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事情交给你办,是因为我信任你有众个能力,为料以有早一步把事情通知我!”

    手卓落在办公桌上,质问的怒吼声回荡在房间里,霍启南的脸色铁青。而站在前方的那人则是一脸的苍白。他名叫张世成,这些年来在在江海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然而此刻在霍启南的面前,仍旧免不了微微颤抖,因为他明白,这次的事情,真的是严重了。

    “对不起,南哥,这件事”我们已经是用最重视的态度来对待了。只是没想到,那个女人会那么强,”连阿云他们三个人一起都,”

    “没想到她会那么强!”霍启南重复了一遍,“所以这就是你所谓的最重视的态度了!?”

    “因为,,之前也有类似的事情,都这样解决了,,对不起,南哥”但是实验室我们已经及时转移了,相氟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没有这个机会了!南哥?能解决事情我叫你成哥!”霍启南挥着手,“我以前就说过这些事情很严重很严重,一旦有事情一定要及时通知我,我不想冒风险。你这几年被人成哥成哥的叫昏头啦!实验室转移了应该没事,你以为那边一动手你就真能转移得了?国安二十一局不是吃素的!这种事情一旦牵连起来你要把大家全都害死!”

    那张世成低着头,咬了咬牙:“如果真的被查出来,,我不会连累你的,南哥,,只是小敏她,希望南哥你

    “我去你妈的!”霍启南抓起桌子上的茶杯就扔了出去,砰的一声在后方的墙壁上砸得粉碎,“我有说过要拿你顶罪还是什么的?你脑子秀逗了?我告诉你,一个实验室不是重点,就算真的被掀了也就被掀了。但问题是这件事生在现在这个时候!已经跟那边做了生意,现在人家人都来了,在这里等着了,成果拿不出来!之前说还要一两个星期。现在呢!出了这种事情还要多久?就算我可以把国安二十一局那边的人拖一下,又要多久才能弄好。我们怎么跟人交代!”

    他话才说完,站在后方的一个中年男人陡然间前进了一步,挡在了他的身边,与此同时,门外似乎传来小小的骚乱,有人砰的推开了门。酒吧里嘈杂的音乐声徒然扑了进来,穿着西装的男子正在往里走,被门口的两个人挡住,但那人要进来的意图很坚决,门口的两人似乎也不敢做出太过激烈的阻拦动作。霍启南在房间里挥了挥手,两名看门的打手就连忙闪开了。

    “贺先生。”

    从门口进来的被霍启南称为贺先生的年轻人,正是那天在“世界的侧面”导蓝粹打过招呼的男子。此时他笑着关上了门,径直走了过来。看了看站在房间中央的张世成,随后才望定了霍启南。

    “霍先生你好,不,南叔我大哥说应该叫你一声南叔。”

    他走过张世成的身边,在办公桌前与霍启南握了握手;“久仰了,南叔,本来为了避免麻烦,我这次在江海并不打算跟您见面。但是我也听说,事情似乎变得有些失控,虽然之前成哥是负责人,这次交易归根结底还是贺家跟南叔你的交易,所以我想向南叔你亲自确认一下,事情到底还有没有转机,我可以理解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那么我到底是再等一两个月就会有结果呢,还是说我这次过来江海旅游就是为了最终看着大家一起出糗。老实说,我身份低微,回去最多被几个兄弟姐妹笑笑,都是家里人的事情,可南叔你的面子挂不住啊。

    他称呼霍启南为南叔,言语间似乎也摆出了尊敬的态度,但语破快。语气之中,还是带了几分倨傲与嘲笑的感觉。霍启南微微皱了皱眉。随后还是笑起来:“放心,只是一点小意外。”

    “喔,只是小意外,当然是小意外,,几只小蚂蚁啃掉了一条防洪堤。真是让人遗憾。老实说我在之前就有建议过要把那些小蚂蚁抚杀在襁褓里。成哥,我有跟你建议过的,”他摊了摊手。扭过头去望望张世成,笑容有些轻佻,“我有跟你说过的,对不对?”话说到这里,就明显有些不给人面子了,霍启南皱眉更甚,他身后的几名手下也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这贺姓男子仿佛毫未察觉,皱了眉惋惜地摇着头,随后再抬头望向霍启南,目光已经变得认真了。

    “南叔,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这次过来,也不是为了游让玩水的。老实说你们研究的这种增幅药剂的确不错,但并不代表我们贺家缺了它就不行,我也说了,我可以理解计划赶不上变化的那种痛苦一虽然这本来不应该是我来承担的东西,但谁叫我尊敬你呢南叔。你说了事情可以解决,那我就相信你,接下来,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共同努力。把事情解决,只有解决事情才是最重要的,那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

    “要妾长时间,我可以帮到什么,不用客气,成哥,不用见外,随便吩咐就行。”他望了望张世成,“我可以干什么?跟界碑的人开战?引开他们的视线?哦对了,也许我们可以先去干掉那几只小小蚂蚁”还是说你们需要实验体?几级的进化者?我知道你们一定需要的对不对?你说呢?南叔你认为呢?”

