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炸后的老廊里。灰朦朦的一片,烟卓飞舞间,偶尔闪甩懈八花哗哗啵啵的响声,骚乱声隐约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这三楼之上没怎么住人,走廊尽头的小窗户透进来黄昏的光,在一片烟尘中如同隧道尽头的小小出口。这一衷,没有灯光的走廊看来比任何时刻都更显得深邃。

    一个男声隐约在灰尘间咳嗽、呻吟着,这就是方才过来的贺行彬,就在他方才以暴力进门的那一瞬间。突如其来的爆炸便充斥了整个房间和走廊。他也因此被掀飞,这时候。看起来他就蜷缩在那片烟尘中的一角。耳听着很远很远地方传来的骚乱。随后,有人打开了斜对面一个原本应该无人居住的房间门,从那里走了出来,隐约的光芒中,那是持着手枪的女子的身影。

    “咳,你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一开始觉得没什么可能,但我还是做好了有人会找过来的准备。”目光锁定了烟尘中的那道身影。郭莹一边前行,一边淡淡地挥了挥手,“果然有人跟踪他过来”,你是什么人?”

    先前有关实验室的事情已经由界碑接受,理论上来说自己这边应该不再有危险,但总是难以保证会不会有什么别有用心的家伙仍旧在暗中竟探。她可以躲在这里,然而蓝粹反跟踪的技巧不行,如果对方找不到自己而找上蓝粹或者妹妹,那边虽然有短笛哥看着,但也难保不生意外,所以她就干脆不阻止蓝粹过来。以将可能的危险引导向自己这边。

    这些事情并没有确定,之前只能算是未雨绸缪,却没想到还真有人心怀不轨地找过来,随后,她也以这样的埋伏手段,成功地将对方重创。

    廊道里没有什么光,可视度极差。尽管对方已经被炸弹炸到,但郭莹一时间还是没有完全靠近,她只是用手枪对着那模糊的身影。口中做出了询问。视野之中,那轮廓沉默着小随后,微微颤抖了起来。

    “呼呼呼”哈哈哈哈,果然是这样”那人在短暂的沉默后,陡然开心地笑了起来,捧腹大笑,颇为愉悦,“果然是这样,,干得很不错啊。就是要这样才行啊,你非常出色,我很欣赏,哈哈哈哈哈哈

    那人在烟尘之中大笑不止!郭莹也算是经历过许多战斗,可不会被这种虚张声势的手法给吓到,只是冷冷一笑,直接扣动了手枪的扳机。那身影动了动。然而笑声却没有停止,甚至没有意外中枪受到丝毫影响,郭莹的心头才徒然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那快步向前,那声音也在烟尘中持续响着。

    “哈哈哈哈”预料到有人回来,安排下这样的陷阱,是正确的战术啊,不过,,如果你也曾经在特种部队中混过好几年,从真正的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你就会明白,美女。你用的这种小伎俩,到底有多么的拙劣可笑了,,哈哈哈余”

    那话还没有说完,逼近的那一刻,郭莹也陡然看清了前方走廊边的那轮廓并不是人,而是被放在那里用衣服盖着的一大堆杂物,而它之所以会动,是因为有几根绳索牵着它,不断的被人拉动着,那绳索的一头。赫然延伸进了旁边的一扇房门里。这时候话音方才落下,郭莹陡然扭转了枪口,与此同时,被那绳索牵动的东西呼啸而起,如同流星锤一般的朝她飞了过来。

    身形疾退,连续的枪击声响起在这片廊道里,楼房外的道路上。几十名路人仰头听着,徒然缩了缩脖子,退后几步。

    “真的是枪声啊。”

    有的人叫嚷着跑开了。

    廊道之中,那东西呼啸飞过。有些乱七八糟的垃圾飞起在空气中,与此同时,人影从旁边逼近了,剧烈的破风声。

    啪的一下,手枪被那人影一枪打飞,手臂传来剧痛的同时,郭莹毫不犹豫反手拔出了第二把枪,枪口对准过去,扣扳机,那身影哗的躲开。快拳连爆,旁边墙壁的瓷砖与水泥在轰然间四散飞溅,郭莹仅仅挡了两下,已经觉碍手臂疼痛欲裂,朝后方跳跃间,一记膝撞挡住了对方的侧踢,下一刻,便是如同旋风般的踢腿将她踢飞出七八米外。

    排山倒海般的痛感从遭受攻击的腹部传了上来,五脏翻滚欲裂,她身在空中,勉强一个空翻落地,身体仍旧向后滑出了两米,左腿的膝盖跪在了地板上。鲜血在喉间翻涌的同时,她一只手撑住地面,抬起了头,那道身影遮蔽了尽头的些许光芒,张开双手,如同拥抱的姿态朝这边走过来。

    “哈哈。怎么样啊,我的美知

    郭莹咽下喉间的鲜血,一咬牙。再度朝前方冲了出去”,

    天色渐渐的昏暗下去,街市间亮起了路灯与霓虹的光辉,蓝樟提着保温饭盒在附近的街道口下了公车。快步赶往郭莹所在的楼房。时间已经不早,郭莹大概也已经饿了。他虽然打了电话给芥末会晚点回去,但送完饭总是要早些回家才好,耍不然总觉得有欺骗了芥末的罪恶感。

