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犹如废墟般的小工厂,火拼后的残景。鲜血。人的刁懵。断肢。偶尔仍然出声响的扭曲车体。哗哗哗、滋滋滋,,

    “当心爆炸啊。”

    装出头晕脑胀的样子在路边的石头上坐下,他看着小小车边正在将两个彪形大汉的双手绑在破烂车门上的少女,她如今半身都被鲜血染红了。然而一举一动间,却是充满了活力与从容的感觉,马尾辫的丝在黄昏的风中微微扬起来。

    “应该不会。”

    扭曲的车体内鲜血四溅,一个人的脑袋被枪打爆了,另一个人被砍掉了手,看来也可能活不下来,其余两名大汉在方才的撞击与随之而来的一番殴打中晕了过去,此时便被少女拖了出来,将双手绑在已经没有了玻璃的小车门框上,其中一个呻吟几下,悠悠转醒,少女一记膝撞,炮弹般的轰在他的面门上,顿时砰的一下,这人后脑勺狠狠地撞上后方已经扭曲的车门,再度砸出一个小坑,面部鲜血肆流,昏死过去。

    “搞定了。”

    少女拍拍手掌,微带满足地轻声重复,随后转身朝蓝樟这边走过来。天气已经热了起来,她今天只穿着一件黑色单衣,黑色的女式牛仔裤。夕阳之下每一处看来纤细的肢体都充满了活力。纵然整个装扮之前是清爽的黑色,然而此时已经破了好些地方,她此时牛身都被鲜血染红。有的是别人的。有的是她自己的。看起来她的身上也有好些伤口。从破口露出的肌肤都已经变成血红,微微露出内衣的带子也已经成了红色。

    “你没事吧?”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随后又都微微笑起来,蓝樟多少是无奈的苦笑。郭莹的笑容却很是温暖,没有了之前常有的出色和尖锐,倒有些像是芥末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她所露出的那种“真拿你没办法”的笑容,她用染血较少的左手手指拨了拨蓝粹的后脑,随即前后看了看他的身上,除了因为之前的撞击以及被她从车里揪出来的时候导致的些许凌乱,他并没有受伤,,当然不会受伤。

    “没事,这就好了,,我以为你多少都会受点伤的。”

    “呃,,你知道我在车里?”“他们设下陷阱,以为我自投罗网,然后让盯着你的人绑架你,想让我直接投降”然后他把话说完。我就动手了”郭莹笑着回过头去往往那一片狼藉的现场,“呐。”

    “你,,一个人做的

    “嗯,危险是有,但总是可以解决的。他们有三个进化者,好在到最后还是摆平了,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侥幸,不过接下来就只是等着你们过来了

    以往蓝樟几次出手救下郭莹。感觉上,也总是将郭莹当成了看似坚强实则需要保护的女孩子,总是觉的。一旦坏人要真正对她动手的时候。她多半都会有危险,于是担心不已?实际上倒是没有考虑过她在几年以前就是经过了大量实战,是能够穿梭于枪林弹雨间的女战士了

    无论如何,作为女学生的她即便平时再出色,恐怕也很难让人将学生与战士这两个身份联系起来。

    几年前郭莹等人在菠江的那些行动,或许在蓝樟意识中是印象深刻的几次都是失败的,也令得蓝樟觉的那些事情近乎闹剧,并没有真正去了解过她们在那几年也实实在在地解决过许多的问题。这两年以来他只是负责将珊瑚给的那些材料做一下转交,郭莹的不断锻炼,不断努力到底有提高多少,他仍旧没有实际的概念,只是在去年的那次战斗中,感觉他在之前几乎一个照面就可以轻松压下的狼人郭莹居然没法打败,便又下意识地将对郭莹的力量判断压在了一个极低的位置上。

    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压下狼人的力量近乎比,那狼人在督通的进化者中虽然看来只是野蛮的**能力,然而实际上,它无论破坏力、生命力、敏捷度都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不光是郭莹,即便是在界碑中被判定成四级,如果到了外界很可能被认为是五级进化者的陈亚迫要真正打倒它或许都得费上一番功夫。

    于是到得此时,他才赫然现,当面对着这些没有真正的高端进化者压阵的势力时,眼前仁直被他下意识地轻视的少女,竟然已经有了这样压倒性的实力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珊瑚的那些资料真有建设性。还是因为她也的确付出了远常人的努力,又或者在这之前,自己就是真正的小看了她。

    “呐,或许我已经很厉害了呢,”