    张世成皱着眉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之前都是他与这姓贺的年轻人联系,对方脾气也好,前些天他过来说有人暗中调查的事情,还主动提出了可以帮忙将对方干掉,只是被自己婉拒了。此时事态急转直下。他过来飙,自己这边也就失去了立场。霍启南微笑地望着他好

    阵。

    “知道了,行彬你能这样想,真是非常感谢。这次事情的问题不大。一个月的时间,一定给你一个交代。你远来是客,一直没有好好招待过你已经是我这个做叔叔的不对了,不应该再让你为这件事操”

    贺行彬听他说完,笑了笑:“我没有关系的,大哥从小就跟我们说。重要的是解决事情,南叔,你确定不用我的帮忙?”

    “有这份心就行了。主要是国内的形势跟国外很多地方都不一样,这次的事情,不是要豁出去跟谁火拼,要解决事情,有些事情不在乎是几级的进化者,这一点行彬你应该也明白。”

    “呵,那我知道了,有南叔你这句话就行。”

    双方一阵碰撞,贺行彬飙,但作为大佬的霍启南也没有就此退后。事情是自己这边做错了,但面子还是要的。

    片刻之后,贺行彬终于礼貌地笑着离开,霍启南送他出门,再进来时,眉头拧成了一团。显然已经怒火冲天,始终在压抑着,沉声道:“你们怎么看?”

    房间里作为老大的看起来就只是霍启南跟张世成,其余的几人看来都是霍启南的保镖。但实际上这些人不光是霍启南手下进化者中的精锐,也足以称得上是他的左膀右臂,许多事情都有参与,与张世成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先前在贺行彬进来时下意识地挡在霍启南身侧的中年男子开了口:“先还是要解决问题,总之如果有成果交给贺家,其余的一切好说。”

    旁边一个人冷冷道:“这个贺行彬不给面子

    “他当然不给面子!”霍启南在桌子上拍了一下,片刻之后,压抑了怒气,“大家出来混的,做错了就要认,挨打了要立正!这事情说白了还是我们这边的错。不过,,呵。贺行彬,,他们贺家哪一个不是唯恐天下不乱,贺尊奇死在方少白手上的这笔账,贺家人谁不想拿回来。他怎么想的?药剂和交易都是小事。我们真的跟国安局硬碰,他才喜欢呢。”

    旁边的中年人想了想:“贺家人跟界碑仇怨太深,我倒担心他不知道天高地厚,利用这次的风波搞事,把事情闹大。我们或许牵扯不进去。但他是贺东临的弟弟,在贺家人那边,他是过来跟我们谈生意的,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事情,我倒是担心不好跟贺家交待。”“他没这么傻,就算是煽风点火。也不至于会让自己真的跟界碑扛上。”霍启南想了想,“而且贺家的批人,教育孩子都是扔到南亚或者欧州的战场上去的,贺东临也好、贺行彬也罢,都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你平时看着他也许有文质彬彬的一面,实际上就是一条饿狼。贺家的这一代,光芒都罩在贺东临身上,但实际上他们几个兄弟都不差。界碑在江海就这么几个人,姓钟的跟姓楼的还不至于能干掉他,那个作为主事人的小姑娘没怎么出过手。但估计再强也有限,倒是那个新来的叫做陈亚迫的,估计跟贺行彬能够势均力敌。不过就算双方有仇怨,界碑也不可能真的跟贺家开战。面子还是会给的,至于其他人,,老秦、阿虎,你们如果对上贺行彬。有没有把握把抓住他?”

    被称为老秦的便是那中年人。至于阿虎,则是靠在后方墙边的一名年轻男子。那老秦笑了笑:“没有动过手,这事情很难说,不过如果真想抓住他,这是我们的主场,可以用的办法有很多,应该不成问题。”

    “那就是了。不过现在的重点不在贺行彬,一个月内,动用所有的关系和能量拖住界碑的调查,尽量让实验室把成果赶出来。老秦,这件事情你配合阿成。”他望了望张世成,“阿成,十几年的交情,我还是信你。这件事情别给我再搞砸了。”

