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摒五的下午,常常是大家碰头准备聚餐的时鳃,秒…“大家”这个称呼其实也有点小问题,真要说这个词涵盖的固定组合,也就是蓝樟、芥末、郭莹三个人而已,蓝樟跟芥末如今同居,芥末便时常叫上姐姐过来吃饭或者一块出去玩。周五的下午三人都没什么要上的课,若是周六周日。蓝樟要去上班,芥末跟郭莹则往往约了出去逛街。偶尔也会去帮忙传单赚点外快什么的。

    住在宿舍里,平日关系比较亲近的素心姐与短笛哥也常常会被归入这“大家”的概念里。不过这两人也常有自己的事情,并不固定。相对来说素心姐比较宅一点,短笛哥则常常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或者常常因为一个电话便匆忙出门,有时候要过好几天才回来,穿一身休闲服跟人打招呼俨如度假归来,由于他本人比较讳莫如深,蓝挥与芥末也就不曾细问,至今不明白他到底是干嘛的。之所以幕常叫上郭莹,一来姐妹俩感情的确很好,二来也是考虑到姐姐目前还没有男朋友,在江海这一片,算得上自己人的,也就是这里的妹妹跟妹夫了。

    郭莹在社交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她本身的出色就足以吸引身边绝大部分人的注意,若她有心,怕是每天的邀约都不会有间断的时候。问题在于她似乎并不打算将空闲的时候花在这样的社交里,若没有妹妹的邀约,她的大部分时间,恐怕都会窝在别人接触不到的角落里研究跟异能有关的东西。

    这或许就是因为本身太过出色而导致的孤僻,当然,绝大部分与她接触的人是感受不到这样的事情的,她出色、开朗,与每个认识的人都能自然地微笑,打招呼,很少有被人察觉的落寞或是迷惘的时候,你会觉得她像是电视或者里那种学生会长的感觉,她也会出现在一些聚会上。多数的时候她的妹妹也会在,她有一个妹妹,然后她妹妹有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男朋友”大多数人对她的了解,或许也就到这里了,并不会感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据说从小就是这样,因为太过出色,也因为有许多自己的事情要做,她的那种孤僻并不容易被察觉,家里人倒是大概了解一点点,后来大伯家收养与她年纪相仿的芥末,一部分原因也是希望能为她找到一咋。合适的玩伴。这些年来,一网一柔的姐妹俩也算是互相照顾。也因此。即便交上了男朋友甚至展到同居的地步,大部分的时候,芥末还是习惯性的跟姐姐腻在一起,而只要有空,郭莹也总会因为妹妹的电话跑过来,聊天购物看电视聚餐什么的。

    “所以”这个汤是不是太补了”

    看着瓦罐里熬着的鸡汤,蓝挥皱了皱眉小年轻人都对这种坐月子喝的补品过敏。

    “就是要补一点啊,而且我会把油流出来,应该不会很腻人才对

    “啧啧,感觉还是很恐怖”,你姐姐的手怎么受伤的啊,

    “她说是因为体育课不小心摔了一跤,手碰在石头上,应该没什么啦。”贷汤借的是素心姐这边的厨房,芥末一边看食谱,一边笑道,“阿樟哥哥你帮我去看看姐姐在干嘛,免得她偷跑掉,鸡汤她得喝完才行。”

    “她应该在跟短笛哥打游戏”

    走出房间,穿过走廊,短笛哥的房间里,噼噼啪啪的键盘敲击声响得像是暴风骤雨一般,两台手提电脑连成一个小小的局域网,马尾辫的少女与穿着休闲服的年轻人各自低头操作,运指如飞,气氛紧张。看看电脑屏幕上,倒纯粹是一个比试字类游戏而已,只是加入了对抗的模式,打字度越快,越正确的,便会送越多的士兵去侵略对方的城堡,如今看来。战局已然呈现一面倒的形式。

    梳着马尾辫的少女一脸从容小气定神闲,双手手指的度快得惊人。看她右手之上甚至还裹着绷带。从手腕裹上手掌,白哲的手指倒是露了出来,看起来像是戴了一只白色露手指的纱布手套。明显受了伤的情况却完全没有影响她的挥。如今她的士兵已经将对方的城堡侵吞蚕食到了最后的阶段。短笛哥的度也不算慢,可无论如何也挽不回兵败如山倒的战局了。

    “咔”的一下,胜负已定。少女的手指停止了下来,微笑着抬起了头,短笛哥张着嘴愣了半晌,从手袋里掏出一张五十面额的人民币拍在桌子上:“找钱!”随后望望走进来的蓝樟:“这太没道理了对不对?”

    “怀”蓝樟眨着眼睛。

    郭莹从口袋里拿出红色的钱包,一边翻找零钱一边摇头:“啧啧啧无敌最寂寞了。天才总是不用讲道理的,跟庸人很难解释咖”

    “肯定是假的,你的手根本没有受伤对不对,打开看看打开看看

    “好不容易缠好的。”郭莹往后一让,炫耀般的展示着她受伤的右手,“很漂亮吧,宝树你说呢”看着我干嘛,不服气过来单桃”

    她挑衅地指了指手提电脑,蓝粹苦笑:“你手不痛啊?”虽然短笛哥说那手伤可能是假的,但蓝樟却明白郭莹不会拿这样的玩笑在芥末面前开。

    肯定是受了伤,特别是前几天才说了那进化者实验的事情,今天就受伤,尽管她说是体育课不小心摔跤导致手撞上了石头,可这也太没说服力了。只是短笛哥在,他也不好说得太多。稍晚一点找了个单独碰面的机会,方才询问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昨天下午。几个人想要警告我,被埋伏了有点擦伤而已,问题不大。他们那边既然动手了,反而可以顺藤摸过去,我已经有头绪了,大概这几天就会有结果。”

