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郭莹可以面对面地坐下来谈有关异能的事情,始千狼火郭莹在文华学院内部危楼里宿营与锻炼的那几晚,到得过年的时候生了席镇的那件事,蓝樟也已经过去了“世界的侧面”郭莹便也算是将他当成了能聊天的朋友看待。

    从蒲江过来之后,尽管经过了一个寒假的散心,蓝樟仍旧能看出来她的情绪不高。

    她跟芥末算是最亲的人,然而有的事情反倒是因为这样而不能深谈。有关异能、真理之门的事情多半都伴随着危险,如果跟芥末说起来。芥末难免要担心,要唠叨。于是她在回来之后,偷偷找蓝樟询问了那件事的结果,此后在大家碰头时。也会跟他聊起一些有关异能界的逸闻趣事。

    关于异能界的事情珊瑚也有打听过。往往会跟蓝樟说起来,不过珊瑚在这方面是个务实的人,她能够接触到的也都是比较核心的东西,杜撰的成分较少,偶尔听起来也比较严肃。郭莹的讲述则往往是些市井传奇类的东西,往往一帮边缘一点的进化者听见一个消息,脑补一番传出来,浪漫跟震撼力都不缺。

    类似什么当年的蓝将军血战天下高手啊,修罗王方少白当年出道时与教廷叛徒,被人认为是六级进化者的“堕天使”的爱恨情仇,巅峰对决啊,近年来出现的几个光芒万丈的年轻进化者的故事啊,或者海岸贡献的“狼船沉没”事件,陡然兴起的进化者组织“印加帝龙”在南美掀起的恐怖阴影,曾经在国内惊鸿一现的“血魔女”之类,再或者对比一下世界各咋小大组织的势力和影响力,在蓝樟面前认真地鼎一番十夫六级进化者之间互拼谁会赢,例如中国的修罗王方少白对战布度的大梵天奥杜罗。如此种种,不一而足,故事性颇强,蓝粹听得津津有味,郭莹这边说得也是开开心心。

    因为已经熟捻起来,上个星期日的时候郭莹要去做一些事情临时找不到帮忙,还把蓝稀叫了出去帮忙,让他拿着看来很棒很专业的对讲系统与望远镜在某个天台上帮忙监视动静。说是让他体验一下异能界的经历。随后的事情倒是很顺利,郭莹抓住了一个看来被水果寄生导致精神萎靡失常的家伙,蓝樟从头到尾也没起多大的作用。

    关系因此拉近了。甚至算得上一块“搭档”过一次,但蓝樟却因此担心起来。以前他还在扮演郭莹“老师”的时候”丁嘱她不要乱做危险的事情,她也一直收敛着,停止了当初在蒲江的那些行侠仗义的行动。眼下看来虽然没什么,但忽然又恢复了这样的习惯,就令得蓝樟心中乱了起来。

    在网络上与郭莹断绝了联系的这个决定。蓝粹从来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如今也是这样认为,不是这样快刀斩乱麻,往后恐怕会展到不可收拾,变成玩弄他人的感情了口可眼前的事情,也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网恋而已嘛,人都没见着,过不久就忘了,干嘛执着成这样。蓝樟的性格比较务实,他可从不认为网络上的两个人可以真的在一起。不过,事情既然展到这一步了,也只能另想办法,既然现在已经有了个开始,就打入对方的行动力。帮点忙并且了解她的行动再说,异能界的事情很危险,等她再度经历几次类似于魏岳那样的事情,或许就会知难而退,自己只要保护好她不遇上大的危险就是。

    这些事情自己也没有信心,但如果真的没办法,出现了大危机,大不了就表露身份跟她坦白也就罢了。之前骗得她投入了某些感情。要坦白这个的确是不好意思,更何况自己跟芥末是男女朋友,但无论如何,也没到真正要死要活的程度,事情总是可以理解,可以解决的。

    他此时看见郭莹从宿舍楼里走出来,本以为郭莹是来找芥末或者找他。不过这时候的郭莹看来有些心事。邀请她去楼上坐坐她也拒绝了,两人就站在楼下的花坛边说话。

    “最近有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吗,”还有那天抓住的那个真理之门的家伙

    “有趣的倒是没有啦,不过这朵大的城市,每天都有些事情有人以为是跟异能有关的,有人以为只是简单的怪事,,真理之门的那个家伙后来通知界碑的人了,就没事啦。”对蓝粹郭莹还算是不错的,尽管有心事,还是笑着跟他说道。

    “那如果有事刊已得叫上我啊。”

    “你还真打算沾上这些事情啊,,我上次就不应该叫你

    “好奇啊,总会有的”,何况我可以帮忙打打下手什么的,你看。我虽然打不过你,但在普通人中间身体还算很好,力气也大,总可以帮点忙,不算是完全没用吧小不会拖你后腿的。”

