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要好的两个人,真的要住到一起去,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肯定都会有一定的磨合期,毕竟感情这回事,从来就是彼此将就,而不单单是某一方对另一方的迁就,如果是懂得珍惜的人,往往会更懂得退让一点。

    蓝樟与芥末大抵都是这样的人。小时候失去得很多,曾经有过一段感情和心理都很贫乏的时期,一旦互相拥有了,便懂得彼此退让。蓝樟对于身边的人向来是个豁达的老好人,任何方面都很好说话,芥末呢,隐藏在这些年来培养成的乖乖女外表下的,其实是一颗有着相当执拗和多少有些任性的少女心,不过,这些情绪唯独在蓝粹身边是个例外。

    小时候的蓝粹光芒万丈,“要做个正直的人”做的事情也总是让人佩服,当年的小女孩崇拜之余小偶尔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说不听了,两人便厮打一顿,受伤较重的往往是蓝樟。但宣布胜利的也往往是蓝樟。小女孩哭泣之余,也知道对方留手让她,并且知道对方是对的。

    这么些年过来,即便是在分开了的时候,她本身聪明,在姐姐和家庭的熏陶下也变得极为出色,纵观周围的人,真正能让她心悦诚服认为别人比自己厉害很多的,除了姐姐之外,终究还是只有心中那个让她魂牵梦萦、念兹在兹的小男孩身影了。她是孤儿出身,于是越是长大,越是能够辨别事理,也就越觉得当初阿樟哥哥的心性有着多么珍贵的

    义。

    姐姐的出色是一种,阿樟哥哥的出色又是一种,都是令她觉得喜欢但又觉得未必做得到的事情。

    他在干什么呢?过得好不好?跟奶奶怎么样了”当年的那场大火后找不到他们小女孩便一直将担忧放在了心里。于是到得在香港的再见面,那印象也是一直都鲜明深刻着,到得现在,在阿樟哥哥面前乖乖巧巧地也成了习惯,她知道阿锋哥哥这些年来一个人,奶奶去世之后自己捡破烂为生,后来到外面流浪。虽然说起来有些浪漫,可是本身就当过孤儿的她也明白那肯定是不好过的,她想着这些,便将让阿樟哥哥觉得幸福摆在了目前的位。

    两个人懂得互相迁就,情况毕竟会好很多,不过最初的蜜月期过后。偶尔的磕磕绊绊自然也是免不了,多是些生活习惯上的小摩擦。例如某样菜应该放葱花好吃还是不放葱花好吃之类。偶尔也会打打闹闹起来,有时候芥末会举着扫把或者拖把将捣乱的蓝棹从家里追杀出来。有时候芥末也会调调皮,趁蓝粹睡着的时候在他脸上画小人和花花草草。然后还是在穿着睡衣的状态尖叫着从房间里逃出来,与一名新搬来的三楼住户在楼梯口撞成一堆,刚刚起床顶着一张大黑脸的蓝粹过来将她扛在肩膀上,头朝下的她还不忘跟人挥招呼。

    “嗨,你是新搬到三楼的吗?”

    那年轻人愣了半晌:“呃,你们这是,”

    “要被教刮了”芥末小脸一垮。在蓝樟肩膀上摆出一副尸体的样子认了命,回去之后才现不小心把墨汁打翻在了床上,连忙拆被子洗被子,忙了一个早上,一脸的怨念想要脾气,却见蓝樟坐在桌子边苦恼地照镜子,他洗了好几遍,那种墨汁洗不太干净,芥末顿时傻了眼,反应过来之后跳到床上卷起另一床被子身体蜷缩起来把自己裹成一只蜗牛。

    “出来。”

    “不出来。”

    “出来!”“不出来,,出来你打我的。”

    “咳,保证不打你

    “我才不信。”

    之后爆了家庭战争,芥末在负隅顽抗之后,还是被从被子里拖了出来,她双手捏着耳朵可怜兮兮的模样,蓝摔一时心软,将随后的“惩罚”变成了比较你情我愿的方式,不久之后,芥末赤身**地躺在他的怀里,双眼望着他轻声说:“阿樟哥哥,喜欢你哦。”蓝樟抿了抿嘴,芥末就那样望着他温柔地笑,随后出“噗”的一声,之后又是“呼呼呼,双唇紧抿,将额头揉到蓝樟胸口上拼命摇。

