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声呼啸。天旋地转。随后小贺行彬的身体就陡然被轰冤个边园小树林外的泥土当中。

    蓝樟这时候心中可没有什么帅不帅酷不酷的想法,先前寻找郭莹的行踪,心里又是焦急又是自责。乱七八糟的一团,早已是急得不行。结果这家伙大摇大摆的自动送到眼前。还告知了郭莹已经跑掉的消息,他心中一时间如释重负,随后,方才满腔的焦急就化作了沸腾的怒意,方才的一路奔跑焦急间不是没有想过。一旦让他真把幕后的这帮家伙找出来,谁也别想好过了去。

    盛怒之下的出手,身体的新陈代谢。能量辅助之下的力量都在瞬间到达了数峰,尽管不打算弄出大规模的爆炸来,但仅以**力量来说,却是他这一两年来真正到达了巍峰的第一次出手。贺行彬哪里能挡得住。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抓住了面部,巨大的冲击下,由头部带动了身体。整个人飞起在天空中,随后被蓝樟狠狠地砸向了地面。

    疾风狂卷,脑袋被按下去,后脑勺在轰然间先着地,随后才是整个身体,也是因为那后方不是石块而是土壤,轰的一下地面上的冲击波几乎肉眼可见,朝四面八方扫了出去。短草飞起在空中,他的身体几乎陷出了一咋。人形的轮廓来。

    度与力量完全无法抵挡,几乎在手掌按上面门的瞬间,贺行彬就已经有点懵了,然而,长期在战场上挣扎培养出的反射能力仍旧让他在第一时间动了起来,身体飞起的同时,反手拔刀。

    军刀从身后挥斩而出,随后脑袋砸在地上,整个身体的平衡能力都已经失控的时候,手上的军刀仍旧是按照预定的程序顺着身体挥上去,目的是斩断按在他头上的那只手。

    将对方的脑袋和身体砸在地里。军刀刷的挥过来,蓝樟也在陡然间放手,原本已经有些低俯的身体像是被那军刀带起的风力吹得朝后摆了一下。而当面门摆脱控制,贺行彬也在第一时间反射性的起身,蓝粹为了避让那一刀已经挥到身后的右手已然握紧了拳头,照着他的头就是一拳轰下去,贺行彬的脑袋才才网离的。身体甚至还没有到半坐起来的姿势,脑袋嗡嗡嗡的想,根本无法做逻辑思考,眼睛自然也看不清什么东西,这一拳就结结实实地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血洒长空,他的身体被这一拳打得朝后方如同滑冰一般推了出去,甚至在泥土上推出一道四痕,泥土、杂草乱飞,贺行彬右手之上拿着军刀在身前刷刷刷的挥舞几下,蓝樟追过去,用力一脚踢在他的手腕上。这一下居然没能把军刀踢飞,也足以看出贺行彬将这武器握得有多紧。蓝樟可不管他多有战斗精神,第一下不行,只当自己踢足球没踢中。第二下用力照着他的手肘踩了下去。连踩了两下,才将他的手给踩断了。军刀也脱了手,被蓝挥一脚踢飞。贺行彬的战斗意识惊人,骨骼强化的能力,也足以令他在这样的攻击之后竟然还存在反击的意识,人被打倒在地,一方面试图逼退攻击者。另一方面试图快起身,蓝粹跟着他跑,那身体一个鲤鱼打挺打到一半就被一脚踩了下去,再想坐起来就继续踩,贺行彬的右手断了,双腿仍旧朝着蓝挥踢过来,蓝樟避开一下,继续朝他的胸口、肩膀猛蹬。还用力踢了贺行彬的大腿小腿几脚。位置踢不太理想,只是把他整个人给踢飞了,脚倒是没有踢断。

    如果是一般人,在这样的攻击下估计都变成肉泥了,蓝樟一开始没怎么多想,把人像是踢球一样的疯踹了几十下,才也反应过来:这家伙真硬,说不定是属乌龟的,以为自己死不了了吧,难怪这么嚣张,

    他在这边照着这家伙拼命打。远处的小车里,果汁还在滴,陈亚迪跟钟明歧看得张大了嘴巴,眼睛都要从眼眶射出去了,事情到现在也没到半分钟,贺行彬已然没有了抵抗能力。实际上,从这边的视角看过去,贺行彬这家伙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蓝粹的度与力量都是惊人的。抓住贺行彬的头就像是保龄球一样的往地上砸,然后几乎是没有停顿的。起身就是一拳把贺行彬给打飞了。接着就是追上去用力踹用真踢,他左手上还一直拿着那个保温饭盒。恐怕连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虽然像是在跑,但整个人处于半悬浮的状态,追着贺行彬过去,有时候把贺行彬踢飞起来,有时候又把他踩进泥土里,像是姿势不怎么好看的佛山无影脚,如果是一个患多动症的儿童追着一只皮球没命乱打或许就跟眼前的景象有些类似,从这边看过去,那一片泥土、草茎乱飞,传过来的声音都是轰轰轰轰轰轰的响。就足以证明每一下的攻击到底有多大的力道。

