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的侧面”下午来人不多,但看起来郭莹大多都认心聊地跟人打招呼,偶尔神秘兮兮的过去聊天。但看来都是在打听情报,唯一的共通点,大抵都跟人体器官有关。

    作为“男朋友”蓝樟这时候自然也不好多问,只能在心中猜测她多半又要做替天行道的女侠,跑去扫荡违法的黑市交易了。这种事情在道德层面上说起来很重口味,但如果只是一点黑市交易,不一定牵扯到进化者的话,危险性倒是不算太高,蓝粹也不至于因此而太过担心,大约四点多钟的时候,一名穿着休闲装的中年男子从门外进来,郭莹与经过这边的他打了个招呼:“钟警官,又偷懒过来喝咖啡啊?”

    “免要的嘛,正好路过。”

    按照郭莹之前说的,界碑在江海的警队里安排有人,一名姓楼,一名姓钟,偶尔会过来这种进化者的集会场所,若是出现什么问题,普通的进化者们也都是联系他们进行处理,很多时候也会帮忙想在社会上安静生活的进化者们拉拉关系、走走后门什么的。

    毕竟进化者都不是普通人,即便不在界碑工作,只要安分守己,也有给予特殊对待的章程,帮忙找个好的工作。甚至进入政府部门任个闲职什么的啊,不在话下。这样的示好不仅为保证他们不至于加入敌方或者是什么太过偏激的黑社会团会小当然也有日后若有需要,好让这些人帮忙的意思在内,但事实上界碑真正开口的次数到也没什么。

    若蓝樟以前就知道这些。那些年想必不会流浪得那样辛苦。当然,界碑不至于开口,是因为大部分进化者的力量不够高不够特殊。蓝樟若真是暴露,会得到怎样的待遇,恐怕也难说,会被要求抽个血配合个实验恐怕也是少不了。

    因为这样的原因,这位钟警官的人缘颇好,看来也挺和气的。笑着与郭莹打了招呼。却是连续望了蓝樟好几眼。那眼神有些古怪,有些惊奇,又有些像是在思考。过得片刻,问出来的问题还是跟旁人相差无几:“男朋友?”

    蓝樟的性格从那张仿佛长不大的娃娃脸上就能看出来,对于郭莹会找个这样的同伴或者男朋友,这帮人无一例外地表示着惊奇,想来他们对于郭莹的性格也是有些了解了。

    郭莹照例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带那钟警官在对面坐下,寒胺几句之后,压低了声音:“前几天说的事情,钟警官有调查过了吗?”

    “调查了,不过更进一步的判断还没有出来,老实说现在的体系不规范。这样的事情每年都有生,你的那个情报和推测,看起来很有条理,可是把人家整个医院给掀翻了又怎么样。你也不是第一天接触这种事了”

    “就是说你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应付这样的事情,所以你们就不查了?”

    “别说得这么尖锐,不过”你是圈内人,也不瞒你,几家医院的上层都有些关系,真查起来,恐怕又是一阵严打。你知道这些程序的。上面需要整肃、做好了准备的时候,抽一条线出来做导火索,而不是看见一条线就整肃一次,如果不是这样,根本忙不过和”关于伤害你那个同学的凶手,我们已经有线索

    “别拿这个蒙我,就算抓到了,幕后的人呢!”

    “就我个人的立场来说。我也希望一次把他们都掀出来,可你觉得呢?”

    只”可这件事有可能关系到进化者。””没有证据,你也知道很可能只是个巧合

    “我自己查。”

    “我不认同你的这种孤胆英雄的作凡…你小心一点,能查到就查,查不到就走,别触雷别踩线,你知道什么程度的事情是你可以应付的。

    有任何克险打电话

    两人之间的对话蓝樟听得不是太明白,大概是郭莹要调查某事,对方并不是很认同,但他至少认可了郭莹的能力,也知道拦不住这个满身热血的女孩子,只是做出了叮嘱。随后那钟警官倒是跟蓝挥笑了笑:“看住你女朋友啊,看起来很精明,实际上根本是一根筋”郭莹便冷冷地抬了抬下巴:“喂喂喂!”