    “呃,怎么了,,

    “呼呼呼呼,那个”你的脸上”真的好好笑哦,哈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芥末的屁股还是被结结实实地胖揍了一顿。

    星期二上午没什么课,就可以这样赖赖床,前段时间芥末参加了学校的春季运动会,早晨锻炼了一段时间。往往起来得比较早,四月份运动会顺利举行,然后结束,拿了个跑步金牌的芥末便也开始与蓝樟一块起床,一块出门,在外面吃过早餐后各自上学。说起那块奖牌,四月底芥末拉着蓝粹去夜求摆了一次地摊她之前就有做小饰品的习惯

    那块制作还算精美的奖牌被她作价三百卖掉了。

    偶尔去芥末那边理工大听课。偶尔芥末过来文化这边,多是课程能够错开的日子,白天两人其实没有多少能在一起的时间,周六周日蓝樟也得去新星工作室那边打工,傍晚和晚上则会聚在一起,吃完饭出去散步。夕阳西下,可惜这边离海比较远。不能散步去海边。芥末有个习惯。回来的时候会顺手带一张体育彩票,每天花两块钱。

    “说不定我们有一天会变成百万富翁呢。”

    最多中了二十块。

    时间从仍旧飘雪的冬末、初春。逐渐走向夏天,感觉上,就有着会将这样幸福的日子一直过到老去的心情。蓝粹处于满足中,无论如何,芥末是个再完美不过的亲人与女朋友。远远看过去,人群中的她很出色。她身材好,远远看去像个中等身高的模特儿,那份美丽不会因为过于张扬而显得轻佻,文静小优美、自信,水仙一般的美感,有时候是她一个人,蓝樟过来找她的时候,她坐在树下看书,夕阳的光芒中,像是安静盛开的百合花。

    若是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像个小妹妹,有时候会像以前那样顽皮和任性,让他想起了多年前与他一块奔跑在城市中的小女孩,他被人追赶的时候,她站在前方的街口一边小奉头边着急地在原地轻跳,他在围墙众边被人打航门防,她就在那边因为过不来而拼命地哭。她也会因为自己的关系去做一些任性的事情,偷来了月饼,第一个送来给自己,然后被自己打了,去还月饬的时候,看见她站在街角不断因为担心自己而哭泣。

    等等,如此想来,倒是变成一直都惹她哭的童并了,大概不会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吧。现在她当然不哭了。她腻在他身边轻轻地说:“阿樟哥哥,喜欢你哦也不分场合的。尽管按她自己的说法有点“就不害臊就没脸没皮了”蓝樟心中。还是会觉得幸福。啊,他们还是在一起了,当初是那样小的孩子,如今是这样的他们。

    当然,所谓生活,也不会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人,他们如今常常跟素心姐出去逛街,有时候晚上散步也是一块儿,或者短笛哥也会跟过来。要不然再加上郭莹,素心姐那边有电视机,晚上常常会变成他们的活动室。

    羽然跟白石走的时候曾让他多照看一下一个人在这里的素心。事实上素心姐偶尔也会出门,只是在宿舍的时候多半都是孤孤单单的一咋。人;如今看起来,她的笑容至少是比去年要多得多了,偶尔蓝粹放学回来。看见她一咋。人坐在昏暗的房间里拿着那个小笔记本呆,他就会过去跟她说说话聊聊天。

    他如今也知道每次拿出那个本子的时候,多半是素心姐心情孤寂,不是太好的时候,就跟她说最近的事情,说学校里的各种见闻,说几介。笑话,素心姐静静地听着,随后也会露出文静美丽的笑容,将那画着各种古怪图案的小小本子收起来。