    好似呢喃的语气,轻柔中,似乎有几分感慨,有几分释然,或许在这之前,连她自己都没想过真正能办小到的,然而的确是办到了。

    他坐在那石头上,仰望着在他身边站得笔直的少女的侧脸。她伸手抚了抚额头,望着那片厂房的方向,灿烂的夕阳洒在她的脸上,仿佛给她浇下了一圈迷人的光晕,话语说到最后,或许并不是在向她身边的人说了,她更像是看着远处夕阳落下、天云相接的那一线,又或是藏在心中的某处,弯弯的笑从一上洒脱,有此怅然。或许坏蕴藏了某此更加复杂的感情逃愕计觉得心中的某处被触动了,像是被那美好的笑容刺了一下。

    于是他下意识的扭过了头。

    是啊,真的很厉害了呢,,

    地处偏僻的城郊,从山里走出来打不到车,两人在道路边走着。郭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身体的伤势也有了简单的处理和包扎,似乎是因为过来的时候就准备好了这些东西,在山间的小树林里稍稍处理一番。她如今看来已经与普通人无异,也洗了脸,连头都有重新绑过。

    尽管外表上已经看不出来不妥。但衣服下的伤势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蓝粹并不清楚那到底有多严重,如果有可能,他甚至想要扶着她走。此时尽管没有这样做,他还是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但郭莹的步伐却有些快,大概是因为考虑到警察将要赶到这边来的缘故。

    “真的没事吧,”

    “放心吧。”对于蓝梯的关心,郭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耐烦,只是笑得轻松,随后望了望他,“老实说。你比我想象中表现得要好得多,一般人如果看见才才的那种场面,,呵,”

    蓝粹闭上嘴,随后指了指嘴唇,做出一个心有余悸的表情,片复后方才说道:“那几年一个人在外面。类似的也看见过,不过,,不

    “至少都是重伤。十多个人肯定是有的,我只有一个人,根本没办法留手。”郭莹眼中的怅然一闪而过,早几年她就知道用枪,手上便已经有了人命的了,这种认真与眼前的少女结合起来委实有些玄幻,但的确是事实,“都不是什么好人,真落到他们手上,恐怕想死都难,他们甚至会拿活的进化者来做实验的。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她的语气原本变得有些急促,随后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有些认真地望定了蓝樟:“因为”因为你说过你想要接触这些,所以才让你看到的,这种事情,”根本不正常。普通人就不应该涉及进来,跟电视上小说上都不一样,真冲突起来,耍么就是你死我活,没什么缓冲区。你知道”如果”如果让芥末知道这种事,她肯定受不了的,你

    蓝樟尽量陈恳地微笑,点了点头:“我明白的

    “呃,哦郭莹这才放松下来。

    虽然之前表情认真,口中说着是蓝樟要接触她才会让蓝樟接触,但实际上她在之前肯定也没想过让蓝樟看见如此血腥的现场。先前让蓝樟参加,老实说,她未必没有掉以轻心的想法,甚至在之前都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并且被蓝樟亲眼看见。她心有余悸的同时。想着居然真的把妹妹的男朋友,多少也算是自己的朋友的人牵扯进了这种事情里来,一时间也是有些慌乱的,强撑着说“这是你要参与我才让你看到的。”待感到并没有让蓝樟留下太大的心理阴影,她才微微有些放心。

    “不过,有关你说的人体试验的事情,”

    沉默着走了一段路,蓝樟再提起这事,郭莹笑了笑。

    “这里不是实验室,不过可以交给界碑的证据已经够了,接下来就不是我们的事了,要说有危险,事情公开了,也就已经过去了。这下子你可以不再像我妹妹一样整天唠唠叨叨了吧。”

    最后一句她说得俏皮,蓝樟也笑起来:“这么说起来,没事

    “嗯郭莹点点头,“没事了。告一段落。”

    “啊,这就放心了,,小

    蓝樟舒了一口气,心情舒畅。

    有关地下人体试验的问题,一旦被界碑知道,接下来就要面临界碑的大力度打击,就算要对郭莹动手也已经没有了意义,这便是游戏规则。也是郭莹有这种自信的理由。蓝樟的神经因此得以放松。这个黄昏过去,随即而来的便是得到了信息的界碑力量狂风暴雨般的行动。虽然说起来常驻江海的界碑人员只有四个,然而一旦动起来的时候,通过政府通过警方动的行动就不是江海的任何组织可以抗衡的,也没有人真正敢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政府抗衡。

    接下来的这些行动,已经不再需要郭莹的参与,也不用蓝樟再做多的操心一看起来是这样。只是在当时谁也没有意识到。郭莹一个多月的行动,浑身浴血的这个小小战果。都只是接下来一系列事情的开端。无论对于界碑来说,还是对于郭莹个人,都只是将之卷入其中的小小小开端。

    就在郭莹与蓝摔离开那片城郊,城市入夜的半个小时之后,位于城市中一个属于南虎集团的酒吧办公室里,霍启南看着站在前弃向他交代事情的手下,砰的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

    “我把事情交给你办,是因为我信任你有这个能力,为什么没有早一步把事情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