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清晨,陈亚油躲在阳台上打电话六“私人的研究系统,已经做到了这一步的话,黑幕肯定不止表面上的这点。事情关系到进化者。上面也肯定不会含糊,楼长官你觉的哪一天会开始”嗯。昨晚就递上去了。这些情报虽然不多,但也已经足够做为一个开始了,,有这么快?呵吼”我以为多少还会官僚一下子,嗯,这样就好了,调查一批。撤职一批,这么说也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哈余”她还真是查出了了不得的东西啊”

    “嗯,我知道的,看起来楼长官你也蛮欣赏她的嘛”不可能把她放到风口浪尖的,今天上午我就把调查实验室的消息放出去,暗地里绑架进化者,为了掩盖消息还把别人弄得家破人亡,这种消息在进化者中一传开,敌忾心理一起来,不管它是谁罩的,都不可能还敢乱来,就算这帮人脑子坏了真想反扑”,倒是楼长官你们要注意了”大姐头这边的事情我会看着,贺行彬我也会注意的”妈的,贺家人真是定时炸弹,这边稍微出点大事,昨晚他的行踪就诡异起来了,安啦安啦,整个东南亚都知道我短笛哥很凶残啦。我知道分寸”嗯,待会我打个电话跟黄教官请教一下”

    挂断电话,他晃动着手上的手机。思考着整个事态。如今在江海,钟警官跟楼警官两个人都是老油条了,按照界碑内部的资料做对比。如果是单挑,自己说不定可以取胜。可如果设定是在江海范围内的一场战斗或博弈,这两个人的组合恐怕足以令六级进化者都为之头痛。

    异能界的事情拥有的权力从来处于行政部门的第一序列,对于异能试验这样的事情。二十一局的命令一旦下达。怕是在今明两天内就会有一批官员或当权者被双规,政坛上的信号恐怕只是一小部分的开头与警告,真正会在异能界掀动的波澜才是主体,有钟、楼两人的配合,实验室的幕后人物就算再狡猾,他们肯定也能揪出一个好的结果来,自己倒是不用担心了。只是想想郭莹原本一个算是路见不平的小调查到头来弄得这么大,他就觉得心情委实有些复杂。

    想想最初郭莹跟他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虽然说得严重,也隐隐说起有可能关系到进化者,但实际上无论是她还是自己恐怕都认为只是件小事。顶多拉几个贪官下马,让几个坏医生进监狱而已。谁知道到头来弄成这样。

    也不知道算是她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做这样的事情出名快,以后的危险恐怕也小不了,这次的事还算能被控制住,往后如果再做下去。为了保护她难道还真把她吸收到界碑里来”

    界碑的伤亡率也不低啊。

    他是真的挺欣赏郭莹的,也知道对方的行动未必是错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郭莹并不是纯粹热血的无脑女生。她做的事情有计、有逻辑。有正确的立场也有正确的方法,本身的力量上,也不能说她差劲了。危险会有,但她也已经具备面对危险的能力了。

    而就算有危险,类似打击罪恶的事怪也总得有人去做,自己也是在做一样的事情,真要说起来,加入界碑未必就不是为了这样热血的理由。只不过就好像一个真正经历过危险的刑警未必会怂恿身边的朋友也干这行,他正是欣赏郭莹的行为。反倒觉得她这样的女孩子不该牵扯到这些事情里来,所谓大男子主义或许就是这样,对于明素心他也有着类似的想法,只不过淡一点而已。

    时间还早,拉开房门的时候,走廊上传来女孩子絮絮叨叨的声音,对面的房门口,戴着一副眼镜。头在脑后用一根筷子地绾起来。打扮随意却已然靓丽的芥末正在给要出门的蓝摔整理衣服和领带。星期天。蓝粹要出去打工,他在新星工作室虽然常常也打杂,但对外勉强算是半个管理人员,白衬衫、西装、领带算是标准配置,只不过年龄虽然上了二十岁,但一张像是长不大的学生脸,无论如何看来都不怎么专业。

    “麻烦……其实买一条拉链式的领带最好了”

    “拉链式的显得一点都不成熟。别动别动,我帮你扎好了嘛,你白天别解开就行了,中午热的话就稍微放开一点。嗯,如果真的散掉了。反正姐姐有事,我一天都在家,打电话回来我赶就过去帮你扎好,随叫随到哦。”