    进化者的力量表现各有不同,有时候会有些控制能量或者控制爆炸的能力者,交手看起来规模宏大。实际上要杀掉却非常简单,也有的时候会出现力量互相克制的情况,于是高等级的异能者心几汀得缚手缚脚。但越是经历过真正战斗的进化者之间。乳擞懵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贺行彬的力量是经过战场的检验的,他本身就有着高防御力骨骼强化到这种程度,不此破坏力惊人,有的地方甚至可以抵挡子弹的伤害。而即便一些骨骼被打断甚至打碎,在异能的支撑下,他依旧可以像没事人一样作战,不光是近战犀利,远程他也能精通各种枪械,并不会输给任何人。

    这样的战士真正作战时带出的破坏力是惊人的,并且非常难缠,他的力量在界碑以及一些大组织中被认为是四级往上,与五级的能力者也有一战之力,若是在一些民间的组织,就肯定会被界定到五级上去,也是因此,无论是陈亚迪还是钟明歧。即便占了主场的优势,也是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

    许多地方说面对着敌人应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但也总不可能将遇上的所有人都当成级高。方才他面对着蓝樟这样的“普通人”看来有些轻视,也是因为他之前在“世界的侧面”就曾经暗暗注意过他,无论何时,蓝粹的表现的的确确是人畜无害的普通人。

    退一步说,就算真的有收敛,他凭借自己的防御力,就算遇上普通的五级进化者,也有自信在反应过来之后就能立刻组织起反击。

    谁也没想过,事情会展成这样,从第一下被打倒,他甚至连爬起来的机会都没有,更何况对方的出手还根本不像个真正的战士。陈亚迪与钟明歧像是绷紧了的神经陡然断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片亥。那钟明歧“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口水:“亚、亚迪,如果”,贺行彬站在那里不动让你打,你要多久可以打死他

    陈亚迪“呃”的一下像是打了个饱嗝:“我觉得”我觉得先是我的手会很痛,”贺行彬的防御真是高,他就算站在那儿让人打,普通人恐怕只会感到自己手痛,这一点毫无疑问,然而现在,,

    钟明歧眨了眨眼睛:“我觉得他快要被打死了。”

    话说到这里,再度无言地看了几秒钟,陈亚迪有些失神地靠上驾驶座的椅背,随后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从恍惚中醒过来:“如果死,了恐怕会有点麻烦

    “你要出去制止他吗,那样你就暴露了”啊,他停下来了”

    视野之中,蓝粹的连番殴打终于停了下来,因为看起来,贺行彬已经没什么反抗的可能了,他全身是血,身体的有些地方显得有些扭曲。像块破抹布一样的躺在那儿。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气。蓝樟提着个保温饭盒站在那里喘气:“这下爽了吧”,以为自己很硬,死不了了对吧”每次都是你们这帮两级三级的龙套最嚣张,跟个猴子一样到处跳。没见过一点世面就已经自己天下无敌了,随随便便说两句坏人的台词就以为自己是大魔王了啊”居然还反抗,害着

    最后一句话声音渐弱,像是自言自语了,实际上蓝樟是在说“害我佛山无影脚踢得不帅”陈亚迪跟钟明歧倒也不在乎这些了,听他把贺行彬当成了两级、三级的龙套。还斥责贺行彬没有见过世面的时候。陈亚迪就已经将额头抵在了方向盘上,纠结得一塌糊涂。不过蓝粹这时候算是自信满满的,很显然,这就是个顶多三级的龙套男小喽罗。于是他再踢了对方一脚:“喂,你老大是谁,谁指使你来的?”

    如果贺行彬这时候还清醒,估计会屈辱得晕过去,不过他已经晕了。这时候就被刺激得醒转了过来。口中吐着血沫,一脸怨恨地盯着蓝樟。蓝樟点点头,重复一遍:“醒过来了?谁派你来的,你老大是谁?”

    贺行彬依旧怨恨地盯着他,纯以韧性来说,他的确是那种即便被打死也不会屈服的真正的战士,硬汉一条。不过蓝樟可不这么认为,他只对这龙套背后的势力感兴趣,今天晚上就决定去踩平他,更何况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里,喽罗能有多坚强,对着贺行彬血肉模糊的断手就是狠狠一脚,贺行彬脸上顿时扭曲,咬紧牙关,牙缝间冒血沫。

    “我告诉你,我今天很生气了,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蓝樟才不管他的眼神有多凶。也摆出了凶狠的样子,片刻之后,那贺行彬颤抖着:“我……我贺家……不余…放过你“霍家?你老板是霍启南?”蓝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就是这个,瞪着他想要火,片剪之后又回味一下,觉得他说的不是霍,“贺家?呃?哪个贺家”他抓了抓头。抬头想了想,没听说什么姓贺的很出名啊,到底是什么东东……

    我很给力吧,月果为何不给力呢,哭泣,求月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支持,求包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