    走到那处街道边的时候,他陡然间愣了愣,消防车、救护车、警车。并且还有一大在那楼房下,二楼的位冒有爆炸后焦黑的痕迹。此附。彼火焰烧着,如今已经被扑灭了,而爆炸的房间。赫然就在郭莹所租住的那间。

    他提着保温饭盒,陡然间懵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生这样的事情。有人来寻仇了?还是其它的一些什么事情?片刻后,他先拿起了郭莹的电话,然而没有回应,他在路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头。

    冷静、冷静”他这样告诉自己。随后,先朝路边看热闹的群众打听了一番,随后,便听到了几十分钟前这里生爆炸,随后上面还响起了枪声的消息,不过,询问有什么伤者的时候,答案却比较奇怪,这样的爆炸与火焰,却没有伤者留下,郭莹失踪了。

    警察在上面调查,看来也不会有什么头绪,问他们是不会有结果的。反倒有可能被带回警察局协助调查。现在的问题是,郭莹被找到了,被追杀,引起了爆炸,有枪声,然后郭莹消失了,到底是逃走了还是被抓住了,如果逃走了,她现在在哪里,如果被抓住了,是谁干的,会不会有人还在这里”

    他心中一片乱七八糟的想法,一时间冷静不下来,只是绕着小楼转了两圈,希望能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去到那小楼后方的巷子的时候。才看见另外一边三楼的窗户赫然也有破口,这边的巷子也有些乱,但仔细看的话,勉强能看出似乎有打斗过的痕迹。

    郭莹跑出来了?

    他在这边站了好一会儿,想着郭莹会往那边跑,可恨的是没有福尔摩斯一样的推断能力,沿着巷口的一个方向冲了出去,道路上都是走动的行人,有个地方似乎有点像血一样的东西,他继续跑过去。

    随后又想到,不管对方有没有抓到郭莹,很可能还会过来抓自己,说不定还安排了一些人在这里。想到这里,他一边奔跑着注意郭莹有可能留下的痕迹,一边注意这道路两旁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

    他提着饭盒从陈亚迪与钟明歧所在的小车旁跑了过去,陈亚迪下意识的往里靠了一点,然而正在聚精会神注意街道上行人的蓝樟并没有注意到他。

    “看起来他也在找郭莹,不过,,好像没什么章法钟明歧眨了眨眼睛,有些无奈地说道。

    “关心则乱啦,他到底在干嘛。老是往花坛里看来看去想找到些什么,啊,”回来了…”

    蓝樟回头往那巷子里跑过去。陈亚迪与钟明歧开车跟着,眼看蓝樟又从另一边跑了出去,往另一侧开始找线索。

    对于这种实在不怎么专业的做法,陈亚迪气得拿额头往方向盘上撞。事实上他现在也很担心,警察和界碑的人赶过来的时候,这边的架早就打完了,也不知道郭莹到底是逃了还是被抓了,他和钟明歧赶过来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正准备走。就看到了急得像没头苍蝇一般乱撞的蓝粹,也只好这样跟着。

    “他住在你们那边,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你清不清楚?”钟明歧问道。对于这样一个需要注意的人物,他也只是知道一些基本的东西,但并没有非常具体的资料,这时候看看蓝樟何止不是专业人士,根本连门都没入的样子,也就好奇地跟陈亚迪询问起来。

    陈亚迪也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大姐头很关心他,他的确是有不错的进化者潜力吧,不过看起来,好像也不是要把他当预备役培养的感觉,估计是”私人方面的关系。”

    “哦。”钟明歧点着头,看见前方蓝樟在一个岔路口了一会儿呆。随后跑进旁边一个偏僻的小公园里。

    这边居住的人本就不多,街道都有些冷冷清清的,这小公园就更加是个失败的开法,一片小山林,晚上没有路灯阴森愕俨如鬼域,白天还有人抄近道朝这边走,晚上就没什么过来散步的人了。小车不可能开的进这样的山道,陈亚迪在驾驶座上挥挥手:“我们走这边,还是走那边”随后,便看到蓝樟在那偏僻的小道上停了下来,似乎在想着一些什么,依旧是颇为焦急的样子,随后又掏出了手机来准备打电话。

    陈亚迫拿出一瓶果汁来喝了一口。看蓝挥到底想要干嘛,下一剪,钟明歧的目光徒然一凝:“贺行彬!”那边黑暗的树林间,一道身影已经在无声之中出现在蓝粹的后方,随后,蓝挥回过头去,与那人打了应该是,,应该是跟踪我,他们才找到郭莹的,”

    两分钟前,蓝挥奔跑在街道间,想到了这一点。

    意识到郭莹目前有可能遇到的危险时,蓝挥的心中焦虑得无以复加。他原本千方百计加入郭莹这边是想要保护郭莹的,谁知道居然成了给郭莹带来危险的导火索,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心中的想法。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下意识地觉得,如果真的打起来,进化者应该是往人少的地方跑,否则早就引起更多的骚乱了,于是他跑上了那小小公园的道路,准备穿过那片小树林。

    瞎撞了这么些时间,心中原本的慌张,有的变得更加激烈一狗也凡经冷静下来,寻找郭究漆是可以找到帮丰耻”前郭莹就说过,可以找界碑的两位警官。想到这里,拿出手机来准备打电话,号码还没找到,一个声音就在后方响了起来。

    “谢宝树。是吗?”