    “那不是更加显得不成熟,

    “可是显得恩爱亦…好了,真帅“咳,一向很帅气,”

    “喜、欢、你、哦……啊,短笛哥

    这便是小夫妻的清晨道别时间了。时间已是六月中旬,大学即将放假,周末的时候芥末便在家里赶期末论文。双方打过招呼,想到蓝樟是某些事情的罪魁祸,这次郭莹的事情也有他参与其间,陈亚迪不禁又在心中比一番,双方打过招呼,不一会儿蓝棹离开,陈亚迪也去素心的房思向她报告一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准备出门时,看见对面房间里芥末一边唱着“两只小蜜蜂啊”的歌曲一边收拾着被套,自得其乐的模样。

    “又独守空闺了?”

    “哪有,待会跟素心姐出去买菜。待会还陪我一块做咎业论文呢。”芥末在那边笑着,“短笛哥又出去干坏事啊?”

    “切,是出去拯救世界,小丫头片子太无知,吾心甚痛。”

    “那小女子在这里谢过了。我今天洗东西,短笛哥那边有要帮忙洗的吗?”

    “不用,先闪了。”

    平素都是一块玩的几个人,一块打牌聚餐也算熟捻,陈亚迪一个人住在这,互相帮些忙倒也自然,不过他算是军人出身,虽然没有亥意保持那种严谨的气质,但平时生活习惯还算不错的。不用芥末帮这种忙。随后离开。只见芥末去隔壁素心房间去问有没有要洗的衣服,隐约听见她跟素心姐说八卦。

    只”嘻,才才听短笛哥说他肾痛”

    一时间几乎吐血,芥末这丫头平素古灵精怪,要说斗嘴之类的。陈亚迪目前能欺负的大概就只有蓝樟了。

    另一方面,蓝挥离开家,上了公车去往打工的地点。半途中,却是转了一次车。随后在一条算不上繁荣的街区下来,买了早餐进入街边一处看来多是出租房的小楼里。

    一路上想的多是接下来暑假的问题,要不要跟芥末回蒲江见家长之类的,昨天跟芥末讨论了一下,还没有结果,事实上芥末打算利用暑假在江海打工,也不希望蓝挥误了新星工作室的工作,不过考虑到父母会希望她回去,暂时还没有做好决定。毕竟是养父母,就更加注意感”据是亲生的,多半可以更加没心没肺一点,就算没公想众些。潜意识里有被收养的考虑这也是人之常情。

    在这栋小楼里租房的人看来不多。一路走上空荡荡的楼道,在三楼的一间房门前敲了敲,过得片刻,有人打开了门,正是面色多少显得苍白。丝稍稍有些乱的郭莹,她看来是睡醒不久,朝蓝樟点了点头让他进来,自己走回了房间里的床边坐下。

    “没问题吗?有没有烧什么的?”蓝锋问道。

    “没事郭莹摇着头,“只是还有点累。”

    “你还是继续睡吧,我帮你开点窗

    这里的房间与蓝樟跟芥末同居的旧宿舍类似,只是有阳台,装饰也稍微新一点,房间中间是一张席梦思的大床,旁边摆放有箱子、柜子之类的东西。实际上是郭莹准备开始调查事情的时候就租好的,藏了许多诸如窃听器、监控系统之类的电子设备。或者是管制刀具之类的,手枪也有两把。她平素住在学校的宿舍里,这些东西当然不可能放那。昨天的那场战斗,看起来赢得轻松,后来也没有表现出重伤的痕迹。但是受了伤,在蓝锋面前硬撑的成分肯定有。一般人随便被刀子一下就可能去医院,但对于她来说。没有伤筋动骨的伤势便不算严重,但始终也是受了伤,再加上这两天事态还有些模糊,她也不可能就这样回宿舍,医院或许也不安全,于是便来到这里养伤。

    蓝樟拉开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前的帘子,明媚的晨光便从外面斜斜射了进来,将楠黄的霞光洒在郭莹的床上,她此时身体虚弱,这时候沐浴在光芒中,倒是没有了平素那种网强的感觉,面容显得柔美而素雅:“芥末怎么样?”

    “昨晚不是打电话给你了?你说今天有事,她就在家准备期末的论文了。”蓝樟说着,走过郭莹的床边,将电水壶里掺上水,插上了电。“你昨晚把资料交给界碑的人了。今天我要不要去世界的侧面看看。打听一下有没有出什么事情?”