    “把你卷进去我都没办法跟芥末交代郭莹有些懊恼地皱了皱眉,“有危险的,不是那么简卓小你以为都是前几天那

    “你也知道危险,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你要是出了事,我也没办法给芥末交代啊。”

    郭莹低头想想,随后摇了摇头:“不行,我认真跟你说,这些事情”

    “那我今天就告诉芥末

    “呃”郭莹瞪着眼睛望着他。显然想不到一直是个老实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蓝粹苦着一张脸,随后双手合十郑重地做了个拜托的动作。

    “呃”我是认真的在说这些事情,这几天我想过了,你做的事情的确有危险,你不希望芥末太担心,可现在我知道了,这些事情我不告诉芥末,你一旦出事了怎么办?我自己过意不去,我又怎么跟芥末说?你自己想啊,你在这边的事情,如果可能有危险,要么告诉我,要么告诉芥末,总得有个知道吧,替你报警,找人帮忙都好啊,我不希望看见芥末哭的样子,帮忙当中间人妾者把个风还是可以的,你放心,我很胆遇上危险我跑得很快的,怎么说我之前也一个人在外面生活流浪了好几年,你不会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吧。”

    他尽量坦然地说着这些,随后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望望四周,脸色微红地抓了抓头:“呃”咳,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妹夫了,有责任知道这些事的

    看见蓝棹以认真的表情侃侃而谈,郭莹本还有些吃惊,到这时,才

    “噗”的笑了出来:“还不一定是呢。”

    蓝樟抿着嘴,耸了耸肩,过得片刻,郭莹点头道:“好的,如果真有这些事情,我尽量会通知你,如果能帮忙,会让你来帮忙,好了吧。反正”接触一下这些事情也好,眼界开阔了,对你以后肯定有帮助,真要娶到芥末,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你在打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郭莹之所以这样说,是以为寒假从蒲江过来之后,她曾经偷偷告诉蓝樟一个消息,这次回去,家里人属意芥末跟一个著名教授的儿子谈谈朋友,也就是俗称的相亲。

    以往喜欢芥末的人也有,但毕竟不是家里人中意的。这次算是家里人比较看好这件事,芥末如今的父母也是大学教授,跟对方的家庭关系比较好,那个年轻人听说也很出色,于是双方家长都有了这方面的意向。郭家不大不小小的也有不少人,这个安排一来说是为了芥末的幸福。说是双方比较般配,二来也有联姻的意思,毕竟那一家人的家境也是很不错的。

    当然,芥末如今才大二,这些事情并不急,芥末的养父母也还开明。大人那边只是流露出了这样的意思,芥末说出自己在大学里交了男朋友的话之后,他们也就没有多提了。没有安排见面,只是问了一些蓝樟的情况。养父母的想法姑且不论。至少这个寒假里,郭莹是听得出家里其他人是有些不以为然的,特别是说了蓝樟比芥末还晚一届的时候。

    有的人表示那个年轻人跟芥末的确相配,有的人表示大学里的恋情不一定有结果,看看就好,他们对这事显然没有死心,等着芥末跟蓝樟自动分手而已,如果两人够坚定,那恐怕就会有些其它的小考验了。可想而知,将来蓝挥过去蒲江见家长,阻碍肯定是会有一些的。

    芥末过来没说这事,大概也是没怎么放在心里。郭莹也是因为看见了两人关系牢固,才说出来给蓝摔一个心理准备,权做督促,催他上进。大概说了一下在新星那边打工的情况,郭莹也要回去上课了,两人就此分开,回到宿舍的时候。遇上了短笛哥,蓝棹总觉得他的目光怪

    的。

    “禽兽。”

    “呃”

    短笛哥又在耍宝了,“不是第一次了。因此蓝樟很淡定。

    禽兽这样的词,反正不会是指我的啦,

    与郭莹在这天中午做出的约定其实没有什么约束力,毕竟就算郭莹眼下答应,真到有事的事情,也可以完全不通知这边,反正蓝樟也不会知道。不过蓝摔心中大概有信心。他是很诚恳地在拜托这件事情,郭莹在某些方面性子虽然执拗一点,但却并不是完全的任性,她既然答应下来,就证明她的确在认真地考虑这些事情。

    果然,大概十多天之后,郭莹果然将自己想要进行的某些行动通知了蓝樟。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蓝樟在江海异能界第一次相对正规的行动正是展开了,作为普通人,作为秘密的保护者,也作为郭莹的搭档一当然,对这个身份郭莹本人恐怕是不怎么认同的。

    无论如何,这是一咋。因为一时冲动、歉意、担忧、谎言和欺骗等各种奇怪因素组成的并不牢靠的小组合。作为组合仅有的两位参与者在当时恐怕都没有想过,他们并不经意的行动,将会在接下来不久的时间里。在东南亚的异能界,掀起一场横跨整个二零零二年的巨大风暴,,