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明素心成为搭档之后,仅仅看到了一次她使用异能后的效果,当时心中震惊,虽然知道不好去打听。可也总是忍不住在暗地里推测那“双语之城”到底是一项怎样的能力。

    过年之后与来过江海的谆羽然、白石两人碰过一次面,虽然之前并没有多少的接触,这两左在界碑中的级别也比他要高,但大家在一起聊天。他还是听出了谆羽然很诚恳地拜托他照顾明素心的意思,之后谆羽然告诉了他有关“双语之城”的事情,在这之前他也从来没有想过。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

    “外国的故事,传说古代整片大的上所有的人都是使用同一种语言的。大家团结起来,拥有巨大的力量。于是人们想要造一座高塔到达神所居住的天国。于是对于这种挑战天神权威的事情,神生气了,摧毁了塔,同时让大地上的人们拥有了各种各样的语言,由于大家听不懂彼此的意思,无法顺利地交流,于是陷入了猜疑和战乱当中

    “故事是这样说,素心的能力呢,”你知道,这世界上还是有不同的精神能力者的存在,各种各样的效果,但有一点,除了由那个真理之门老大白起所执掌的什么第五冥器“无锋之烙”要纯粹以精神力攻击他人,将别人变成白痴,几乎一不。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可以致人晕眩,可以给人暗示,也可以以某些长期诅咒的形式让人脑部出现问题,但在接触的第一时间,直接摧毁人的灵魂,让对方永远不能恢复。即使“无锋之烙,也不可能做到,但问题在于。素心可以”

    “她最初的能力其实也不是这样的,类似于某些暗示,她很会画画。客观来说画虽然不见得好看。但她的画很有感染力,或者可以说魅惑力,她如果心情好的时候画些东西,你挂在房子里,早上起来看一眼。你就会觉得心情很好。你在基地里看见的好几副画都是她的作品。如果心情低落时画一幅,你把这幅画送给别人,别人挂到房间里,久而久之就要得抑郁症,或者威力更强一点,半年或者一年之后,人就自杀了”

    “呵呵,,那时候她跟现在不一样的,你现在跟她接触会现她太安静了,有点呆,有时候想事情好像也有些吃力。以前她很聪明的,幽默、开朗、甚至还有点狡猾,要说玩恶作剧,我们甚至还有点比不过她”呵,有时候喜欢骗人说基地里做人体试验的,每个人进来都会被先被解剖一遍。时不时的切片啊,记得当时还有些孩子被她吓哭过。她见不得人哭,又赶快跑去安慰人家,手忙脚乱的,,真是作茧自缚”

    “后来生了一些事情,就是你也听说了的老基地的那些事,她就画就开始变了,所有的人都看不懂了”

    “双语之城,,用一种语言的人,没办法理解另一个语种的人在说什么,就好像不会英语的人去到美国的大街上,茫然失措,就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如果语言只是一种象征,那或许就真的变成另一个世界了”她构筑了一个世界,自洽,可又完全混乱,现有逻辑完全崩溃。就好像把一台电脑拿到电脑语言被明之前的世界里,运行一个程式。满屏幕的一一二二,但不会有人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甚至是拿到外星人面前,连一二他们都不会明白是什么。她把这个世界做好。给人暗示,说起来就是这么简单,”

    “人类现有逻辑的建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人在婴儿的时候。除了脑部的基本反应,连手脚都控制不好。逐渐的尝试,某一种神经反应可以造成某种效果,一千次一万次的尝试中就记住了。我现在说话,你听见声音,恐怕不会有什么奇怪,但实际上,我的声带因为气流震动了空气,空气的震动被你的鼓膜捕捉到,通过各种激素反应到大脑,出现了“声音”可是在客观的层面,“声音,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客观的只有空气震动和脑部活动,”

    “人只要接受外部信息,暗示就无法被拒绝,她在这些年里。最初只能让人看见红色觉得是蓝色。然后开始暗示以某些具体的幻想,再接着,就可以改变人的观念了,漂亮的变得不漂亮,将狗当成猪。把人当成蟑螂。你有看过手冢治虫的漫画吗?有一个人把人当成了机器人。世界上有一个机器人,被他当成了美女。

    这个你或许还可以理解,然而再深入的时候,动的东西会变成静止的。上会变成下,圆的变成方的,冷变成热,连这样的概念都会被打乱。而当完成态的双语之城一旦四浔示。人所面临的就只是一个逻辑完全崩溃的世界。最曲糊心考都无法进行,更别说控制身体了。人就像一个婴儿降生在勉强能够自洽却不完全的世界里”咔,没有希望,等同于灵魂层面的抹杀”

    回忆起诉羽然对他的讲解,最初听完这个的时候他几乎有一种灵魂都为之战栗的感觉,说不出是对这种变态能力的激动还是赞美,甚至连对方那微有些漠然的态度都没有注意到。在心中将这件事消化了十几秒钟,他方才反应过来:“那”很好啊,这不是”无敌了吗?”