    张阿姨那边,她从蒲江过完年回来之后,与蓝樟算是更能说上话了。偶尔聊天,更像是朋友,而不是之前的仅仅作为长辈与晚辈,蓝粹陪她去过两次宴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作为男伴陪她去的,这件事情比较复杂,语默看来年轻漂亮。可是去这样的宴会,一般找不到男伴,毕竟方明谦是个醋坛子,霍启南也有点精神紧张,一见张语默身边有男人就抓狂,生怕给方明谦戴了绿帽子,上次的那件刺情之后,蓝粹算是唯一一个被默许在她身边的男人了,毕竟是救命恩人,又是女儿的同学,另外他很强,不到没办法的时候,霍启南恐怕也不命下决心对他动手。

    张语默带上蓝粹,一方面在某些时候是需要有人陪同出席一下,看起来不至于太寒酸,另一方面,跟郭莹的想法有些类似,她也是想要报恩之类的,努力让蓝挥接触之下这个上流社会。

    无论多么不屑也好,如果蓝碎将来打算混商界或者其它领域,认识一下这些人,肯定都有好处,毕竟中国社会,就是关系网的社会,而且要好好过日子,也不是说清心寡欲就行了,哪怕蓝樟与芥末彼此相爱,要过芥末家人那一关也需要一些资本。总不能说翻脸就翻脸,芥末肯定过意不去。就算这是件小小事,毕竟不能当没事,问题还是存在着。

    她的公司是自己开的,耍提拔蓝樟当个经理或者什么高位是没关系。但毕竟也需要蓝樟本身有积累。有阅历和本事了,否则直接弄上去。跟直接给蓝樟几百万没什么分别。她是不在乎,但以蓝樟那种踏踏实实一个月赚几千块都觉得不够心安理得的性格,肯定是不能接受的。

    新星工作室最近已经接了一项新的工程,目前又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工作,语默俨然是将他当成了弟子一般的严格对待的,虽然这个弟子在经济方面不太聪明,但学习态度严谨,刻苦努力。还是挺令人满意的。老师不会在乎笨学生,只会在乎学生的态度懒散,不肯用功。在语默那边,应该是把目前的蓝樟当成了人生中的积累期来对待,毕竟大学就是干这个的。

    至于郭莹,在多少认可了这个妹夫的人品之后,大概也是存在了这样的想法,她的考虑,则是让蓝樟能够接触到异能界,这样以后对他肯定也会有帮助。她是女强人,虽然并不否定安逸生活的价值,但男人就是要有在前面拼杀的勇气,既,然蓝樟提出了要求,理由也很充分她就没有拒绝的必要了,至少可以当个助手用,要参与就参与呗。

    五月二十一号那天她给蓝樟打了个电话,是算准蓝樟第二天下午没课。让他下午三点去“世界的侧面”附近与她汇合,蓝樟跟芥末说了这天下午有事之后,中午倒是去得比较早。大概一点钟的时候,在附近的街区闲逛,无意间撞见了一个以前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那还真是撞见,走过马路转角的时候,他跟一个女孩子撞在了一起。将对方手中拿着的一块大肉饼撞在了地上。

    “呃,那个”,对不起,那个他忙着道歉的时间里,渐渐地认出了对方的样貌,“啊,对了,你是那个,,陈慧琳,,哦,不是”是陈慧琳吧

    高三的那个寒假他去信城找珊瑚的时候,被珊瑚拉着去山上一咋,尼庵里吃东西,便见过这个据说带修行的小尼姑,之所以会有印象,是因为珊瑚说她名叫慧灵,她自称姓陈,加起来就是陈慧琳,当然。按照珊瑚的纠正,该是陈慧灵才对,反正读音一个样。这才想起来,当初珊瑚似乎随口说过她可能会来江海读大学。想不到今天会在这里遇上。

    他想起那时的记忆,哥兴地忙着打招呼,却没注意到对方一直怔怔地望着掉在地上的肉饼,许久之后方才颤抖着抬起头来,这少女一张瓜子脸,样貌清秀,身体看起来有些瘦一头乌黑的长几乎到了腰间。她此时双眼泛红,眼看就要哭出来了,手指颤抖着指向蓝棹在外人看来,俨如被蓝樟强暴了一百遍如今甚至被医生宣告怀了孕又在街头偶遇犯罪者的可怜受害人。“你你你,,你陪我午餐!”

    聊。

    蓝樟愣了愣,不明白一只饼的问题为什么这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