    两人对话的过程里,蓝樟插不进去嘴,倒也稍微注意到一些事,那钟警官偶尔会奇怪地看看他一事情关系到自己,这个可能是幻觉一不过有个小动作应该是没错的,钟警官偶尔会将目光有意识地望向二楼窗户边的一个角落。

    这毕竟只是酒吧而不是茶餐厅,尽管如今开着窗户,阳光明媚,但一楼有舞池有用作表演的小舞台,二楼也只是一个如同月牙一般的平台,因此视线从这里还是可以望上去的,二楼的角落里坐的是一名穿着西装的年轻人。他只是孤身一人,拿着一杯红酒望向窗外。许多时候因为钟警官的注视,这人也会朝这边望过来,而由于钟警官在跟郭莹聊天,蓝摔与这人的目光倒是交集了好几次,那人便举起红酒酒杯,淡淡地示意了一下,目光冷漠。

    钟警官与郭莹聊完,一路上了二楼平台,跟几个人打过招呼之后,果然在那年轻人的面前坐了下来,两人不知道在聊什么。蓝樟向郭莹询问道:“那个年轻人就是楼警官吗?”

    郭莹望了一眼,摇摇头:“不是,陌生人,以前从没见他来过,”你别总是盯着别人看,有时候这是忌讳,进化者中间有很多怪人跟变态的。”

    “哦。”

    时间接近五点,两人起身离开,出了酒吧之后的道路上,正遇到了在这边散步的方清逸,双方笑着打招呼,方清逸谢过了蓝粹上次送来的橘子,随后邀请着两人到蓝摔第一次过来的那家西点铺里喝咖啡聊天。

    上次跟方清逸一番交谈。蓝挥感觉出这方清逸的脾气确实很好,这次聊起来倒也颇为自然,郭莹不知道为什么就微微有些拘束。后来才知道她以前跟方清逸根本没怎么谈过话,只知道是酒吧的所有者。方清逸却依旧是如同跟熟人往来的态度。稍稍聊了一会儿。方清逸笑道:”听说郭小姐在调查跟黑市有关的事情吧。要小心些啊。”

    这样关心的态度下,双方提起要调查的具体事项,蓝粹本来不清楚,方清逸却是一听就明白了,偶尔跟蓝樟解释几句,蓝樟这才将事情弄懂。

    原来事情的起因,源自于郭莹学校的一名想要当记者的女同学,她与郭莹也有些关系,从去年开始似乎因为调查了一些事情,最近遭到了报复,接着精神出了问题,极了学被家人送进了精神病院,至于报复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外界倒也是只知道被

    “可能还被人强暴了”郭莹只是皱着眉头说道,“我跟她也不是很熟。不算很好的朋友,只是听她寝室的人传出来可能是这样。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和她家人都不肯说,我们也不清楚,她调查事情的资料也已经完全没有了,我暗中调查了一段时间,才知道这事情可能有关黑市的器官买卖,甚至可能关系到进化者”

    她这样说起来。方清逸神色凝重,蓝樟也才明白。想来就是因悔这样,郭莹才动了怒,而有关人体器官移植这些事情。牵扯到的必然是富商、大医院、当权者这样的方面,一个不小心,一拉就是一条线,显然郭莹明白。那钟警官也明白,因此才说出那样的话来。

    单纯是普通人的利益网还好一点,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牵扯到进化者,那接下来恐怕就真的算不上安全了,蓝樟这样想着,微微有些苦恼。

    不过,既然那个钟警官并没有做出太严厉的警告,估计这次的事情,应该也不会太大吧…

    “应该不会捅出什么大篓子。”

    蓝樟、郭莹、方清逸在那家西点店里闲聊之时,旧宿舍素心的房间里,陈亚迪正在跟安静的女上司汇报着方才反馈过来的需要注意的情报。

    “郭莹跟那小子注意到的是有关王宏恩这帮人的非法器官买卖的事情,问题牵扯了几个医院的高层小王宏恩本人也是霍启南那条线下的关系。虽然资料并不充分,我们现阶段还没打算动他,但既然乙经盯上了。等郭莹拿到一些情报,把这个黑关系网拔掉,问题也不大。顺便还可以给霍启南一个警告。郭莹本身是有能力的,还有宝树在后面当黄雀,危险…咳,再厉害也经不起一颗流弹。说也不听,真不知道她为什么…”

    陈亚迫着牢骚,素心拿着资料在看:“然后呢,她说的有关进化者

    “这次的确是牵扯进去了进化者,不过死的这个人无足轻重,各方面的资料显示,他应该是在无意中被卷入。相对于每年因为真理之门或者各种争端死的进化者,这个人并没有太多的价值”