    马尾辫的少女晃了晃右手,只是冷静的分析和说话,蓝樟反倒是

    “危险当然有,不过那边也算不上多厉害,应该不会太困难,只要收集到足够的信息,我就会交给界碑处理。放心。”

    她笑了笑,右在旁边的墙壁上,砰的一声,那墙壁簌簌往下掉石灰粉,似乎也证明了她目前的状况的确良好。

    不过,尽管郭莹本人信心满满,但回忆到去年的那场战斗,连那只狼人都打不过的她就实在很难给蓝樟足够的信心,于是当天晚上他便打了个电话给方清逸,询问了一下有关进化者人体实验的严重性,那边考虑一下。方才给出答案。

    “如果是有关斟匕者的人体实验”涉及的关系网,绝不会简单,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一句,这种事情,非常严重”

    “啊?”

    “有关于进化者的实验,各个国家都有在做,如果有必要用到人体,我要说那帮科学家都是人道主义者,那也是假话。不过对于这方面的东西,一般来说,还是比较温和的,但如果是非官方的组织做这样的事情,面临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能够进行下去,就证明它背后的靠山能量极强。如果你询问这个的理由是因为你们的调查涉及到了人体实验上,我只能说,你们要小心了”

    在电话里,方清逸做出了这样严重的警告,不过片刻之后,那边隐约有人说了些话,方清逸笑了笑,放缓了语气:“呵,虽然背后的那股力量一般人肯定惹不起,不过只是郭莹这样的调查的话,也不用太担心了。这毕竟是国内,那边不敢做得太过分。而且郭莹她可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女孩子。以她的能力,如果对方鲁莽动手,反而是对方吃瘪也说不定”

    “当然,就我个人来说,虽然对这样的行为比较佩服,但她毕竟是个年轻的女孩子,目前就涉及到这些危险的事情里来,老实说我还是觉得太难为她了。目前你们调查到这一步,如果能说服她不要再随便深入,将事情交给界碑,恐怕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你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不过…呵呵,经验之谈,我认为说服她的可能性倒是不大,暗中保护她恐怕是你唯一的选择,毕竟啊,世界上有两种事情总是让人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女人执迷不悟,男人死性不改,如果需要更多的帮助,我想我可以”

    方清逸提了几个意见,但蓝棹没钱,这些请别人帮忙的意见恐怕都没什么实行的可能,接下来真要形影不离地保护她好像也没什么可能。扬汤止沸不现实。自己唯一能做的,或许就只有釜底抽薪一途,想办法弄清楚郭莹调查的真正对象,然后自己再暗中行动,把一切有牵连的家伙直接扫光。

    接下来的两天是周末。要去新星工作室打工。这样一来,倒也是为行动提供了方便。郭莹的跟踪或监视行动通常是在夜晚,她既然说了大概这些天就有结果,显然是已经找出了正主,自己也不用客气了。

    央求张阿姨帮忙撒个加班的小谎,晚上跟踪郭莹,只要确定了她的目标,不用多想,等到郭莹离开。直接把这帮家伙砸个稀巴烂,逼供一下然后把跟进化者实验有关的网络全都揪出来,要闹就闹大一点,这样一来即使不能将对方连根拔起。至少也可以让他们转移了盯在郭莹身上的目光,同时界碑也会行动起来小水一浑,郭莹顶多生生气,至少没危险。

    他这种对郭莹的实力毫无信心的想法如果让郭莹本人知道,指不定会被气成什么样子。这毕竟也难怪,蓝樟懵懵懂懂接触到的层次跟郭莹本就不一样,他连自己的实力都没有个准确的心理衡量,更何况是别人的。只不过,虽然心中做好了这样的打算。只是第二天下午生的事情,就向他清清楚楚地证明了,他的确是小看郭莹的能力了。

    星期六傍晚下班的路上,蓝锋被人绑架了,考虑到要找出幕后的老大,整个过程蓝樟都相当配合。于是他被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挟持在车的后座,抵达目的地时,看到的却是小车内的五个人都有些目瞪口呆的情景。那是一家位于城郊的偏僻小厂小车转过道路抵达厂门口时,所见到的却是这家小厂已经被破坏掉了大半的情景,几间平房里燃起了熊熊大火,厂区外简陋的花圃中,厂区内的小广场上,只是目前能看见的,就有十几人倒在了地上,有的还能动,不能动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呻吟与呼救声隐约传来,鲜血流满。捅黄的夕阳下,俨然是黑帮火拼之后还来不及收拾的惨烈场景。

    有人做了他原本打算做的工作,蓝锋一时间还在愣小车的司机则是在片兹的失神后果断停车。准备倒车离开,然而也已经晚了。随着涡轮旋转的巨大噪音,一辆大卡车从道路的一侧高驶来,转眼间拉近了距离。那卡车车头上似乎也经过了激烈的战斗。挡风玻璃已经没有了,蓝樟在小车里低头朝那边望过去,惊鸿一瞥间,只能隐约看见驾驶座上那一抹有些鲜红的身影小马尾飘扬。

    随后,卡车与小车接触。

    车头变形了,冲击的波纹从小车车头蔓延过整个车身,惯性的作用令得所有人都同时向前倾小车四面的玻璃在刹那间碎成漫天的金色粉末,晶莹透亮。

    真漂亮……

    时间对于新陈代谢加快的他来说已经减慢了好几倍,坐在经受冲击并不算最严重的后排,左右又有着两个肉垫。他坐在那儿看着周围的这一切,不无佩服地想着。

    真漂亮,她搞定了”

    下一刻,扭曲的车身轰然撞在了旁边的山体上。,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忙。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