒匆匆  忙忙跑掉之后,陈亚迪拿出了对讲机:“喂,老钟,盯住了吗?”蓝梓有蓝梓的恕火,这边也有自己的考量,虽然界碑的人对贺家这个随时可能撕破脸变成敌人的势力也很不爽,但就这样让贺行彬死在江海,自然也不是最好的选择。贺行彬撕破脸在前,如今把他弄到残废扔回去给贺家人,他等于是死了,贺家那边也只能吃哑巴亏,这样的结果对于界碑来说或许才是最好的。

    随后,那边传过来肯定的回答,陈亚迪吐出一口气“让我们实施抓捕吧。

    气,点了点头:

    冲出小公园,巷道之中,贺行彬没命地奔跑着。

    他此时全身都是鲜血淋淋,凄惨可怖,但长期锻炼培养的韧性仍旧撑住了心中的那口气,只要能够逃掉,就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眼下的希望渺茫,他心中明白,或许也有界碑的人在附近,而自  己也不可能就那样躺在街上等着被人送去医院,他只是选择无人的街巷不断奔跑,偶尔撞上几个人,旁人见他一身鲜血可怖的样子,也只以为是打群架被人砍了几十刀的黑帮分子。

    这一片区域在城市扩大的过程中过于老旧,也由于离开了市中心,没有形成新的聚居氛围,如今大部分人都搬走了,四周气氛清冷,治安也不好,偶尔有聚众斗殴的情况,并不是升平罕见的事情。

    这样的伤势之下,他根本无暇顾及身后有没有跟踪者,自然也不可能注意到后方一两百米的地方,钟明歧正在以高速向他靠近,附近的一些街区,也有些人朝这边包抄了过来,之后在一个十字路口的小店铺的,原本匿藏在这边的郭莹也远远的发现了他的惨象,冲了出来,几乎是与钟明歧碰了个正着,双方都是点头示意,随后很有默契地在巷道两侧朝那边追过去。

    她先前被贺行彬追杀,跟他在附近捉了好一段时间的迷藏,这时候还没有下定决心要是,就看见了这一幕,在她想来,肯定是界碑对运个家伙动手了。都打成这样了,哪里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当然是趁他病要他命,没说的。

    与此同时,蓝梓正在附近的屋顶上飞舞着,他还没有找到贺行彬的踪迹,但范围在不断缩小,距离这边,已经近了。

    而在暗中,不知道还有什么存在在窥探着这一幕。        变故是在片刻间发生的,就在钟明歧与郭莹距离贺行彬仅有四五十米的时候,贺行彬将要冲进旁边的一个黑暗巷口,才刚刚跨入,一道凄冷光弧陡然间自他胸口闪了过去,迅疾如电,贺行彬的身体就那样硬生生的停住,而同一时刻,察觉到那里存在了什么不明身份的人的钟明歧与郭莹躲在了道路两边,停止了前进。

    这一边的小道没有什么人,远处孤零零的路灯光,看起来就像是悬在天上的月亮一般模糊。        前方黑暗的巷口有人,在这里却看不清楚,钟明歧手上一动,空气中将那边的声音传过来,贺行彬正在说着他最后能说出的话。

    “你……你是……桃……桃月……”

    刷的一下,又是一点光弧闪了过去,视野之中,贺行彬的头颅冲天飞起,鲜血喷了出来,接着,那具身体自胸口断开。远远看去,那闪过的光弧像是电视剧或是电影里的剑光,那德茂在黑暗中的人第一剑就已经斩开    了他的胸口,第二剑才是划向他的脖子,砍掉了他的头,当钟明歧和郭莹冲过去的时候,巷道口就只剩下了贺行彬那凄凉的尸体,原本在巷口出手的人,却已经不见了。

    本来想给贺行彬留下一口气,谁知道格还是死掉了,不久之后,陈亚迪与钟明歧一碰头,再接通楼警官那边的通讯,三人就实在觉得有些头痛,而且……

    “用剑的?怎么可能,还有什么桃月……不是吧……”陈亚迪皱着

    眉头,想到了某个可能的名字,随后,钟明歧帮他补全了出来。

    “桃月禅?”

    “昆仑插手还有点可能,桃月禅?    出手杀他?  开玩笑……”陈亚

    迪摇了摇头,“贺行彬以为他自己是贺长安吗!”

    世界上三大情报组织,以欧洲为中心的黯淡王庭,v:A美国为中心的三人议会,而覆盖整个亚洲的,名为昆仑。        这些年来,外界对于昆仑最为了解的,或许就是其中的三名六级进化者,巴基斯坦的安瓦尔长老,日本的破戒僧古地明觉,而第三位则在中国,这位名叫桃月禅的师太,她在异能界早年的确是因异能与剑术结合而闻名,但她几乎是与贺家的贺长安同样的前辈,这些年来,早已淡出异能界,不知道在娜里修行,若不是界碑与昆仑关系密切,陈亚迪恐怕连这个名字都不清楚,她出手杀贺行彬?又怎么可能了。

    贺行彬到底是谁杀的,姑且可以放在一边。无论如何,就在这个星期天的晚上,尽管陈亚迪等人有想过要留下他的一条命,贺行彬仍旧死掉了的现实,作  为再也无法更改的确切事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并且在接下耒的几天之内,就像是插上了翅膀一般,传遍了  整个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