    陈亚迪想了想,将这份资料放下。“另外,老钟说,贺行彬到了江海,目前很难说他来干嘛的。”

    “马来西亚”贺家?”素心皱了皱眉。“他是贺家的”

    “贺长安的侄孙,贺东临的表弟,目前的战力判定是四级,他最近几年在贺家爬得很快,很难说真是来江海旅游的”…我会跟进这件事。”

    马来西亚贺家,尽管看来只是一个家族。但在整个世界的范围内。都很难忽视他在进化者中的地位。如今作为贺家家主。已然年近七旬的贺长安尽管在世界十大六级进化者中排不进名字,但若是仅仅将亚洲范围划出来,他却绝对有资格被列入十强者之一。进化者的历史不过区区百余年,但贺家出现的六级进化者,除了贺长安之外,却赫然还有一人。

    所谓“第六级进化”不过是个荣誉称号,身经百战,经得起战斗考验的能力者几乎都有资格被这样称,但真要让大部分人心悦诚服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数年前全世界消息最灵通的一些大组织,包括教廷、黯淡王庭、昆仑、三人议会在内曾经一块出过一份相对权威的异能者调查报告,百年以来。百亿人当中,公认的六级进化者一共列出四十八人,贺长安列于第四十三个。而在这之后,有大概一百名左右相对有争议的六级进化者,贺长安的儿子贺尊奇就赫然列名其中。

    尽管在他人的谈论中,这样一来六级进化者都到了近两百名,看来排名靠后的也成了杂鱼,但想想整个世界范围内排出来的两百人,若是分派到各个国家,恐怕已经与各国元的地位无异。

    尽管这样的排名也有很多问题,许多时候排名的依据无异于关公战秦琼般的乱猜,但贺尊奇的战力却是母庸置疑,之前就已经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贺家的希望之星,许多人都认为他将接下贺长安的位子后带领贺家走向更高的巅峰,谁知道十多年前真理之门第三度降临的那场大乱里。他死于中国,成为贺家数十年前最大的伤疤。

    六级进化的排名一共四十九个,列四十八人的名字,第一位是空白的,第二位的蓝蓦实际上也就等同于第一人,他之所以排名在此。是因为他在那场大乱之中凭自身力量镇压下了“第七印”成为异能界当中能镇压下真理之门“三十器”的第一人。

    而贺尊奇在当时尽管已经经受了许多考验,但被称为六级进化者仍会被许多人质疑,后来之所以将他排进去,据说大家所做的考量居然只是因为他在那场战斗中能在蓝蓦手下逃生。这样的说法传出来后,曾被贺家人认为是奇耻大辱。

    不过,十余年前在中国。一帮五级进化者围攻蓝蓦时,贺尊奇的确是参与者与生还者之一,后来蓝蓦镇压“第七印”耗尽了力量,几天之后终于去世。杀红了眼的方少白也在之后将贺尊奇毙于手下,据说全身被分割成一百多块,连尸体都拼不全。贺家与方少白也终于结下梁子,这些年来虽然未经大战。但紧张关系,却没有太多的改善。

    贺尊奇死后,他的儿子贺东临如今也被称为了年轻一代最后潜力的进化者之一,在东南亚一些战乱的国家来往。战绩彪炳,几年前据说就乙经到了第五级。父仇不共戴天,那些年里这小子也一直放话将来要干掉方少白,九七年香港回归的时候据说他曾经进入香港,真实情况很难得知,但按照黑暗里的流言,据说他在最后的混战里曾经亲自出手挑战方少白,后来全身而退。

    不管有没有这件事,都不可能被人明说出来。如今算得上是和平年代,贺东临虽然仍旧很嚣张地放话说要干掉方少白,但与方少白有仇的人不知凡几,明面上还是生意照做。日子照过。如今贺东临的这位表弟来到江海,界碑倒也不可能对他出手,陈亚迪也是微微绷紧了神经。不过,最重要的还是…”

    他抬头看了看那安静沉思的女上司,过年的时候他已经在浮羽然的口中听说了有关“双语之城”的秘密,最重要的是不要让她为这件事情太担心了

    嗯,问题应该不大,…

    他看着贺行彬的资料。如此想着。(未完待续)

    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