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下来的半个多月时间。郭莹按照她的想法追寻着恤类…随院、器官移植之类的资料线索,蓝樟帮忙把过两次风,都算不上什么大场面。郭莹进去一家医院以及一个小区住户家偷东西,蓝粹在外面看着,然后就一直无惊无险地等到她出来,事情就算完结。

    两人一块行动的仅仅是这区区两次,但在私下里郭莹单独进行的行动就几乎每两天就有一次,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蓝樟如今是有家的人了,跟芥末同居每天都在一起,要说有多少私人的时间自然不可能,而且蓝粹跟郭莹也是不同的学校,课程与休息的时间错开。虽说大学里课程宽松,但蓝粹对学习也很重视,不可能老是旷课,好在这次的连续行动一直以来看着都很顺利,蓝樟也就相对放心。

    郭莹是个严肃的人,既然已经说定了让蓝粹做后援,她每次的行动,便都会给蓝樟来一条短信,譬如几点钟到哪里,如果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后没有新的短信过来就怎么办,如果确定了危险,蓝樟也可以去联系方清逸或者是那位界碑的钟警官。她那边做事异常认真、有条理,蓝粹自然也不会多唠叨。

    以往就知道郭莹这人各方面都相当出色,从受她影响的芥末身上就能清楚看出来,这些天下来,蓝樟才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这些事。不仅仅是什么舞蹈、手工之类的兴趣项目,她的身手敏捷,对电脑、机械、伪装、密码、锁具之类的特工课程显然也下过大的功夫。事实上从当初在蒲江的时候就该明白了,只是那时仅仅看见她行动的结果。并没有太多的意识到,这时候看她入侵好几个医院的电脑系统,偷偷潜入档案库,或是跟踪某些黑社会,从对方家里偷出资料来,蓝樟就真是为之惊叹不已。她所调查的事情涉及几个大的医院,乃至于江海市内外的好些黑帮,或是与之有牵涉的散碎人群,时间进入六月,天气渐渐的热起来,她通过各种跟踪、监视、偷窃等途径已经获取了大量的资料,但似乎还是没有触及她想要调查的核心。事实上她所追查的真正核心蓝粹也不太明白到底是什么,只是在偶尔问她的时候,现她其实还蛮苦恼的。

    “哪里可能这么简单,现在收集的这些,只是一些最好收集的档案而已。通过分析了解有什么东西对不上,出了什么错,涉及什么人,然后抓住这里再查下去,接着就困难了“人家警察盯犯罪分子,一介。小组盯一年都未必真的有线索,我不是警察不用找确实证据,可真要在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把事情一节节的查到底,也真是蛮难的”

    “可到底具体是在查什么帆…”

    “我也不清楚,”有些器官的流向吧,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人体器官的捐献、移植都是相当大的事情,某个器官捐献出来,最终移植到谁的身上,大大小小的医院都会有严格记录,绝不含糊。而在黑市之中,也会有器官贩卖的事情,许多虽然医院没有记录,但经手的一些“专业人士”那边,也会有记录存在。按照蓝樟最终的理解,郭莹就是在搜集整个江海范围内有关这些事情的记录,在哪个医院,谁经手,最终如何如何了,一环扣一环的做过滤,寻找其中的异常情况。

    这种事情,想一想就觉得头痛。有黑暗势力涉及期间的情况下,单纯查找某个器官的流向恐怕都很困难了,将整个江海的网络全都弄清楚,让政府来恐怕都不可能做到吧,何况只是单纯的一个人。蓝粹想不明白,不过既然没有太多的危险,她要追查什么,那也由她去了,她是天才。自己顶多是在旁边操操心而已。

    事情展到六具十一号的那个晚上,才终于变得有些诡异了。

    这两天江海都下着大雨,这天晚上忽然醒过来,是因为手机响了,外面依旧是大雨的沙沙声,夜深了,雨在外面的漆黑间连成一片。打开手机看看,现是郭莹来的短信,简单的几句话,是说第二天过来找芥末玩,问他们有没有空的,真正有用的只是其中的四个字:

    “黄连山,2。”

    按照约定好的内容,这四个字代表着郭莹这个时候在名叫黄连山的地方,两个小时后会再信息过来报平安。

    黄连山”,那是什么地方”,

    刚刚醒过来,蓝樟的意识有些迷糊,芥末在旁边裹着毯子沉睡着。蓝粹想了一阵,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过了午夜,算起来,现在该是六月十二号凌晨一点多了。他将闹钟以震动的形式调到两小时以后,本来准备继续睡,可想想又有些睡不着。

    黄连山,市区是没有山的。这个地方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是城郊的老坟山?

    “…”

    他睁开眼睛想了想,顺便听着芥末的呼吸声,按照珊瑚给过他的资料中的辨别方法,确定芥末是陷入了深层睡眠之后才悄悄坐了起来”开玩笑,她这个时候去那里干嘛,还要两个小时”

    窗外的漆黑中只有雨声。他看看时间,穿了一套黑色的衣裤起来,悄然出门,上天台。大雨之中撑开了能量罩,飞上了夜空。

    又是大雨又是深夜,城市之间光的脉络降到了最低点,中心地带仍旧有光芒聚集成心脏,血管朝四周散开去,几条光带从不同的方向离开城市延伸向远方。

    他飞向记忆中黄连山所在的位置,这一带并非是很好规划的公墓,算是江海附近最老的一片坟山,离城区比较远,附近还算是农村。城市的扩展还没有往这边过来,陆续仍旧有人往这边葬过来,图的是土葬。不用像葬在公墓一样被火化。由于没有统一的管理,半泥土般拍油的道路上没有路灯,山上也是潦黑一片,看来”孙二比。俨然是小说中鬼魅出没的乱蛟岗六