    “呃?”

    他回过头,出现在小山坡旁的那道黑影似乎隐隐有些面熟,随后也想了起来,这个人正是那天在“世界的侧面”与他打过招呼的那人,当时他问自己是不是在调查有关人体器官的事情,自己没有回答,本来有想过之后提醒一下郭莹这件事,后来却因为郭莹跟他说事情有危险,他就把这个人打招呼的事情给忘记了。

    “呃,你”

    “在找郭莹吗?郭莹跑掉了”。那人摊了摊手,笑得灿烂,“不过,看你这么着急的样子。感情既然这么好,我想我抓住你,她就一定会出来了,对不对?”

    这人从容而开心地笑。蓝樟愣了愣:“啊?郭莹跑掉了?”

    “没错,如果她不是那么灵活的话,我不是就不用对你动手了么。这一点真是遗憾呐,宝树同学,你不这样认为么?”

    蓝樟像是依旧愣在了那里,他反复咀嚼着这个消息,眼睛眨啊眨的。右手下意识地合上了手机机盖。放回了衣兜里,过了好半晌,他才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左手上还提着保温饭盒,就那样摊开右手,朝着前方的男子走了过去,脸上露出一个难以言喻的轻松笑容,右手晃动着。

    “你早说嘛”。

    “嗯,”

    贺行彬的目光一变,不光是情报的问题,包括他本身的判断力。这时候又在暗中观察了一会儿蓝樟在路上焦急奔跑的情景,都让他认定这是一个没有威胁的普通人。但在此亥。这家伙一只手还提着保温饭盒就那样走过来的情形,令他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荒谬感。

    这个人,无论怎样的行动都没能给人以紧迫感。开什么玩笑,这个人”,想要单手面对我么

    从头到尾,也只是巨大的荒谬感。

    下一刻,那身影跨过了五六米的距离,陡然出现在了他的身侧,然后。风力才扑过来。

    “就是你们?”

    手上还没来得及防御,对方的右手。啪的按上了他的的门。

    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

    目睹着贺行彬出现的那一剪,钟明歧皱了皱眉:“要去帮忙了。”

    “不,老钟,我觉得先召集人吧。”陈亚迪喝着果汁,望向那边。“先看看他们说什么,只是我们两个。打退他有可能,但要抓住他。恐怕还有些问题。”

    陈亚迪说完,钟明歧将一只手按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那边的声音也传来过来,随后便以对讲机告知其他人这边的位置:“贺行彬毕竟是战场上下来的,他没有经过任何的练,就算天赋再高,不会出问题吗?。

    “出点小事也没什么,免得他老是扮人泡妞

    “嗯?”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他的能力是飞行加能量控制,就算在贺行彬手下吃瘪,应该也可以跑掉的,贺行彬又不会飞,没问题。年轻人嘛,总要有点楼折才会成长,”

    虽然多少知道一些蓝挥的资料。但真打起来,应该是个什么样的水准。陈亚迫到也不是非常清楚。非科班出身的人在真正正统练下出来的战士面前会是一个怎样的状况。界碑的七练中有过大量的教导,毕竟界碑第二行动组的组长叶驰就是一个虽然没有异能却足以对抗六级进化者的级杀手,因此,天赋再高的进化者在贺行彬这种从战场上下来的战士面前或许也只有吃瘪。这就是大量战例积累后得出的结论。

    非专业人士不该进入专业人士的领域,对于郭莹他是这样的想法。对于蓝樟的一些“见义勇为。”他也是这样的想法。尽管之前常常说蓝粹是傻瓜什么的,但对于蓝樟的生活态度,他其实还是很欣赏的。现在他们在这边盯着,一来因为心里的好奇也想看看蓝樟的力量到底怎么样,二来也觉得适当的吃吃瘪有益于他之后真的面对一些危险时能有准确的把握和认知。

    无论如何,贺行彬的力量不是假的,从战场上几年下来,骨骼强化的那种能力,就算自己跟钟明歧一起上,都未必能说稳胜。两人就这样望着那边,也调整着自己,做好出手的准备,随后,听得蓝挥说了那一句“你早说嘛!”

    “看吧,自是”

    “他不清楚贺行彬的身份,轻敌了啊”钟明歧皱着眉头,目光望着那边的情景,陈亚迪半天没吃饭了,拿着果汁往嘴里灌,朝那边看了一眼,皱起眉头。

    “开什么玩笑,他手上还拿着保温饭”

    果汁喷了出去,将半块挡风玻璃染成橙黄一片。视野之中,贺行彬的身体像是被脖子拖着飞了起来,徒然间,整个人都被轰在了小树林旁的土坡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