    “是啊,差不多无敌了”耸羽然苦笑了一下,随后深吸了一口气。“问题在于这不是什么可以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魔法,好像念咋。咒语就有火凤凰跑出来,你不用知道为什么,只要背咒语就行了。她要构建一个这样的世界,她就必须理解这个世界,比谁都更加理解这咋。世界,她是在自己的大脑里运行这样一套程序,程序必须自洽,可这个程序对于现实世界来说。是完全崩溃的,不可理解的。你”现在能明白了吗?”

    “迟早有一天,她会把自己也拉进那个世界里去,然后变成植物人的”

    “她在本子上画的那些东西,谁也看不懂的那些东西,就是她在演算和思考那个世界的过程,她在脑子里想这些事情,然后把能力用出来。只是导致她的逻辑思维能力不断下降。“双语之城。就像是病毒一样,壮大的同时也在毁掉她自己

    “这几年来我们一直想要阻断这个过程,但脑子里的事情,没有办法,只能让她尽量接触一些事务性的工作,譬如说,跟人交流,跟人谈判,对一些大大小小的事物做出指示,让她,,不断地用脑,理解这个现实的世界。哪怕她所作出的指示很乱来,我们也能帮她扛起来,但是如果面临战斗,面临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我们希望她能尽量不用这种能力,这件事情,得拜托你了”拿着贺行彬的资料走出房间,陈亚迫回忆起谆羽然跟白石的拜托时。多少还是有些感慨,那种能力”即便无敌,也肯定未必是幸福吧。

    最近几个月,他不管大事小事都要跟对方汇报一番,而且几乎不分时间,也是因为谆羽然拜托了他的原因,总之,烦得她不能去多想那介。“双语之城”也就是了。

    而事实上,在那些话说过之后。三人之间还有过一段对话。

    “为什么,,不让她完全停止掉这种能力呢,当个普通人也好”

    他问出这个时,谆羽然讽刺地笑了笑,摇了摇头。

    “或许可以吧,停止让她完善这个能力,不让她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最初察觉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想过了。可问题在于她不愿意,要是真的退出了界碑,停止了这份能力,没有了目标,她会失控的”我们这些人啊小时候看过一些事情,很多人,包括我们重视的一些人死掉了,仇人还活着。呵,然后就有些偏激

    他淡淡地笑着:“当然也可以说这种偏激没什么意义,可活下来的人既然有不偏激的,当然也可以有几个偏激的,这个是不用讲道理的事情。那一年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我们一直想要弄清楚中间的疑点,我加入界碑,有些理由也只是为了更合理地杀人,不加入界碑也可以做事。只不过肯定会失控,她呢,,她不是嗜杀的人,可是她有呆在界碑的理由,如果离开了,或者大家复意冷藏她,她恐怕也会失控吧,”

    “我和白石不敢过去,我们总会忍不住想要帮她把事情处理好,如果平时不够紧张,她或许会全心全意地陷入那个世界也说不定。但如果太紧张,说不定她遇上事情就会简简单单地想,干脆用双语之城简简单单地把人干掉就行了,这些压力。希望你可以把握一下”呵,其实现在好多了,她要照顾别人,总是比被人照顾费脑筋些,她这半年来其实开朗了很多,亚迪你应该也已经注意到了吧,”

    当然注意到了,能不注意么,,

    回到房间,他将资料扔到一边。有些无奈。素心老大照顾的人,显然就是那个蓝樟了,至于为什么。谭羽然还没有说。蓝樟叫她姐姐。难道这棵傻树是素心老大失散已久的弟弟,如果不是,看起来谆羽然跟明素心也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莫非真正的在这边,,

    怎么可能!简直岂有此理!

    他想着想着,忍不住又嫉妒了。

    “禽兽!”(未完待续)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

    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