    蓝樟在雨中飞了好几圈,好不容易才现那一片乱坟之中活动的娇小身影,郭莹穿着黑色的雨衣,在这样的大雨当中,她竟然在”刨坟。

    开、开玩笑“

    不明白郭莹为什么会做出这么诡异的事情来,蓝樟只能躲在一边的树林里远远望着。只见郭莹在那边极有效率地将坟墓掘开,然后拿着铲子往下挖,她本就体力惊人,身体在雨中一下一下的晃动,俨如弹簧一般,大概一个小时之后,看起来她就已经挖到了棺材,少女俯身,用力将那棺盖掀开了,然后就站在那坟墓旁,双手叉腰地一边剧烈呼吸,一边看着下方的情景。

    刨坟、打开棺材,无论这些事情有多么的难以理解,理论上来说,下一步肯定是跟棺材里的尸体或是某些东西有关。然而远远的望过去,郭莹的身影站在那儿,只是在雨中平复着呼吸,目光大概是望着棺材里的尸体,然而却始终没有俯身对棺材里的事物干些什么,仿佛这样子就已经得到答案了。

    过得一阵,她退后两步小坐在后方的一块墓碑上休息。出于好奇,蓝樟飞上天空,但高高地看下来,下方打开的棺材里漆黑一片,实在是看不见什么,他也不好飞得太低。又过了几分钟,只见郭莹过去将那棺材轰的盖上,然后开始铲土,将坟墓复原。

    大概垒出一个小坟包之后,两个小时也已经到了,郭莹拿出手机了一条短信,扛着锄头和铲子下山,一旁的树林中蓝樟拿出手机看看,上面的信息是:“搞定,有大进展。”

    大进展,那是什么?待到郭莹的身影消失,蓝樟来到那坟墓前,看看墓碑倒是挺新的,他将能量在周围聚集。直接灌入地底进行探寻,随后,他倒也是愣了一会儿。难怪郭莹没有检查棺材,四四方方,除了少许的泥土和水,棺材里”,没有尸体?

    他在周围以能量探寻了一下其它的坟墓,做出对比之后,终于确定这一点,这个坟墓是假的,根本没有尸体。尸体去哪了,郭莹为什么要说有大进展,这个尸体跟器官移植有什么关系”蓝棹想不明白,看看已经是三点多钟,他往回去的方向飞了起来。

    早晨依旧下雨,郭莹那边打了个电话来,约了中午在“世界的侧面”碰面,蓝粹去得稍早一点,等待郭莹过来的时候,一名穿西装的年轻男人拿着酒杯朝他这边过来。也没有自我介绍之类的招呼:“听说你们在调查有关器官移植的事情?”

    这男人蓝樟之前就见过一次,上月跟郭莹过来时,那钟警官曾经特地到二楼跟他说话,后来蓝樟也被郭莹说了不要随便乱看,不礼貌。却是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过来打这个招呼。蓝樟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片亥之后,这男人笑了笑,离开了。

    冉怪……

    蓝樟将这事暗暗记在心中,准备待会郭莹来了跟她提提,不久之后,郭莹抵达“世界的侧面”交给他一份文件,随后将整件事悄对他做了简单的交代。

    “本来以为真是我想多了,现在看起来不是“前两个月我尽量拼凑那个同学的调查资料,现对她动手的人很可能不是以为简单的黑市器官移植,大概是涉及到了进化者。最近调查这些资料,果然大概山拼凑出了几条有问题的线索,每年会有一些进化者失踪或是死亡。本来也是正常的状态,但是如果好几个问题结合起来指向一个方向”

    我怀疑恐怕有一个组织,在江海这一片暗地里进行进化者的实验,他们尽量选择一些不受重视的进化者,或者与人、与真理之门有矛盾的,“合理。地让他们失踪或者死亡。这几年来,有几个进化者死后捐出了身体器官,但这些器官。也在某个环节完全消失了,这些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当然,目前还只查到四个人的消息,有可能是我多心了,这份资料你拿回去保管,你跟芥末只要在学校那边,就不会有危

    …”

    “进化者,”实验?人体实验吗?”合作了将近一个月,对于郭莹的整体意图还是懵懵懂懂,忽然听她如此明确地说出来,蓝樟吓了一跳,“你觉得自己有危险?芥末也有吗?”

    “说了很可能只是我多心,不过现在已经明确了方向,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应该很快就有答案”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估计他们会找我谈判,要直接封我的口可没那么容易。你跟芥末只要在学校那边,就不会有事,这点很重要,没办法跟你解释,但你要记清楚,别乱来。”“呃”哦。”蓝粹愣了愣,片刻后反应过来,“这样你还说没事,都弄得跟托孤一样了,你得跟我说清楚”

    “说没事就没事啦,这种小场面也大惊小怪,给你一份资料只是万全的策略,这份东西暂时交到界碑那边还没什么意义,给你一份。给其他人一份,就像电视里一样,一旦出事,还可以跟人说“你杀了我事情立刻就公开了。这样的,”

    “是这样吗?”

    “当然是。”

    郭蛋点头,万分肯定。

    这里信誓旦旦地说完,然后过了两天,她便遇上了袭击。

    啊。码字好几年,终于有了第一个盟主

    感谢“干坏事的羊”同学的支持。

    这几天情绪有点低落,结果看了些金庸武侠同人,排行榜扫了一遍,感觉上比较对胃口的三本都是笑傲的。,第二本已完结,其余两本都是打,脑子里甚至有了不少写武侠的构思,嗯,暂时还是不这个开头了”

    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