    张世成在对面连忙表态。霍启南坐在那儿抽出几份资料来看了看,看到一张照片时,又是愤然地将照片扔在了一边,那正是郭莹与蓝樟的照前实验室的事情全由张世成负责,这几年来他都是以自己的力量暗地里运作实验室,包括让一些活的进化者消失,或者取得一些死去的进化者的身体器官,并且凹曰甩姗旬书晒)小说齐伞击调杳者或知情人户类前郭莹与婷樟开始调杳4联办到事情之后,他没有经过霍启南的系统,而是稍稍调查,得到郭莹是进化者。蓝粹是普通人的结果之后便安排好了对郭莹的动手计划。一个时前霍启南知道出事,将这份资料拿来看时现蓝棹的照片在上面,一时间几乎怒不可抑,到现在再看,心丰的怒火还是没有平息。

    之前与蓝樟就有了几次的交集,彼此的印象不算好,特别是过年的那次,因为张语默的事情,后来在张语默的家里自己的一个手下被他捏的手几乎废掉,那根本就是完全不给他面子。若是旁人,恐怕早就死在哪个巷子里或者被抓起来沉江了。只是方明谦对这家伙的态度不太一样。之后也跟他说了,这毕竟是张语默的救命恩人,而且是方小雨的同学,不要为那事情为难他,他才忍住了下手的冲动。

    那次蓝樟带着张语默消失,自己这边的情报力量居然找不到他们,也在方明谦的面前出了糗。后来一番深入调查,才现这个名叫谢宝树的家伙居然跟界碑有关系,大概是跟那个叫做明素心的江海负责人关系不错,再深入调查,现明素心倒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明素心跟名叫谆羽然的界碑成员关系好,这个谆羽然就是真正的权二代了。

    他的爷爷谭书平中将是国安二十一局的元老,虽然外界很少人知道,但如今在中央以及军队之中仍旧有着极大的影响力,而最重要的是,这个名叫谆书平的老人几乎是从抗日战争一路过来,如今八十多岁的快九十岁的年纪,被异能界认为是最难缠的六级进化者之一。谭羽然的父亲如今也是少将军衔,这一家人。就算方家也不敢轻易去惹。

    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他才大概明白了那小子会这么嚣张的理由,心中却也不由得好笑,妈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这算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裙带关系:谆书平的孙子的朋友的朋友。这种关系,再加上有一点点的异能,就以为自己能上天了么。

    霍启南在江海势力庞大,真耍起火来,就算是贺行彬这种等级的进化者也南本扛不住,那次被挑衅,方明谦说了话那也就算了,想不到这次又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哪里还按捺得下火气。身边那老秦拿起照片看了看:“呵,又是这小子,阿成。你的调查也太不靠谱了。”

    那张世成看了一眼,之前将资料交过去的时候他就注意到霍启南的脸色有张不对劲了。这时候问道:“你们,以前跟他打过交道?”

    “他也有异能的,上次军子想跟他比手劲,结果被当着南哥的面废掉了一只手”他跟界碑有点关系跟本身的力量也是不错,大概是因为这样总是想当英雄吧。”

    “那

    “看南哥的意思了。”

    几个人望着霍启南,霍启南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着,片刻之后,冷冷笑了笑,做了决南:“杀了他的话。跟方明谦那边不好交代,至于界碑的关系”哼,真要撕破脸,就算是那个房东小妞我也不是不能动”该给他一点警告了,要不然以后他还真当自己可以在江海横着走。过几天,实验室那边的风头一送,阿虎,回去安排一下,就算他的力量是五级进化者,我也要废他一只手。”“知道了。

    那名叫阿虎的年轻人冷冷点头。房间里稍稍安静了片刻,霍启南从椅子上站起来,准轻朝门外走去,随即又像是记起了什么,微微偏了偏头:“多打断一条腿也没关系。”

    同一时刻,距离霍启南的地盘已然很远的一条街道上,贺行彬正在打着一个国际长途电话。

    ,,老大,看起来这个霍启南不是很给力啊,“我的感觉不是很好。恐怕这次过来竹篮打水一场空。老实说我有点省不住手了”我知道”我不会乱惹界碑的,又不是想死”嗯,霍启南很要面子,说不用我帮忙”当然”江海是个好地方,这次的生意如果顺利,你是不是什么时候过来看看”呵呵。替我向爷爷、还有文尧他们问好”

    只,,嗯,我当然会帮帮他们的,谁让我尊敬他呢,,哈哈,拜”

    电话粥贷完,他将手机放进衣兜里。站在那车来车往的道路边男子从怀里掏出了几分资料,与方才霍启南看的资料类似,其中一份,正是关于郭莹、蓝摔这两人的。

    他就这样看了很久,手指在照片上“啪”的弹了一下。

    “伙,就从你们开始吧,”

    随后,男子收起资料,再度举步朝前方走去。街市之上霓虹辉映闪烁,不一会儿,他便溶入这片城市街头的熙攘人流当中,消失不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