    郭莹低头想了想,微微摇头:“不用了,应该没这么快,而且你跟他们也不熟,瞎问的话没好处。反而显得你跟这件事有关,太引人注意了

    “我可以跟方清逸问拜”

    “你又知道他是个好人了?”郭莹一边笑着一边望着他,倒是没什么讽刺的味道,蓝樟想想,倒也“呵”的一声笑出来;“那,”有危险吗?。

    “应该没什么危险了,只是低调一点没坏处,钟警官和挂警官还是值得信任的。事情怎么展,他们会通知我,反倒这才是最可靠的情报。没必要再去打听了

    “嗯,知道了蓝摔点点头。不一会儿,电水壶响了,蓝樟去端了脸盆拿了毛巾过来掺好温热的洗脸水放在床边。随后又去打水。郭莹皱了皱眉:“夏天,没必要烧热水吧。

    “你受了伤,热水还是比较好蓝粹说着,将水壶再度插上电,“待会响了你自己拔,上午可以用。我先去上班了,中午帮你买午餐过来。对了,有什么想吃的吗?。

    郭莹想了想,笑着点头:“随便,麻烦你了

    不一会儿,蓝粹离开,房间里安静下来。郭莹拧干毛巾擦了擦脸,倒水,拔掉热水壶的插头,坐在床上在晨光的沐浴下吃过早餐,随后拉上阳台那边的帘子,躺在床上再度睡着了。

    中午下了班,蓝粹在附近的餐厅里买了些适合病人吃的清淡的饭菜。顺便打了份玉米排骨汤,一路送去郭莹养伤的出租房里。郭莹有自己的情报渠道,据说界碑在今天上午就已经开始了行动,在江海的某处有着一个秘密实验室,并且界碑准备对这实验室动手的消息就已经被放了出来。

    如此一来,最后的一点担心也放下来了。蓝挥心下大定,这件事情到这里,接下来就是界碑这样的大组织对某个小组织的打击过程了,再加上一群进化者的同仇敌忾,自己要操心的事情大概也就到此为止。

    不过,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某些小小的变数,也正在渐渐的生成着。一点半,就在他离开这栋小楼的时候,某个身在远处的监视者正在打着电话,而在城市的另一侧。正在接听电话的,赫然便是坐在一家餐厅外用餐完毕正在享受明媚阳光的贺行彬。

    不通过霍启南的系统,他在江海能够动用的力量极其有限,不过,即便依靠不怎么庞大的情报系统,也能做到一些简单的事情。目前他所盯上的目标,那个叫做谢宝树的少年不是进化者,问题不大。名叫郭莹的少女倒是身手不俗,人也漂亮,正对他的胃口,他让人跟踪在外打工的谢宝树,随后便跟踪他找到了那名少女可能的藏身地点,真是太简单了。接到这个电话之后,他坐在那儿开心地笑了出来,能够虐杀这样的女战士,是最能令他愉悦的人生乐趣了。

    想起在“世界的侧面。见过的一次,他轻轻地吹了声口哨,来到江海太久了,始终藏在这张安安分分的面具下,他觉得自己都快要生诱了。今天果然是美好的一天。

    于是他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朝道路一侧走过去。当然,先要做的。是摆脱掉一些不必要的尾巴”,

    如今,这条不必要的尾巴就坐在道路边的一辆车里,虽然事情主要是由陈亚迪负责,但他亲自过来跟踪的时间并不多,今天正好是这样的时候,他望着那看来颇为潇洒的身影,摇了摇头,喃喃说道:“笑得这么**。破坏城市形象,这是严重的违法犯罪啊,好吧,试试你。”他说着。动汽车,缓缓跟了上去。

    转入相对偏僻的街道时,贺行彬多少觉得有些奇怪,后方那辆车已经越来越近了,跟踪跟得这么嚣张,他想要干嘛!一点都不专业!对于界碑的监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但自己又没干嘛,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也是大家的默契,难道他想要先找事?

    这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他在心中冷笑着,片刻,小车开到他身边,车内的年轻人摇下了窗户。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嗨,贺行彬,下午好啊。”

    贺行彬笑了起来:“抱歉,你是谁?我想我不认识你。”

    “不可能的那年轻人从车上下来。用力摇着手。一脸的不相信。俨然在说“你肯定骗我的”。

    “整个东南亚都知道我短笛哥啦,你是马来西亚人对不对?除非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